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特别策划】岁寒三友特辑

水韵沙澧 2018-12-11 09:02:45




松、竹、梅具有不畏严寒的共同习性,又有着坚贞、不屈、清高等共性特征,志同道合,故被喻为“岁寒三友”。松之挺劲、竹之潇洒、梅之秀逸,显示了风姿之美、气韵之美。松、竹叶色苍翠,梅花喷红吐绿,艳丽的色彩令人赏心悦目。更有意义的是,观赏者只要稍加体味,便能领悟到“雪压风摧等闲看,清幽淡远品自高”的寓意。


近日,本版特别策划了以“岁寒三友”为主题的稿件征集活动,共收到我市作家写手撰写的文章十余篇,今日择优编发其中三篇,好文共赏。




■王 剑:梅花朵朵开 


江南是梅花繁育的天堂,是可遇不可求的人间胜景。到江南,不能不看梅花。

最好是早春。料峭的寒风中,梅林还是一片寂然。但细细观察,梅树枝头上的花苞已经鼓鼓囊囊。有的梅苞已经露白,洁净的花瓣正在努力炸开。此时的梅花,含羞而立,宛若一个二八少女,别有一番青涩的味道。


若是来得巧,赶上梅花闹春,更是你的福气。梅花在枝头挤挤挨挨,叽叽喳喳地说着情话。茫茫花海里,万树望碧空。放眼看去,一枝梅挽着另一枝梅,连成了一片花的海洋。 花以白色为主,杂以粉色,在阳光下舞动,像一瓣瓣从天而降的雪花,为天地铺就一片洁净的产房。入园尽花枝,芬芳令人醉。一阵微风吹来,梅花幽幽的香气,直入肺腑,让人如置仙境,周身三千六百个毛孔,没有一个不舒张,没有一个不熨帖。


站在梅花树下,你不由得会想到两个人:林和靖和史可法。


林和靖是北宋名士,诗词书画无一不精,但性情淡泊,一辈子植梅、咏梅、画梅,爱梅爱到了骨髓里。相传,他在房子前后种梅三百六十株,朝牧白鹤于湖中,夜锄梅花于月下,梅与鹤成了他须臾不离的精神伴侣。有时,他驾舟游于湖中,或是到古寺拜访僧友,家里来了客人,仆人便放出白鹤,白鹤翱翔于湖面,盘旋在小舟的上空。他见白鹤飞来,知是贵客已至,便驾舟还家。“众芳摇落独喧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想想,这是多么幽雅的一种生活:木屐蓑衣,箪食瓢饮,锄明月,种梅花,读诗书,吟风月,每一个生活细节都让人情不自禁地憧憬和神往。林和靖一生不娶妻,时人说他“以梅为妻,以鹤为子”。可见,他是一位真正领悟生命真谛的智者,痴迷于山水,不为情驭,不为物役,让自己61岁的生命放射出了梅花般的光彩!就连大名鼎鼎的苏东坡都由衷赞叹道:“先生可是绝俗人,神清骨冷无由俗。”


与林和靖不同,史可法是用鲜血浇开了生命的梅花。据《梅花岭记》记载:公元1645年的春天,清军包围扬州,四月二十五日城陷。“忠烈拔刀自裁,诸将果争前抱持之!”史公被众将“所拥而行,至小东门,大兵如林而至”,终因寡不敌众被俘。被“执至南门,和硕豫亲王以先生呼之,劝之降。忠烈大骂而死”。当时,史可法身居大学士(宰相)、兵部尚书,在民族危亡之际,他挺身而出,战至最后一兵一卒,让人足以想到那场战争的惨烈。“数点梅花亡国泪,二分明月故臣心。”在那个美丽的春天,人的生命虽然比梅花要脆弱得多,但史可法却用梅花的气节,为自己的人格做出重要的标注。


梅花有幸,可以与诗人做伴,与英雄为伍。没有了这些内容,梅花即便再绚烂,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国画 娄彦君 作




