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石之轩 微剧本《石头版晴雯之死》

曲江流饮 2018-08-19 11:06:15




石头版晴雯之死

 

1. 林黛玉的潇湘馆闺房兼办公室。宝、黛对坐,雪雁捧上茶来。

黛玉:(一本正经,一脸严肃)宝哥哥,和你商量个事,你听了别生气。

宝玉:妹妹有话只管说。

黛玉:公司的事情。





宝玉:(笑)公司我只挂个名,替你们收收帐,摆平点事情,生意上的事我一听就头疼,最好别给我说。

黛玉:(轻咬下嘴唇,停顿了片刻)不是生意上的事,是晴雯的事。

宝玉:(吃惊)啊,晴雯,她,她可没有参与公司的管理呀,她不就是一个普通员工。

黛玉:她恃宠而骄,把我订的制度根本就不当回事,每个月的定额也不完成,这倒罢了,我也不在乎她干的那点儿活,可是她口没遮拦,有空儿了就给麝月、芳官等人诋毁我,说我黑心肠为了赚银子让大家受苦,还说我给大家发的工资太少,将来要遭报应。

宝玉:(脸红,尴尬,搔头这个晴雯,就是嘴头子不饶人,我回去好好批评她,不许她今后胡说八道。

黛玉:我知道宝哥哥要回护她,我忍了多时没提这件事。可是这次她连紫鹃也骂了。紫鹃去验货入库,你哪儿好多袋子分量不够,紫鹃不收,她就指桑骂槐欺负紫鹃。

宝玉:(又搔头,作气脑状)这小蹄子,真是把她宠坏了。那就扣她工资。

黛玉:(义正词严)不,我要开除她,有她没我,有我没她,我要让她离开大观园,回她嫂子哪儿去。

宝玉:啊——,这,这,妹妹,咱们从长计议好不好?她刚给我补了孔雀裘,这几天正病着。

黛玉:这我不管,你要舍不得她,那我就走。我现在就去回舅母和老太太,我回扬州去。(怒容满面,起身便走)

宝玉:(急忙拉住黛玉,哀求)妹妹不可这样,惊动了老太太,这事就闹大了。

黛玉:那你今天就让她走。

宝玉:(吃吃艾艾)可是,可是,能不能缓几天,她正病着。

黛玉:她病着正好,我也不为己甚,让哥哥你有个台阶下。我回头就让紫鹃给她办个病退手续,然后派人通知她哥嫂接她出去。

宝玉:(以手敲头,痛悔) 唉,唉,事情怎么成了这样。

 

2. 日,内。灯姑娘的家。一个土炕上一团破旧又脏污的被子,被子里睡着骨瘦如柴的晴雯。土炕附近一张三条腿的桌子,一张歪歪斜斜的旧椅子。桌子上有土碗、没把儿的杯子等物件。土墙上贴着一张广告画,一个容光焕发的美女手持桃花而笑,花儿下面写着:桃花集团公司敬赠。





晴雯:(挣扎着抬起半边身子,面向炕外,沙哑的声音)茶,茶,水,我要喝水。

    (门帘一挑,灯姑娘笑嘻嘻的进来了)

灯姑娘:(笑)没有茶,只有凉白开,喝不喝?

晴雯:(吃力的)我过去不是拿回来好多桃花茶吗,都完了?

灯姑娘:过去你是园子里的付小姐,是我和你哥的荣耀,自然要用桃花茶招待你。哪知你不知自爱,仗着宝玉宠你,以为你就真是个人物了。这不,林小姐一发怒,就把你打回原形了。就你这样子,还想喝桃花茶。

晴雯:(怒)我也不喝你买的茶,我病退时还一次性领了2两银子,我的银子呢,拿来?

灯姑娘:(扭着腰身,笑)姑娘还是那么争胜好强,我伺候你喝水吃饭,难道不要点劳务费?当初你在园子里当红时,为什么不给自己多攒点银子。

晴雯:(无力的又躺下)我在哪儿是奴才,我拿什么给自己攒银子。不是我,你和我哥能给府里当差吗,你们也别太过分了。

灯姑娘:唉吆,姑娘倒说我过分,我和你哥过苦日子,你何时周济过我们!宝二爷的丫头你随便打,宝二爷的扇子你随便撕,宝二爷本人随便顶撞你哪时就没想过过分我们给你没茶喝,我们就过分了,哼!

