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诗意超山,随我去看郁达夫笔下的梅花

与小重山同行 2018-11-08 12:46:28

超山离杭州不远,去超山探访梅花,是因为读了郁达夫的名篇《超山的梅花》。如今这篇文章被刻在超山的一面墙上,供游人阅读品评。八十年前的超山与现在相比,变化自然很大,两厢对照,别有意趣。


 


  自杭州往塘栖,如今要方便许多。乘地铁到临平,再搭公共巴士,二十来分钟就到了。临平镇也是诗化了的意象,唐人释道潜云:“风蒲猎猎弄轻柔,欲立蜻蜓不自由。五月临平山下路,藕花无数满汀洲。”想必那时的临平,满视野皆为江南的田园风光。现在倒好,种满价格飞涨的高楼,自然见不到藕花无数。好在街头路边总有许多散碎的烟花纸屑,甚至空气中还弥散着幽微的火药味儿,仿佛在喜滋滋地炫耀:临平人正在过年哩。

  塘栖镇更是年味十足,通往广济桥的步行街挂满了大红灯笼,一派繁华的气象。据说,塘栖最初叫唐栖,因唐朝时,一位才子隐居于此而得名,后来写歪了,成为塘栖。古镇始建于北宋,或者沾了京杭大运河的光,明清时颇为阔气,曾居“江南十大名镇”的榜首。如今只剩着二三古迹,就像没落的大户人家,早被周庄、乌镇、西塘之类的水乡抢了风头。

  京杭大运河穿过塘栖,将古镇分成两半。南岸现辟为时尚休闲区,北岸则修旧如旧,老房子鳞次栉比,保留了传统江南民居的原貌。其实和别的古镇没什么区别,狭窄的巷弄里酒旗招展,店铺林立。两边尽是小吃店和纪念品,姑且不妨忽略掉春风里飘来的臭豆腐味,这“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还真是名副其实。

  闲逛一阵子,见天色不早,便寻路去超山。超山的门口挂着宣传梅花节的横幅,路边或者探出篱外的枝干古意斑斓,不着半点颜色。工作人员见我犹疑,说梅花已经开了小半,而且给我当地人才能享受到的门票价格。

  残冬灰涩的气象终究不是赏梅的好时节,满山遍野的梅树如翻滚的彤云,一丛丛,一簇簇,尚没有“香雪海”的意境。半坡的枝干如枯柴,这些散漫的花儿似乎极不情愿,只有向阳的地方才零星挂着几朵。红梅善解人意,腊梅弱不禁风,绿梅欲说还休,而白色的梅花,像是和谁赌气,如凝霜雪,孤高冷傲。

  中国五大古梅——楚梅、晋梅、隋梅、唐梅、宋梅,超山独得唐梅、宋梅。楚梅在湖北沙市章华寺内,相传为楚灵王时所植,为现存最古老的梅;晋梅在湖北黄梅县“江心古寺”遗址,为东晋名僧支遁所栽,每年冬春,梅开二度;隋梅在浙江天台国清寺,据说为佛教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所种。

  宋梅在大明堂外,形容枯槁,树根拧成了麻花,约二三人才可合抱。有部分树皮已被剥去,就像裸露的脊梁,粗干外斜逸出来几条旁枝,枝头缀着花苞,想来很快便要绽放。这副尊容,倘生在山野,恐怕要被樵夫们捡去炖猪骨头了。但在这园子里,自然能够享受到特别的待遇。来到这里的人们拍照、欣赏、合影留念后才满意离去。最初的梅树早已枯死,园丁们利用基因技术,嫁接出新梅,还以宋梅相待。

  不远处有翘角飞檐的石亭,即宋梅亭,亭内有石桌,四周设石凳,匾额为著名书法家余任天所写的“宋梅亭”。周围石柱刻有七副楹联,墨韵留香,古意斑斓。附近黄色的腊梅热烈奔放,竞相斗艳。细数起来,我的来访,就数这腊梅最为赏脸,丝毫没有吝啬她绝世的芳华。

