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陛下,娘娘不承.欢(凤景轩 沐婉凝)

玲珑书苑小说影视资源分享 2018-10-10 17:51:23

新婚之日,身为她夫君的他带兵灭了她的国家,囚了她的父皇母后,为了逼她交出虎符,他穷尽一切手段凌辱她。爱他十年,护他十年,可她的爱、她的护,全变成他恨她的理由。国灭家亡,她罪孽深重,只一心求死为国请罪。可当她真的“死”了,为什么他又捧着他夺来的江山缠着娶她为后?


第一章 新婚之日,国灭家亡
    “不!你不能这么对待我的父皇母后!凤景轩,求求你,我求求你了!”沐婉凝穿着象征一国公主的华贵婚服,倒在同样一身婚服的凤景轩脚下,她纤细白皙的手死死抓着他的腿,面上痛苦不已,精致的妆容早就被哭花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在她满心期待的嫁娶之日上,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竟然举兵灭了她的国家,擒了她的父皇母后,而此刻,他正要对她的父母行刑。

    弯下腰来,捏住沐婉凝的下巴,凤景轩勾唇冷笑,“求我?沐婉凝,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你不是一直都对我呼来喝去,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么?怎么?今天你也会用求这个字?”

    凤国不过是小国,他凤景轩,也只不过是凤国最不受疼爱的皇子,所以由他被送进魏国来当质子。

    潜伏于魏国十年,他受尽魏国权贵的白眼和欺辱,只为了今天一雪耻辱。

    而在他眼里,最让他觉得不堪和耻辱的,就是面前这个跪倒在他身前求他的霓凰公主沐婉凝!

    “为了看天山的雪莲花开,你不顾我重病在身逼我去给你摘雪莲;一时兴起想吃桃山顶的桃花酿,你让我在桃山整整种了一年的桃树;听说西海的夜明珠最大最美,你更是把我扔下海里为你寻找海蚌。沐婉凝,你知道这十年来盛京的人都怎么评价我凤景轩的吗?他们都说我是你养在脚边的一条狗!呵呵!狗是么?我今天就要让整个盛京的人都看看,到底我凤景轩是狗,还是你们沐家皇族是狗!”

    话落,狠狠松开沐婉凝,凤景轩抬起手,示意台上的刽子手行刑。

    “不!你不能这么做!他们是我唯一的亲人,你不能这么对他们!”回头看着被锁着狗链的父皇和母后,沐婉凝后悔不已。

    她万万没想到,她昔日对他的保护,竟然全都变成他今天恨她的理由。

    凤景轩不知道,她之所以说想看天山的雪莲,想吃桃山的桃花酿,想要西海的夜明珠,都是为了支开他,保护他。

    可现在,她知道说什么都晚了,解释得再多,也会被当做是为了求生编造的狡辩。

    她除了卑微的祈求他,什么都做不了。

    “想救他们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你能够交出虎符。”居高临下欣赏着她的痛苦,凤景轩弯腰一把将她拽到自己身边,大手揽住她的腰,凑头到她脸旁,“如果你愿意将虎符交出来,也许,我不仅能放了你父皇母后,甚至,我还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将你变成我的女人!”

    就像整个盛京都知道他凤景轩是她沐婉凝身边一条狗一样,整个盛京的人同时也都知道,魏国公主沐婉凝痴迷凤景轩若狂。

    但凡有女人多看了凤景轩一眼,就会被沐婉凝抓到府衙受刑。

    而今天这场婚礼,也是沐婉凝不顾魏国上下反对、拒绝了北方强国的联姻,强行跟他成亲而得来。

    “凤景轩,在你的眼里,我沐婉凝就是这么一个不堪而可恶的人是吗?”将他眸中的鄙夷不屑看得清清楚楚,沐婉凝只觉得左边胸口像被什么挖了一样,她很痛,很痛,她不顾整个魏国的反对嫁给他,最后却害得魏国国灭,她是魏国的罪人,她活该被如此对待。

    心中有了决定,沐婉凝抬眸对上他,“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放了我父皇母后,我就交出虎符,但是,我必须要你保证他们安全离开魏国之后才能把虎符给你!”

