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这个世界,他来过,爱过,他是诗人 | 众诗人悼念左秦

西楠 2018-05-15 16:23:49

众诗人悼念左秦




2017年12月6日早晨起来,照常查看我的公众号后台留言,看见了一名陌生网友的评论。一位叫做“地球不在乎”的网友这样写道:


“今天是12月6号了,无意中点进他的朋友圈,也就是你们眼里的左秦,看到他转发了这篇文章。事实上,他的朋友圈大部分都关于诗歌。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他很热爱诗歌,热爱海子。我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在这个时代,写诗是一件会被嘲笑的事情。我记得高三的时候,大学的时候,他一直不被人理解,他一直不停的看诗写诗……我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想让多一点人记住他吧。 上个月他离开了这个世界……”


一下子,我整个人怔住了。



@西楠:


认识左秦,是通过“自便诗年选”微信群,忘了是他加的我、还是我加的他,总之,我们就这样成为了微信好友。得知左秦是一名90后诗人、诗评人,热爱诗人海子。后来在某公众平台上看到了左秦写的诗《扔》,我打算在我公号主办的“读诗”栏目上朗诵这首诗,和左秦的交流就多了起来。


| 扔

@左秦


他往火炉里

扔冰块

往寺庙里

扔十字架

往妓院里

扔高中课本

往古典诗里

扔避孕套

往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扔自己的尸首


可之后有一段,我自己的躁郁症爆发了,病情恐怖。好不容易平复之后,决定试着少写一些太过灰暗的诗歌,也少推荐一些。这就把左秦的这首《扔》给搁置了下来,换而朗诵他写的《国足》。到左秦逝世为止,我仅做过这一期有关左秦的栏目。现在想来,我感到庆幸:自己毕竟曾以一个诗人的方式,与诗人左秦有过交互。



| 国足

@左秦

 

在梦里

国足

赢得了

世界杯冠军

整个中国

都沸腾了

国足

扬眉吐气

凯旋而归

受到国人

热烈欢迎

国足教练

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为了这次比赛

我们特意把国足

整容成

世界上最强的

国足运动员

比如说梅西

比如说C罗


再后来,左秦成了我公号的“特约评论员”。因为做诗歌公号大多都是公益性质的,我没有太多可以给予回报,只能在我的公号上加上评论员的个人简介,算是小小的宣传,外加我给每篇评论打一个小红包,算是聊表心意。我自知条件简陋,特意嘱咐左秦,要是不愿意参与,也没有关系,我能够理解。没想到,左秦满口答应下来,一切非常顺利,从此,左秦为我的读诗栏目做了多期才华横溢的评论。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我公号的“历史消息”中找到左秦曾经的评论。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知了左秦患有一定程度的精神障碍。那天他迟于回复我,等到终于能够回复我时,告知:“(前几天,上吊)一百多次……怕死。挣扎了十二个小时。不敢踢凳子……脖子上都流脓了。”后来,左秦出门,走到了外头,“第一次,走到了一个居民楼,三十层高。我在二十楼待了半个小时,害怕。又走回了学校……换了一身衣服,买了三瓶二锅头。又去了更远的居民楼。喝醉了后,又爬了上去。迷迷糊糊的,还是不敢死。就又下来了……然后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天黑了,在南昌大桥上。总想着跳下去。但忽然间,就想,我是不是蠢。天无绝人之路。哪怕去混黑社会坐牢都可以啊。何必要轻生……然后就坐出租车回来了。本来一个月没吃什么饭,那天一回学校吃了好多。”


左秦告诉我,他的轻生念头来自于“负罪感”,觉得自己“大学全写诗去了,没有求生技能”,他时常在极度的自信与自卑之间摇摆。然后是“身体不好,眼疾耳疾,抑郁症,以及其他疾病……一次次堆积,不堪负重”。我想引导他去基督教会,他却说他想出家,“但是抑郁症不能出家,真傻”。那天我们用语音聊了很久,因为我自己也罹患中度的躁郁症(双相情感障碍)多年,总结出一些求生的经验,都尽量地与左秦分享,就是希望他有一天倘若快要撑不住时,能够想起我的这些话和办法,坚强地生存下来。然而事与愿违。


