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白音格力《读美》微杂志第八期|忆

白音读美微杂志 2019-07-03 07:12:15




本期图片:

人物摄影、后期|龄漫

制图|白音格力




一枚词语





文|白音格力


******

一直一直,想回到所有的诗词里,把每一行走遍。然后便可以把你留下的光阴,用清溪水洗一洗,种在窗下,终于可以种出诗三百。

开出的第一枝花,名字就叫:忆。


******

忆,是一枝花。开的时候,关关雎鸠,声声和答,琴瑟之友,钟鼓乐之。

总觉得,一个人可以回到诗词里,活到古意村落中去。走在某一行诗,或走一回山野,那草的绿、花的红、云的白,都是念的你。

回首那些过往,把酒言完欢,把歌唱到醒,终会明白,这一场一场的花事,都要落下枝去。那些回忆,也终究是要,别了花,别了枝。但总有一朵,不悔从前,引得满庭蝴蝶儿。


******

一生活在纸上,花枝插瓶,生火煮粥,研墨写诗。夜里借一片月光忆你,到了天明,去小园,看一行行荇菜,种种采采,你在桃之夭夭的路上,面如桃花。

因为“无恙年年汴水流”,因为“一声水调短亭秋”,每忆起,“旧时明月照扬州”。花瓶旧了,墨老了,月光也旧了,桃花却不老,年年开在窗外。


******

往事一阵雪,忆,是一匹白马。你是方向,是关山重重,是春暖花开;我是一串马蹄印。你和我之间的距离,是想念,是长长的鞭子。

忆,是长了脚的。一动念,便千山万水。







同题读美

Dumei


文|冯炜莹


予独爱忆。

清清简简的一个字,藏着绵绵的意蕴,如眉心的一颗朱砂,轻轻蹙眉,别有风情惹人怜。

过去或遗憾或温柔,只一个忆字敛起,其余的都不言不语。

最初对忆有些许印象,是白居易的《忆江南》,那时年幼不识忆,却能朗朗念着:“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如今再读,那情境就在眼前了——山寺中寻桂子,听松落棋盘,月色撩人,踱步亭间,望月清风朗,想必是美到极致的景,才让流落的人依然有明媚的念想。

忆,有远古钟声的寥落,有馨径幽幽的灵韵,有日暮天涯的豪情,有细水长流的温软。

品在舌上,有甘露的清冽。嗅在鼻尖,有陈酿的醇厚。

随处可拾到忆。小立潇湘馆,耳语一枝梅,听风河桥上,叶尖滚落“滴答滴答”的音律,正好可以用作忆的伴奏。

有忆之味的故事,无论结局是什么,为人所留下的都只是幽深、缥缈。

就好像桃花女子于诗人崔护而言,久远的过往于我们而言,婉转悠远,却曲径通明,转身便可循着来路找到最初的那一隅。

忆,就是带你走入内心最深的灯塔。

唐朝孟棨《本事诗·情感》中记:“崔护举进士下第,清明日,独游都城南,得居人庄,一亩之宫,而花木丛萃,寂若无人。扣门久之,有女子自门隙窥之。”

轻启门扉,如遇桃花仙子。

一面之缘,终生以忆。忆往昔,却不复。

都说醉墨石上生桃花,下一句是否会是桃花蕊中落伊人?崔护应是穷尽一生,都不能舍去这一场忆罢——

此后,看什么都像你,做什么都想你,读什么都是你。似曾相识燕归来,却又无可奈何花落去,只能徘徊复徘徊。

忆起你,你在一页古书中绮丽,你在一块绣帛里妖娆,你在一方砚台内起舞,你在一阕诗词里清雅。回眸嫣然一笑倾人城。

崔护的故事有后续:“及来岁清明日,忽思之,情不可抑,径往寻之,门墙如故,而已锁扃之,因题诗于左扉曰:“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心上有你,却已是物是人非,忆而不得。