    很满意她的回答,凤景轩侧头对上身旁的副将,示意他放人。

第二章 为救亲人,跃下城墙
    站在城墙上,看着父皇母后的马车渐渐出了城门,沐婉凝眸中悲凉。

    “你父皇母后身边有他们最衷心的将军护送,这一下,你应该能把虎符交出来了吧?”一把掐住她的腰,将她的脸扳正对上自己,凤景轩眸中盛满邪肆冷气。

    他今天控制了整个盛京,其余大军也正在渐渐攻破盛京周围的城池,如果一切按照他的计划来,不出三个月,整个魏国,就只剩下接近西垂的边疆十城还姓魏。

    所以,只要他拿到边疆十城的虎符,那三个月后,整个魏国,便彻底落入他凤景轩之手。

    “凤景轩,如果有朝一日,你知道你恨错了我,你会不会后悔今天?”一切就快结束,就让她最后爱他一次,捧起凤景轩的脸,沐婉凝目光空洞,唇角,挂着浅浅笑意。

    这个男人,她爱了十年,也护了十年,可她十年的付出,十年的爱护,并没有换来他的真心。

    眸子错愕,凤景轩不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可等不及他深思,他只看到沐婉凝一身耀眼的正红喜服宛如扬空的蝴蝶,跃下了城墙,朝地面蹁跹而去。

    伸手过去,他想抓住她,却只抓到她的一片衣角滑出他手心。

    就在他准备跃下城墙抓她的时候,只见从地面腾空跃起一个白衣男子,然后,沐婉凝落入他的怀里。

    “君墨尘!”见沐婉凝被救下来,凤景轩狠狠松了一口气,可当看到救她的人是君墨尘之后,他又狠狠揣紧了拳头。

    掌心撑到城墙,凤景轩一跃而下,脚尖着地,他横出一手拦住准备离开的他们,“想从我凤景轩手中带走人,你君墨尘凭的是什么?”

    君墨尘,魏国第一豪门君家的嫡子,跟沐婉凝青梅竹马,这一次凤景轩之所以能够轻松灭掉魏国,也是因为他不在国内。

    万万没想到,他能这么快就收到消息又赶了回来。

    “凤景轩,既然你得到了魏国,那就好好守着你的江山过一辈子,你不要凝儿,我要,我只要凝儿!”话落,抬手扼住凤景轩的手,君墨尘带着沐婉凝准备离开。

    “江山我要,沐婉凝我也要!”二度拦下他们,灼灼盯上沐婉凝,凤景轩眸子一狠,“如果你不想我屠城、不想看到整个盛京为你血流成河,就乖乖走到我身边!”

    本来一直闭着眼睛缩在君墨尘怀里,听到凤景轩这句话,沐婉凝颤抖着睫毛,睁开眼睛。

    手脚带着颤意,她在君墨尘诧异的目光下,一点点扳开他的手下到地面。

    “凝儿,他从头到尾都只是在利用你,你为什么还不愿意跟我走?你知不知道,比起他,我爱你更甚!”拉住沐婉凝的手腕,君墨尘紧蹙俊眉,他已经看着她守护了他十年,更看到他对她冷漠了十年,实在不愿意再看着她将自己未来人生搭进去。

    “墨尘,谢谢你对我的好,但我已经是魏国的罪人,我不能再害得魏国的百姓为我而死。对不起。”沐婉凝很清楚,这一次走向了凤景轩意味着什么。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狠狠扳开了君墨尘拉着她的手。

    一把将她揽入怀中,宣誓主权一般狠狠对上君墨尘,凤景轩眉梢轻挑,“我知道我的人拦不住你,今后,我不希望再见到你。沐婉凝一天是我凤景轩的结发妻子,一辈子都是,不管我爱或者不爱她,都跟你无关!”

    话落,凤景轩带着沐婉凝返回城内。

    “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就敢死,沐婉凝,你这性子该重新调教!”回到马车里,凤景轩直接掐住她下巴,回想刚才她跃下城墙那一幕,他眸中怒火滔天。
    第三章 受他羞辱,宁死不屈
    生生承受他的力道,沐婉凝紧紧蹙眉,“如今你是盛京的皇,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她已经生无可恋,更无畏他的手段。

    被她眸中的无所谓惹怒,他加重手中力道,“我想怎样就怎样?你堂堂霓凰公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呵,莫非,我想这样……也可以这样么?”

    话落,他一把掀开车帘,然后不顾车外整个盛京的百姓在,直接撕破了她胸前的喜服,露出了她红色的肚兜。

    冷风吹到她肌肤上,冻得她瑟瑟发抖,然而,比起严寒,更让她寒心的是凤景轩接下去的动作。

    “你不顾一切要嫁给我,死乞白赖痴迷着我,都是为了今天这一刻吧,好,我就如你所愿。我要让整个盛京的人都看看他们往日高高在上的公主,是如何被他看不起的外国质子按在下面凌辱的!昔日,我受的一切,今天,你也尝尝……”

    抬手,覆上她紧紧护着的肚兜,凤景轩手中一用力,顿时,红色的肚兜被直接拉出来,被他扔出了车外。

    “凤景轩!你想怎么羞辱我都可以,只是求求你不要当着盛京百姓的面!”眸中惊骇,看着贴身衣物飘落到其中一个百姓身前,沐婉凝只觉得浑身血液都凝滞了。

    死死抓着还有的喜服盖住胸前春光,她羞愤的咬着牙,难以相信面前这个宛如魔鬼的男人竟然是她爱了十年的凤景轩!

