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鬼兄,请留步》

微故事文摘 2018-01-12 03:36:02


(1)

牡蓝蓝能见到鬼。

比如——孟昭然。

一个好吃懒做的邋遢鬼,而且他还赖在了牡蓝蓝家,这很让牡蓝蓝抓狂。

牡蓝蓝喜欢打扮自己,铺上一层雪白的粉,抹朱色口红,中分披肩长发,但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这模样有多像鬼。

孟昭然时常会突然从牡蓝蓝身后冒出,“如果有人看见我们两个在一起,一定会说你是女鬼的。”

至于孟昭然第一次出现,还是在牡蓝蓝十六岁生日那天,她喝酒后迷迷糊糊,他就一直在她身边飘,阴风阵阵。

孟昭然还偏偏把半夜醒过来的牡蓝蓝吓了一跳,因为他没有脚。

“有鬼啊——”牡蓝蓝是在自己家里醒过来的,开灯时一看见孟昭然便下意识尖叫。

“额,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

“那你手里是什么?”牡蓝蓝裹紧被子,缩到了床头,她心想:这下糟了,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啊。

“这个啊,薯片啦,我在你房间抽屉里找到的。”他边说话,边往嘴里扔薯片,发出有点像骨头断裂的恐怖声音。

“没事的话,那我走了?”

牡蓝蓝聪明的大脑早已过尽千帆,在孟昭然飘出房门之前,当机立断,大叫一声:

“鬼兄——请留步!”

孟昭然真的停下来了,“有事?”

牡蓝蓝还记得,十岁那年,她被鹿清忽悠去山上找一座无名碑,然后依据他的话,向无名碑许愿,希望能有一个幸运精灵在未来帮助她。

当时,牡蓝蓝还告诉鹿清,她找到了无名碑,并许愿了;然而鹿清却告诉她,那座山上根本没有什么无字碑。

牡蓝蓝多单纯啊,一直坚信了五年,但是随之而来的中考失利,便让她冷却了当初幼稚的想法。

思绪从远方飘回了牡蓝蓝的大脑,这回,莫非上上天赐给她的机缘?

“这位鬼兄,您一定是上天派来助我一臂之力的对吧?”牡蓝蓝眼冒星星,一脸萌相。

“如果,你不怕我的话,不介意我今后留在你家里吧?”孟昭然同样眼冒星星,他想:她家好多零食。

牡蓝蓝连连摆手,“不介意,不介意,呵呵!”

一住三年,牡蓝蓝即将面对高考,这可至关她以后的人生道路。

最近这段时间,牡蓝蓝变化巨大,不仅对待孟昭然温言温语,最重要的是竟然不反对孟昭然吃零食!

孟昭然乐得自在,很快把牡蓝蓝家的冰箱洗劫一空,最后只剩下一根焉了的胡萝卜。

孟昭然不高兴的把胡萝卜丢在一旁,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眼看,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费余力的飞逝,又一天二十四小时飞逝……

孟昭然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因为牡蓝蓝没有回家。

这天,孟昭然拿着透明玻璃水杯去厨房接冷水喝时,不小心打破了厨房的一只碗。

“砰——”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他已经饿得虚脱了……他看着自己的双手渐渐透明,悲哀的叫道:“不会吧,这么快就要魂飞魄散了?”

厨房的窗外光线明亮,孟昭然一溜烟从通风口消失了。



牡蓝蓝回来了。

可是房子里面静得可怕,没有任何声响,也没有那个好吃鬼来迎接自己。

“喂,孟昭然,你别想吓我!你出来,我特意跑超市给你买了你喜欢的薯片噢!”

牡蓝蓝累极了,随手把一大包用塑料袋装着的食品放在餐桌上。

她习惯性的打开电视,然后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沈寅。

牡蓝蓝立马来了精神,即使对方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也极力微笑。

“喂,有什么事吗?”

……

“啊?现在吗?好,我知道了,我马上来!”牡蓝蓝挂上电话,扭头看向餐桌,居然没有一点动静。

牡蓝蓝对着空气说话,“孟昭然,我又要出去了,你自己随便啊。”

牡蓝蓝见孟昭然迟迟不出来,沈寅那边又赶时间,不用经过大脑思考,她立即背了一个兔子包,赶向目的地。

(2)

对面的男生,眉宇爽朗清举 ,浑然天成的气质肃肃如松下风,背脊挺直,白衬衣干净整洁。

淡黄色的桌面上摆着一盘彩色马卡龙,模样精美可爱。

“嗨。”

牡蓝蓝低头打了声招呼,有些紧张的坐在他对面。

“嗯。你不是喜欢马卡龙吗?吃吧。”沈寅淡雅如斯地询问道。

牡蓝蓝面露疑惑:“诶?”