我也有念而不得。

一幅画,水清透,鱼空灵,花明澈。半透明的材质,在画展观赏了半日,倒不知是如何画出来的,但就这样在我的记忆里逍遥了多年。某一天回画展去寻,却是再也找不到了。

就如幼时白色的芭蕾舞鞋静成诗的韵脚,母亲送的玛瑙手镯碎成一笛惆怅,喜欢的歌手不再年轻不再弹唱木吉他。

他们都被留在记忆里了。

忆而不得,甘之如饴。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既知如此绊人心,也盼当初旧相识。




文|紫嫣


在一篇文章的第一段,突兀地立着这个字。它孤零零地,好像冬天萧瑟山道旁的一棵孤单的树。毫无依靠,只有山间来去肆虐的风。

在这样一个夏日的傍晚,我又会忆些什么?是清晨我想念过的那些练太极拳的朋友们,还是那些在我生命中来了又去了的人们?抑或是那些让我流着泪笑着遗忘的过往,还是那些说着刻骨不忘又在不知不觉中遗忘的美好?

人说,自问自答。此刻,我能自问,却无法自答。

这时间,匆匆的、深深的河流啊!



文|停云


闲暇时候,最美的要数那对着天空发呆的时光了。随云卷云舒飘飞去,静静地观赏杨柳依依的曼妙身姿。

偷得浮生半日闲,恰到好处地梳理一下几日的烦扰。正是江南蒙蒙烟雨,蛰居幽庭的人儿,阶绿爬上夕阳影子里,最恼人的愁思,长满虱子,能不忆江南。

庭院深深,女子衣袂飘飘,独上江楼,烟雨迷蒙,风是一重一重。看着看着,心下涌动莫名的愁,是忆起从前,是忆起她。真是过尽千帆皆不是,最忆别离时。

有些时光是用来回忆的。想个片刻,回味良久,嚼个半晌。忆久了,光阴也软了。

总会留出一盏茶的功夫,在微微的灯烛里,写下一些文字,忧伤的,快乐的,离别的。一张纸上记下初恋的朦胧,一张纸上泪花浸湿了多恼的思念,一张纸上写下与你最深的印记。

忆的力度,想必是初春的温柔,将风都揉皱了。而此时,楼外雨涟涟。倚着疏窗,雨打芭蕉,其声也脆、也清、也深沉。

当指尖触摸着泛黄日记本里小字的时候,笑靥里飘逸着的丝纹,应该是美若婵娟。伫立于画卷下凝视,漾着的波流涓涓似西子映影。

一切的一切,过去了的,暮然回首时那么美!原来,忆的是这斑斓的人生啊!


文|雪兰花


活到最后,真正属于一个人的,只有记忆吧。觉得一个人在安静地回忆时,他的灵魂是最纯粹干净的。

岁月渐深,回忆就多起来。一直爱听箫,觉得回忆是有声音的,而箫声就酷似回忆的声音。在暮春或是秋天的晚上,夕阳已经落下了,一弯月儿正挂在树梢,万籁俱寂,我独坐在窗前。一阵微风吹来,几片秋叶优美地旋落,小径上铺满了落花,池里的游鱼安静着,似在等待聆听。箫声起了,往事也纷至沓来,在那舒缓婉转,低沉而略带呜咽的箫音里,如泣如诉。

“忆故人,关山月,高山,流水……”随着一曲一曲听来,有很多人,爱过的,痛过的,从流逝的光阴里赶来,他们在我的箫音里陪我坐坐又走了;一段段往事,暖的,凉的,在箫音里复活了,然后又在箫音里沉寂;老家院子里的花儿在箫音里与世无争地开着,老屋窗前的月在箫音里素洁明净地照着,古朴宁静的村庄在箫音里醒了又睡着了,往日间所有的丑陋都在箫音里自惭形秽着,所有的美都在箫音里落地生根……

曾经,箫声是少年的心事,随后年龄长了,人事沧桑,箫声也渐老。有很长一段时间,总忆起伤感与遗憾的事,便觉得岁月凉,箫声也都是凉的。后来,渐渐淡然从容于得失,晓得温暖与薄凉,圆满与遗憾都是回忆里不可缺失的东西,都一样珍贵,听的箫音里便不只低沉,多了圆润,柔和,终趋于美妙了。

光阴易逝浮生短,唯留箫声与忆长!