    一把抓起她低下的头,逼迫她对上自己,凤景轩眸子染了笑,“才这个样子就受不了了吗?那你知不知道,我这十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他虽然有着沐婉凝的宠爱,一般人不敢明面上对自己做什么。

    但每当人后,他就会受到各种无法言表的羞辱。

    每每回想起来,他都觉得曾经经历的是噩梦。

    “你知道吗?过去在魏国为质的这十年,除了白天要陪你附和你之外,晚上,我还要被你们魏国四大家族的公子哥们轮番羞辱。你白天怎么得罪了他们,他们晚上就会用十倍百倍的手段使在我身上。这十年来,因为你们,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想到那群穷奢极侈的公子们的层出不穷的手段,凤景轩望着沐婉凝的眸中更是愤怒。

    “为什么没人把那些告诉我?为什么你也从来不跟我说?”她一直以来都不知道他经历过那些,她以为她把他的命护着就可以了,却没想到他背后还经历过那么多痛楚。

    “呵,跟你说?你还真当我是你养的宠物么?沐婉凝,我警告你,收起你脸上的同情,我如今成了魏国的皇,我不会再经历那一切,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厌恶她的眼神,凤景轩的手按在她手背上,“你还是好好关心你自己吧!”

    话落,整件正红色喜服也被扔出了车外。

    沐婉凝倒抽一口气,正当她绝望了的时候,车帘被及时关上。

    她不着一物,他衣衫整齐。

    他就在马车里面,完成了他们新婚之夜该发生的一切。

    车外,是整个盛京的百姓。

    将指甲掐进手心,她告诉自己,不管多么痛苦多么难受,她也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而凤景轩,故意在马车完成这一切,就是为了羞辱她。

    所以,她越是不发声,他的力道就越大。

    最后,实在是承受不了,她咬住自己舌头,想着要么死,要么痛昏过去。

    不管是哪个结果,结局都好过盛京所有百姓都听到她被他侮辱的声音好。

    见她嘴角一片嫣红,知道她做了什么,连忙抽身抱起她,凤景轩命令驾车的侍卫加快车速。

    急忙朝皇宫驶去。

第四章 他人挑衅,她心已死
    短短一天,她竟然在自己面前寻死两次。

    凤景轩看着御医把脉半天一句话都没有,狠狠的推开了他,“她到底怎么样?如果你救不活她,那你就跟着一块去死吧!”

    瑟瑟跪倒在地,御医擦了擦额头的汗,对上凤景轩,“禀、禀凤主,公、公主只是咬伤了舌头,并无大碍,只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即可恢复。”

    听到她并无大碍,凤景轩眸中狠狠一沉,只要还活着就行。

    当沐婉凝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次日凌晨。

    扫视了一圈寝宫的环境,她发现自己被他扔到了冷宫来。

    苦涩一笑,她撑着身体坐起来,整个冷宫竟然一个伺候她的宫娥都没安排。

    自己去倒了一杯冷水喝下,沐婉凝这才感觉干涩的喉咙不再那么难受。

    “哇,这就是魏国的冷宫呢?怎么比凤国的郡主府还要奢华大气!”迭的,耳边闯进一声充满惊赞的女声。

    话落,只见穿着一身暖黄色凤国服饰的女子出现在她面前。

    “她就是昨天跟景轩哥哥成亲的魏国霓凰公主么?我还以为有多漂亮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女子大约十六七岁,梳着一头精致的弯月发型,看到沐婉凝,眉头紧紧蹙起,嘴巴也嘟着。

    嘴角苦涩的弧度绽大,沐婉凝真的没有想到,凤景轩在一边筹划灭魏国的时候,竟然还一边派人去接了他凤国的人过来。

    要知道,从凤国来到魏国,最快也需要两天一夜。

    由此可见,早在他们婚礼前,他就派人接她了。

    “喂!你为什么不理我?”见沐婉凝似乎没看到她一样兀自发呆,凤娇儿伸手指向了她。

    “……”眉头轻蹙,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凤娇儿身边的一个女侍挥舞了长鞭就朝她身上落了下来。