今早看见陌生网友关于左秦逝世的留言后,我立刻在朋友圈里发出消息,询问是否有人可以联系上左秦?因我已经足足20天联系不上他,发出许多微信,也没有回应。很快,一位有关部门的网友自告奋勇地说,他能帮我查查,要去了一些相关信息,不久得到回复:左秦,确实走了。再后来,就是在各个诗群里传开的消息了:


诗人左秦,原名邓声朝,1994年3月24日生人,江西省上粟县东原乡竺塘村人。上周六,在家里烧炭死亡(排除他杀)。享年23岁。




@李春辉:


“地球不在乎”君的那条悲伤的留言让我震惊。左秦才二十多岁!我知道的左秦是个90后,诗人兼诗评人。看过他的照片,一个阳光、俊朗、衣着随性的小伙子。抑郁症爆发的诗人左秦自杀了,就像因为精神病发作自杀的天才诗人海子。我看过一些精神病方面的书籍,海子自杀前不久写的《春天,十个海子》等诗歌,忠实地记录了他精神病爆发时幻视幻听的情况,他写下的那些写给父母和领导的遗书,也表明他是一名精神病患者。海子自杀后,医生对海子的死亡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读过一些左秦的诗歌评论,非常有灵性,语言犀利,有一种酣畅淋漓的美。他的诗歌,也零星读过,透着睿智与幽默。左秦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年轻人,以这种方式离开人间,太令人扼腕悲哀了。


左秦患有抑郁症,此前就自杀未遂过。这一次,左秦自尽了,他的父母该有多伤心,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世间最大的悲剧。


生活中遇到了两位自杀的好友:一位为情所困精神病爆发的画家,一位因借高利贷无法偿还而自杀的同学。两位好友的自杀让我悲痛万分,他们的音容笑貌在我眼前浮现。我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左秦,仍为他深深惋惜。我是坚决反对自杀的——无论什么理由。


惊悉左秦之死,理解了韩愈写《祭十二郎文》的悲伤。左秦的前方,本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陶渊明《拟挽歌辞》写道:“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是啊,死去还有何话讲,寄托此身在山冈。


我认为,无论是诗人还是普通人,都要顽强地抗争命运,好好地活着。诗人西川在怀念海子的文章《死亡后记》中写道:“我要说,所有活着的人都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这样,我们才能和时代生活中的种种黑暗、无聊、愚蠢、邪恶真正较量一番。”




@原音:


我手哆嗦的点不好全拼的字母。如果说死亡,我们谁都逃脱不了。可我还是为你在哭。为什么答应过我不再做傻事,却还是要这么早离去。

 

他是买的十一月三号晚上从南昌到郑州的火车票。见到左秦,我叫他小邓,他比我儿子大六岁,我比他大十七岁。他叫我王哥。

 

俩人都腼腆的没有握手也没有拥抱。下午他和我一起参加了河南省第七届散文诗年会的采风活动。他戴眼镜,文质彬彬,一说话就笑。很帅气。每天回到家后,他迫不及待地说王哥,咱们谈诗吧。然后他像换了个人一样,神采飞扬。

 

我自己也不善于交际,很多时候加了别人微信却连招呼也没打。所以见到左秦,他说他有社交恐惧症。他因为抑郁住过精神病院,他还自杀过,并且上吊勒伤了耳朵。我知道我俩骨子里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有晚左秦喝醉,抱着我嚎啕大哭,非要我再拿酒继续喝。还一直问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说因为你有才华,你在我眼里就是天才。

 

他的自卑和敏感使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这个社会。

 

他说有个诗人答应资助他两万块钱,作为这两年的创作基金。可是到他需要的时候那人又不出了。我说你没必要因为这个自杀啊。我当年穷困潦倒的时候三百五百都找人借,我心里想的就是人家借给我是情义,不借是本分。

 

然后说到林旭埜老师打给他五千块钱,并且告诉他随时都可以去广州找他。左秦说王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去广州来找你吗?看我不解的样子他说因为我觉得和王哥没有隔膜。

      

我不知道左秦又遇到什么事,可我已经后悔,为什么当时不让他等我然后一起去苏州,而是和他说好每月给他两千块钱做他的创作基金?我应该想到他一个人面对父母的时候,那份敏感和脆弱。

 



@张明宇:


左秦是这样暴力地闯入我的视野:青年诗评家李锋评论了我一首诗,留言区一个头像似狼狗署名左秦的家伙毫不客气,一通批判!


