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岷社釜溪雅集

岷社 2019-07-11 16:42:11

       丁酉春,岷社諸子蒞井,並自貢市詩詞學會同仁等廿餘人,赴沿灘區僊市鎮,為“岷社釜溪雅集”事,圍爐夜話,詩酒酬唱,實為岷社一大快事。

   樂山、瀘州、成都、綿陽、自貢,以及重慶諸吟友,品茗王爺廟,閒步西秦會館,探訪恐龍群窟,遊歷僊市古鎮,小酌百勝村。漫步青石板街道,聽古刹悠長的經聲法號,古鎮獨特地理、傳統風貌、鹽運文化、鄉風民俗,令人流連,感從心發。

明日午後,于百勝村民宿酒店壹號樓茗聚,煮字敲韻,揮毫潑墨,好不暢快。由是,社長囑余以“釜溪雅集”名四月社課,並予點評。諸君亦可自行命題,內容以仙市古鎮人事、自然為主。因諸君已有佳作若干,故韻、體裁均不限。未赴自貢者,若不願做雅集詩,可以《郊遊》為題,七言律詩,不限韻。余才疏學淺,深恐謬誤妄評,貽笑大方,誠如是,還望諸君見諒云云。

半間堂主人  謹識

丁酉孟夏於自流井

岷社釜溪雅集


一、顧問作品

楊啟宇

宿僊市鄉村別墅

蒲葦池塘蕨滿蹊,不知名字野禽啼。

踏青人聽芭蕉雨,一種幽懷欲語誰。


二、嘉賓作品

王明全

岷社釜溪雅集題贈

釜溪雅韻播芳菲,岷社才人樹彩旗。

氣格雄奇風骨重,雲軒不讓做詩機。

王星

百勝村與岷社諸子雅集即席

少年豪氣托風詩,鐵板銅琶唱壯詞。

應服後生真可畏,殷殷汗血任驅馳。


夜聚老街兔,即席答劉雄

劉雄小弟改余詩,慚愧衰顏我乏詞。

但喜後生真俊傑,鍾情古道作驅馳。


岷社雅集僊市小記

桃花怒放柳芽醒,燕剪春塘點破青。

款款裙裾香語細,唐寅妙筆亦難形。


輕紗薄霧罩林岑,小徑誰人踏露尋。

僻地而今添一景,花香鳥語伴詩吟。


桃雨才過地氣新,多情蜂蝶送香春。

池上殘荷枯未醒,一雙白鷺禮彬彬。


一樹花開搶眼球,木蘭白出小橋頭。

春風細語遊人醉,留影花前美不收。


釜溪風味可堪誇,土灶洋樓遠市嘩。

蠶豆村姑親手剝,椒鹽麻辣盡嗟嗟。


六(新韻)