    “郡主问话,你为何不回?”女侍话落,又一鞭子朝她身上甩了过去。

    “你是什么人?我堂堂魏国公主,岂是你们能任意鞭笞的!”抓住女侍挥舞过来的第三鞭,沐婉凝眉头蹙得更紧,她虽然沦落成这般,但她一天是魏国的公主,便不能辱没了沐家皇族的颜面。

    “哼哼!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提什么魏国公主呢?你知不知道,今天早上,我的景轩哥哥就宣布废魏称帝了,现在,魏国变成了凤国,你魏国公主,变成了凤国的阶下之囚!”凤娇儿早就听说过魏国的霓裳公主如何尊荣华贵,今天就是刻意来找她的。

    想到她竟然能威逼着她的景轩哥哥十年,让景轩哥哥照顾了她十年,甚至还跟景轩哥哥拜堂成亲了,她心中就嫉妒得不行。

    从小到大,她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对于凤景轩,她也势在必得!

    “你说什么!今天就已经废魏称帝了?”她以为,凤景轩至少要等到三个月后攻破魏国所有城池才会称帝,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迫不及待!

    “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凤娇儿走上前,对上她,“别以为你跟景轩哥哥拜堂成亲了就是他的皇后,告诉你,能坐在他身边的女人,只会是我!你,死到临头了。”

    话落,凤娇儿眼角瞥到什么,整个人往沐婉凝身上倒。

    身上的鞭痕被她碰到,沐婉凝吃痛,下意识推开她。

    “娇娇,你怎么样?”恰好,凤景轩进来,看到这一幕,当下扶起凤娇儿,眸子凶狠的对上沐婉凝,“你有什么气对我来!娇娇身体虚弱,如果让我发现她有什么损伤,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她在他身边十年,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关心过她。

    原来,他不是冷淡漠然不会表露关心,只是不会对她表露罢了。

    苦涩一笑,沐婉凝眸中凄凉,“难道,你从一开始就准备放过我吗?”

    被她不以为然的语气激怒,扶起凤娇儿,一把掐住沐婉凝的咽喉,“想死的话,把虎符交出来,我立马成全了你!”

第五章 打入死牢,受人欺负
    他告诉自己,留着她一条性命,不过就是为了虎符。

    一旦拿到虎符,他定会杀之。

    “要虎符没有,要命一条!”就当她卑鄙一回,骗了他一回。如今,她害得魏国江山沦落,盛京易主,她是魏国的罪人,万万不能再将虎符告诉他。

    “难道你不怕我血洗盛京?”手中收紧,凤景轩眸子一沉。

    “昨天是我太担心盛京百姓,所以才会信了你的话。如果你真的要坐上皇位,你不可能屠城!”毕竟,盛京是魏国最繁华最富有的权力中心,一旦凤景轩真的屠城,那么损失最多的,是他自己。

    沐婉凝猜对了,他宁愿不要边疆十城,也不可能屠城。

    冷冷一笑,狠狠的松开她,凤景轩睨向沐婉凝,“看来,你是宁死都不会交出虎符了。既然如此,念在我们拜过堂的份上,我成全你。”

    “来人,把她给我打入死牢!择日行刑!”声音决绝,透着一股森冷的杀气。

    凤景轩话落,拦住凤娇儿的腰。

    “景轩哥哥,我的腿好痛。”凤娇儿见沐婉凝被打入死牢,扶住凤景轩的手,回头看了她一眼。

    眸中满是挑衅。

    “来,景轩哥哥抱你。”打横抱起凤娇儿,凤景轩侧头望向她的眸子,满含柔情。

    只觉得左边胸口像是被彻底掏空了,沐婉凝看着他们离开,看着侍卫进来给自己戴上枷锁。

    她笑,仰头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原来,小时候以命相救的凤景轩真的早就不存在了,如今的他,将他满身柔情倾覆到了别的女人身上。

    是她一直看不穿,看不透,是她太傻太执着。

    错了!她错了!

    “哟,我们魏国堂堂长公主竟然也跟我们住一个牢房呢,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的荣幸呢,搁在以前,我们可是看都不敢看公主一眼呢。”

    “我呸!就她也配当长公主!如果不是她贪恋男色非凤景轩不嫁,盛京又怎么会落入他的手里,我们又怎么会被困在死牢等着行刑!”

    “我们今天有仇报仇,有冤抱冤!打!大家打死她!”

