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穿越“祖宗十九代”,与古人一起赏桃花……

洗桐書院 2018-05-15 17:40:52

桃源仙境图 (局部)明 仇英

     

去年这个时候,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一部时间亘古,四海八荒飞来飞去,

可死可生、有遗憾可以重新洗牌

的桃林仙恋,映完了。


不愁吃喝的人喜欢看,

愁吃喝的人更喜欢看

——前者以为演得像

不食人间烟火且美美的自己;

后者则似于恍惚中做了一场春梦。


桃源问津图(局部) 明 文征明 


桃花与情有关。

桃花坞、桃花渡、桃花债、

桃花劫、桃花扇、桃花眼……

这情字,

专一了如桃花般纯美,

泛滥了又如桃花般俗艳。


中国美学意境讲求

酒饮微醺、花看半开,

讲求以少胜多,浓不及淡,

讲求发乎情止乎理。


所以文人画中画梅花、兰花者多,

而即便清雅如恽寿平的桃花小品,

纵然大有“弱水三千,我取一瓢饮;

桃林十里,我取此一枝放入画图”的意思,

也不免被人诟病甜腻。

  

清 恽寿平《花卉》

 

说起桃花甜腻,

忽然想起王献之的三首《桃叶歌》:

“桃叶映红花。无风自婀娜。

春花映何限。感郎独采我。”

“桃叶复桃叶。桃树连桃根。

相怜两乐事。独使我殷勤。”

“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

但渡无所苦。我自来迎接。”

这情分还真是你侬我侬!


被新安公主逼迫与发妻郗道茂离婚的子敬,

后来有了这个大街上捡的

与此公主身份霄壤之别却心疼无比、

最纯最俗也最腻的桃叶,

算是红尘慰藉。


——桃花也好,桃叶也罢,

想来这世间似乎再无如桃花般尘俗,

也再无如桃花般远离尘俗的花了。


杏花春雨江南 王晕 清初

 

当然,世界上的事情,

有两情相悦自然也就有为情所伤,

与桃花有关的故事何止这一桩。


如金农画中题词:

“画舫空留波照影,香轮渐远草无声。

怕来红板桥头立,短命桃花最薄情。”

感慨桃花落得太快,却开得太美。

其实,这“最薄情”之想,

不过是为情而伤后的埋怨罢了,

埋怨自然起因于奢求无果,

还好的是桃花林大了反而有疗伤功效,

所以这画中人,

执杖行至桃林深处去了。


画舫空留波照影 清 金农


是啊!世上之情,大抵源于欣喜,

欣喜不成便有埋怨,

埋怨至深则生憎恶

——所以也会有如刘禹锡那句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杜甫那句“癫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

他们以为桃花轻佻,

可曾想,桃花何罪?


只不过,中国哲学大抵唯心罢了,

可以反正说。


万横香雪 任熊 清


如上所讲,

桃花似有两面,

且又不止两面。

然而,若细细分,

桃花与桃花林、

桃花林与桃林也都是两个概念

——桃花艳丽缤纷,

桃花林则清雅绝俗,

而桃林却有些喜庆的烟火气。


于浪漫主义者,

桃花只需要美且不落就好,

无所谓结不结果。

如此这般,

是为美好常在的奢侈之想,

来弥补时光易逝的伤楚之思。

当然这样的桃花林是天上的、是想象的,

凡人做不到,

所以寄托于仙、于幻,所以绝俗。


相反,与实用主义而言,

桃花落了反而更好,

因为有桃花就有桃,

西王母的蟠桃是多好的东西,

东方朔去偷桃,孙大圣也去偷

——此时的桃有一种魔法,

代表长寿富足,不分人间天上。

 所以画家擅画桃者不在少数。


雍正十二月行乐图 清 郎世宁


说桃花,

好像怎么绕也得绕到陶潜的“桃花源”。

其实,早在《山海经·海外北经》

就有关于桃林的记载: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

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

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


邓林即“桃林”。

上古传说中夸父扔掉的那根拐杖

即化作一片桃林,

但是,这桃林的意象所指似乎并不明确,

当然也就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月曼清游图册之二月 清 陈枚


直到后来有了《桃花源记》,

“桃花林”这一理想世界

的文化意象便更加明晰,

也就有了愈加美好缥缈的意义

——因为那个缘溪行、忘路之远近的

“呆萌”武陵渔人的误入,

“桃花源”成了这世上最美好不过的遇见,

且这场不知是梦是真的遇见,

瞬间永恒。


“中无杂树”多纯呢!

常常想,

那武陵人闯入桃花源的时候

是现在的3月吗?

还是无所谓什么时节,

那“落英”都一直在落,

却永远也落不完?

反正他只去过一次,

也再无法考证。



院本《十二月令图轴》之三月

 

即使是后来那个不死心的刘子骥,

却也在寻桃花源的路上凄美病死——

中国美学好像不喜欢“蓄谋已久”这个词,

不如“不期而遇”来得美丽。

后文征明画有《桃源问津图》——

一个“问”字道出这千古寻觅之苦。

是啊,一找就找到,

还叫“桃花源”么?



花卉 清 石涛


那么,桃花源里住的是什么人呢?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

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有狗有鸡,有男有女,有大人小孩,

好不热闹却平静安好,

如此恰到好处的状态,

是一种农耕文化时代世俗假象的美好。


可是后来逐渐脱离土地的我们也是不甘心,

总觉得桃林里一定住着神仙吧,

再不济也得是个高人。

比如那个蒸不熟、煮不烂

又猜不透、摸不清的黄老邪,

还有他的蓉儿

以及关于桃花岛

这一文学场景里所涵盖的一切……



桃花春柳 李蝉 


反正,东方世界的民族

大抵都是很会讲浪漫故事的人吧。

比如,桃园结义的刘、关、张

是结义那天专门找了个桃园;

还是后人讲这个故事的时候,

为他们安置在了那片桃园?

倒也没什么重要。


当然,大部分的人,

总也以为自己

就是那个落英下倚树喝酒的高士吧!

只不过这高士是否真的

不食人间烟火就另当别论了。


      

桃花图 邹一桂 清


再如,才子唐寅四十岁左右

以画抵债借钱买了别人废弃的宅子,

命名桃花庵,还写有《桃花庵歌》: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是人,是仙,是红尘羁绊

——想这唐寅,

是否故意将自己搁置

在这大俗大雅之间。

 

武陵春色 清 恽寿平

   

在金农这幅画的右侧,

徐乾学题签说:

“此情此景,大似云林。”

云林也画过桃花么?

不过将二者对比,作高士之思罢了。

其实,《桃花源》几乎被每个山水画家都画过,

马远、周臣、仇英、丁云鹏、石涛、

王石谷、黄慎、张大千,太多太多。


谁画过,有几分重要!

重要的是,

今时今日,

桃花又开着…


文章来源于

中国文化报美术周刊

原标题为:

灼灼其华——画里画外说桃花

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内容

扫码关注

洗桐书院

让一间书院

带来更多美好的力量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