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季惟斋诗选(二)破伞闲行无所住,漫天风雨不沾身.

無懷氏梅花堂 2018-02-13 04:54:06



夫詩心者,

不必晉,不必唐,不必宋。

亦是晉,亦是唐,亦是宋。




無懷氏詩集 




贰拾陆



華山詩次昌黎南山韻


幼讀穆王傳。荒極天難囿。四隩既宅綏。神冥安窮究。赤驥聊純飛。道性恐天授。齠齓慕仙昇。梵網焉可漏。南山經之首。空齋惟瞻覯。略破茫昧知。五嶽名爭凑。壁懸太華圖。峻整若神繡。孤峯摩穹窿。鬱翳冰崖透。臥游傚磐礴。岩岩意已茂。形寄茅屋間。偶爾藐青岫。未作轅下駒。弱冠遠騫就。燕京小林壑。殊類槍雀噣。拂袖去蜀山。深韜有神秀。取徑入古雍。起興若醇酎。一日西嶽至。巨石坤載覆。卓犖莫窮極。威靈先天構。鐵乘過隙間。遙想意已瘦。生計未裕綽。羈旅隘宇宙。慳蹇屬時運。復樸祛琢鏤。遷徙若無悔。寄廬本廣袤。築室明聖湖。常覘北游候。去年上岱宗。渾噩無副簉。登封喜涕泗。吉日真維戊。嶽巔拜宣聖。體大豁洞竇。觱沸涌泉澗。經峪思枕漱。歸來意差足。有物猶騰糅。向平五嶽始。東魯其一晝。明歲蹈華山。河渭視半漚。宿志若潜龍。運至如飛狖。柔兆次閹茂。遠志應不仆。越絕翠巖遙。徽豫地非陋。宣城念謝公。南陽物阜富。秦川緜瓜瓞。翥舞何屑走。舞盡見長安。吾心入在宥。嬴秦土塚爾。漢武志難售。登原望昭陵。精爽永護祐。王氣固已竭。殷墟豈病詬。城闕如龍骨。苔滑若井甃。鼓樓氣鬱然。都市直怐愗。世無李杜者。何能論其舊。俗崇色香觸。唐風不可又。關中儒者誰。空餘鎮墓嘼。嗚呼槖籥間。西山惟盜寇。其已入心髓。卑世將孰救。徘徊興善寺。大雄悲哺鷇。京華火宅窟。野棲雲門奏。自玆朝絕巘。抽簪形跡貿。孫登居懸巌。許椽容邂逅。玄奧非杜撰。神明流體脰。車駕行百里。巨靈覩昏瞀。翳皇極殆此。峻聳雲水溜。吾身類糠粃。諸峯周往復。稅驂一宿覺。石崖踔左右。玉泉道容嚴。碑斫挺甲胄。入谷寖幽闃。蒼昊無聲臭。湱湱巨壑下。礴礴狀難副。寂岑王猛臺。莽榛穴鼯鼬。疇昔儁瓌姿。捫蝨眉未皺。猶言晉正朔。羌虜宜苦鬬。戡亂出隱居。時哉翔雉雊。遺名垂玆石。瞻者自輻輳。又行張超霧。側崖排闥驟。希夷羽化地。渾冥若霛佑。蒼鬱流青霞。奇峰類針灸。摶祖羲皇人。英氣如周籀。或謾其虛無。文賢豈率逗。拾階罔窮時。雲梯若畲耨。赤身千尺曈。餘勇焉能購。豁然臨北峰。羣小容侸譳。再仰愕三巔。此峰又稚幼。閶闔自玆開。鴻蒙豈誕謬。不意喧市塵。遊人聚飣餖。纜引易飛升。鐵箱若懸柩。太息桔槹者。機心乖俎豆。世間未湛明。蹠輩猶率獸。械事侵夐境。昏淺棄靈鷲。搦嶺人如蟻。無畏儇前後。反嘲昌黎子。投書滯去留。踵步金鎖関。獨行神將媾。寥泬彌太虛。忽睹天帝袖。蓮峰拔千仞。聖極宜僲狩。萬松搖霄漢。絕頂自昂首。日入虞淵隱。罡風氣蒸餾。棲遲有衡門。神變吾心收。岩下雲濤捲。陰陽各張彀。渾渾無所逃。焄焄爎柴槱。大荒沖淵者。冥色重有繇。天地分又闔。施誥有風姤。寄臥翠雲宮。披衣寒夜遘。羽士亦齋閉。燦爛惟星宿。翌日水氣翻。驚雷破蓬厩。楓徑陟南顛。石體鑿璜琇。龍潭浮玄鐵。瓊臺傾雨霤。曲至避詔崖。廉隅多狂狃。枯樹虬龍騰。吾儕敢不懋。東峯堆崚嶒。林嵐逼竅腠。霆發懼遠邇。生民溥澤侑。大滌始求去。灑落無孔疚。玉女暫辟地。蕭然聞經呪。解衣本天德。錫予非他僦。略憾精嚴意。未可永親齅。志此微惘然。時以黃釀酭。