    刚进牢房,就被魏国四大家族的女眷按在地上,沐婉凝死死咬住牙,生生承受她们的怒火。

    身上的鞭痕被她们拳打脚踢,痛得她蹙紧了眉头。

    可再疼,也疼不过左边胸口传来的痛。

    没错,过去十年里面,她为了保护凤景轩不因为质子身份在魏国受辱,所以凭着父皇母后对她的宠爱,下过很多禁令。

    其中有一条,是不准任何女眷进入凤景轩的府邸,但凡进入的,必鞭笞之。

    凤景轩生得极为俊美,所以平时待嫁女眷会对他心生爱慕,已嫁的也都喜欢一睹他的风采。

    可因为她的禁令,她们本来不为人知的秘密被她的鞭笞之罚揭露出来,她们沦为盛京中的笑柄,也为家族不耻。

    随后许配人家也只能往低的找。

    本来就心存怨恨,这个时候又因为她沦为死囚,此刻,下手也就更重了。

第六章 魏国兵败,以死谢罪
    “沐婉凝,你自己也没想到吧,你竟然也会沦落到这步!”其中一个女眷下手尤为狠毒,见众人打累了,她一脚踩住沐婉凝的手腕,弯腰蹲下来,拉住她的头发,将她的头狠狠撞向墙壁,“当初我不过就是伺候凤景轩将他手臂烫伤了,你竟然将我赶出了公主府,你知不知道,被你赶出去之后,我吃了多少苦头受了多少欺辱?如今,我要将我所受的全都还在你身上。”

    反正她马上就要死了,沐婉凝跟她一样,不过就是等待行刑的死囚。

    她不再是公主,她也不再是奴婢。

    她内心扭曲,想死前狠狠发泄一番,而沐婉凝无疑就是最好的发泄口子。

    看到她越折磨沐婉凝越兴奋,其他打累了的女眷也纷纷跃跃欲试。

    进死牢前她们受各种压迫,现在马上就要一块死,死前不能吃一顿好的,能翻身爽一回也不错。

    于是,本来偃旗息鼓的众人二度凌辱沐婉凝。

    身上的衣服全被扒下来,头发也被扯掉,沐婉凝嘴角不断的溢着鲜血,身上的淤青掐痕配合着鞭痕,血水混着尘土,沐婉凝狼狈不已。

    每当有女狱卒过来送饭,所有人都将她的饭菜一抢而光。

    沐婉凝不知道自己在牢房里面待了多久,她还撑着,只是想知道魏国的情况。

    身上的伤痕结痂了又被她们抠掉,一直反反复复,从来没有好全过。

    渐渐地,牢中的女眷对凌辱她没了快感,她们对她宽容了点。

    她身上的伤也渐渐在恢复。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凤国的军队攻下了所有的城池吗?”见到女狱卒来送饭,沐婉凝一把拉住她的手,黯然的眸子闪着一丝丝微弱的希望。

    她夜夜跟上天祈祷,只求魏国能够反败为胜。

    然而,上天根本无暇眷顾她。

    “今天为止,凤国已经彻底占领了魏国所有城池,除了边疆十座城池依然负隅顽抗,其他的不是投诚就是兵败。”沐婉凝被关三个月,就整整向她打听了三个月,一开始她并不想理会她,但见她太过可怜,她将外面的消息告诉了她。

    抓着女狱卒的手一松,沐婉凝跌坐在地。

    听到魏国彻底失败,牢房内其他女眷纷纷哭了起来。

    “都是你!都是因为你,魏国才会亡国的!如果不是你要嫁给凤景轩,他能趁机夺下盛京能一举攻下魏国所有城池吗?你是魏国的千古罪人!”

    继而,女眷再度将怨气散发到沐婉凝身上。

    任由她们拳打脚踢,沐婉凝就跟一个木偶人一样,眸子空洞无神,身体一动不动。

    “你们说得对,我是魏国的罪人,我对不起你们!”嘴里吐出一口血,沐婉凝低头看了看衣服,起身,她将衣服悬于房梁,“可我是魏国的公主,就算是死,也必须死得有尊严!你们不是恨我吗,我今天就以死谢罪!”

    话落,她将头探进去。

    眸中满是求死之意。

    “凝儿,不要……”迭的,上吊的衣服被利刃割断,沐婉凝被揽入一个熟悉的怀抱。

    看着君墨尘,沐婉凝眸中惊诧,“墨尘?这里是天牢,你怎么进来的?”

第七章 凤景轩计,获救失败
    “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要带你走!”眸中一沉,君墨尘揽住沐婉凝的腰,准备带她离开。

    他们刚出牢房,凤景轩带着大队的侍卫赶过来,将牢房重重围住。

    “已经等了你一个多月,不得不说,君墨尘,你出现得太晚了。”时隔这么久,再度见到沐婉凝,凤景轩只见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身上也布满了伤痕,眸中不期然狠狠一怔。

    “所以,你是故意将凝儿打入天牢利用凝儿牵制我,好趁机夺下所有城池?凤景轩,你真卑鄙!”想起这一个多月来他分身乏术,一边带领军队跟凤国军队斡旋,一边想尽办法打听沐婉凝消息,他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今天好不容易借着凤景轩战胜来天牢救人,却没料到,从将沐婉凝打入天牢那一刻开始,一切都是凤景轩的计。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算是卑鄙又有何妨?”眸中擒笑,凤景轩继而将视线定在沐婉凝身上,“我说过,你一天是我的妻子,一辈子都是!现在,我需要你回到我身边!”