“这几天看你去超市买了很多呢。”

牡蓝蓝的双眼弯成了月牙形,其实那些马卡龙是给孟昭然的,她一直不喜欢甜食——除非和喜欢的人一起吃。

沈寅却突然拿起一块粉色马卡龙,将手停留在她面前的半空。

他的手是少年独有的白净,莹润。

牡蓝蓝霎时间脸红了,微张着嘴,喉咙打结了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沉默了好多时,牡蓝蓝向来不懂拒绝为何物,她轻轻咬了一口。

不知道算不算高甜反应呢?味蕾瞬间将它的甜蜜渲染开来,甜得不像话。

“味道怎么样?”

“甜。不过,你为什么会突然约我出来呢?”牡蓝蓝小心翼翼地扫了沈寅一眼,就那么一眼,令她的头更低了。

“最近学校不是在搞文艺汇演么,你知道的,这很重要。”

嗯,的确很重要。在文艺汇演上表现出色的学生团体,每个人参加高考时可zhij在总分上奖励十分,这对学生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可以说,整个沐阳城都为之沸腾了。

而牡蓝蓝也正是因此,在学校忙昏了头,毕竟高三学习紧张地绷成一根弦,又是组队,又是确定表演节目,所以没能及时想起孟昭然还一个人在家里挨饥受饿。

“所以?”牡蓝蓝迷茫地看着沈寅,不过还是只敢看他的下巴罢了。

“我们本来是计划周全的,但是昨天…敏惠同学的脚扭伤了,不能参演节目。”沈寅的眼角间细看,能察觉到极大的疲惫,“什么都定好了,也不能再改了,蓝蓝,你来做我的女一号吧?”

牡蓝蓝一听,心动不可否认,但还是理性的犹豫道,“啊—可是,我已经加入夏澜她们的表演节目了。”

“答应我吧,如果你不能和我一起演出,我会很失落的。”沈寅的嘴角带有浅笑。

“其实,你可以找别人。”牡蓝蓝内心其实也在与自身做斗争,毁约的话,夏澜那边无法交待,可是……真的好想答应他。

“不,只有你最适合。”

天啊,她的小世界要分裂了。

回家的途中,牡蓝蓝如是的想着。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沈寅的靠近,令她兵荒马乱。

“砰——”

原来牡蓝蓝走路时,思想意识发散,完全没注意到面前有根电线杆!

“痛!”

牡蓝蓝吃痛的条件反射捂住了额头,差点挤出了眼泪。

一抬眸,竟然看见了孟昭然这个臭家伙。

“孟昭然,你怎么不提醒我?!”牡蓝蓝咬着嘴唇,理直气壮的对着空气吼道。

周围能听见的人纷纷望向牡蓝蓝,只见牡蓝蓝又对着空气说道,“好吧,先回家!”

大家默契的摇摇头,又重新走了。

(3)

“牡蓝蓝,我严重怀疑你的智商下降了。”

孟昭然嘴里叼着马卡龙,怀里还抱着一包薯片,脸上既是满足又是痛恨的表情。

“在你收回这句话之前,请先把吃的都给我放下。”

牡蓝蓝的话音未落,孟昭然三下五除二,将食物一扫而光。

“鄙视!”

孟昭然翻着白眼,冲牡蓝蓝做鬼脸。

牡蓝蓝很久以前就知道沈寅,他们一直同班同学,高一时还是邻居,所以她也趁机熟络了一番。

截止至今,他们也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过节日偶尔会互送礼物,当然一般是牡蓝蓝主动的次数更多。

像沈寅那种翩翩白衣少年,正是牡蓝蓝心生向往的那款。

“那你说我要不要答应他啊?”

“答应什么?”

“去死,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加入他的团队啊。”

“你自己决定,与我无关。”

“别这么冷漠嘛,你知道我有严重的选择困难症!”

“牡蓝蓝,我觉得很有必要教育教育你。”孟昭然突然一脸大义凛然,“这不是选择的问题好吗?你怎么一接触那个什么沈,沈寅,智商就短路了呢?!”

