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鹿门书院 | 情不能醒,此生休虚度

襄阳五中社区 2018-10-05 15:11:02

树绕村庄,水满陂塘。

倚东风、豪兴徜徉。

小园几许,收尽春光。

有桃花红,李花白,菜花黄。

远远围墙,隐隐茅堂。

飏青旗、流水桥旁。

偶然乘兴、步过东冈。

正莺儿啼,燕儿舞,蝶儿忙。

 ——秦观  《行香子》

春天来了

五中的树吐出了新绿

各样的花绽放了笑颜

春光甚好

不如捧一卷书

坐在暖阳里

细细品读



大师心声

名家深情



朱生豪

  •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朱生豪情书》

  •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朱生豪情书》

  • 我找到了你,便像是找到了我真的自己。如果没有你,即使我爱了一百个人,或有一百个人爱我,我的灵魂也仍将永远彷徨着。你是unique(独一无二)的。我将永远永远多么多么的欢喜你。

    《朱生豪情书》

  • 我只愿凭这灵感的相通,带给彼此以慰藉,像流星的光辉,照耀我疲惫的梦寐,永远存一个安慰,纵然在别离时。

    《朱生豪情书》


纳兰容若

  •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浣溪沙》

  • 银床淅沥青梧老,屧粉秋蛩扫。采香行处蹙连钱,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虞美人》

  •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浣溪沙》

  • 心灰尽、有发未全僧。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摇落后,清吹那堪听。淅沥暗飘金井叶,乍闻风定又钟声,薄福荐倾城。

    《忆江南·宿双林禅院有感》


山河大好

出去走走




邓一凡

2016级

《山海之闽》

闽地有山,其名武夷;

山东有海,谓之为南。

山海之闽,心之所向;

既已往之,所念为乡。


1.


我在七月初乘上驶往福建的车。


沿途路过连绵的山川,穿过幽暗的隧道。  

   

有时透过车窗,看见团团云雾跌落在远处的山腰,水雾氤氲缥缈,恍惚间仿佛置身于仙境瑶宫。跨过江水时,眺望碧江尽头,亦能切实体会到何谓白露横江,水光接天之大美。路虽遥,景却令人醉。尽管车未到站,心却早已飞往闽南。傍晚时分,冗长的汽笛划破了天际的霞光,匆忙的旅客背起行李,各自奔往不同的角落。在路上奔波了一天,到达旅馆时不禁有些憔悴,但心中却很是丰盈。厦门的夜晚,月色皎洁。如水的月光透过窗倾洒在地砖,流光辗转。我伴着对未知旅途的憧憬进入睡眠。


2.


次日清晨,我们到达海岸。


海,是每个诗人心中或多或少的一份牵绊。不论是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还是顾城的最狂的风,最静的海,亦或是金子美玲的驶向海湾的帆。那都是他们心中共同的一座寂静的岛屿。海风徐徐,白浪拍击着海滩;海面无帆,只是一望无际的茫茫碧水,充盈着一方天地。海水自远方而来,汇集一处,促成其宽阔与雄壮。 

    

只有当我切身面对她,才可真实触碰她的魄力,灵魂仿佛在这时得到放逐,俯瞰着自己的渺茫。雨果曾说:“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比海洋宽阔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胸怀。”我们有时囿于自己眼前那些狭隘的问题,而未曾用心灵的眼观望大美的事物。而当她以最真实的面貌淋漓尽致地展示她的美时,会感觉自己思想被放空,面对曾挥之不去的忧愁,只感到此间的虚无。这也是我行走的初衷。


望着无际的海,不知不觉忘却了时间,在   同伴的几番招呼中才恍过神,恋恋不舍地离开。


离开却不过是暂时。厦门七月的下午虽说热得可怕,我们还是顶日直上去了港口。


远望,是帆。海面在日光下变成大块白色与斑点金色。白帆鼓鼓,波光粼粼。年轻的水手用力拉扯帆绳,长衫仍遮不住他们长时间因暴晒而黝黑发亮的肌肤,汗水在阳光下剔透的发亮,混杂着海水浸湿了他们的衣衫。载我的水手生性炽热猛烈,船上有他故时好友,他们嬉闹,水手故意将小半只船侧进水里,海水淹没船尾,我坐在船上免不了沾得一身水,却也只是觉得快乐。觉得此时的海此时的厦门是富有亲和力的,有一种不可名状无法抗拒的魅力。


3.