    “你又有什么诡计?”将沐婉凝的手死死握住,这一次,君墨尘怎么都不让她从自己身边离开。

    “果然,这个世界上只有敌人才最了解自己。君墨尘,你猜对了,不过可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话落,不再废话,凤景轩让侍卫上前,顿时,君墨尘和沐婉凝等人被围住。

    “是要他生还是要他死,选择权在你手里。”灼灼盯着沐婉凝,凤景轩说完,转身过去,背对着她。

    他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王者气势。

    短短一个月,他已经大不相同。

    “你不能再留在他身边!凝儿,这一次听我的!”狠狠抓紧沐婉凝的手,君墨尘举起长剑准备突出重围。

    时间一点点过去,可君墨尘并没能离开天牢附近,不管他怎么奋勇杀敌,可总有杀不掉的侍卫朝他们涌过来。

    最后,君墨尘身边只有他一个人。

    长剑刺入君墨尘腰侧,沐婉凝见他快撑不下去,连忙扶住他。

    “你已经整整一个多月没好好休息,就算你武功再高强,你带着她也是逃不出去的。沐婉凝,你确定要看着君墨尘死在你面前才甘心么?”

    眸中凄戾,看着愈发陌生的男人,沐婉凝痛苦的起开干裂的唇,“我已经一无所有,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一切,为什么还要过来逼我?难道,你就真的这么恨我吗?”

    恨她,恨到要伤害她身边的所有人?不能留下一个?

    推开侍卫,朝她走过去,凤景轩见她柔弱欲倒,拳头于长袖里狠狠一紧,“我自然恨你,你加之我身上的痛楚,我还没让你体会个遍,又怎么能轻易饶了你?何况,你于我还有利用价值。”

    “想要虎符,我宁愿死!”狠狠咬牙,沐婉凝对上君墨尘,眸中染愧,“这一世没能偿还你的情,若有来生,婉凝必当以心相许!”
    第八章 羞辱于她,面目可憎
    听着沐婉凝的话,无名火起,凤景轩眸底一寒,瞬间,有三支箭朝君墨尘的手脚射了过去。

    “墨尘……”以身挡在他身前,沐婉凝只想好好回报他。

    曾经,她的眼里都是他,而如今,她竟然为了另外一个男人以身挡箭。

    说不出此刻是什么心情,凤景轩只知道,他的胸腔里面充斥着极大的怒火。

    “你宁愿死,都不愿意回到我身边吗?好,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接过身旁侍卫的弓箭,凤景轩开弓,对上君墨尘的胸口。

    扶住中箭的君墨尘,沐婉凝看着手中的血,她对上凤景轩,“要杀就连我一起杀死!凤景轩,你恨的人是我,放了他!”

    “想跟他一块死么?休想!我就让你看着,他是如何因为你的固执而死在你面前!”眯起眼睛,凤景轩双手收紧。

    “不!不要伤害他!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声音染了哭调,沐婉凝终究还是妥协了。

    君墨尘陪了她十七年,他一直默默守护在自己身边,而她,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

    如今,她不能再连累他害死他。

    “凝儿……”君墨尘虚弱的看着她,抬手想替她擦掉面上的泪,却无力的垂下。

    任由凤景轩的人将君墨尘带走,沐婉凝痛苦的对上他,物是人非,此时此景,她心成殇。

    “来人,带公主去休息!”很满意她的选择,一把掐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对上自己,凤景轩勾唇一笑,却无半分暖意,“如果你早点觉悟,他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之后,凤景轩举行登基大典。

    沐婉凝捧着王冠,亲手为他系上去。

    “你想让天下人都以为魏国是自动禅让于你,就算今天我为你戴上王冠,也改变不了你是篡政夺国的事实。”紧抿着唇,沐婉凝深深的望着他,眸中凄然。

    “时间能够改变一切!只要今天我能顺利登基就行。”揽住她的腰,将她推开,凤景轩掀起长袖,接受百官朝拜。

    这一天,盛京皇宫热闹非凡。

    沐婉凝听着外面的喜庆之声,更加用力的将自己蜷缩于一团。

    “王上有令,让你即刻去沐宸宫!”迭的,宫娥进来,对着她不屑的喊着。

    沐宸宫,以前,那是他父皇母后为她准备的、婚后和凤景轩一块住的宫殿。

    随她过去,当看到极为奢侈的大床上躺着一双正在颠鸾倒凤的人,沐婉凝只觉得全身血液都凝固了。

    “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帮娇儿宽衣!”瞥到她进来,凤景轩眯起双眼,嘴角勾着冷讽的弧度。

    他本来不准备这么快纳凤娇儿为妃,但今天整整一天,他脑中总是浮现沐婉凝为救君墨尘以身挡箭的画面。

    他不相信沐婉凝会对他有这么大的影响!

