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小说专线|老U:山寺桃花

阵地 2019-01-10 16:06:56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阵地。

图片来源于张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山寺桃花


法忍盘坐在悬崖边,久久地凝视着山下的风景。微风拂过,崖边的翠竹沙沙作响,竹叶便像许多蛱蝶,在空中依无可名之的韵律轻柔地旋转、舞蹈,有几片就轻敲在法忍身上。青青翠竹,无非般若哩。法忍起身步入寺门,虔敬地在地藏王菩萨像前上了香,而后开始做晚课。

月亮还未上山,当法忍放下木鱼棰时,四周便陷入了温暖的静谧与黑暗。他倾听了一会小虫儿的喧闹,似乎还捕捉到偏殿外青菜生长的声音。法忍感受到心中的平和与清静,于是悠悠地吁一口气,在蒲团上结跏趺座,眼观鼻,鼻观心,进入非想非非想的禅定中。

在一片几乎纯净透明的光里,法忍发觉有一粒甚难察觉的微尘。他不由地加以注意,不料微尘是一株幼芽,并急速地生长、变化,没等法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幼芽已幻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站在他的面前。少女的衣裙和缀满全身的饰物不停变幻,闪出眩目的光芒。渗自纤白肌肤的异香,像一条丝绦,在法忍的心上打了一个结。少女并不说话,只用一双大眼睛注视着法忍,将心中所想表露无遗。她的眼前似有淡淡的雾,法忍瞧着就如充溢柔情的深潭。当少女纤巧的手伸出来,捉着法忍的指头,法忍就看见自己的手臂消失了,融化在少女不知有无实质的身体里。这是度母么?为什么有着难以想象的美丽?

 

法忍洗净了衲衣,挑起水桶上山。一条山路,曲曲弯弯的在法忍脚下延伸。尽头处,一树桃花掩着寺门的,便是白石寺了。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这白石寺原本年久失修,并无僧人,只静静地藏在这著名风景区的深处。外来的游客,若只顺着地图上标示的旅游路线游玩,是不会经过山下的白石潭的,自然也就不会发现白石寺。六年前法忍等不及大学毕业就出家了,取得度牒后曾在一些有名的寺院挂单参学。一年半前回到故乡,就留在了白石寺。一些虔诚的善男信女,出资整修了庙宇,又从青田请回了一尊地藏王菩萨的雕像,白石寺方重见香火。法忍浇完菜,在佛像前跪了下来。

昨夜若非及时忆念《金刚经》中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恐怕魔王眷属就多了一位了。法忍出定时,冷汗涔涔,恍如再世为人。彼时幽幽的月光正从明瓦上透进来,长着脚一般,在殿内轻轻悄悄地挪移着。窗外竹影摇动,愈衬出定中的凶险。法忍知道,一向被自己忽略了的一个角落,于昨夜露出了消息,使自己霎那间陷入了迷乱。该来的总要来的。若不能无怖无畏,远离颠倒梦想,又如何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于是,法忍一边礼敬菩萨,一边重念了几遍四弘誓愿,而后走出寺门,在桃花下盘腿而坐。

 

法忍数着面前的花瓣,觉得今天要护持秋月寒潭般的心境比往日困难得多。五月的阳光透过桃花的罅隙,直直地射在法忍的头上。这时,法忍听到一阵欢呼声,接着便看到五个年轻的游客,从树林里跳出来,奔向白石潭去。山林突然变得热闹,花瓣簌簌地落了一地。来了么?

年轻的游客们在水边休憩了一阵,兴致勃勃地上山来了。当白石寺、白石寺外的桃花,以及树下的僧人同时映入他们的眼中时,立刻激起他们十分的好奇。他们来到法忍跟前,叽叽喳喳地问出许多问题。法忍未听见任何问话,他仰起头,目光全集中在一个女孩的身上。女孩全身上下焕发出健康的青春气息,因登山而呈粉红色的脸上,有着与众不同的一双大眼睛,迷迷蒙蒙的,似笼着淡淡的雾。法忍的心,猛地跃动了几下。他专注的目光,使女孩儿的眉头不易察觉地微微一蹙。为了掩饰这尴尬,女孩伸出手来,梳理着耳边的秀发。她的耳垂几乎是透明的,而她的手,白皙纤巧。女孩正欲转身,发现这和尚的目光与常见的并不相同,其中有她难以理解的东西。而且,她觉得这和尚正要开口告诉她一些什么。于是她等待着。可是过了数秒,古怪的和尚却并不开口。女孩儿自个也觉得好笑了,便转过身去。她的同伴们见和尚始终不答话,早已不耐烦,更见和尚只顾盯着漂亮女人看,愈加不快。于是一帮人在山上打了个转,便匆匆地离去。法忍站起身时,远远地瞧见那女孩回头望了一望。

 

据说法忍和尚游方回来,道行又深了许多。白石寺附近的人,都先后到过寺中,目睹法忍和尚如同一尊古佛,神色安然地终日面壁。有人说,法忍和尚是在效法祖师爷达摩。白石寺香火日益鼎盛,不久竟远近闻名。

可是,谁也无法想象出法忍平静面容下的的惊涛骇浪。不论法忍如何努力,血色的桃花,总是出其不意地显现,一瞬间就将他困住,使他无从感知现实与虚幻。时间仿佛永远地停滞在某个画面上了,而桃花不断闪回,犹如一记记重棰狠狠地砸在他的心上。每一次呼吸,似乎都在暗红的氤氲里。有时他虔诚地忏悔,为众生的悲苦而流泪。为那些逝去的,念了无数遍的往生咒。有时他又觉得,即使自己成就阿罗汉身,也没有能力让大众改变苦难的命运。他向佛菩萨苦苦哀告,却找不到答案所在。

 

当八十七岁的法忍和尚在早年受具足戒的普陀舍身投海的消息传回,乡民们沸腾了。有的说和尚成了观世音菩萨的座下弟子,有的说和尚像吕洞宾那样蝉蜕飞升了,有的说和尚以自己的性命来换取世人的安乐,有的说和尚其实就是达摩转世,依旧一苇渡过江海去了极乐世界……附近村庄的人纷纷出资,请高明的师傅起宝塔,塑金身,更延请了高僧大德来此住持。白石寺自此成为一方胜景。

 

法忍见了那少女,一个月后就离开了白石寺。法忍知道可以在南方的一个城市找到那个女孩。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知道,只清楚事实必会如此。于是他艰辛地、固执地向目的地一步一步地前行。除了诸佛菩萨,没有人知道他吃了多少苦头。

在那个城市中,在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上,法忍远远地望见了她。

一队队的学生从各条马路汇拢来,举着标语与横幅,不时地擎起拳头,高呼着口号。南方的阳光照在他们年轻而纯真的脸庞上,照在那随着不断壮大的队伍所带起的尘土上。法忍身不由己地被裹挟进这股洪流中去,与她时而靠近,又时而远离。

忽然,阳光乱了。

张开的嘴,扭曲的脸,踩落的鞋,挥舞的拳头与棍棒,继而是枪响……当法忍后脑遭受重击,在一阵嗡嗡轰鸣声中倒下时,他努力地抬头看去,见到一朵巨大的桃花正开在她的胸口。

 







阵地出品

长按二维码关注阵地

联系与投稿:wenxuezhendi@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