贰拾柒




嵩嶽寺塔


暮躋太室山。神物何精爽。

昂藏元魏風。孤卓河雒響。

我來謁嶽神。汝其黃鶴氅。

法身若朝暾。廢寺餘林莽。

踟躕亦無悲。吾懷本擊壤。



▲ 圖片來自網絡






贰拾捌



冬日攜明道精舍諸生登靈隱北高峰翌日有作


昨日高巖上。雲嵐流太虛。

清虯隱古樹。寒水飛精廬。

深徑合韜晦。絕巔惟欷歔。

心騰若鴻翼。神凝懷歸墟。

吾謂萬種異。俱為一體初。

危閣驚聖境。霜鐘振寰區。

憩止松臺冷。拜石佛火疏。

氛霧開峯嶺。潭壑印清舒。

山楹僧遯去。玄泉脈已淤。

骨涼宜歸藏。竹翠信吹噓。

取道法雲谷。棲遲天竺居。

已受高寒意。再請耆闍書。

道別蒼茫地。一日盡散樗。


 ▲ 作者攝於西湖





贰拾玖



遊三祖寺懷山谷道人


灊山何岧嶢,早成僲佛窟。

昔人求道心,取髓直敲骨。

得法斷臂授,解縛司馬謁。

雲瀑泄石峯,孤松掛明月。

密契將顯傳,曹溪化溟渤。

祖庭有靈聚,參腳無休歇。

雙井出異材,丹心朝帝闕。

超異非塵根,羈縻傷俊鶻。

脫駕皖公山,興意忽飈發。

自號同山谷,詩筆驚楚越。

臥掬山泉鳴,冥息蔥嶺凸。

晚歲謫夔峽,頓悟任華髮。

逸格草法新,江西宗派勃。

夢魂歸玆崖,此懷難消沒。

至道本無難,唯嫌多擇掘。

逍遙自真修,順逆皆不悖。

昔年午夢翻,枯萁嬴馬齕。

今日根境澄,泯然如木訥。

吾好瘞鶴銘,此老乃寶筏。

弱冠學哦詩,辭調涪翁核。

咨嗟罕遺跡,慳緣拜餘碣。

偶侍長者轍,竟隨蘇黃韤。

捫崖混古今,偃歌振林樾。

祖師氣凜凜,觱泉聲汨汨。

碧山蘄長久,滄浪無窮竭。

後世逸興者,登臨詎奄忽。





叁拾



遊宣城敬亭山雙塔寺

此地乃石濤舊隱之地也


噫寂寥乎小謝之樓臺。盡多是廛肆之塵埃。徑行敬亭山下去。覓我霜清月霽好樗材。不期廢寺雙塔屹。人道當日黃檗開。又有狂僧大滌子。居玆十載沒蒿萊。黃檗雷音吼萬里。振肝顛肺人偃哉。且悲狂僧子。只可於筆墨聼霆雷。雙情俱下信機至。斬茅窺籬侵莓苔。叢木棼鬱幾難辨。鷄犬相聞空徘徊。荒庭浮屠殊秀峭。寒瘦猶似華光梅。森然已是千歲身。魯殿靈光自此囘。偶逢老翁結廬住。自言厭世乃歸來。蒔花弄禽野屋下。杖藜好看碧藍堆。萊妻適從荆棘出。贈我一枝桂萼若瓊瑰。雖不遇禪林古尊宿。亦難覯清湘真畫才。得此一枝木樨韻。浩然無復有心灰。供之塔下瓣香意。入山再覓詩仙杯。