休言村酒醉昏然,情到濃時口口乾。

萬喚千呼皆不應,乾坤顛倒夢嬋娟。


湖塘枯立盡蒹葭,驚蟄風來未發芽。

掠水翩翩雙白鷺,鳥飛撞落玉蘭花。


遠村打造客招徠,百畝良田一鑒開。

空氣清新加土味,何須稼穡賺錢財。


而今又是一窩風,花海洋樓處處同。

土地承包流轉用,隨心所欲變窮通。


最愛鄉村掐野蔬,采回大薊自親廚。

堆盤盡可消油膩,老去人生作減除。


百勝村與岷社詩友雅集

此處洋樓白玉蘭,塵囂不到小桃園。

露生花草沾衣袂,鳥喜歌吟過稼軒。

蒹葭障目藏雛鴨,燕子巢泥阻竹簾。

鄉村觸目皆生趣,酒友詩朋合盡歡。

三、社員作品

向春雷

僊市晨起

一夜湖山夢,醒時春鳥聲。

循香行緩緩,野水照花明。


薄霧浮寒水,白鵝芳草間。

猶憐荷鈿小,撥翠到前灣。


野徑花裁就,村扉帶日開。

扣來都不應,獨自攜春回。

   點評:閑閑之筆,清新明快,自是心中有一片明媚的春光。“猶憐荷鈿小,撥翠到前灣”似有意猶未盡之意。


楊  雲

觀書法

釜溪河畔日遲遲,最是相逢一首詩。

壓倒春光人不管,龍蛇走處墨淋漓。


百勝村晨起

斜斜小徑入煙霏,臨水人家綠四圍。

焉有一隅能許我,慢時光裏種花歸。


蝶戀花·百勝村晨起漫步

綠罨平疇春徑軟。幾處民房,棋布星羅遠。決決陂塘蒲草短,更添三五鵝兒懶。

拂柳分花行緩緩。清露沾衣,留照呼同伴。曉日烘晴晨霧散,歸來恰恰黃鶯囀。

僊市古鎮

著意春風綠,川南氣自和。

苔生青石路,花發釜溪河。

碌碌輪蹄老,湯湯鹽鹵多。

僊姬耽五味,於此負煙蘿。


僊市古鎮碼頭即目

水鏡空明花氣熏,鹽幫往事漸無聞。

何人古渡閑閑坐,一線垂波釣白雲。


臨江僊·釜溪感春

白霧初消山遠淡,風吹綠水粼粼。桃花顏色又新勻。誰撐油紙傘,走過釜溪春。

二十年來回故地,依稀屐齒苔痕。惘然多少笑和顰。清波空照影,不是舊時雲。

點評:楊雲數吟,甚喜其造景潤色。《百勝村晨起》一首,氣定神閑,亦有所寄託。《臨江僊》鋪陳有法,如丹青水墨,美不勝收。“誰撐油紙傘,走過釜溪春”恰似作者本人從風景中走過。

