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门前 槐花儿香|一叶浮萍

淡墨微文 2018-01-12 05:45:16

点击 淡墨微文 微信关注我哟

☀ 定期推送原创经典美文国学诗词热点资讯新闻时事微小说等诸多优质内容,最接地气地微信平台!关注我们妥妥没错(微信号dm13537410044

门前 槐花儿香

文/一叶浮萍 于2016-09-03


花儿,从古至今都是文人墨客笔下的常客。

 

正如:一月玉容迎雪绽,二月君子盆里栽;三月桃花春风笑,四月蔷薇披霞彩;五月石榴花似火,六月碧池立清荷;七月栀子倚琼树,八月丹桂十里香;九月寒蕊初吐露,十月芙蓉俏新妆;冬月凝脂水中仙,腊月寒梅傲雪来。

 

可我家门前那片青绿的洋槐林里,每年迎夏而开的洋槐花呢?我不甘心地回想着曾经学到过的所有课文,或许是年月久远,记不清楚了吧!居然没曾忆起一篇是写这平庸、俗见着的洋槐花的诗词或者文章。

 

一念的失落,一叶的惆怅,搭乘着这缕闲适的秋风,飘摇着坠入那条载满素时锦年的记忆之河。

 

儿时居住着的小村庄儿,房前屋后,满山遍野的都是洋槐树。记忆最深的要数我家东边儿的那一大片洋槐林了。我不知道这一排排,一行行,坚强倔强的洋槐树是谁植栽着的还是它们自然地生长的。只所以说它们坚强倔强,那是因为它们有着极强的生命力和随遇而安的适应能力。在这块贫瘠的黄土地上,洋槐树们不惧长期的干涸。大多的果木都要精心照料,浇水施肥,除草杀虫方能顺利的成长,而卑微的洋槐树就如同流浪着的猫狗一样,自力更生,奋发坚强。也许它知道,永远不能像那些家宠一样的果木们受人庇护,照料,育养。

 

每年春天,它们都从漫长的沉睡中苏醒,一个个灰绿的芽苞似婴儿的肌肤一般透着点点粉色,远远望去,似一群稚嫩的小山雀儿,或拥挤或稀疏地跳跃在那一根根黑灰色的枝杆上。瞧,它那微灰红泛绿的苞儿好似雏儿们的头,那青绿的芽儿仿若鸟儿舒展着的翅羽,在这明媚的春光着自由地生长。稍不留神儿,春风拂面的瞬间,或笔挺,或扭曲着的枝桠上早已吐出无数的芽条儿,嫩绿的细条儿,像一水儿青色的毛毛虫似的,不觉间蠕动着那周身小蒲扇似的脚蹼。迎着和风,浴着暖阳,土黄的林地里,闪烁着斑驳的余辉……置身于这灰黑树干的槐树林里,这个油亮嫩绿的枝叶,手牵着手儿,肩并着肩儿,你推我,我推着你的拥簇着,俨然似一把巨伞,给我们遮去一隅初夏的燥阳,送来一片绿荫、一抹舒爽、一丝阴凉。

 

家乡的春天,是干燥少雨的,临夏之时雨水才逐渐惠及。一场及时雨,洗去槐叶上的杂尘,一排排有序排列着的椭圆形的叶片,显得格外的葱莹、翠绿。原本土灰色的树杆也被洗涤得湿湿的,透着滋润的黑亮。这片绿林是我们玩耍嬉戏的游乐场,也是诸多鸟雀们的天堂。低矮的枝桠的分杈儿处,时常有一窝窝的麻雀;叶子繁茂的枝条里,又会偶有黄莺筑巢;在笔直高大的枝头顶端,一窝挨一窝的住着灰鹭、白鹭或者喜鹊。当你正东瞅瞅西瞧瞧地时候,可得小心从天而降的“暗器”――鸟粪,这些通常都会是白鹭,灰鹭们的专长。如果幸运,或许能碰到“飞蛋”或者“恼怒的小鸟”从高高的窝棚上掉下来。你或许正徜徉于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当中(幼鸟儿们成了你的宝贝。而鸟蛋呢,大多数则成全了家里猫咪们。),可那些粗心的鸟爸鸟妈,一定会叽叽喳喳地争吵,鸟妈妈们愤怨地哀号着、咆哮着,鸟爸爸们则自责地低声唯诺着…靠近房屋最东边儿的那棵歪脖儿树上,有一窝斑鸠,那空荡的巢穴里,还没有一颗蛋呢!

 

“咿”,“洋槐树开花了!”

这声音不大,但却像炸弹一样,打破了槐树林里的闲静。鸟雀们也都闭上了嘴,林子里仅有着被清风拂动着的槐叶间婆娑的沙沙声。我们一行的玩伴儿撒欢儿似的奔向声音来源处的那棵粗壮的洋槐树下,一个个都睁圆了黑溜溜的大眼睛,仔细的端详着;甚至都摒住了呼吸,生怕我们的任何响动吵着了这串串着急了的洋槐花儿――尽管它现在还是透着黄,菡着绿的花骨朵儿。有序地缀在那一根儿细嫩的枝条上,一排排,一列列,像电线上的成行的鸟儿,又像一把把绿色的小斧头!