后来才知,他与李锋在评诗理念上有分歧。李锋温和,而他激进一些。其实这也没啥,有争论是好事,愈辩愈明,听取各方意见,增强自身实力嘛。


再后来,我悄悄关注了左秦的公号,读了他一些作品和评论,确信这是一个才华横溢、真气直冒的家伙!


和他微信好友后,有了更多交流,知他读书很多很杂,知识渊博。诗歌理论深厚,评什么类型的诗都能条分缕析头头是道。他的诗也自成一体,读着痛快,理解有一定深度。他就像一名侠客,突然现身诗之江湖,极短时间掀起腥风血雨……


他为人谦逊,精力旺盛。他的评激情四射,旁征博引,技惊四座。我不止一次赞他超人、神人!


我也不止一次告诉他,不要累着,注意劳逸结合。他说嗯,没事。


他曾给我和女儿都开过评论专场,点评过我们将近一百首诗。给我和女儿莫大鼓励与赞赏!这份情意,永生不忘。


我当时想,如果他能坚持下去,他一定会成为一位绝好的诗人,一位卓越的诗评家!他将有更大的成就!


然而他突然就走了,像侠客,暴力地,决绝地,头也不回地,离开……令人心伤……


那就祝福他在天堂,继续写喜欢的诗与评,继续侠客般,再掀血雨腥风……


痛悼兄弟……


一路走好……




@王林燕:


不记得细节,但我知道与左秦相识是因为诗歌。

   

我与他的交集并不多,现记录一些片断,以保存这最后的记忆。

   

他跟我说,他有抑郁症,曾试图自杀,但终活着。“现在想想,真是后怕”,他表示庆幸。

   

大学期间他有女朋友,曾有过分分合合。不知在他离去前,她是否还是那个女朋友。

   

他的抑郁惊动了校方,校方单独为其安排宿舍,一个人住。

   

他让我将诗歌“面馆”发给他,说要写诗评。当时他在等公车,《面馆》发给他了,但一直未见诗评。

   

他去见诗人庞华,懊悔自己没有提前买件新衬衫,并洗个澡,于是穿着旧衣裳去了。那次,他不仅见到了庞华老师,还见了其他敬重的诗人。面对他们,他表示很紧张,很激动。表面看却还是羞涩、安静的。

   

他曾经狂热地模仿海子式诗歌,后来逐渐摒弃这种类型的诗写,但他一直视海子为其诗歌和生命的导师。

   

他为需要帮助的诗人募捐,当受到质疑,会掷地有声地还击。

   

他说自己耳鸣,听力下降,“我羡慕所有人”这句话让我看到了他的绝望,于是劝他去看医生。我说或许是小问题,他说自己没钱治疗。我说没钱我可以帮你,最不济可以众筹。他去看了医生,并告知大家,是心理引起的耳鸣,耳朵没有问题。

  

他去郑州找工作,我以为他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对他说,找时间和他聊一聊,却一拖再拖。

  

直到,他永远离开……

  

在与他为数不多的交集里,左秦给我的印象是,单纯、敏感、热情,对诗歌疯狂热爱,对任何给过他一丝半缕关怀的人都心怀感激。

  

他多次对我的诗歌表示赞赏,并感激我对他的帮助,而实际上,我只是在跟他聊天的时候,有过言语上的关心。

  

我对他说过看医生需要钱我可以帮忙,却在之后只问了问诊断结果,没有再提帮他的事。

  

我知道他抑郁严重,心知自己应该和他聊聊天,在心理上给予开导、关爱和帮助,却以忙为借口,把他晾在一边。

   

直到,他永远离开……

   

左秦,小兄弟,既然你就这么走了,我祝福你,相信你去的地方是诗的天堂。在那里,除了诗,你不用考虑其它。在那里,你快乐、安详,没有忧愁…… 




@白水 泉:


认识左秦,大概是今年三月吧,忘了具体时间。莲心儿私聊介绍了他的一些个人情况,说他有点抑郁,家境不好。但他也比较在意这些,莲心儿叮嘱我要保密和尊重隐私。


了解左秦,从他的诗评开始。最早他在大观园和日月拾贝联袂其它几个诗人点评群友的诗歌。他的评风比较犀利,独特,并且神速。我开始习惯称他为“左少”,并且只要他点评我一般会给他发个红包意思意思,那时莲心儿也号召大家给点评人发包,当时还引起一些非议。我们想悄悄地帮帮他的个中缘由我们也不敢声张。


我的诗不知是风格不同,还是刚恢复写诗,水平确实较差的缘故,基本都很难入左少法眼。并且他还含蓄地表达过,他评诗不看人只看诗,不会像别的诗评人那样去吹捧谁逢迎谁。


后来,他建立了自己的诗歌群“速评与选诗”,每天速评数量令人惊奇。还有他的诗歌平台“海子之鹰左秦”,推送大量他的诗写和诗评,以及每天读诗。他的诗写也是神速,我们一起还在他的群里临屏速写过几次。偶尔能读到我的诗,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有一次看到他群里晒喝酒,我说我给你邮寄点我家乡的“赛茅台”酒吧,也算是为了感谢他的点评。因为这个,由于与“好孩子”交恶,让他一再担心会不会真成了诈骗团伙成员之一。我说别怕,为此,我告诉他我的真实身份、工作单位、地址和联系电话,我说有事我担着。我不知道,这事是不是给他的抑郁又加重了些。


有时,群里看到他的诗写或言词那么激愤,我会在私聊中善意提示他不要触碰敏感话题,不要随便与人交恶。他的诗才有目共睹,无须过多地树敌或者借势上位,包括他与另一诗评人李锋叫板。因为,我知道,任何的激进情绪都会加深他的抑郁。


他在郑州游玩,仿佛就在昨天,他在舅舅家吃饭喝酒拍的照片那么清晰那么亲切。今天先是看到朋友圈南人老师在呼唤他,后是他的诗歌群那么多人在找他,我艾特了他的高中同学野草生,私聊才得知噩耗,上月27日已经离世,真乃晴天霹雳!真的,我一个五十岁的人,经历了太多的死亡了,但今天一整个下午,到现在,我全身一直处于发冷状态,工作根本没有状态。我在想:是什么让他就这么真实地离开了我们,天妒英才啊!


长歌当哭,还是让我们来做点实际有意义的事吧,为他,更为了他的家人。(目前洪君植老师在发起左秦新诗集义售,庞华老师在发起诗人募捐为左少送行。)


但愿我们没有惊动到左少的灵魂,安息吧!



 

@南人:


近一年时间内,结识了两位新朋友:李锋,左秦。一个85后,一个90后;一个北方,一个南方;一个持剑,一个耍刀。持剑的李锋梅花乱点,剑剑封喉;耍刀的左秦劈砸砍剁,刀刀要命。与十八年前诗江湖引发诗人由纸刊和象牙塔转向网络诗歌论坛相比,他们完全崛起于互联网时代,随手拈来的诗歌资源成就了他们在先锋诗坛的放火与点灯。当年,诗江湖的血雨腥风,是我看准了只要把沈浩波、伊沙、徐江等拉上诗江湖论坛即开启大幕,半年后预言成真;今日不妨再作预言:有李锋、左秦这样的互联网诗歌评论者倾尽心血,对老诗人敲骨吸髓,对新诗人指点迷津,85后、90后、00后的诗歌创作的高峰必将提前到来!  (2017年5月12日)

 

补记:左秦11月初到河南,离李锋很近了,我希望一南一北这两个年轻的诗评人能当面切磋,可惜未能如愿。早知如此,我该去河南一趟。  (2017年12月6日)


最后我想说:左秦兄弟,感谢你的点评,让我们跨越了时空和年龄,成为知己。祝你在天国一路走好!