文|桃之夭夭


喜欢“痕迹”这个词,它是落花上的一滴雨,秋天里的一片叶子。

竖心乙,多像一个人的名字,念着念着,心底便有了痕迹,有了温度。

忆——心痛的时候,它是睫毛上的泪珠;心喜的时候,它是心尖上的昙花;动时,它是风吹过树林;静时,它是书里的一枚字。

我有一篮子的忆,似任何味道的瓜果。吃腻了甜的,就想尝尝苦的。一切都是素的,素食,素心。

时光是个过滤器,此生,此心,庆幸,还干净。


文|禅心若蓝


某日清晨早醒,透过玻璃窗看到一轮圆月挂在天空,周围一颗星子也没有。忽然想起泰戈尔那句温柔的话语:你静静地居住在我的心里,如同满月居于夜空。望着那安静而优雅的朗月,洒落一地的柔软,往事不由得重聚心间。谁是你的那一轮明月,温和地、孤傲地、静静地驻扎在心灵深处,从未走远。

记得那时候放学了,习惯趴在窗前,看着一朵朵不知名的小花绽放笑脸。无意间一瞥,一个似漫画般的男孩经过窗前。那时正迷恋圣斗士星矢,正迷恋流川枫,所以对这个翩然而过的男孩一见倾心。他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身材;一头清新短发,前部长长的刘海有点小特别;白色衬衫,黑色的牛仔裤,白得不染尘埃的运动鞋,干净清爽。心里的喜欢就像栀子花般悄悄绽开,背起双肩包,穿着蓝色的棉布裙,就这样静静地、轻轻地跟随着,不说一句话,偷偷地望一眼,心里窃喜着,花香弥漫着,嘴里轻轻哼唱着罗大佑的那首童年,觉得自己就像童话里的公主。

上学、读书、放学,不远不近地相随。白在前,蓝在后,温暖在左,甜蜜在右。

从没想过走上前去问问:你叫什么名字?从未想过走近些看清那个人的容颜,而粉色的日记本上却写满了动人的诗篇:如果有一天,我走到你的跟前,你是否会一眼,认出那件蓝色的裙衫……

如今忆起,那份清新依然。或许我留恋的不是那个翩翩少年,而是那样一幅唯美的画面,单纯而又美好,炽热而又内敛。欲语还羞,道不尽的温柔,虽不曾只言片语,却已牢牢记心头。有时也会有莫名惆怅,就像那个清晨淡淡的月光散发出宁静的忧伤。


主题征稿:


第九期主题:心事

第十期主题:旅程


欢迎推荐主题


一页情怀





读美精选

Dumei

七夕

文|伴云来


这一天我已屏住呼吸。

只为思念抬头的瞬间,一片云的签名已然送达。我迫切需要登天的通行证,在你的热吻抵达之前,去验收鸟儿承诺的桥。

这时,一群秋风送我,山已高举金色的光芒祝福。

残阳如血,我相信自己就是今夜的主人。


必须乘坐365天才放行一次的云朵,与承载太多寂寞的往事告别,才不至于亏欠思念所准备的礼物。

因为一片云,思念的花朵掩埋了种种忧伤,并牺牲所有绽放的情节而祭出果实的诗句。

那些诗句的体香是我追赶约定的诺言,我已安放在灵魂之中。

夜晚终将来临,你是否已收到思念成熟的消息,前来采撷?


一条路通向天空,银河的水岸心潮澎湃。

鹊桥那方,你的路呢?