  周庆云《宋梅亭记》曰:“移时见小桥,遂维舟人登,坐笋舆,达山麓,峰回路转,便得报慈寺,有楼翼然,即‘香雪海’是也。楼前环植老梅数十本,中有一树横斜,交枝垂地,支以石柱,干裂一孔,皮似龙鳞,落花斑驳,幻作青绿,寺僧指点告曰:‘此宋梅也。’”

  报慈寺现叫大明堂,是超山风景区的核心,除宋梅及其亭,堂内有唐梅,北侧为吴昌硕墓。进门迎面即浮香阁,阁前如人工盆景者即为唐梅,较宋梅瘦,枝干横斜,倒向一边,苍老萧疏,似乎半截烧焦了的木头。“老树着花无丑枝”,唐梅老态龙钟,不知道还能不能开花?非要说这是唐人所种梅花,连郁达夫都不相信,不过也有说是为纪念宋代义士唐珏,才取名为唐梅,具体细节,已不可考。唐梅两侧各有石阶至平台,台上有金桂、银桂,其余皆梅花。树后是雕花窗户和朱红梁柱的浮香阁。

  浮香阁内陈列书画作品和介绍超山历史风物的文章,如吴昌硕的《宋梅小影》,郁达夫的《超山的梅花》:“超山的梅花,向来是开在立春前后的;梅干极粗大,枝叉离披四散,五步一丛,十步一坂,每个梅林,总有千株内外,一株的花朵,又有万颗左右;故而开的时候,香气远传十里之外的临平山麓,登高而远望下来,自然自成一个雪海……”

  “梅花香自苦寒来”,古人将其列为四君子之首,谓之“香雪”。岭南的梅花向来也丰,譬如从化有“石门香雪”,广州有“萝岗香雪”。但因广东“有梅无雪”,和雪套不上近乎,这梅花先就输了精神。再者岭表的梅花甚少文人墨客点缀,“有梅无诗”,沦落为俗气的花儿。然而,超山的梅花尚未进入最闹的时节,只有大明堂周围开得烂熳,想来再过几天,才能看到“十里梅花香雪海”。

  大明堂上面有三公馆,里面是当地摄影师的梅花作品,往北是吴昌硕墓及其纪念馆。吴昌硕是现在的湖州安吉人,晚清著名画家、书法家、篆刻家,与任伯年、蒲华、虚谷号称“清末海派四大家”,曾任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长。1927年在上海病逝,六年后迁葬于此。墓门石柱刻联云:“其人为金石家,沉酣到三代鼎彝,两京碑碣;此地傍玉潜故宅,环抱有几重山色,十里梅花。”此公曾做过一个月的知县,自刻“一月安东令”调侃,遭际如“采菊东篱下”的陶渊明。

  “因超然突立于皋亭、黄鹤之外故名。以观赏‘古、广、奇’三绝的梅花而著名。自古以来为道、禅圣地;近代因一代宗师吴昌硕之故,而成就玺石书画之名。”所谓“超山天下梅”,依我看,过半的功劳应归于吴昌硕。一位日本人说:“超山梅花是世界第一的,因为超山有吴昌硕先生。”

  当地人告诉我,如果天气晴好,登上超峰就可以尽览钱塘、余杭。我听了,便欣然登临。山脚至山巅,有石阶1200余级,沿途多弯,俗称“十八只香蕉湾”。经翠筠亭、疏影亭、云泉、中圣殿、松风亭、虎岩,喘着粗气到顶峰。山顶有玄武殿,殿侧为斋堂,匾额书“饭颗山房”,颇为好奇,进去看时,有十余老人,正在诵经念佛。

  天公不作美,远眺只见山色雾岚,城市迷迷蒙蒙,隐隐约约。落日亦慵懒,似乎不欲见人,只好收拾心情,下山去也。


旅行提示

从杭州出发,可先去塘栖古镇,然后再去超山。天气晴好的时候,可以爬上超峰,能看到余杭风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