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皇极梅花】魅力奇门:如何理解“十个奇门九个疯”?

皇极梅花 2018-08-26 12:26:01

讲真话,这些年来我不知道遇到多少次这样的问题,很多易友都曾提出来:老师,中国的预测术那么多,六爻、八字、紫薇、太乙、六壬、梅花和奇门,究竟哪个厉害?
我来打个比方,斧头和棍子谁厉害?斧头劈柴禾砍树木确实方便,但棍子可以挑、可以担、可以撬、可以扫……各有功用。假若两个人在一起,比试武艺高低,巨灵神拿着开山大斧,孙悟空握个棍棍,孰高孰低?再比如说,还是巨灵神操起斧子去砍那个握滚滚的小山妖,谁更厉害?所以讲,斧头也厉害,棍子也厉害,厉害的根本原因不在于工具,而在于使用工具的人。
预测术,也是如此。

我见过玩六壬的,水平稀松,也看过断六爻的,出神入化。所以讲,我们不能片面地强调某种预测术厉害,而是要看研究者的领悟力以及根器的高下。所有的预测术都是工具,唯有使用者才是决定这些工具最后实用价值的重要因素。
我师父杨景磐老爷子曾经在2013年秋天对我讲,当年张志春老师曾在《神奇之门》和《开悟之门》中提出,奇门是高层次预测术,我师父就质疑这个“高层次”的依据何在。对此,张志春老师也无言以对。所以,我们不能对某个预测术轻易地下结论“高层次”或“低层次”,这未免武断。
易学界曾有比喻,说奇门遁甲是方天画戟,梅花是板砖,六爻是双截棍,八字是毒药……说奇门是方天画戟,只要能够举起来,就能把对手砍个七零八落,遗憾的是太重。说梅花是板砖,随处可寻,飞花落叶,皆是利器,杀敌于无形。说六爻是双截棍,耍的好,让对手躺下,但常常会抽到自己。说八字是毒药,是因为毒药能够伤人也能够伤己。原因很简单,八字过于追求死局、定局,希望从一整套的固定模式中寻求普遍的真理,殊不知,这又是跟“变易”相违背的。啥是变易啊?就是时间在变,空间在变,人在变,卦象命局也要变。所以易经讲“不可为典要”,唯有变化才是“易”之魅力。

一、梅花PK奇门
前几天有易友咨询报名“奇门遁甲基础班”,他在电话里问张老师,哪一种预测术的占断速度快?张老师毫不犹豫地解答道:梅花。为什么?梅花的起卦太迅速,可以从被测者的衣服颜色、落座位置、一言一行、一句话、一个笑容等,随时起卦。而这些,尚且是初级阶段,熟练之后,梅花还能直接以象论卦,以卦换象。什么意思?比如说,我看到一个女子的名字中的最后一个字是“慧”字,33岁,未婚。我直断:你谈对象三个,流产不下两次。你第一个对象宽脸、微胖、肤色黄,身高在175厘米左右;你第二个对象,漫长脸,瘦高个,身高在178厘米左右,肤色青白……女子大呼神奇。其实,很简单,“慧”字最下端是“心”,为阴位,为女子,为火。上面有俩“丰”字,藏土木,离火生助土,又得木生助。关键是,形成的格局是“木生火,火生土”,女子爱男人。为什么?横在阳位,为男。有三横,所以,必然谈对象三次。第一个对象,直取“慧”字第一笔横来定位;第二个对象,直取竖来定位。很简单。至于流产,则看“慧”字中间的倒“山”,如刀口,开三叉,在中部,为腹,腹部有刀口。主流产三次,为稳妥起见,直断不下于两次。
2010年,我到内蒙古搞梅花教学。期间当地一八字命理的师父,姓李,得知后直接电话我:“你姓陈?我没有听过你。你到关外来,居然我不知道……”他的意思很明显,我到他的地盘上开班收徒,肯定要过他这一关。我就邀请他前往饭店,一起午餐。他当即答应。他的水平的确不错,否则不会应约前往。我也知道,他到场后,难免现场切磋。

那天中午吃饭,有巴彦诺尔市的秘书长夫妻,还有一些政要名流,一桌子十七八个人。等到李先生到达之后,三两杯酒后,他提议,我们现场占断一二。随后,同桌人很捧场,按照他要求报出生时间,他拿出来纸笔来验算。我呢?我一抬眼,看到我对面的一男子,头上巽宫有个开关,头顶上有一盏灯泡不亮了。我说,你在2001年工作变动,2002年家中老的去世。他说对。紧接着,我又看到他背后有个柜子,在艮宫,我说,你去年投资买卖做第二产业,但目前盈利不大。男子说对……就这样,我一圈扫荡腿,打下去,三下五除二,一桌子人断的差不多完毕。我还记得,当我断到那位秘书长爱人的时候,我说,前年你的腿跌伤了,很严重,应该是在左脚踝……秘书长夫人惊呼“对”,捋起左裤腿,让大家看她跌断的脚踝部位。
而那位李先生,八字的大运流年还没有排列好。吃饭中途,他就离席而去。我讲课结束后,李先生还专门宴请我,并诚恳的讲,我现在才知道,高手在关内啊。
这个实例,当场有很多三位学员亲见,容不得我瞎忽悠。其实,很多对我了解我易友,也知道,陈老师占断这样的类似信息,易于反掌。
八字排局稍微慢,奇门也是一样。抛开软件排盘不说,单就手工排盘而论,梅花要比奇门快速的多。