劉益溦

僊市晨起

曉來喚夢倩啼鵑,推牖天開霽色鮮。

卻憶宿酲歸底處,茫茫都作葦塘煙。

點評:劉兄也是性情中人,前二句略遜,三四句轉合有度,緊密自然,了無鑿痕。

羅雲軒

僊市晨起

塘霧縈回隱徑斜,瓴簷滴露泛菁華。

鶯聲囀在黃蘆竹,銜得無名野草花。


僊市臨湖

春日花開人到此,眸中半頃池塘水。

一回風動鷺鷥翎,幾葉藻牽金鯉尾。


僊市小宿

樓前塘水半篙深,庭後黃蘆長一尋。

夜底露繁蟲語響,簪車駐處是芳林。


二月村蹊梨蕊芳,窗開別墅對池塘。

扁舟泊在蒹葭岸,小纜初兼柳線長。


僊市別墅

釜溪春好動琉璃,兩畔芳菲最盛時。

桃靨迎人渾似醉,梨雲裝點恰相宜。


僊市

沿灘春色釜溪邊,傳說當時曾有僊。

著得霓裳顏似玉,來時如夢去如煙。

僊市古鎮

鶯聲恰恰釜溪東,沉碧池塘處處風。

推牗一簾花並雨,平明落到茗壺中。


桃臉開春蕊,篷舟泛釜溪。

雲沉山上宿,鳥落樹梢棲。


踏青游賞客,棲水釣魚人。

心趣宜隨得,高風試可陳。


隱宅鄰僊市,共茲山水親。

酒醒花有露,風淡路無塵。


疊石行人岸,浮煙古釜溪。

鹽船今不見,唯見草萋萋。


岷社釜溪雅集

蓮葉生青眼,梨花繁白雲。

青春今正好,共得賦東君。


岷社釜溪雅集

川南清賞日,郊郭矚相宜。

晨露沾林徑,春風滿酒卮。

雲生梨蕊白,舟逐釜溪移。

詩語傳同好,高懷願可追。


釜溪行

桃枝李枝東風陌,我輩南行同為客。輕塵初散白雲垂,山光池塘處處碧。僊姬不予返宸畿,明月魂憐釜溪磯。長衢苔深石板滑,老樹嫩生翠鳥飛。菖蒲灣口泊小艇,蒹葭岸上瀹香茗。契闊今古發高談,座中帶醉未曾醒。天車鹽津事杳然,繁華昔夢鎖檀煙。寺觀凋敝人跡少,玄燕寄巢古甌邊。一宿百勝返歸路,杜鵑聲裏斜陽暮。回望春流出沿灘,忽覺芳菲開無數。


喝火令·與岷社僊市雅集

翠縷低塘鑒,銖衣薄霧紗。釜溪春好石蹊斜。翎羽早飛簷上,銜著未名花。

應怕窗敲雨,宜當日飲霞。但教清志養僊家。也許狂歌,也許費咨嗟。也許絳桃如醉,映襯七香車。

點評:雲軒兄向以捷才快手名於圈內,今次亦如是,洋洋灑灑一十五吟,律、絕、短調、長歌均是信手拈來,如珠璣玉唾,已是眼花繚亂,若以在下之愚鈍,實難企其項背。十幾首中,七言絕句幾首尤其精緻。“鶯聲囀在黃蘆竹,銜得無名野草花”極其精細,“推牗一簾花並雨,平明落到茗壺中”寫得奇巧。

游秋娣

減字木蘭花·晨遊百勝村

去年有約,吩咐春光留一角。

養在深閨,別樣風華佇水湄。

一溪流玉,繫得輕紅與淺綠。

戴露歸來,詩在髪間歌在懷。


減字木蘭花•自貢僊市鎮慢餐民宿酒店

如花開徹,出水從來多絕色。

釆采蒹葭,所謂伊人在此涯?

月華未覯,今夜圍爐詩佐酒。

一夢沉酣,風正清和鳥正喃。


減字木蘭花·丁酉二月廿九遊自貢僊市古鎮並懷宋公

水雲深處,相惜又教相識誤。

踏過花門,踏過流光百十春。

槳燈未遠,人在船頭聲在岸。

安得樓臺?夜夜聽潮去復來。


減字木蘭花·丁酉二月廿八訪自貢鹽業博物館

誰將鹹味,漬染光陰成一珮。

解說鹽司,不是茫溪是釜溪。

鑿岩成玉,引領江潮三萬續。

底事彷徨?我在他鄉看故鄉。


晨遊百勝村

穿花披霧過,仄徑露方多。

早起非唯我,一池鵝正歌。


紅淺綠依稀,相看兩忘機。

何當山鬼至,解贈芰荷衣。


岷社釜溪雅集

踏青僊市去,釜水可除埃。

無計同鶯坐,有花隨意開。

苔新鹽道古,鈴響馬幫來。

昔日蘭亭雅,今宵麟趾臺。

點評:芝蘭長於詩餘,《減字木蘭花》四闋已是不虛。所謂所觀當有所思,有思必有其感,以樂山茫溪河與自貢釜溪河作一比,已見其胸中鬱積,即至“我在他鄉看故鄉”,已是只差杯酒澆塊壘了。順便一說,五通橋民國時也是著名的鹽場。