叁拾壹



靈隱濟公殿壁畫歌


濟顛本骯髒一丈夫也。自入天竺變瘋漢。狂醉整日形猥瑣。世人笑怪俗眼憚。斥黜山門浮秋水。轉寄淨慈弄筆翰。偶戲神通駭塵寰。反常合道多仰嘆。先已有布袋邋遢大腹僧。國清寒拾二子事廚爨。今又有顛僧狼藉六十年。吾浙合一瘋人院。飛雲去萬古。空吟白石爛。化去八百載。重塑濟公殿。噫。壁畫豈俗手所堪哉。要非狂癡詎能演其幻。忽得林泉子。要非斯人歟孰能斷。大腹畫史杭郡生。磐礡解衣羅漢形。自言本是禪家種。此世用筆不誦經。曾赤裸裸奔于雪山上。狂態亦堪俗人驚。恣意林壑喜賓客。每自矜誇通神明。玆體亦難也。壁畫之道早闕殘。長安灰燼敦煌廢。思之淒惶淚潸潸。自此徘徊古寺裏。三年鐘磬梵閣寒。劌肝剔腎打稿罷。生徒踟躕手僵酸。若炙背。畫水茫茫幾難還。老茶啜後方解熱。凶江觀罷始安瀾。繪事玄微若如此。仿佛齊諧怪語間。囚徒生涯今乃脫。釋然深竹一枝閑。昧庵道人性冷峭。昔哂林侯不自料。今觀畫卷甚愕然。古意高張吞九曜。神光斑斕玉宇飛。伽蘭森蒨白虎嘯。位置經營豁靈襟。用筆骨法尤幽妙。善哉。此箇顛僧豈等閒。此法自證莫可教。嘻謔怒駡古滑稽傳早有爾。變本加厲者最數此漢之腔調。道人嚴冷人多畏。林侯乃不負其肝膽照。但蘄他日又精進。道玄把臂同歌笑。