@燕刀三:


最先是皮旦老师告诉我:左秦走了。我心里咯噔一下,问走了是什么意思啊?但也预感到了一丝不祥。皮旦说:等一等,我不相信。我说我也不相信。但后来,事实就是这样。我几乎是瞬间泪崩,止不住。他是我从未见过的诗坛奇才,其天赋、识见和勤奋,已足以引领整个90后所有诗人。他的诗歌简短有力,异质纷呈,对异象主义是另一种向度的开拓和发展,所以我邀请他参加异象流派的建设,他愉快地答应了。此后我们交流甚多,他对异象诗歌的理解和阐释,都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我开玩笑说异象天王非你莫属,他总是发害羞表情脸。最近一次偶然听说他大学刚毕业,生活较困难,打算写评谋生,我就托朋友刘德荣刘德路兄弟等人尽可能接济一下,并多方推荐发表他的作品。一周前用红包发了一笔稿酬给他,没收,皮旦老师"北评"流派大展,要我约他的稿,也没回复,我也没当回事,不想竟是阴阳两隔,再无相见之日。我的好兄弟,这是何苦?这是何苦?我很少翻看朋友圈,一是人太多,沉得快,二是流量少,一般处于关闭状态,今天翻看他的朋友圈,竟有很多与我有关的转发,我竟没有表示一下感谢,真正是对不起了兄弟!愿你在天堂安好!




 @刘傲夫:


左秦写诗和写评太疯狂了,我曾在朋友圈劝他悠着点,学好大学里念的会计财务专业,毕业工作后再好好写诗不迟。他的微信公众号叫“海子之鹰左秦”,一看到这名字我就感觉不好,非诗歌因素,主要是海子以自杀而早死的。左秦曾以我的两个名字“刘水发、刘傲夫”写过一首诗,大意是我用“刘傲夫”这名字却写了很多琐细生活的诗,希望我的诗歌能跟笔名一样看起来很牛X,其实小兄弟啊,活着就是琐细,哪有那么多崇高和伟大的东西。左秦,祝你一路走好!

 



@李锋:


悼念左秦。他加我微信后,第一次聊天就说过,他不会比海子活得更久。我当时只觉得他年轻,一时的浪漫的想法罢了,过后他自己也会嘲笑自己的,就未直接解劝什么。只看他在诗评中多涉哲学思辨,就推荐他读一读史铁生,特别是《务虚笔记》。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与我交恶,写诗写评对我多有不堪引述的辱骂之辞。我颇为气愤,曾对劝和我们的庞华老师说,从此以后我绝不再提他一个字。从那以后,我说到做到,有时他到我公号文章留言,我也会给他放出来,但决不回复。上月他到郑州来,有多个诗人告知我消息,问我要不要见见他,我不知道这只是旁人的热心,还是其中也有他本人的意愿,我都未接话茬,以别的话题含糊过去。今天见到西楠发朋友圈,有人在她的公号文章里留言说左秦已不在世上,我心一惊,且认为这很可能是真的。后来在左秦另一个朋友那得到证实,据说是上周六的事,排除他杀,当然很可能就是自杀,这才几天。




@陈万:


得知左秦去世,一下午没有缓过神来,我印象中他并非是厌世之类,而是相反。知道诗坛可能又要炸了,知道又有很多人会把一个年轻诗人的死和海子联系起来,然后形成一个看起来很正确的真相印象(如果是我,我绝不愿看到这样。)我们并不够了解他,事实是连他的父母,可能都不够了解他,事已至此,建议先尊重他的离去,呼吁更多人关注其他方面,比如他真实的生活,比如人的疾病,……抑郁症这个东西,怕是只有真正得的人才能体会。


我唯一的希望,希望不要有误解。




@岳上风:


太好太好的诗人,太苦太苦的生存,左秦弟天才和燃烧一样的写作、存在和离去,让我感到一种难言的沮丧和措手不及。缓一缓吧,让我们缓一缓静一静,继续以坚持诗写的方式记念他回忆他。

        

一个经历了贫寒和孤独,一个饱受了痛苦和疾病,一个为诗歌和追求把自己烧成灰烬的左秦兄弟,此刻,让我们给他以祝福吧,愿他在天堂里能找见他心中想要的健康和快乐,还有一切!