晴雯:(喊)我哥呢,你出去,我要见我哥。

灯姑娘:乱喊什么,到了这个份上,付小姐的架子还是放不下。你哥给你出去另找工作去了。

晴雯:(喊)不,我哪儿也不去,我死也要死在大观园,

灯姑娘:(笑,揶揄)你爱大观园,大观园不爱你,你是桃花公司的害群之马,你回不去大观园了。我说姑娘呀,还是放下小姐架子,当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吧。

晴雯:你出去,出去。我要见我哥。

     (外面传来脚步声)

灯姑娘:呀,你哥回来了。(走过去挑起门帘,邋里邋遢的多浑虫走了进来,多浑虫矮胖,满袖子油污,

多浑虫:我回来了,托了几个朋友,给姑娘的工作找好了。

灯姑娘好啊,当家的回来了。你家姑娘正在这儿发脾气呢。

晴雯:哥,我哪儿也不去,我要死就死在大观园。

多浑虫:(叹了口气)姑娘,那林姑娘心高气量小,容不下你在哪里,哥也没有办法。好在现在人人都能办公司、办工厂,哥托人给你在外地找了个工作,等你病好了,这就去上班吧,不要再想那个大观园了。

灯姑娘:你给姑娘找的工作在哪儿?

多浑虫:有个朋友说山西的砖厂在这人招工,我给姑娘已经把名报了。

晴雯:(惊得一跃而坐起)——山西黑砖窑,我死也不去。

灯姑娘:(笑)嘿嘿,黑砖窑好呀,可以磨磨姑娘的小姐脾气,到了哪儿,你就知道什么叫奴才了。

多浑虫:姑娘,别听人谣传,我那朋友说,那儿的工资高得很呢。

晴雯:(哭)苦命的晴雯,看来我只有死一条路了。(奋力用头向墙上撞去,然后跌了下来,抽蓄)

多浑虫:(扑了上去)姑娘,你怎么这么倔强呢,在大观园,不也是当奴才吗!

晴雯:(头上血红一片):哥,告诉宝玉,我死后,魂魄还要回到大观园。我,去了——(头一歪,魂消香断。)






石头版宝钗扑蝶

 

1. 大观园内花丛柳海中的一条小径。宝钗款款行来,一双蝴蝶忽从花丛中飞了出来,在宝钗头上盘旋了一圈,悠悠然沿小径向前飞去。

宝钗:(看着蝴蝶,头随着蝴蝶的飞舞一上一下的动,疑惑)这两只蝶儿好漂亮,我在哪儿见过吗?

      (宝钗从身上拿出扇子,张了开来,笑)待我扑住它,仔细看看它就明白了。(蹑手蹑脚尾追蝴蝶)

(小径很短,蝴蝶很快就飞出了小径,左绕右旋的,向滴翠亭哪儿飞去。两个小丫头——小红与坠儿正在滴翠亭前拉着手走,边走边说悄悄话。)

宝钗:小红、坠儿,快帮我扑蝴蝶。蝴蝶飞过来了。



     (小红、坠儿回身一看,连忙点点头,抖开手绢一左一右就去扑打蝴蝶。两只蝴蝶向滴翠亭飞去,但宝钗此时已赶过来了,举扇一扑,两只蝴蝶慌乱间飞开了,一只飞进了滴翠亭,另一只旋了个圈子,绕过滴翠亭飞得不见了。)

小红:宝姑娘,进亭子的蝴蝶跑不了啦,你快进去闭上门,那儿的窗户都是关着的。

     (宝钗急忙进了亭子,闭好门。亭子内空间很小,四周都是玻璃,光线也很好,但是,不见那只蝴蝶了。只有一个大丫头背对宝钗,缩在亭子的一角。)

宝钗:奇怪,我亲眼看见蝴蝶进来了,怎么就不见了呢?噫,你是哪一房的丫头,身形怎么好眼熟?

         (那丫头瑟瑟而抖,不说话。)

宝钗:(薄怒)看你也不小了,怎么一点礼貌也没有,转过身来。

丫头:(忽的转身,对着宝钗跪下,垂头哭道)宝姑娘,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就让我在这园子里自由自在的玩吧。

宝钗:(诧异)你是谁?我何时伤害过你了?

丫头:宝姑娘,那你就放我出亭子吧。

宝钗:奇怪。你抬起头,让我看看你是谁?

       (丫头缓缓抬起了头,泪流满面)

宝钗:(大惊下后退一步)晴雯?你,你不是已经死,过世了吗?

晴雯:(流泪点头)宝姑娘,你就放我走了吧。

宝钗:另外那个蝴蝶是谁?