 ▲ 图片来自网络





叁拾贰



夜夢同太炎先生謁寺獨吹龍笛



蕭臺僧掃葉。濠水日將陰。

隻笛吹何處。鴻蒙有苦吟。






叁拾叁


宋大雍道兄惠貺宋歙紅箕形石硯以詩報之


溷跡笑塵紅。惺惺杲日東。

殊多劍俠傳。豈廢嶧山桐。

博物銷風露。冷攤隨鶴蟲。

奇篇迥出世。卓矣入秋鴻。







叁拾肆



自報國寺徒步一日半至峨嵋金頂

中途夜棲萬年蘭若


淩虛萬仞頂。百里望迢迢。

泉髓活森翠。巖桑老碧霄。

霜猨時下界。龍瀑每扶橋。

白水寺中睡。雲中佛火燒。


華嚴頂上去。松徑落寒星。

石殿常眠霧。冷僧獨誦經。

天風真俊逸。山骨入空冥。

曝背有行者。談玄倚破亭。





叁拾伍



訪崛圍山多福寺紅葉洞乃大儒傅青主先生舊隱之所


崛圍磊落地。雄大若獅蹲。

俯慟蒼生界。形藏靈鷲門。

丹楓入膽肺。小洞寄精元。

常見野人過。持香拜義魂。


祠廟今安在。叢林何鬱深。

捫松搜野徑。揀棘繞岩陰。

豁眼蒼龍峙。森眉大陸沉。

誠然具感應。知我杜鵑心。


浪跡明遺老。曾寄此廬居。

絕學卜醫用。殘生社稷墟。

殷頑无咎路。宋匠奈何樗。

霜氣不能犯。孤高有草書。


清嘯山顛上。紅塵若太淵。

罡風吹老樹。古刹宜高賢。

曝背豈虛妄。屠龍竟可憐。

呼雲來共坐。說劍飲甘泉。


 ▲ 作者攝於西湖






叁拾陆



祖塋新遷郭力壠清明返鄉拜祭遂爽前約追和蒓鱸兄謁陳散原墓詩


鸞棲鳳德俱無聞。茶樹空圍父子墳。

腐鼠方滋多攫爪。明堂劇痛立昏曛。

憐才何異春江水。望氣猶同曙色分。

世代賢良今可在。長安蔽日滿浮雲。







叁拾柒



讀鹿樵紀聞


繙經俱累帝王塵。畫地迷陽惑絕麟。

海外仙槎多慰志。夏中鐵血每嶙峋。

鹿樵原本三田計。劍吷從來萬古春。

莫問糠虀陶鑄事。九衢野馬作堯臣。







叁拾捌



閒居


穀城黃石誰與歸。留滯周南星漢稀。

已倦梧枝腐鼠地。長吟薜荔紉蘭衣。

揮戈晚日屬疇幻。斷水銷憂最意違。

露鶴重來人獨立。赤松清嘯入寒扉。


崎立湖山倒景單。雪痕石氣蟻巢團。

水邊枯冢鶴梅少。地底森松寢廟寒。

天壤持身應共弊。吾儒袖手忍加餐。

方割陵阜禹安在。星轉春來每度看。


精廬白日天風垂。箕踞高臺萬事卑。

鸞不綱羅寒吹外。人方象罔壤歌時。

棲枝磻鬱石龕暗。藏壑虛空聖主遺。

把臂誅茅扁舟客。八荒何必買山資。


十年市隱穩黿鼉。雪浪關津事未多。

長羡宜僚丸弄術。又從段木閭門過。

氣清曙海連齋閉。龍怒仙山入唱哦。

白帝朱宣星貫月。前賢驥尾附如何。



 ▲ 攝於日本






叁拾玖



大雪明孝陵


鍾山之陽。獨龍之鬱。

醉卧山河。空明無物。

雪懷一箇。不伸不屈。

若問孰來。梅花高屹。







肆拾




初雪即興


積雪在空山。心同太虚裏。

天籁皆清穆。枝折無嗔喜。

冰雪窖中卧。松風自忘己。

葛嶺横煙波。直是蓬莱水。 

雲中隱约者。仿佛遺隻履。

始信大痴翁。曾隱南山趾。

萬竿盡降伏。丹樹恣红紫。

山靈沐浴罷。朝暾增華綺。

振鵲響古柯。溶液灌頬齒。

含哺且鼓腹。小遊任性耳。

下山亦未恋。将飲列仙髓。


  ▲ 作者攝於西湖






肆拾壹



烏由寺有唐烏由銅像烏由亦譯面然大士以憤怒相度人乃密宗瑜伽部一主尊也


蔬齋探壑罷。祕殿鑰烏由。

偶得小僧入。真因鬼相愁。

開元三大士。咸海四神洲。

不負古人者。心懷第一流。






肆拾贰



拜謁嘉州大佛


威目不能測。垂天極有靈。

煙波真幻化。嶽瀆若流星。

深座三崖穩。神螺一頂青。

拈香莫肯去。祇以本心醒。



▲ 圖片來自網絡






肆拾叁



曲阜雜詩八首


其一

巖巖落木如鐘虡。曙色停驂棖望悲。