 

“快来看”,“这一棵小树儿上也有洋槐花儿了。” 小个头儿的亮亮正在树林中间的一棵小树下叫喊着。我们一窝蜂似的飞了过去,洋槐林里绿荫笼罩。不知是前天的那场雨,还是小俊粗心大意呢,又胖又大的个子直挺挺地撂倒在湿滑的地面上,闷在地上半天没起来。或许是忍着疼痛的缘故,涨得圆嘟嘟的脸儿通红通红的。伙伴儿像是没看见似的,继续寻找着林子里哪一棵挂上了花骨朵儿,哪一串儿花苞已经渐白了,又或者哪一棵开得最多……

 

夏天已经来了,伙伴们再也穿不住长袖儿衬衫了,除了早晚些许清凉外,上午至下午都还会冒着毛毛的细汗呢――这大堤是孩子们活蹦乱跳的原因。三五天没到林子里转悠了,我的伙伴们居然消失了?问了父母才知道爱玩儿的亮亮与小俊都去走亲戚了,剩下的我们这几个也就玩儿不起来了。我独自一人,像个丢了蛋的母鸡,闲逛着~眼前这一片绿波里,居然翻起了层层的白浪!我定眼看去,碧绿的洋槐叶儿泛着粼粼的光,树梢儿的叶条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地倚在枝杆上,林子对面,大叶杨也都呆呆地直立在马路旁。这哪来的“白浪”呢,我纳闷地寻思着。

 

原来是洋槐花儿开了!大片大片地开了!淡淡的花香,透着一丝青青的,甜甜的味儿。原本一串串儿的“小斧头”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都变成一只只琼白色的小鸟儿了,头顶上配着棕灰色的羽毛,绿色的尖细的小嘴儿;还有一些翅膀展开了的,露出嫩黄色的“内衣”,若隐若现地点缀于这一片洁白的花海当中。我浸没在这片碧波里,狠狠吸着清新的空气,同时也任由这清雅的凝香钻入我的鼻翼,沾染在衣襟,飘忽于眉睫间,漫酒在身上……耳畔的嗡嗡声牵动我的视线,也打破了这忘我的思量。一只只辛勤的蜜蜂穿行于花丛,奋力地扇动翅膀才能托起那双粘满花粉的毛茸茸的粉刷棒。偶有三两只粉蓝色、橙红色、七彩色的花蝴蝶也来帮忙,也许是怕蜜蜂们过于劳累吧,蝴蝶们也带来了一些不起眼的飞蛾,蝇虫加入了这个队伍,槐花丛里一派繁忙。一只黄蜂嗡嗡地落在我的肩上,我眯着眼等着它自然的飞去,可它居然把我的衣裳当作了休憩的地方,养足精神后的黄蜂兴奋地飞入了花中。一只蝴蝶也翩然地停落在我的臂膀上,不忍惊扰着这轻盈的精灵,任它曼妙地扇动着彩色的翅膀。莫非它把我当作槐花儿了?悄悄回过头,一朵朵花儿散落在我肩上、头上、胳膊上还有鞋上……

 

此时此景即兴涂鸦几句:


百花争艳叶初生,

万蕊琼香隐碧丛。

银雀双双飞欲落,

钢枪对对护槐公。

 

“大群儿,回来吃饭啦……”邻居家喊孩子回去吃饭的声音唤醒了我。才觉察到已经静立于这槐花林中半晌了。恋恋不舍地走出了槐花林,发白的阳光从正南方向直照得头皮发麻。肚子也不争气的吵闹起来,我便急匆匆地回家了。

 

十多年过去了,再也没曾看到这一片温润琼白的洋槐花儿了。听家人们讲,儿时的那片槐树林早已砍伐殆尽,被一所所新房所取代。然而,我家门前的那棵洋槐树还幸存着,年年春末夏初时,也定会挂满一树的纯白的“小铃铛”,南风吹来,给这小院儿里送来一阵阵淡淡的槐花儿香。

↓↓↓

回顾往期精彩

父亲节的礼物

父亲的味道丨盘龙望月

致父亲|诗词◎感恩父亲节特辑

父亲|一叶浮萍

城南小宋庄桑园采风丨诗词 ◎ 朗陵诗社

行香子丨词五首(记竹沟镇采风)◎ 盘龙望月

丁酉年初夏城南采桑丨诗词 ◎ 盘龙望月

城南小宋庄桑园采风丨诗词 ◎ 朗陵诗社

重阳丨诗二首

致高考丨诗二首(您不可不知的神奇魔力)

忆童年丨诗两首

新韵七绝丨诗两首(感谢盘龙望月老师指导)

仲夏丨诗三首

离去丨(有一种别离◎不忧伤——致一位老乡朋友)

放空自己 随心远行丨(深度好文)

斜阳西下 清风徐来丨(深度美文)

听雨 丨 荐读

往事随风 【深度美文】

四月 那场花瓣儿雨

【作者简介】

一叶浮萍,河南驻马店确山人,爱文字,喜诗词。其文平实、朴素。偶有文字发布网络自媒体。个人微信公众号:(淡墨微文)dm13537410044,欢迎赐稿或订阅关注。

【原创文字,图片摘自网络】


您看此文用  · 秒,转发只需1秒呦~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浅浅,岁月悠悠

用最简单的文字,叙写平凡的生活。

淡墨微文 微信公众号【dm1353741004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