星光的沉默并不是今夜的主题,你一定会打着明月的灯笼让星座出发,决不错过生命里最珍贵的历程,并使目光与目光缠绵相爱。

万家灯火已仰成关切的眼睛,细数每一只鸟儿所能分担的深情重量,他们有万种担心可以成立。

可我决不害怕一个人打伞,去思索断桥的可能。


这一夜,我想减少鸟儿的负担,让桥缩短。

只需一步,就足以令相距365天的思念泫然相拥。我必须把银河洑干,让此岸与彼岸结成夫妻,并在天上人间生儿育女。

这一夜,我更想相拥的时间辽阔成一月,一年,乃至一生。

那么,365天将不再考虑轮回朝思暮想,他们将郑重出具一份天空的鉴定证书,只允许七夕画圆句号,从此成为一个永恒的纪念。


为了这个纪念,我把传说翻译成现实。

你伸出的手,主宰了所有的欢乐、忧愁、幸福与沧桑。

因为你的践约,人间不再重要,空间不再重要,时间不再重要。天空已放飞所有的鸟儿,告诉围观的星光无需流泪。

而蓝色将背景的分贝演绎成最深的动情,他们等待这一幕高潮已经太久。

此时,我只想说,你也是今夜的主人。




一卷诗书




远随流水香

文|白音格力


刘眘虚的《阙题》原来是有题目的,后来遗失了。唐殷璠在《河岳英灵集》里辑录这首诗的时候就没有题目,后人只好给它安上“阙题”二字。

虽然有些可惜,但也有几分妙处。诗中每一句,都是一道风景,其间的禅意,也许无题更令人自醒。它仿佛是寻芳而去的小径,往纵深而有不知归路的惊喜与闲适。

诗曰: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

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

从白云尽处入径,随一条曲曲折折的小溪走着,春光如悠长溪水,偶尔看见落花,落就落了,随流水而去,一路蜿蜒一路芬芳。这样的情致,若没有好情怀,又怎会看到。一个“随”字,是随了心,随了意,所以才能把一扇闲门开向山路,才能于柳深处安心读书,才能看到幽,才能任清辉照衣裳。

苏轼有一篇仅五十多字的小文,名字叫《书舟中作字》。写他65岁结束长期贬谪生活回内地、经曲江船遇险滩的经历。当时船上人都吓得面无血色,只有他镇定自若,从容作书。

延参法师写过一篇文章,《此心何妨宽几尺》,他在文中说:“生活中所有的烦恼丝,根根都是自己吐的。”

说得真好。

岁月很长,心态可宽。长的是时间之河,宽的是自己的两岸。漂得了河,顺得了水,有浪也不怕,浪花道由白云尽;上得了岸,看得了花,有风也不怕,落花远随流水香——这就是好人生。

心宽者,路迢迢水长长,走到哪一步,都是好风光。“一孤舟,二客商,三四五六个水手,扯起七八页风帆,下九江,还有十里”——留给春风报花信。





一笺诗稿




读美精选

Dumei

你说的远有多远

诗|雪莲

你说你在远方

我便绣了一万朵荷花灯含苞于相思河畔

每落泪一次便有一朵启航

也许终没有一瓣抵达你的心田

会不会也能照亮你的夜

你说你在远方

我便画了一千只迎风鹤欲展在痴情云天

每微笑一次便有一只飞翔

也许终没有一羽飘落你的窗台

会不会也能让你的天空不一样

你说的远到底有多远

你是千年的冰封万古的寂寞

你是书中曲画中人

你说的远到底有多远

你是我眉间的哀愁

你是我唇边的呼唤





一声声慢




说琵琶

文|冯炜莹


月如钩,乌篷静默水上,剪影宛若画。

乐声铮铮,不清灵,不深沉,却自有风骨。

船头的女子倚着琵琶,神情凝滞地望着遥遥江面,却还信手续续弹。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