@汉仔:


“这俩天许多人在打听一个90后诗人、诗评人的消息,我心里有种不祥之感,今天确定左秦走了,继海子、许志立之后,又一颗诗星陨落了,都是以自尽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得知此消息之时,我简直不敢相信,想说什么又无从说起。我与他素未谋面,与他的相识缘于诗歌,还是他从诗友群里加的我,对他的了解也是通过读他的诗,读他的朋友圈,知道他是个很勤奋、对自己很严格甚至很可刻的诗人,经常在沉重的大学课业负担下写诗评诗,为一天没接触诗歌而自责。他的诗气强劲,诗骨硬朗我很喜欢,常贴他的诗,我与他唯一一次聊天只是围绕诗歌,对他的生活情况知之甚少,直到他走后的今天才诗友们那知道他的家庭很贫穷,母亲生病,自己有抑郁症。“我也不止一次说了,我不可能写很久,我是海子式的燃烧写作,烧完了就不会写了(左秦  语)”懊悔没对他多做些鼓励。一整天我都在温习他的朋友圈,寻求对他有更多的了解,哪怕是一点点,以慰籍我疼痛惋惜的心。(湘莲子语)”。我懊悔没对他多做些鼓励。一整天我都在温习他的朋友圈,寻求对他有更多的了解,寻找他用命写诗的痕迹,哪怕是一点点,以慰籍我疼痛惋惜的心。




@诗一:


对于左秦我只想说,他是一个单纯有才华的诗人。




@皮旦:


| 沉痛悼念左秦兄弟(就此别过我心有不甘)

 

认识你的时候

你是个孩子

永别的时候

你还是个孩子

每次对话

你总称我长辈

我称你兄弟

你已无法听见

称你兄弟

你还是个孩子

祝愿兄弟

不要停下你的成长

就此别过

我心有不甘




@包掌柜:


| 悼念左秦诗人


我没有见过你

但在网上聊过

我佩服你的才华

被你的诗折服

你的诗评入骨三分

是如此精准到位

有时让人觉得脸红

甚至是不近人情


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一个去追求完美的人

一个用心血写诗的人

一个让诗坛震撼的人

我曾邀您来深圳玩

你说等有机会时

而今你这只海子之鹰

是否遨翔在南海之滨

此时海阔天空

请认准方向前行




@于行:


左秦,94年生,江西诗人,写诗和评。今天我在朋友圈晓得了,左秦走了。在晓得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我就向一些诗友核实了,左秦的去世,对我有很大触动。左秦走了有好几天,在江西老家烧炭而走,他有抑郁症,他喜欢海子,警方说排除他杀,但我不敢下定论他是自杀,或许是发生的意外。我们能够做的是正视诗人之死,尊重逝者。


关于左秦的死,我无话可说,但是关于左秦,我说,他是诗人,他写诗评,就是这样。左秦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在九月底,他说“晚安,我去读诗去了”,他是一个爱诗的人,我就当他是晚安了,读诗去了吧。



—— 众诗人草就于2017年12月6日



下附左秦生前诗作 9 首(感谢旅美诗人洪君植老师帮助选诗):



左秦(1994 - 2017),九零后诗人、诗评人。



| 孤魂野鬼


我的阳间实习,不太成功

最后被炒了,无法前往阴间

做正式工,只能做孤魂野鬼

在一具具躯体里落脚休息

休息不久,就会被原住灵魂赶走



| 深海里有一只臭虫


深海里有一只臭虫

它无法使整个海洋变臭

自己却臭得很彻底



| 我发现了很多假象


我发现了很多假象

在我的家乡

比如说

我一直都在

其实我在泥土里

已经吃了无数泥土

却没有化土的可能



| 我把花朵剪成花


我把花朵剪成花

是什么花呢?

这并不重要



| 在悖论的早晨


在悖论的早晨

我总是在追问

我究竟是悖论

还是早晨



| 我无法解决的问题


我无法解决的问题

问题它自己解决了



| 我的触觉是很硬的


我的触觉是很硬的

萤火

却不能在上面停留很久



| 我感觉


我感觉

我的生命很旧

但并不耐用



| 我不怕孤独


我不怕孤独

我却怕停不了的疼痛

只要没有疼痛

我失去任何东西都愿意

但这不可能

疼痛在我写的每一个字里颤抖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关注 “西楠” 官方公众号:




西楠最新出版诗集《我的罪》,扫描下方二维码,联系西楠订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