■杨晓曦:站如青松


《松树赞》里说:松树有强壮的生命力,有自我牺牲的精神。不管是在悬崖的缝隙间,不管是在土地上,不管是严寒酷暑……不怕环境恶劣,不被困难吓倒,只要有一粒种子,它就能茁壮地成长起来。它的干是用途很广的木材,它的叶子可以提制油料,它的脂液是重要的工业原料,它的根和枝是很好的燃料……


又,思想家孔子在《论语》中道:岁寒而知松柏之后凋也。荀子也曾附议道: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可见,松生长生活的过程中磨砺之多,之艰辛。


总之,它要求于人的很少,给予人的很多,这就是松树的风格,也是先辈们寄予后人的殷切期望。


松树果真是对于自己的生存环境天生就无任何要求吗?


百度松的生活习性:松树可以生长在各种不同的土壤上,因针叶灰分含量低,能忍耐贫瘠土壤,但以种在疏松肥沃土壤上的生产力高。又可见,松也是喜欢肥沃土壤的。


那么,是什么样的力量,促使松树有了这许多坚强的意志和美好的品格呢?

是面对困难挫折的时候,是面对凄风苦雨摧残的时候,是面对毁灭性打击的时候,它们做出的正确选择:顺势而生,适当地调整自己,促发自身生长的力量,让自己拥有更大的能量,以强势的复原力,开始一段更深刻、更有生命意义的新生活。


单看松树的树冠并不繁茂,树干也十分粗疏。如果按照通常的审美标准,松树绝不是美丽的,当然也不会是树中的佼佼者。但是,它不畏风霜、四季永驻的精神,它的朴实无华,它的不屈不挠,俨然象征了中华民族永不泯灭的坚强意志和崇高品质,更是古今文人墨客品评君子的标杆。


众所周知,苏轼的词工整缜密,要么粗犷豪放,要么柔和有力,不娇柔气馁,不颓废避让,与人心的情感有妥帖的韵致,正是因为他的处事风格契合了松的品格。他贬居湖北黄州的时候,没有萎靡不振、逃避现实,而是选择积极面对困难的磨砺。他开垦数十亩荒地种麦插稻(这块地,当地人唤作“东坡”)、置院盖房。房子四壁画雪花,院子四周种植松、柏、竹、梅等花木。带着一家人在这人迹罕至的荒郊野外,把风声和泉水的声音当作美丽的乐章,把枝叶常青的松柏、经冬不凋的竹子和傲雪开放的梅花当成顶风冒雪拜访的朋友,自得其乐,美其名曰“东坡居士”。此间大量或豪放或真情的词作奔涌而出:“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大手笔抒发着旷达豪迈的处世情怀,以松的傲雪斗霜、长青不老、经冬不凋,彰显自己剔骨冰心的傲骨……


凛冽的寒风中,松树成了这世间永久的、最耀眼的风景线……


乔叶在一篇文章《小泥人过河》中说:如果有哪一个小泥人能够走过上帝指定的河流,上帝就会给这个小泥人一颗永不消逝的金子般的心。许多小泥人都沉默了,只有一个小泥人选择过河。它拒绝了许多劝解,放弃了稳稳当当做一个泥人的安逸,它踏进河里,忍受着河水的冲刷,忍受着鱼虾对身体贪婪地啃噬,它衣衫逐渐褴褛,体无完肤地按自己的选择往前走着,当它踏上岸的时候,甚至怕自己的不堪会玷污了天堂的洁净,而此时,它却惊奇地发现,自己变成了一颗金灿灿的心。它也从此明白了,天上人间,从来没有什么幸运的事情,之所以能拥有一颗金子般的心,是因为经过磨砺后,洗涤掉了遮盖着灵魂的浊物,还原了一颗坚强的初心。


小泥人具备的就是松的品格,不被困难压垮,靠自身的努力冲破阴霾,勇敢地面对生活。


我们每个人也会遇到困难,更应该发扬这种松树的品质,选择经历、面对磨砺,受到创伤后获得成长,变得更强大;也应像松树一样,即使在单调的冬天,也让自己呈现绿色。
 

 