琵琶,轻唤她一句,不敢大声疾呼,生怕惊动了孤傲神秘的她。

似仙,自带一股远尘绝嚣的气质。非仙,琴者的指尖能灵巧地抚弄着她的心弦。

她来自久远的古时,来自无尘的天穹。敦煌石窟的壁画,反弹琵琶的仙女玉带飞扬,若游龙惊凤,面纱半遮容颜,踮足旋转,舞姿卓绝,不禁脱口赞道:“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若兮,轻云之蔽月。飘飘若兮,流风之回雪。”明明是沉寂的画,却能听见幽幽的曲,舞步扬尘的足音,以及少女吟吟的笑声,铃铛般悦耳。

我爱她背上的刺青。原木色为底,白蓝二色相溶于花瓣,亭亭净植,似不染俗的仙子,柔柔种在心田,清淡了宣纸墨痕。泠泠流水,涤走喧嚣,那画生动得要跃然琴外。

她是多情之物,从她飘逸的刻纹,从她眉眼的温软,从她声色的宛转,我就可以知晓。

她的声音可以诉说许多的故事,悲喜交集,福祸相依。

大漠孤烟,昭君款款出塞,怀抱琵琶,遥遥回顾一览,怀中琴突然悲戚低鸣,惊落了天穹的大雁,可那情仇唯她独伤。

妆绫罗绸缎的姑娘,着胜雪白衣的公子,欣然赶赴一场花会,牡丹芍药花开动京城,不及美人一笑,你我从此只记得那一眼,那一曲相遇之时的琵琶声。

铁蹄声声乱,刀剑乱舞,兵变沧桑,黄沙漫天,刘邦项羽之争,愈演愈烈,热血洒萧墙,十面皆埋伏,祸起江山,不忍再看。

泛舟,与人共渡世外的仙风清音,瓦檐嘀嗒落雨,几枝兰探入庭院,修篱种菜,泥炉煮茶,溪边濯足,知音对弹江南印象。

江楼钟鼓、月上东山、风回曲水、花影层叠、水深云际、渔歌唱晚、回澜拍岸,一针针密密绣成,一幅春江花月夜。踏古归来,诗书浓处生花,光阴拓上词牌名,几页生幽香,几页长韵味。

禅房花木深,采一朵唐代李世民的诗《琵琶》:

半月无双影,全花有四时。

摧藏千里态,掩抑几重悲。

促节萦红袖,清音满翠帷。

驶弹风响急,缓曲钏声迟。

空馀关陇恨,因此代相思。

读到“因此代相思”时,心猛地一颤,似惊鸿见月,晚来天欲雪,梅有暗香来。究竟是如何的苍茫,才会让一代帝王也想在深夜抱起琵琶说思念。以曲代语,唯有入了骨才道不出吧——

历代诗词翻遍,笔墨纸砚纷飞,竟找不出一句话诉衷情,她在角落披着月色望着他,他心下一动,叹还好有琵琶,只转轴拨弦三两声,便未成曲调先有情。

失了你失了魂魄,可阡陌交错,有缘终会相逢,倒不如拂衣落座弹奏几曲琵琶,醉眠芳树下,半被落花埋,只因此物最相思。


说琵琶

文|雪莲



最早向往琵琶,是因了那一句“大漠的古堡中,谁在反弹着琵琶,只等我来去匆匆,今生的相会”。

敦煌的飞天,美得让人望尘莫及,便不敢再想了。

听过琵琶曲《昭君怨》,被千古文人义士仰慕的楚美人虞姬也是弹得一手好琵琶。便知,这琵琶虽比不上高山流水的古筝高雅铿锵,或玉笛轻弄飞花舞的清脆空灵,或是凤箫声动的低婉深沉。然偏爱琵琶,只因她最懂女儿心,“推手为枇,引手为杷”,如此简洁。

从“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到“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的余音缭绕,总是让人忍不住就神往的。