孟昭然飘到了牡蓝蓝身边,抬起食指用力的戳她的脑袋。

牡蓝蓝伸手想去掐孟昭然的脖子,却在重力作用下扑倒了他。

此时,他们的姿势暧昧不清,处于女上男下的状态。

孟昭然笑了,笑颜如画,牡蓝蓝窘迫的从他身上下来。

世界上,除了她,再没有人能真实的触碰到他的身体。

可不可以心跳再慢一点?

那一瞬间,她听到了他的心跳,她感觉到了他的温暖。

可她又是慌乱的,说话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孟昭然,你都死了几百年了,怎么还可以有心跳?”

“你记错了,才死了十五年好吗。”

“要不,高考结束后,我们一起去你的坟上看看?该不会无人料理,都长满了草吧?”

“你这不是废话么。还有啊,我的坟墓远在离沐阳城好几千公里的地方。”

“那你为什么阴魂不散?人死了不是该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么?”

“啊哈,阎王爷大抵见我如此风姿,舍不得我离开人世吧……”

“去死!”

……

最后牡蓝蓝不知不觉在沙发上睡着了。

孟昭然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发丝,他怎么会不懂她的心思呢。

(4)

牡蓝蓝后来还是选择帮助沈寅。

牡蓝蓝当时的感觉只是为什么答应他,会有一种答应做他女朋友的感觉?

这是孟昭然无法改变的事情,他也不能让这里的任何事物改变。

尽管夏澜竭力挽留,还是被牡蓝蓝委婉拒绝了。夏澜性格温和,而其他同学就不一定能心平气和的说一句“没关系”。

“你怎么可以中途退出?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开始了,你这不是存心给我们找小鞋穿么!”

“太自私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啊?”

“要是没有人顶替你,难道要我们改变节目吗?”

“你要是不想参加,当初就不要加入我们啊!”

……

那么多咄咄逼人的话,牡蓝蓝坚强地都接下来了。虽然确实是她的不对,但是她还是会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委屈。

由始至终,孟昭然都只是淡然地目睹牡蓝蓝被女生们堵在楼梯口。

其实他每天都有跟着她上学,只是她一直没发现而已。

“为了他,被同学们讨厌,真的值得吗?”孟昭然很是不理解。

孟昭然正想从暗处走出来,却瞥见了一道白色人影也从对面走向牡蓝蓝。

不过牡蓝蓝往孟昭然的方向走了过去。

“蓝蓝!”

这一声直叫得让孟昭然起一身鸡皮疙瘩,他都没有这么亲密地叫过她好吗?

“沈寅?”牡蓝蓝停住脚步,转过了身体,眼睛里藏着亮晶晶的欣喜。

沈寅扬起一抹微笑,“谢谢你加入我们,蓝蓝。”

“不用,不用。能帮到你,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仿佛牡蓝蓝所有的委屈在见到沈寅的一刹,烟消云散。

她笑得脸上乐开了花,光彩照人。

孟昭然则在暗处气得恨铁不成钢!

“傻瓜!笨蛋!”

牡蓝蓝的右眼皮跳了几下,她刚刚怎么好像…听到了那个家伙的声音?

不待她细想,沈寅又道,“现在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去排练室,练习吧,还有五分钟就开始了。”

“嗯嗯。”

牡蓝蓝甚是安份的跟着他离开。

文艺汇演那一天,沐阳城各大风云人物都在场,一共有十位专业的老师做评委,几万人高三学子在后台屏息以待。

十分不是那么好拿的,只有八位评委老师赞同,还有观众的支持,这才算过了。

牡蓝蓝和沈寅那一组,随机抽取表演顺序为二十一号。

孟昭然也在呢,牡蓝蓝这天可谓是把孟昭然当作老佛爷似的供养着,只求他能庇佑他们一组通过。虽然孟昭然说,她应该找神仙庇佑,而不是找一个孤魂野鬼。牡蓝蓝尽力拍孟昭然的马屁,处处有讨好之意。虽然孟昭然很享受,可终归他心底是没有那份心的。

“蓝蓝,你在和谁说话啊?”