那么,奇门的优势呢?很简单,梅花只有六个卦,难以对应八宫、八方。奇门有八宫,对应地;有九星,涵盖天。从信息的全面性来讲,奇门确实要占据优势。笔者也曾在2011年到2013年之间,尝试让梅花的六卦分八方,占八宫,虽有心得,但不够完善。所以一直没有公开此法。
 
二、神奇之门
张志春老师有两本很有名的书,是写奇门的。一本是《神奇之门》,还有一本是《开悟之门》。这是改革开放后关于奇门遁甲系统阐述最早的书作,影响力也很大。在书中,张志春老师用大量的实例来阐明奇门遁甲的神奇。其实,对于奇门遁甲,我有自己的理解。
首先,它仅仅是一门预测术,只不过,体系很恢弘,很完善。原因是,源远流长的历史和林林总总的研究书作以及蔚然大观的理论体系。虽然现在考证,奇门遁甲滥觞于魏晋南北朝时期,并非《烟波钓叟赋》所云的原创者轩辕黄帝。但是,奇门的历史也足够久远。任何一门学问,都如同一块玉石,经过时间的打磨后,会越发的璀璨。尤其是到了清代,很多落魄文士,因担忧于“文字狱”而闭门苦读,因养家糊口而街头卖卜。这期间,中国的很多预测术,都得到了长足发展。尤其是值得一提的是,奇门遁甲经过龙伏山人的规整和完善,呈现出来的“鸣法”体系,更为引人注目。近年来,“鸣法”面世,也必然为奇门的研究提供了更为丰厚的参考资料。
其次,表格化地表述,时空完美结合,体例更为科学。奇门遁甲的“天地人神”四大盘,神盘概括宇宙的神秘力量,地盘表达空间,天盘演绎天时,人盘阐述人事。真可谓面面俱到,疏而不漏。所以,这门体系,自然而然地具有了它独特性的一面。
再次,符号化映射的哲学思考,天人合一。奇门把天道的周流六虚、地道的循规蹈矩、人道的盛衰兴亡和神道的阳顺阴逆,笼统地归纳于“阳遁九局”和“阴遁九局”中,结合时空,有一千零八十种变化。这是把人放在特定的时空(格局)中进行思考的一种方式,这也是把人放在宇宙的大框下进行探寻生命意义的追求。
 

三、十个奇门九个疯
早年间,我在河北井陉县定居,曾听一政界的朋友提及,他的老家河北邢台有很多研究奇门,最后疯掉的。为此,他还专门举了个例子,离他家不远有个年轻人,拜师学奇门,后来居然着了魔,疯掉了……讲真话,我当时半信半疑。
就在2014年夏天,那段时间里,我基本上夜夜都在研读奇门。有一天晚上,快接近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我感觉到犯困了,就准备合卷起身去睡觉。一抬头,就在我的桌子对面,站着一长须老者,灰白袍子。我暗吃一惊,随机镇定。我说:“您来了?我不陪了,要睡了……”次日晚上依然研读奇门,猛然发现俩小童子,就站在我的书桌旁,这俩小童子,穿着老式的衣服,灰蓝色。看样子就像是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那个阶段的服装。我已经不在吃惊了,淡然一笑:“你们玩,我要看书。”后来我还对老婆讲了这个事情,她半信半疑。我也就此不在提及。
真的,这样的事情,讲出来就是让人匪夷所思。
后来我也想明白了,“凡所有相,尽皆虚幻”,我所看到的老者和小童子,要么是幻想,要么是臆想,姑且不论。兴许是因为自己困倦后所产生的幻觉吧。但是,即便是幻觉,我心不动,不随境转。啥事情都没有。这也让我明白了,学习奇门或者其它预测术,要是遇到类似的幻想,一定要沉着冷静,不必惊慌,也不必沾沾自喜,随缘不变,才是最好的心态。否则,真的容易疯掉。
这种“疯掉”,不排除是惊吓所致。或许,这正映证了“十个奇门九个疯”的说法吧。
那么,若遇到这种类似的情况,好心态是什么样的呢?坦然面对之。这个还真的需要心理素质好。我得益于2009年夏秋的那段时间里,对自己心智的打磨。那时候,我独身,深夜睡不着觉,就跑到离家四百米处的一处乱葬岗,静坐坟地中间“接阴气”。为啥?单身老男人,阳气太盛了,吸收点阴气,才能阴阳平衡。那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有阴雨天,我也独坐在众多坟墓中间,也不知道啥叫着害怕……就是后来,我和老婆在一起,依然乐此不疲地于晚间,前往那片墓地。后来被老婆制止了。那段时间给我的收获是,心理素质好。我不再畏惧所谓的鬼神。
所以,我后来就有了凌晨两点到六安市大官山陵园选坟地的做法;还有了深夜十二点到荒郊野外去祭拜鬼神的行为……一切都是那么的淡然、淡定,无所谓。

心静了,心定了,“十个奇门九个疯”,你就不会成为那九个疯子中的之一,相反,你还会成为“只有一个见神通”的唯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