    手指掐入手心,沐婉凝痛心的望着他,她相信他不曾爱过她,可她却真切的爱了他十年。

    他之前怎么羞辱自己都可以,如今,怎么能这般践踏她的尊严?

    唇边勾出一抹悲怅的弧度,沐婉凝朝他们过去。

    手刚碰到凤娇儿的衣袖,整个人就被凤娇儿推了出去。

    “景轩哥哥,她碰疼我的手了,你看,都红了……”将手腕露出来,凤娇儿撒娇的给凤景轩看。

    她刚才明明就没有碰到她手腕,现在又哪来的红?

    “你怎么伺候娇儿的!还是说,知道这原本是我们的婚床,你看到我跟娇儿在一块,心里不痛快?故意伤害娇儿?”坐起来,拉过沐婉凝,凤景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再从她的口里听到她对自己的爱意,“你以前不是痴狂的爱着我么?现在,要不,你也加入我们?”

    宛如一潭死水的眸子泛起了波澜,沐婉凝狠狠咬着牙,对上他,“我从来没想过,你的真面目竟然这般可憎!爱你,是我以前瞎了眼!”

第九章 爱你依旧,不过谎言
    嘴角的弧度一点点收下去,凤景轩掐着她下巴的力道明显加重。

    “面目可憎?是吗?那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厌恶我,还是,你不过是因嫉妒恼羞成怒!”话落,凤景轩对上凤娇儿,让她出去,自己将沐婉凝拽上床。

    凤娇儿恨恨瞪着沐婉凝,但向来习惯在凤景轩面前装作贤良淑德,这一刻虽然不甘心,但她很了解,凤景轩生气的时候最好不要忤逆他。

    咬着唇,斟酌一番,她恨恨退出去。

    凤娇儿一退出,凤景轩便倾身压上沐婉凝。

    “怎么?还没开始,你就已经有反应了?不是说不爱我吗,不是说我面目可憎吗,那你现在这个样子是什么?”很满意沐婉凝的身体反应,凤景轩邪佞一笑,他就知道,这个女人不过是口是心非。

    说不爱自己,但她实际上还是忘不掉自己。

    死死咬着唇,瞪着上方的男人,沐婉凝告诉自己,她不能再欠君墨尘的,她必须要救他。

    不管凤景轩如何羞辱她!

    双手,颤抖着攀附上他的腰,摸到他的贴身腰牌,沐婉凝面上挤出一抹笑,“没错,从十年前到现在,我一直没有停止过喜欢你,就算你利用我灭了我的国家,驱逐了我的父皇母后,让我变成整个魏国都唾弃的人,但我内心深处,还是深深的爱着你。景轩,你知道吗,爱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可因为是你,我愿意一错到底,哪怕最后万劫不复。”

    眸子怔怔,以前的沐婉凝向来不会这么直接的跟自己表白。

    以前的她,只是从种种行动变现她的爱恋。

    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占据着沐婉凝这么大的分量。

    左边胸口似乎涌进了什么,但这个时候,凤景轩没有太多的理智去思考。

    捧住她的脸,第一次这么仔细看着她,凤景轩从未发现她也长得如此美丽。

    “你真的有这么爱我?哪怕我灭了你的国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出这句话,但是他不后悔这么问。

    眸子轻闪,继而手勾走他的腰牌,沐婉凝对上凤景轩的黑眸,声音夹杂着一丝他听不出来的冰冷寒意,“是的,我永远比你想象中更要爱你。”

    狠狠扣住她的后脑勺,凤景轩低头吻上她的唇。

    当他还想给沐婉凝更多的时候,后脑勺狠狠一痛。

    昏倒前,凤景轩愤怒的瞪着沐婉凝,他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想拉回她狠狠的教训一顿,却怎么都起不来。

    只能看着沐婉凝拽着他的腰牌决然离开。

    一步步,带着满身未好的伤痕,沐婉凝朝天牢走去。

    因为有凤景轩贴身腰牌,所以一路很顺畅。

    “凝儿……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君墨尘身上的箭伤都没好,看到门口的沐婉凝,眸子狠狠睁大。

    上前扶起他,沐婉凝眸子坚定,“我很好,倒是你,你怎么样?现在时间不多,我们必须要快点离开皇宫!”

