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秋之韵

走向阳光 2018-11-02 16:17:53

  今人多不提倡悲秋,诗人李贺一句“文章何处哭秋风”,使后世多少伤秋诗人只是内心戚戚然不敢尽言,便只好颂扬着“丹桂飘香”与“硕果累累”,可是,深秋若丝毫无伤,真就尽善尽美么?


遂想起《红楼梦》,世人多曰欣赏宝钗更甚于黛玉,可是红楼里若减去黛玉,这故事便失却了灵魂。若把秋季比作大观园,钗黛二人同在才刚好秋韵成佳景绝唱:没有宝钗,有失丰满活色之香,没有黛玉,则失了超然与空灵,红楼里爱情之美,便美在心碎。

夜来风竹敲秋韵,秋韵为何?喜不宜轻狂,悲不至太尽,伤不必嚎啕,是为恰好。秋之韵,泱泱如江河,铮铮如古筝,挥毫泼墨,任你解读书写。


    秋为离别季。“碧云天,黄叶地,西风紧。见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剧作家王实甫在《西厢记》里写尽了这离愁别恨时处深秋,盖因为秋之后便等来肃杀的冬季吧。冬季凄冷,令人神色瑟缩,心也随着瑟缩,于是不自禁悲悯。马致远“枯藤老树昏鸦……断肠人在天涯”,古道中踏秋远去,天高云淡,一派苍凉空嗟叹,徒增了浪迹天涯的愁绪。无论你多么希望秋喧嚣热闹,秋之离情别意依然如水浸漫人的视野与思绪,“你说与不说,伤就在那里”。

秋为写意画。“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秋水清寒缭绕,伊人便也袅娜,寒烟生翠,鹭鸶茕茕孑立,天水一色犹如一幅淡墨写意画。“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婉约里仿佛晚归的浣女以水为镜,照见自己美丽的倩影,一抹轻渺朱砂色,点绛唇,搅动一池秋之歌


秋为百花羞。一场秋雨过后,红了海棠,绿了芭蕉。只是那蕉叶不似盛夏的招展与葳蕤,披了晚霞的薄纱一般,把季节的晚装妆扮得更加晶莹剔透。圃内月季,黄的粉的橘色的,不甘秋来早,摊开无忌的蕊瓣,晒一晒最后的娇颜。星星草也安静了,夹竹桃也快睡着了,一切都等着关闭心扉,酝酿明年更为斑斓瑰丽的梦。


秋为天地阔。秋后的田野,农人撂倒了玉米秸,扒犁套上骡子黄牛或拖拉机,梳理大地。地头蓬头稚子捻手捻脚追捉蛐蛐蚂蚱。耘好的麦垄一望无际,播了种子沉睡在松软的土壤,于是天远地阔,仿佛人心也跟着宽敞了,一个将至的冬天,人们也就等得淡定而坦然。

毛泽东诗“独立寒秋……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描绘出更为磅礴的深秋气象,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望红尘万种,更望天下大势与美好未来。秋之韵,美在喧闹后的宁静与深思。


如果不是有了百果齐聚与冬雪漫撒的遥遥呼应,秋之缱绻多情,恰似人间温柔三月,风不热不凉,花不凋,虫鸣不厉,二八月里乱穿衣,正是心境蝶舞时,衣袂正好飘逸,诗意满满萦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