劉  雄

釜溪雅集

久違桑梓地,作客得重經。

斥鹵探源古,洪荒化石形。

野塘朝霧白,春酌夜燈青。

意感主人厚,將行還少停。

點評:玄社少小即離家,常年求學、教習在外,今次回井,亦生“作客得重經”的感慨。最喜頸聯一聯。

南斗

至自貢

陰晴三月在當途,心合長車未可拘。

小女時呼春色異,二分爛漫到鹽都。


王爺廟望楊公舊居

廟下釜溪鴻影空,舊居人指傍禪宮。

楊公未合今時遇,卻領風華一世中。


鹽業博物館

不見西秦當日客,飛簷高閣落殘暉。

井鹽鼎盛皆征戰,獨愛門前車馬稀。


天生百味顔如雪,何處佳餚無此君。

多少沉浮紛過眼,一篇鹽史看風雲。


蘭生大雅自溫存,墻外昇平似未聞。

潭水幽幽來照影,館中天地滿清芬。


恐龍博物館

當時主宰唯龍族,浩蕩乾坤睥睨間。

眼底殘鱗骨相累,戚然我自嘆塵寰。


僊市別墅

川南三百里,市遠出風塵。

夜雨釜溪漲,池塘蘆竹新。

欄斜垂細柳,客倚望煙津。

別墅一時貴,無妨小避秦。

僊市別墅

稀疏竹葦野蹊通,一景一樓山有風。

空置古來拴馬柱,晚車停處見歸篷。


四子所居名陟岵,白墻靑瓦傍夭桃。

橋東雅集歸來晚,又煮清茶解濁醪。


丁酉春宿僊市

晨鳥語喃喃,遠人春睡酣。

誰傳僊市酒,昨夜更雄談。


袂冷清風裏,花飛野徑邊。

嚶鳴不知處,長霧滿河川。


僊跡久飄渺,遠槎疑未招。

恍然隨倩影,行過釜溪橋。


僊灘偶記

攀倚蒹葭處處尋,釜溪風露滴衣襟。

人間誰定好顔色,不在東君在我心。


遊僊市古鎮

圍爐醉意未全消,不作酒徒眞寂寥。

靑石長街轉幽巷,循香自到市中窯。


遊僊市古鎮

吾愛沿灘去,僊人曾不歸。

溪清濯雲履,春早鈿芳菲。

陌上嵐煙薄,市中芝蕨稀。

悠然如釣者,歲靜識玄微。


丁酉自貢雅集

人間三月語靑帝,今至南川小駐車。

此地塵沙掩龍骨,當年溪水隱僊槎。

裴村輕死九州沸,香宋吟歸四壁斜。

有氣蒼茫憐不俗,但憑騷雅競春華。

點評:南斗兄挑戰作詩機,大有不勝雲軒誓不休的感覺,思如泉湧,也是酣暢淋漓,十六首當為“岷社釜溪雅集”紀遊之作。五律《僊市別墅》,鋪陳適度,於有我之境,抒鬱結之氣。

冷浪濤

僊市雜感

嫰蕊繁花次第開。蒹葭深處坐池臺。

閑愁一半風吹去,春色三分燕帶來。

哪管人間寒暖態,但傾席上淺深杯。

而今身與清溪近,詩句無須白雨催。


僊市晨起

薄霧輕籠柳色新,溪邊風起水粼粼。

蕭然漫步煙波外,還似丹青筆底人。

點評:冷浪濤小弟不可限量,此二首寫景清新可人,如遊畫中,《雜感》一首結構緊嚴,層次分明,尤其頷聯出彩。《晨起》俊逸瀟灑,略感“煙波外”是否與“薄霧輕籠”相左,然亦不傷大雅。妙哉好一個“還似丹青筆底人”。

巫德生

岷社同仁蒞臨僊市

久盼終臨日,恭迎僊市留。

嘻哈如摯友,酩酊也無休。

古跡迷遊客,鄉村駐勝流。

閒談隨步武,學淺復何憂?