我每想,弹琵琶的女子,定是来自水墨江南的——莲步娉婷,温柔婉约,腹有诗华,内敛外顺,生生世世只记挂着些小儿女情长。

但这情,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如“水满银碗,盈盈润润,有小小的凸起,却不会溢出来。如脉脉含情的明眸”,李丹崖唤作“如溢”,是了,如意。只是这坚贞中也有怨吧,却无悔。恨天妒有情人,故“金钗分,同心离”。红颜易老,良缘易逝。

翠园闲听琵琶曲,一寸相思一寸灰。

有时候啊,有时候,只愿别人替自己忧伤着,不去亲启这份伤害。是不是永远没有“在一起”,就永远不会有“别离”?

相思易断人易离,且抱琵琶追风去!





一阙留白



Dumei

与美同行

文|雪兰花

一直,对于自己最惬意的事,就是守一窗明亮的月光,能养自己最爱的花,读喜欢的书。而对于每一个喜欢文字的人,最幸运的是能读到这样的字:相看一眼,便是知音,原来所有翻过的书不过是擦肩的风景,只有这样的字,才适合把心住下。我就是那最幸运的一个,初读白音老师的文章,欣喜动容,这就是自己要找的字!我的心经过万水千山的跋涉,终于到达自己的月光水岸,奇迹般地打捞起一片纯净的月色。

我相信文字和人一样,是有生命和灵气的。 当一个人,经历了轰轰烈烈、鲜衣怒马之后,最终发现他想过的不过是回归本真,亲近自然,过听风吟月宁静朴素的日子。文字也如此,刻尽爱恨痴缠,摹尽三千繁华,终非本意,最后只有写出的云淡风轻才是最美的。万物与草木同归,白音老师笔下的字便达到这样的境界。他的每个字都是莲花的瓣,出尘脱俗,傍石眠云,清香逸远!你来看,他的字洒着月光的清凉,凝着清澈的晨露;你来嗅,他的字上有花草的香;你来听,字上弹着清泉的响,琴瑟铮铮,真的能弹开你额头的皱纹,弹破世事老茧。细细读来,仿佛置身于小轩窗,窗外满是竹风兰影,又仿佛是坐在高山幽谷,兀自空灵。

写出如此唯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字,那写字的人呢?林清玄说:每个作者,在他的笔划下每道线的同时,必有其人格的介入。白音老师定也食人间烟火,只是他居闹市而不乱,草木宅心,枕风听雨于红尘之中,真正的大隐隐于市了。想起我们自己,都把网名起成花草树木的样,无非是渴望达到这样的境界,可有几人能像白音老师一样做到呢?他的心是柔软温良的,他笔下的时光也一直是柔软慈悲的,他要用字一笔一划地绣,把人和心都绣进山水,绣成草木,雨露一眼,清风一念,人和字处处都是好风光,日日都是岁月静好,这便是他的美,也是我们来寻找的倾心的美。

他说自己是池边洗砚人,来还清风明月的诗债,我却说他是传世的青瓷,踏着前朝的古风来,身上带着青瓷的静寂与清白;他从古书中来,原本就是书上的一个字,是诗中一个最美的韵脚。

这样还不够美,他不但写出心中的美,还要与你在最珍重的一笔里温暖相遇,相宜静好,邀你一起读美,写美,用字种上春风,开出桃夭,与所有的美兼容共存。赠人以美,何止芬芳,他这样做本身已成世间大美!

此生相遇白音文字,相遇美,与美同行,足矣!





1.投稿信箱:baiyingeli@163.com (邮箱更换,新浪邮箱打开常常很慢)

2.栏目征稿详情请见《读美》三期。

3.本公众号图片除注明外,均摘编自网络,如有不妥,望原谅。

4.甘愿小众,唯愿清美。欢迎订阅。

公众号:白音读美微杂志

5.欲看往期杂志可在“白音读美微杂志”简介页面点“查看历史消息”即可。“简介页面”查找方法:点开“白音读美微杂志”公众号后,再点击右上角的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