张玲 作




■李 季:竹影摇曳 


我出生和长大的村子,叫东竹园,家家翠竹环绕,日日竹影相伴。不知祖上何时迁居于此,我猜想选定此处的那位先人应该是“竹林七贤”那类的文人雅士,慕竹之气节,爱竹之清幽,于是结庐而居,繁衍生息,后人由半耕半读到远离书卷,最终成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人,用勤劳的双手经营着几亩田地和一种竹林般清静的生活。


竹子青翠挺拔、心虚节坚、坚忍不拔、凌霜傲雪、四时长茂,自古就有“君子”的美誉。竹文化是中国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竹子的身影摇曳在中国最早的诗歌《弹歌》里:“断竹,续竹;飞土,逐肉。”先民伐竹为弓,追逐猎物,奔跑在莽莽山野,多么欢快明亮而充满勃勃生机的狩猎图。《诗经·卫风·淇奥》首次把竹子作为君子的象征,“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可见,中国以竹喻人的传统由来已久。历朝历代咏竹的诗篇数不胜数,孟浩然“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写竹之幽静;郑板桥“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写竹之坚韧;钱起“竹怜新雨后,山爱夕阳时”,写竹之美丽。苏东坡更干脆,直接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对竹子的热爱毫不掩饰。


我相信竹子是有灵魂的,古代使节出使时手持的节杖,就是竹子做的,时时提醒出使之人要像竹子一样守住气节。苏武出使匈奴,被囚于北海,罚为牧羊奴,节杖白天握在手里,夜晚放在枕边,十九年,节杖上的毛都掉完了,只剩下一根竹棍伴他返回中原。十九年的风霜雪雨,化为民族气节,凝聚在那根细细的竹子上。


竹子对中国文化的传播功不可没。我们早期的文字刻在甲骨和钟鼎上,因为材料的局限,掌握文字的只有上层社会的极少数人。竹简的出现把文字从社会最上层的小圈子里解放出来,文字第一次以浩大的声势,走向大众,走向民间,极大地推动了文化的繁荣和发展。从战国至魏晋,从中华文明的第一个黄金期到西汉、东汉时代汉文化的形成,竹简对文化的传播、传承至关重要。


中国是世界上竹类资源最为丰富、竹林面积最大、开发利用竹资源最早的国家之一,素有“竹子王国”之称。作为文化载体,竹的精神渗透在中华民族的灵魂深处;作为物质资源,竹子和我们的生活紧密相连。


苏东坡说:“食者竹笋,庇者竹瓦,载者竹筏,炊者竹薪,衣者竹皮,书者竹纸,履者竹鞋,真可谓不可一日无此君也。”我成长的村子东竹园,各种赖以生存的劳动用具、生活用品都离不开竹子……就连竹叶都可以治病,抽一些刚生出还未舒卷开的新竹叶熬水喝,可以治口舌生疮、牙痛。谁家办喜事,也必定要折些竹枝缠上红纸、粘上红纸花,插在门口的房檐上,称之为“喜花”。


东竹园的衣食住行,都和竹子息息相关。多年来,我们唯一的乐器,是竹笛。竹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重要乐器制作材料,传统乐器中常用竹代表管乐,用“丝竹”代称音乐。溶溶月色下,一缕笛音由远古飘来,至今也未断绝,未来也不会断绝。


文人喜欢写竹,画家喜欢画竹,我的书房里就挂着一幅墨竹,老家门前的那些竹子也经常摇曳在我的心头,提醒我要做一个竹子一样的人。




《水韵沙澧》文艺副刊是漯河文艺爱好者的一个精神家园。本刊的宗旨是一如既往地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多、更美的精神食粮,为传播先进文化不遗余力,并在这个过程中推出更多的新人新作,为我市的文化建设备足后劲。因此,我们将对那些有创作潜力的沙澧写手加大扶持力度,对水平较高的作品将集束刊发;也会不定期推出各类体裁、题材的专版,甚至会推出个人专版,并为其举行作品研讨会等。敬请关注。


投稿邮箱:siying3366@163.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