喝火令·與岷社詩友集僊市

品茗邀騷客,添杯敬仲雄。釜溪東去步匆匆。僊市自應僊隱,蟲鳥戲蘆叢。

草綠鄉村道,人迷陌野容。霧濃香岫倍朦朧。應是桃源,應是翠微宮。小月探頭窺戶,那日再相逢。

點評:德生兄以東道主的身份,渴盼之情充盈字裡行間,其情也誠。惜乎遣詞用句稍顯粗糙,宜再斟酌。如“古跡迷遊客”不如作“古跡留吟客”“煮茗”比“品茗”好,“仲雄”一詞似有不妥。


葉兆輝

岷社釜溪雅集有懷

古韻依稀彌蜀天,諸公福履有奇緣。

長風浩蕩來詩客,碧水蜿蜒橫釣船。

吟望驛車通萬里,喧囂塵世隔千年。

瓦牆枝覆猶蒼翠,佛寺樓臺籠雨煙。

點評:未能与兆辉兄把盏候教是为憾事,首联二句也显出兆辉兄未能赴会之些许遗憾。颔联极佳,颈联开阔跌宕。微觉尾联气弱,许是无酒的缘故,下次兄来定当 “清斋煮酒迎诗客”。

劉旭東

讀臨趙魏公《後赤壁賦》帖

守園息影意如何?一指書空半著魔。

素紙宛然新筆墨,黃州徒念故山河。

露鋒放肆存兵氣,掃屋勤劬築字窠。

已謝邀遊還謝酒,除非郊飲可觀鵝。

點評:習字多年,也曾臨習趙魏公法帖《天冠山詩帖》等,愧無長進。《後赤壁賦》直承右軍,宛轉流美,神彩飄逸,或曰“盡得魏晉風流遺韻”,稱神品。說旭東兄“退隱閒居”,誰信?只不過躲到“罨畫池”種梅習字,對句已昭然。頷聯讀帖到黃州,發蘇子瞻之慨。頸聯磅礴,符合劉兄氣魄。尾聯“觀鵝”,不知是否用王右軍“寫經換鵝”一典。

吳  璜

登歌樂山

大禹治水召眾賓歌樂於此

珍重渝州片刻晴,一車馳入萬山青。

出雲寒木鱗將變,過雨群峰夢未醒。

初度前溪心澹蕩,回看下界跡沉暝。

歸途恰值松風起,還作鈞天奏樂聽。

點評:時人朝歌樂山,非關大禹,多為謊言膜拜。吳兄此律開篇言明,驅車入山為故雨而來。章法由遠及近,由小到大,由實化虛,有動有靜,有聲有色,諸多變化,一氣呵成。


海燕

遊綿州香草園

幾番寒雨春將暮,偶探芳園深淺紅。

當路桃枝情灼灼,垂湖柳線意融融。

心從野鶩悠閒裏,身困衙蜂擾攘中。

滌蕩凡塵三萬里,花田一陣醉熏風。

點評:暮春時節,春意尚濃。前四句鋪陳,頸聯自省,是重點。七句則轉的開闊,末句以花田作結,呼應主題,清新。


高寒

郊遊

雨洗群峰日未收,青筇再仗續前遊。

鵑聲欲喚行人住,花影還隨野水流。

遠岫何堪來眼底,閑雲渾不礙肩頭。

憑高漸少書生氣,薄暮無言望九州。

點評:雖為郊遊,卻不在柳綠桃紅上著半分筆墨,未必真遊也。尾聯直抒胸臆,最妙。整篇略感沉鬱,應有所感。

紹興師爺

郊行過故人居

宿霧遊雲望中合,趁晴偶爾出巢窠。

五龍花樹飛紅雨,毘渚幽禽浴碧波。

扶杖徐行真老矣,擎杯劇飲再能麼。

池荒亭廢春苔茂,十載相思在薜蘿。

點評:前四句寫得閒適。頸聯玄社目為聶紺弩體,志軍兄戲言也。志軍也非真隱者,除非十載相思的故人……啊啊,你懂的。


火舞

送春

四月減春知幾許,平蕪草色已天涯。

猶嗟雲斷遠方樹,尙感風吹陌上花。

窗外暮微煙澹澹,庭中簷近雨斜斜。

妾身久在光陰裏,暗底織愁誰與賒。


賞曹家梨花

輕車一路與春馳,不負經年入夢癡。

山脊流雲雲滿樹,東風吹雪雪盈枝。

清英浩蕩原無媚,玉影朦朧恰適詩。

到此花間何忍去,今宵有月醉瑤卮。

點評:《送春》實為傷春,通篇皆觸景感懷口吻,尾聯悱惻,似有無限幽怨。略感頷頸二聯氣弱。


塞上雪

岷社釜溪雅集不克往因寄

青春皆勝日,君子意悠悠。

僊市多存古,湖波可浣愁。

焉拋磨蟻事,來附竹林遊。

攜醉詢鷗鳥,天隨汝識不?