    话落,她带着君墨尘离开。

    “凝儿,你怎么不上车?快点,我拉你上来……”看着沐婉凝将自己送上车,而自己却没有上来的准备,心中有不祥的预感,君墨尘要带她走。

    摇摇头,沐婉凝看着他轻轻勾唇,她明明在笑,可眸底却透露着浓烈的悲伤,“我是魏国的公主,你可以走,我却不能。墨尘,上次说的话,我都是当真的,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选择你。”

    话落,拿下头上发簪,沐婉凝狠狠戳向马匹,马匹受疼,撒开腿就跑。

    君墨尘想带走她,也没有机会。

    “沐婉凝!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骗我!”身后,凤景轩愤怒的声音响起来。

第十章 被行死刑,她无所惧
    回头,朝着愤的凤景轩妖娆一笑,沐婉凝抬手将手中腰牌扔到地上。

    “我的胆子向来很大,不然,我也不会爱上你这个敌国的质子。”是的,过去十年,为了爱凤景轩,她简直胆大包天。

    她的父皇母后不止一次劝过她凤景轩野心滔天,不好驯服,可她就是不听,一次次的阻止她父皇母后杀他,一次次的救他。

    甚至,为了救他,她多次跟自己父皇母后作对,气得她母后重病多场。

    就她过去种种行为,她的胆子能不大吗?

    急速上前,一把掐住她的咽喉逼得她连退三步,凤景轩眸中翻滚着滔天的怒火。

    他万万没想到,她对自己的一番表白全都是骗自己,为的就是拿走他的腰牌救君墨尘。

    他更没想到,他竟然会相信她。

    甚至,还因为她的表白,而动过恻隐之心。

    “你知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惹怒我,我会杀了你!”压低声音,凤景轩的确是被气得厉害。

    咽喉很痛,但这几个月来,她经历的痛一点都不少,她现在都想不出来,还有什么痛是她不能承受的。

    “我信,所以,凤景轩,你杀了我吧。”闭上眼睛,全身力道放松,沐婉凝甚至期待他就这么掐死自己。

    不然,他让自己活着,她也会忍不住掐死自己。

    “你以为我不敢?”眯起眼睛,看着沐婉凝,凤景轩认为她是在挑衅自己,“是不是认为,我真的不会杀了你,所以你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放肆?沐婉凝,现在魏国已灭,就算我没有兵符,魏国江山已经落入我手里,边疆蛮夷之地,我大不了不要!”

    “既然这样,那你忌讳什么?动手啊,你杀了我啊……”睁开眼睛,看着面前万分熟悉的面孔,沐婉凝控制不住,眼泪落了一脸,“你以为我真的还爱你吗?我告诉你,我恨透了你,如果可以重新回到过去,我一定亲手杀了你!”

    脑子回荡着沐婉凝悲愤说的“我一定亲手杀了你”,凤景轩手指收紧,眸子猩红。

    就在沐婉凝快窒息的时候,他迭的松开了她。

    “来人!带她回天牢,三日后,行死刑!”话落,不去看地上的沐婉凝,凤景轩背手离开。

    冷风吹来,掀起他的裙摆,沐婉凝捂住生疼的咽喉,看着他的背影放声大笑。

    行死刑是吗?那是她为爱他,应得的!

    再回死牢,沐婉凝看着牢房里面等着她的凤娇儿,知道她是为什么而来,她木然的移开眼神,走进去。

    “你说,三天后你就死了,我为什么还要在你临死前来见你呢?”沐婉凝不理她,她走过去,居高临下看着地上坐着的她,弯下腰,捏起她下巴,“我知道景轩哥哥心中多少有你一分地位,但就算是那样又怎么样,你被他处死了,是他亲手下的令!”

    “如果你只是过来说废话,那你可以走了。”凤景轩心中如果真有她一分地位,那肯定是关于恨。

    “啧啧,还端着你公主的架子呢,也不看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你说,反正你都要被处死了,我在你身上多留下几个伤口,应该也没人会管吧。”手中力道加重,凤娇儿一想起她被赶走的画面,就恨得不行。

    凤景轩明明说好要娶她,可从她被赶出去到现在,他就再也没提过,她不用想,都知道这个时候,凤景轩满脑子都只有沐婉凝,哪有她!

    “你想做什么,随意。”她一心求死,死前已经受了这么多折磨,也不差她凤娇儿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