晴雯:她,她就是尤三姐。

宝钗:啊——你,你站起来说话。

晴雯:(站了起来)宝姑娘,我来园子里没有恶意,我就是爱这儿,舍不得离开这儿。尤三姐没来过园子,我这才带她进来逛逛。

宝钗:我问你,人死了就都变成蝴蝶了?

晴雯:(摇头)不是的,情思纠缠难解的人才能变成蝴蝶,其他的人就解脱了,随风而化了。

宝钗:(一惊)啊,红儿坠儿呢,别让他们听见了。

      (宝钗急忙出门去看,晴雯霎那间又化作蝴蝶,夺门飞走。)

宝钗:(左顾右看)红儿——坠儿——

      (四外都没有人影。远远的,传来女孩子们嬉闹的声音。)

2. 怡红院。宝玉的卧室内。宝玉斜躺在床上看书,小红捧茶入内。

小红:二爷,茶来了。

宝玉:(躺着不动,也不抬头)现在不喝,就放到哪儿。

小红:(神秘的,上前一步)二爷,我看见晴雯姐姐了。

宝玉:(一骨碌翻身起来,拉住小红)在那儿看见的?做梦梦见的?

小红:晴雯姐姐变成了一只蝴蝶,昨天宝姑娘扑蝶,差点捉住了她,她就变成了真身,求宝姑娘放了她。

宝玉:(大惊)啊,那宝姑娘放了她没有?

小红:我和坠儿这时就吓得跑了,不知道后面的事。





宝玉:(喃喃呓语)宝姑娘不会伤害她的,她不会的。不过,我得去问问她,不然,我怎么放心得下。(抬脚就向外走,脚步踉跄

小红:二爷,你心里别太急。要不要我扶着你?

宝玉:不用。(忽然停住,若有所思)小红,你去告诉坠儿,这件事不要说给任何人,我怕他们知道了风声,又要大动干戈,派人进园子来扑杀蝴蝶。

小红:(点头)恩,我这就去。

3. 宝玉踉跄行走在大观园的风景里,沿沁芳堤向前走,分花拂柳。宝玉脸上的表情很古怪,嘴里喃喃自语着。几只蝴蝶飞过,在近处的花丛间留连、翩迁。宝玉停了下来,看那几只蝴蝶。

宝玉:(小声地)晴雯,晴雯。

(有一只蝴蝶飞了过来,在宝玉的身前飞舞。)

宝玉:(看着那只蝴蝶,满眼泪水)你是晴雯?你是晴雯就飞到我的手上来。(对着蝴蝶伸出了右手)

     (那只蝴蝶又飞走了)

宝玉:(望着蝴蝶飞走的方向,哭)这个不是晴雯了,晴雯一定会认得我的,她也能听出我的声音。

4. 宝钗的卧室。宝钗躺卧在床上,莺儿站在床边。

莺儿:(脸有忧色)姑娘,要不我去给夫人说,请个大夫给你瞧瞧。

宝钗:不用,我没有病,就是有点心神恍惚。你出去吧,让我静一静。

外面传来宝玉的声音:宝姐姐在不在?

(莺儿用眼看宝钗)

宝钗:在呢。(挣扎坐起)莺儿快请宝二爷进来。

(莺儿上前打起门帘,宝玉走了进来)

莺儿:宝二爷坐,我给你倒茶。

宝玉:(在床前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呆呆的看着宝钗)

宝钗:莺儿到外面去。

    (莺儿将茶递给宝玉,出门去了。)

宝玉:姐姐身体不舒服?

宝钗:那件事情,你知道了?

(宝玉点点头,流泪)

宝钗:(叹了一口气)我没有伤害她,她飞走了。

宝玉:她还在这个园子里吗?

宝钗:(摇头)我不知道。她说她爱这儿,舍不得离开这儿,或许,她还在园子里飞舞

着玩耍。

宝玉:(站了起来,凄婉的):姐姐,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告诉林妹妹、二妹妹、三妹妹,还有云儿她们,叫大家以后再不要扑蝴蝶了。

宝钗:(缓缓地)宝玉,不要闹得人人皆知,随她们自生自灭去吧,不要用另一种形式去惊扰它们。(完)




石之轩,本名骆经济,文化学者、作家。已出版著作有:《黄花赋》《假如光绪不死》《悬崖上的龙椅——袁世凯1916》《耍聪明的中国人》等八部。



     





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就请点击右上角选择发送给朋友或者转发到朋友圈。


编辑 金步摇

编辑 白    雪  

编辑 雨花石



邮箱qujiangbuyao@163.com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