點評:起句愜意閒適,緣何有負青春之約。頷聯湖波浣愁巧妙。如今天下何人不磨蟻,在乎心態,在乎取捨。尾聯借天隨子設問,既是問人,也是問己。

邱登成

暮春雁湖獨步

雨餘緩步入郊園,花氣襲人春色繁。

掠水鷺鷥爭上下,臨風蛺蝶已飛翻。

層霾應嘆經年在,好夢何曾一夕溫。

玉壘浮雲都不見,倚闌徒自沐晴暄。

點評:起句實寫,後三句鋪陳,然鷺鷥蛺蝶二句太平。頸聯有所慨,甚佳。玉壘化用老杜《登樓》句,著一閒筆作結。

莫大

釜溪雅集宿僊市

滿畦豆莢隱茅樓,掌故羅胸佐酒遊。

長歎東瀛謀未就,又聞香宋住渝州。

注:丁酉年春岷社雅集自貢釜溪,夜宿僊市,啟宇先生舊籍自貢,川中晚清民國掌故,如數家珍。光輝兄乃民國大教育家宋育仁後人,以掌故舊聞佐酒作徹夜談。

點評:小鎮豪飲,圍爐夜話,由楊公說掌故發散開去,為雅集存照。三句寫宋芸子襲倭,為之一歎。四句寫趙堯生,軟而無物,宜酌。


水閑

春日登樓思漢嘉風物有懷

春光縹緲思無涯,獨立高樓望漢嘉。

最憶故鄉楊柳色,仍憐香國海棠花。

文章搖落風塵起,書劍飄零道路賒。

待得自由歸去日,素心同契試新茶。

點評:前四句登樓思鄉,虛實有度。頸聯發慨議論,極佳。尾聯思歸,又閑閑結在“試新茶”上,為之一歎。


楊鈞亦

歸合州遊雙子湖

最喜重逢醉軟茵,江城四月正芳春。

湖光一蕩淺深色,花面幾經濃淡塵。

黃葛蔭高如昨歲,襟懷業畢不天真。

自知好景非長有,敢不傾腸訴故人。

點評:芳春遊湖,故雨相逢,好不快意。頸聯有所感,業畢生造。尾聯大氣,甚佳。

唐破虜

春日再登牛頭山

向挽長風慕遠嶔,卻嗤肉髀復登臨。

極眸雲隱海天闊,回首崖披草木陰。

堤抱餘愁融蜃氣,鳥傳初語慰春心。

十年翻作爛柯夢,螺黛舊情詩酒尋。


一灣佳色釀如何,涴雨梳風賴小娥。

嶼接眸盈笑招舄,岩承足健醉揮戈。

漁村終變繁華市,滄海猶橫自在波。

疲坐恍聞精衛歎,銜枝輸與世人多。

點評:向挽長風首二句,寫登山,詞有生造,卻也真實。極眸回首句,眼界開闊。後四句,疑有本事,要不哪會“爛柯”“螺黛”“詩酒尋”呢!

宋光輝

宿酒

宿酒難消醒更遲,春陽已掛最高枝。

扶窗黃雀翻新柳,揉眼村塘白鷺嬉。


百勝村遇舊

薄霧迷離漫舊池,壟邊瓦舍嫩楊垂。

隔籬村媼頻揮手,疑是當年同學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