平野蒼流危坐裏。夷陵白日獨登遲。

霜鴻自負嶧陽外。擊磬安尋河海卑。

換世村墟樵爨在。炊煙遺老馬騾疲。

其二

闕下西風繞紫垣。躊躕柏影入黃昏。

殿陰苔色孤照退。廟寢凝光萬木喧。

鄹邑何期作帝宅。魯王焉得比麟尊。

接輿自管狂歌老。洙泗滄溟萬世翻。

其三

蔚起星門鄰帝闕。緩開清廟動河聲。

明禋帶砥一天下。寤寐宮墻萬象撐。

關塞魂須歸魯壁。尼山聖在睥秦城。

拭衣翼翼盤桓處。故國卿雲爛縵生。

其四

柏陰笙袂也夔官。聖日翩翩萬域看。

羯鼓鏗鎗怨制氏。漢儀零落黜師丹。

塵埃神道翠華綺。禾黍秋風白露殘。

莫問荒荒甲子嵗。嚴城孤旅夢邯鄲。

其五

笏劍衣冠拜石臣。隴堆柏穴車轔轔。

池墟望氣惟蕭索。林澤噓風多沸脣。

聖地曾成汲郡塚。國人自賤楊璉身。

方今廬墓何賢在。神道囂浮貨殖新。

其六

寂照三秋鐘鼓寥。欞星門內碧雲霄。

帝庭上下朱門閉。石笏森羅玉樹凋。

相宅誰堪營雒汭。典書莫若述鴟鴞。

清吟恂慄拜吾祖。白日松風若大招。

其七

忍看鄒嶧化崐岡。北陛靈文出大荒。

爛報陽秋同介甫。藏山石語類襄陽。

華嚴一夢神光亙。禮器八皇聖意昌。

數室寒芒如宿列。我身何處漫褰裳。

其八

閶闔風煙朔氣蒸。裹糧壯嵗接崚嶒。

也從禹穴闚齊嶧。每向龍驂嗟鳳陵。

羈旅清寒託寤夢。圍城蕭瑟繞觚稜。

鋏歌有待河清頌。北望逶迤八駿騰。








肆拾肆



閒居絕句


我言儒術亦清虛。早會南陽種樹書。

容膝齋如避詔穴。罡風浩氣好吹噓。


竺巌已慣聽松氣。偶覷江潮浮淺舟。

不若關門無事住。解衣磐礴已深秋。


天淨琉璃水練明。西風高柳氣尤清。

五臺山裏最涼意。渾入吾家不覺聲。


白日芒寒鵲振枝。高梧昨夜月星垂。

此中真意不須說。衹有詩人劍客知。


智者堂前古柏風。去年盤坐若霜鐘。

僧房微雨讀郊島。萬壑秋聲一臥中。


喫茶渾似學爲人。茶熟還如丹藥真。

圓悟四言我拾取。女兒已獨愛宗純。


拙荆原不似萊妻。靈竅為開萬類低。

書學尤尊瘞鶴石。俗情未肯一同棲。


梅花去歲抱盆回。花落香消兩俱哀。

巌穴高僧詩百詠。緣何我不吊寒灰。


學道應如獅搏兔。閒居方似水朝宗。

日來無事聼花落。翠柳滄江又漸濃。


漁隱生涯舊世身。西溪初到可迷津。

長思一日最佳處。蘆雪蒹葭說宋人。


茂林遠岫氣混元。神物何能思議翻。

豈料黃昏臨野渡。相呈覿面盡無言。


出門背負無形劒。林壑消搖未試腥。

偶入喧喧人境裏。邪魔辨取作支硎。


舊有龍居黃鶴龕。劫灰掃盡築新庵。

跛僧拂拭寒煙處。佛殿和南帶淚參。


張圖四壁學宗炳。草字一房類旭顛。

村野芭蕉常易折。山童好事作雲煙。


石函大日藏林壑。葛嶺梵光映水天。

六一泉亭舊蜀客。應生湖底作龍眠。


魚藻軒前客跡多。昆明湖外舊山河。

本來湘纍不須吊。嵗嵗秋風若九歌。


博山光影若無涯。獨記湖東耶律祠。

當日不知元宰相。竟然血嗣萬松師。


襆被京華蕭散客。寒林月照水晶宮。

一園秋氣渾如夢。入髓如今尚未窮。


金頂冰清騎象到。青城笛落座霞囬。

欲知巢穴在何處。可逐浣花溪水來。


豁落曾經作蜀人。青蓮玉局每相親。

移身大壑喬松裏。偶覺清音似獲麟。


黃葉空飛葛嶺枯。山巖犖確小浮屠。

秋溪白石喫不得。且煮清湯茶樹菇。


風雨盤身寂照閣。蒼雲橫渡南屏山。

方今避計全豁落。為有湛翁在此間。


風篁嶺上坐風篁。三笑橋頭話夕陽。

咫尺紅塵禪定處。如昇兜率九天長。


經橫頤解學匡衡。自傚行藏魯二生。

已悼蒼天鬱滯久。聊開萬木草堂清。


   ▲ 作者攝於西湖



    


< 第二册完 >






长按,关注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