耳边传来沈寅温润的嗓音,牡蓝蓝只好若无其事的说没有。

沈寅接着靠近了牡蓝蓝,又在牡蓝蓝耳根处轻轻吐气,“你今天很漂亮。”

牡蓝蓝一下子便感觉到脸颊上升起了不同寻常的热度,也不敢回应沈寅。

(5)

舞台上,牡蓝蓝一袭青色衣裳,外披一袭轻纱,裙上绣着白色的桃花,上层头发盘成一个丸子,插有一支墨色木簪,下层将乌黑的长发散落在肩膀,白皙红润的脸庞,甚是明艳动人。

沈寅则是黑色长袍,气质翩翩,身体高大而挺拔。

表演进行得非常顺利,牡蓝蓝却意外地摔倒了,古典音乐也停了,一时间美感全无。

沈寅和其他队员也愣住了。

“你终是负了我。”

然而牡蓝蓝却眼泪汪汪,并暗中示意沈寅。

沈寅接触到了她的目光,顿时明了,一挥袖,队员都离了场,才叹道,“你我人妖殊途……”

尤是过了几秒钟,牡蓝蓝方从地上站了起来,与沈寅一起微笑着向观众和各位评委鞠躬致敬。

观众立即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评委这边,一道牌子一道牌子的举起,直到第八道牌子。

没有人能看见,在牡蓝蓝的眸光下还藏有一层失望……这种情绪远比通过汇演的喜悦还要沉重。

孟昭然也万万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当晚,牡蓝蓝回到家中,第一次彻彻底底无视了孟昭然。

孟昭然也不点破,“我不能看着你和他在一起。”

牡蓝蓝躲进房间,把门反锁起来,无力的坐在地上。

“他不会给你带来幸福的。”

那天,牡蓝蓝和沈寅排练过后,沈寅对牡蓝蓝承诺,如果高考顺利加了那十分,他们就在一起。

所以,他故意让牡蓝蓝跌倒在舞台上。出乎意料的是,牡蓝蓝竟然急中生智,力挽狂澜。

“我知道你最近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但是我不能帮你改变你的高考分数,如果你考上了那所大学,那么就会有一个人必须代替你本来的成绩。从而,也许会影响他人的人生,这之于他人是不公平的……”

牡蓝蓝还是没有半分回应。

还是第一次呢,这个充满欢乐的房子失去了生机。

(6)

牡蓝蓝和沈寅在一起了。

“孟昭然,你走吧。”

这是牡蓝蓝唯一对孟昭然说的一句话。

孟昭然哪里会舍得离开这里,哪怕牡蓝蓝再也不会给他买薯片,做双份的早餐、午餐、晚餐。

牡蓝蓝总是和沈寅频繁的约会,甚至为了赶走孟昭然,每天都邀请沈寅来家里复习。

他们牵过手,拥抱过,唯独没有接吻。

牡蓝蓝对爱情的定义很朦胧,其实她也不懂喜欢是什么。不过只要沈寅对她好,她便认为足够了。

九月二四日。

凌晨五点,远在美国的妈妈发来了一条生日快乐的信息。

牡蓝蓝早已习惯妈妈这不咸不淡的祝福,反正生日什么的,妈妈从来不会在意。

上午八点。

“叮咚——”

门铃响了。

牡蓝蓝五分钟前就洗漱干净了,她这会儿还有些迷糊。

开门第一眼看见的竟是一束纯洁的百合!

牡蓝蓝不敢置信的望着送花人——这是她人生中收到的第一束花呢!

“沈寅,谢谢你!”她笑着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

“呵呵,你的生日嘛。刚好今天放假,我们去外面庆生吧。”沈寅只是温柔的看着牡蓝蓝。

“好。”

上午去百货商场逛了逛,沈寅给牡蓝蓝买了一条天蓝色的长裙。

接着很快到了午餐时间,而沐阳城最有特色的小吃便是小龙虾。

不管是油炸,清蒸,还是爆炒,都特别的鲜美,能在舌头上开出花来,这是别的城市都做不出来的味道。

牡蓝蓝并不是经常吃小龙虾,她以前觉得味道不错,但是看着面前一盘油光油光的小龙虾,她有点食不知味。

她甚至不知道她这一天是怎么过来的,只依稀记得沈寅带她去了鬼屋,去玩了海盗船,云霄飞车………

为什么……她觉得,少了什么?

不过,她一点反应也没有,着实令沈寅琢磨不透。

“蓝蓝,你今天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无精打采的,我很担心。”

“没事。”

“真的没事的话,我们去看电影吧,我昨天已经提前买好了呢。”

“好。”

沈寅揽住牡蓝蓝的肩膀,直往人流众多的电影院入口走。

人声嘈杂。

可是,牡蓝蓝什么也听不见。

直到晚上十点,电影结束。

“沈寅,谢谢你今天能陪我过生日!”牡蓝蓝尽量挤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应该的,我同样感谢你能让我陪你度过你的生日。”

夜色下,牡蓝蓝有些看不清沈寅的表情。

沈寅突然欺身靠近牡蓝蓝,一只手揽住了她的腰身,二十厘米,十五厘米,十厘米,三厘米……一厘米。

唇与唇的距离,只剩下一厘米。

“嘿,牡蓝蓝,我要离开了!”

