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花道】瓶花里的文人梦

为文用心 2018-12-05 17:04:56

中国文人与花的渊源

有一种说法,炎黄子孙自称“华夏”民族,是因为古语中“华”即“花”,《说文解字》中“華,从艸从 ”所指的就是“花”,整个华夏民族都离不开花,文人及其作品更是与花有着难解的渊源。

文人之中,几乎没有不爱花的。



屈原及孔子都爱兰,屈原在《离骚》称自己是种植兰花的大户,一篇《离骚》七次写兰,六次写蕙。孔子称兰有“王者之香”,把兰的地位升到花之首位。黄庭坚将水 仙视为“凌波微步”的美妙仙子等等,都可看出文人爱花,正像对待知己与红颜,欣赏与己习性相投者。周敦颐赞“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苏东坡担心 海棠“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陆游对梅花的占有欲,一点也不亚于那位以“梅妻鹤子”著名的林逋先生。陆游“插瓶直欲连全树”,一般人折梅插瓶,最多不过数枝而已,他却恨不得把整棵树上的梅花都装到瓶子里。


中国文人插花风俗

中唐至五代以来,社会动乱不安,文人在佛教禅宗“持定”与道家“崇尚自然”的思想的影响下,倾向于隐逸的生存方式,追求清灵,淡定的审美取向。而插花这种艺术恰好符合了当时文人的这种要求。

一般认为文人插花起源于唐及五代,是中华插花艺术的主流,文人插花作为一种艺术含藏有三大基本精神:一是形式以朴素清雅为原则,二是题材要取之于大自然,三是创作要能发挥个性。所以文人雅士应用自然界中饱含生命的花草,抒发胸中逸气,或供养或惜花,或“破简居孤寂之苦”,作品都有洒脱、飘逸、灵慧及书卷气。这些精神在文人的诗歌中都有所体现。

名家有宋徽宗、苏轼、袁宏道、陈洪绶、张谦德等,表現场合以文人堂及书斋为主,取材以清新脫俗,格调高雅,韵味无穷,易于持久的花木为主,如松、竹、梅、 菊、兰、荷、桂、水仙等,经常只用一种花材,多则使用三种花材,切忌杂乱。花器讲究古色古香、典雅无华,以铜、陶 、瓷、竹为多。




文人的瓶花诗创作

唐代时是中国诗歌的繁荣时期,但是关于瓶花的诗却很少,到了宋代之后,由于文人插花风气的兴盛,有关咏瓶花的诗句逐渐增多。在这里本文略举数首以见一斑。

王安石的《新花》:“老年少忻豫,况复病在床。 汲水置新花,取慰以流芳。流芳在须臾,吾亦岂久长。新花与故吾,已矣两可忘。” 这是安石的绝命诗,超旷有哀声。表达的是王安石对生命与花期的短暂的感悟。


陈与义的《梅花二首》:“画取维摩室中物,小瓶春色一枝斜。梦回映月窗间见,不是桃花与李花”这首诗的意思是把维摩室中的梅花分来一支,插在小瓶中,那斜着的枝上溢满了春色,梦想时月亮将她映照在窗间,那不是桃花和李花(而是瓶花)。

杨万里《瓶中红白二莲》:“红白莲花共玉瓶,红莲韵绝白莲清。空斋不是无秋暑,暑被香销断不生。”这首诗说得是红白莲花一起插在玉瓶中,红莲姿容美艳非常,白莲清静幽雅,空斋不是没有秋天的暑气。而是暑气被花的清静幽雅除掉了,再也感觉不到热了。


陆游《荀秀才送腊梅十枝,奇甚,为赋此诗》:“与梅同谱又同时,我为评香似更奇。痛饮便判千日醉,清狂顿减十年衰。色疑初割蜂脾蜜,影欲平欺鹤膝枝。插向宝壶犹未称,合将金屋贮幽姿。”说梅花插在壶里还觉得不相称,想用金屋把这优雅的腊梅藏起来。

进入明朝以后,瓶花诗却出乎意料的少了起来。不过还是有很多关于瓶花的作品,如高启《瓶梅》:“竹外相逢见素花,手携数朵喜还家,雨窗今夜无明月,暂托寒灯照影斜”。这个时期瓶花诗确实很少,但是关于瓶花的专著却多了起来。如袁宏道的《瓶史》,张谦德《瓶花史》,屠本峻《瓶史月表》等都是这个时期的作品。

本公众号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或来自网络)的观点,不代表文心画坊的立场,也不代表文心画坊的价值判断。

【文心画坊】
艺术文化 & 生活美学 & 教育创新

【创想课堂】
* 国画 | 书法 | 茶修 | 养生
* 古琴 | 插花 | 品香 | 礼仪
* 红木 | 珠宝 | 文玩 | 小聚
【沙龙】
【读书会】
*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九楼
* 电话:020—34305290

* 行车路线:广州大桥南人行天桥东侧
【订阅与分享】
* 订阅:
1.添加文心画坊公众号:wenxinhuafang328

2.扫描下方二维码直接关注。
* 查询:点击右上方按钮查看官方账号查看历史消息。
* 分享:点击右上方按钮分享到朋友圈,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你来不及看,那就先收藏吧!
点击右上角“…”收藏,随时到收藏夹慢慢看。
如果你喜欢,那就和朋友分享吧!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