第三日清晨和友人徒步到达海边。海风灌进衣袖,我嗅到了海的味道。风里混杂着某些信仰,不知是救赎,或是自由。太阳刚刚爬上天空,如织的游客仍在睡梦中,这座城市里现在醒着的行走的大多是本地人。我曾在不同的土地与他们度过相同的时光。当穿过那些似曾相识的早点铺时,当听到熟悉的叫卖声时,我看到了异土的真实。远方的真实。

其实有时,那些远方不过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把它构想成异度仙域,填充自己意欲摆脱现境的救赎。而至于那日,对于鼓浪屿所剩无几的印象,是在途中所乘的船上看到的大朵的白云。那云朵是我穷尽终生都无法忘却的,此前从未在任何一座城市见到过。大朵的云重复却无厚重,看起来仿佛可以占据天空一隅,却又分外轻盈。那洁白可将混沌的心灵一同洗涤。美好而宁静的事物总是占据着记忆中最重要的部分。


4.


在厦门匆忙游荡了三日。我们乘车去往福州。这里有起伏的山峦,有大片的茶园。我们亦在深山与茶香中寻找乐趣。


到达福州的这日下午,我们去了当年曾为重要的运茶通道的梅村。梅村因傍梅溪而得名,村寨古朴。旧式的木屋散发出浓浓的茶香,阳光透过雕花窗撒进老堂,院里栽下的芍药,鲜艳繁复的盛开。在这里,时光仿佛也慢下脚步,像只疲倦的老猫卧在在这里守留一生的老人脚边,慵懒地享受午后时光。

俄尔,毫无征兆的下起大雨,我们被迫在屋内候雨。和蔼的大娘为我们烧水沏茶,打发这闲余时光。在透明的杯盏中,那些茶叶于沸水中一片一片缓慢的舒展,茶香四溢,沁人心脾。我们端起茶杯,细细品尝,总觉得似是喝出了在家中尝不到的别样的滋味。南方的雨,来得快走得亦急,也只消得一盏茶的功夫,这雨便停了。雨过天晴,只是路仍有些泥泞,我们沿着河水继续前行。有时在水中看到几只鸭,它们同样悠然自得,毫不畏惧时间的大河。在我看来,这里的静与慢,是喧嚣的都市所遗失的美好。


5.


在异乡的第五日。


我们一路崎岖,寻觅到了山中。这里更是静谧,四下寂寥无人,只有大片的绿色溢满视野。山中的空气格外清新,让倍受雾霾苦楚的城市人感到奢侈。沿着山路向上,遇到了许多不知名的树木,有些是南方特有的树种。几经跋涉,隐约闻到潺潺水声,便更加紧了脚步。终于,随着同伴的欢呼,我看到大朵水花拍击着石层,汩汩清流奔向山下。我看到清澈的水滴溅在旅人的脸庞,洗净他们灰蒙蒙的双眸。  

  

青龙瀑布。我们徒步这么久,为的就是这一瞬间的欣喜。男孩攀上崎岖的岩石,沐浴澄净的阳光与水流,女孩提起裙摆微微走近,企图用手接下一捧清泉,摄影者举起相机,用快门记录下那些值得成为永恒的瞬间。


面对此情此景,不知为何,忽然理解了陶渊明的隐世情结。远离尘世纷扰,独处深山一脚,房宅亩亩,草屋间间。生长衰老于自然,无所拘束,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6.


深夜,暴雨。


我们在候车厅等待此途最后一班列车。心中感想莫名就恣意绽放起来。短短几天的旅途就这样被画上句点,有些地方还未曾涉足,有些食物还没来得及品尝,有些景还没有看够,有些故事还未曾走到终点。可相较与不舍,更多的,却是思念。


厦门明月固然动人,却比不上故乡清风。


福州故宅固然曼妙,却比不上故乡旧巷。


曾心心念念的远方,朝思暮想的海与帆,水与山却终究比不上故乡一条宽阔汉江。临行前的满心期待,却最终被一腔牵挂取而代之。我在成堆的海鲜里开始想念每天清晨的那碗牛肉面,在柔软的榻榻米上开始想念家里的板床,在和蔼的陌生面孔前开始想念至爱的亲人。


冗长的汽笛声送来家乡的讯号,车灯穿破层层迷雾照亮前方的路。凌晨的闽南一片寂静,雨水浇灌着绿谷山林。我在最后的分秒中辗转反侧,脑海中忽然忆起塔朗吉的诗句。


去什么地方呢 这么晚了

美丽的火车 孤独的火车

凄苦是你 汽笛的声音

令人想起了 很多事情

为什么

我不该挥舞手巾

乘客多半都跟我有亲

去吧 但愿一路平安

桥都坚固

隧道都光明

看到这些文章

是否有重读《状元桥》的感觉?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完整《状元桥》报


文章摘自《状元桥》第220期(2017年2月18日)

编辑 \ 张文远

排版 \ 张文远 刘午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