耳边猛然侵入这句话,犹如醍醐灌顶,牡蓝蓝迅速推开了沈寅。

沈寅没有做任何准备,差点打了个踉跄跌倒。

“对不起。”牡蓝蓝的头快要埋到脖颈下了。

沈寅额前的刘海,盖住了他的眼睛,说话的语气还是很温和,“没事,蓝蓝,我送你回家。”

“我一个人就好。”

“嗯,小心点,我先走了。”似是了然于心,沈寅不再勉强牡蓝蓝,独自消失在黑暗里。

夜色如墨,远方星辰寂寥,城市却灯火辉煌。

这一天,她突然很想念孟昭然。

很疯狂的想念。

(7)

孟昭然每年给牡蓝蓝庆生,都会有特别的惊喜,而且她永远猜不到。

孟昭然可以带她飞,在夜色的掩盖下,在城市里肆意穿梭。

孟昭然有时候会傻傻的逗她笑,有时候又会和她吵得不可开交……

孟昭然,孟昭然,原来她的脑子里,从来都只有孟昭然一人而已。

其实她不是故意无视孟昭然,她只是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太羞耻了,她不想让孟昭然讨厌她。

“孟昭然——你出来啊。”

牡蓝蓝捂住了嘴,坚决不让自己哭出来。然而,空气中再没有人会回应她。

孟昭然到底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呢?她竟一点都没察觉到。

没有了孟昭然的生活,牡蓝蓝感到窒息。

两个月后,高考结束了。

妈妈如平常一样打电话过来询问成绩,不过这次却是要牡蓝蓝去美国念大学。

也好,反正她一个人蜗居在沐阳城,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十一月,五日。

牡蓝蓝已经收拾好了行李。

这么久了,仿佛,她从来没有遇见过孟昭然。

牡蓝蓝给沈寅发了条信息,不过,直到飞机还有十分钟启飞,也没有任何回复。其实,自从牡蓝蓝生日那天过后,她和他就疏远了。

只是,真的要离开这座城市吗?

也许,这一次的离开,将是永远的诀别。

牡蓝蓝顺利登机了。

但航班飞行了两三个小时后,突遇雷云天气,于是飞机迫降在京都市。

牡蓝蓝一下飞机,打开手机时,这才发现昨晚忘了充电,只剩下百分之十的电量。

牡蓝蓝翻开行李包,想拿充电器,却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只好放弃。

一阵凉风刮过来,牡蓝蓝在风中凌乱。

“嘶——”

牡蓝蓝倒吸一口凉气,又从行李箱内拿出一件外套,穿在身上御寒。

牡蓝蓝拉上拉链后,习惯性把右手插进衣服口袋里面。

“诶?”

口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硬硬的。

牡蓝蓝皱着眉把不明物体搜了出来,不过却是一团废纸。

牡蓝蓝刚想随手扔进垃圾桶,可是貌似有一股意念阻止了她的举动。她甚至能感应到,如果就此错过,这也许就是一生的遗憾。

总之,她鬼使神差的打开了纸团,一行行流畅俊逸的字体,映入她的瞳孔。

——

“如果你不习惯没有我,那么请来找我吧。我还在那里等你——京都市,山上的一座无名碑。不知道你还记得八年前吗?”

牡蓝蓝已经泪眼模糊,如同干涸的泽地,终究遇到了甘泉。

(8)

朦胧的远山,笼罩着一层轻纱,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牡蓝蓝一直爬了三个小时,才抵达山腰。这时,牡蓝蓝听到背后有脚步声传来……

(9)

“去死!”

“我早就死了好吗?”

“……突然感觉我好吃亏。”

“哪有,哪有,以身相许还不行啊!”

……

“诶,为什么三年前你第一次看见我,要留下我?”

“那你为什么忽然失踪了?”

“因为啊,不吃东西我就会魂飞魄散,所以我只能回到本体里面,躲黑白无常两位大哥。”

……

“孟昭然,你什么时候,带我去地狱玩玩啊?”

“你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啊,嗯哼。”

“噢,这个月你的伙食,我想给隔壁老王家的小狗。”

“牡蓝蓝,你好狠的心啊!!!”

……

“我妈催我找男朋友了,孟昭然,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我要是不喜欢你,就不会不跟神仙姐姐走了。”

“你走下试试。你个风流鬼!”

“我错了,蓝蓝……”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