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专栏 寒山墨客 • 挐乱自怀清

画楼溪畔 2018-09-13 14:16:53




【个人简介】
山墨客,又名卷帘听雨,号挐云子,江苏南通人。好诗词,以性情为宗;好读书,不求甚解。多首作品见收于《天河》、《中华女子诗词》、《漱玉》等刊物。人生格言有:挐乱自怀清,闲将明月敲棋子;云为常有度,不作春风逐柳花。


【醉花陰】

壹霎催花寒食雨,雨打春歸去。
春去小樓西,作別那人,人倚窗紗處。

願它少識相思路,約個香魂護。
明歲再來時,休嫁東風,風誤多情語。


【臨江仙】

何處西風吹似雪,重重愁絮纏綿。
飄零水陌漫和煙。
荻飛秋雨後,人立落花前。
老盡韶華嗟壹夢,空空吟斷三千。
羅裙不耐淺寒天。
明朝征雁去,可有故人還。

寥落心情常病酒,秋來事事非非。
賞花賞月兩淒迷。
聽窗朝暮雨,畫我短長眉。
料想人在斜陽處,欄桿依遍癡癡。
斷鴻聲裏問歸時。
金風吹瘦影,白露濕青衣。

涼氣侵窗驚露重,窗前壹架藤蘿。
枯條恁比嫩條多。
帶風篩瘦影,藉月裊婆娑。
拼盡楚腰賒壹夢,韶華長在行麽?
芳心夜夜幾消磨。
將愁常不解,積恨總蹉跎。

何處蘆茄吹瑟瑟,聽來翠袖龍鐘。
心情欲語夢無蹤。
四橋煙雨事,吹入荻花中。
錦樣韶光真草草,浮生長恨飄蓬。
天涯零落各西東。
暮沈征雁斷,月近露華濃。





心期結在蘆花外,經年況味壺中。
黃昏拼卻立西風。
遠山連野碧,近水落暉紅。
幾處寒鴉驚夢破,壹簾雲影重重。
初斜眉月小樓空。
畫眉人影瘦,羈旅客愁濃。

雨歇臯城風乍起,懨懨桂魄初斜。
閑庭樹老棲寒鴉。
月清浮白草,窗寂看黃花。
舊時記憶三秋葉,吹成千萬塵沙。
多情何必枉嗟呀。
孤雲從此寄,約鷺向天涯。

幾片芙蓉才著雨,尋來別樣清幽。
俚歌小曲出蓮舟。
淺灘雙棲鳥,夕照壹湖秋。
摘得遺簪斜入鬢,同他占個風流。
怕人相看掩還羞。
歸來天欲晚,月上小簾鉤。

散盡繁華風壹剪,窗前小院幽幽。
新涼漸透雨初收。
落楓紅葉地,飄荻白沙洲。
舊遊時節人何在,前塵回顧休休。
人生別易聚難求。
壹朝南北客,兩處草花愁。




昔時秋節瓜州渡,斜斜兩岸垂楊。
芰荷映日泛紅光。
賞花人淡淡,落照水滄滄。
今時秋節西司馬,蕭蕭壹樹殘陽。
菇蘆飛雪草披霜。
浮差風脈脈,橫笛鬢蒼蒼。
註:西司馬。司馬港,名為港,實為河名,分東、西司馬,位於江蘇如臯境內,連通通楊運河及焦港通江運河,最終通過如泰河於如東境內流入南黃海。得名於三國東吳名將呂岱(如臯林梓人,古時隸屬海陵,官至大司馬)。


【長亭怨慢】

漸催盡、枝頭春色。壹霎疏雨,墮朱成碧。
幾處風來,落紅強起更蕭瑟。惜花人老,誰得似、庭前柏。柏若有情時,能占幾、青青時日?

屏側。又鶯聲兩兩,乍起連霄叢笛。淒淒曲調,漫聽得、清淚沾臆。怕看去、綿絮紛紛,枉飛逐、匆匆行客。也休嘆楊花,鬢比那楊花白。


【聲聲慢】

簪青秾杏,戴粉幺桃,十分點綴陽春。
屋外河塘三畝,瀲瀲波痕。
屋前東風壹翦,乍吹來、綿絮紛紛。
漫記得、燕聲鶯歌裏,緩步香塵。

廿四橋邊芍藥,見行客、殷殷開到黃昏。
古渡瓜州紅蓼,送斷腸人。
揚子津區瘦柳,折懷中、別後溫存。
暗嗟嘆、夢沈書還遠,旅雁孤雲。


【齊天樂】

別時尤覺韶光賤,春容合煙淪暮。
瘦損垂條,綿延蔓草,偏是蕭蕭南浦。
多情軟絮,正飛北飄南,欲離還聚。
執手依依,忍心相視竟無語。

斜陽誰遣落下,斷雲從此去,心比蓮苦。
觸眼孤帆,連天岸腳,都在浮萍破處。
涼宵幾度?待夢裏重逢,鏡前相顧。
欲說新愁,更添千萬緒。



【五彩結同心 • 桃花】

拥堆酥玉,错弄彤霞,追根世外仙葩。
非雪还非雾,闲莺燕、时傍软语清佳。
熏风陪笑云烘影,东家闹、又闹西家。
偏亲得、陶潜一枕,几番梦里浮槎。

也休说红颜好,倩疏疏宿雨,草草春华。
春去应无路,销魂地、和泪悄落些些。
未知明日红颜老,尚能有、多少嗟呀。
不若那、茵茵芳草,得春顾爱天涯。


【玉女摇仙佩】

熏风跌翠,短雨催红,乍暖还寒天气。
杏靥铺酥,桃云堕粉,落个在枝余几。
一霎春残矣。怕东君失措,胭脂和泪。
细思来、韶华肃肃,都是匆匆过客而已。
何需太多情,计较春花,焉能折未?

须信今朝俏卉,十载看来,又会新新滋味。
也莫说花,人如花色,得占些时娇媚?
忍把光阴弃。弃尤苦、不弃尤遭萦累。
叹此际、恹恹柳絮,白头飘去,空余深意。
风吹至。杨花瑟瑟低还起。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画楼溪畔

画楼溪畔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