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烟雨泉城

家在黄岛 2018-12-05 16:47:46

 
 

烟雨泉城

王秀梅 | 文


冬日大多并无多少景致,但在泉城济南,却让我感受到了别样的风韵,误以为到了春日江南。稀疏的小雨轻轻洒落在肩,如春燕呢喃,告诉我济南的冬天也会烟雨迷蒙。


大概怕扫了人们的兴致,雨变得越来越小,不觉间,已变成淡淡的轻纱,呵护着这座城市不让凡世的灰尘沾染。漫步街头,随处可见济南的泉水,你的脚下、你的耳朵里、你的惊叹里。这就是泉城的特征。我们一行四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来到了趵突泉公园。


我们从公园东门进入,沿着中央大道直奔趵突泉。趵突泉又名槛泉,为泺水之源。三个大泉,一齐涌,中间的最粗壮,白玉般的水柱涌上来又迅速翻落,成巨型花朵状,一朵接一朵,永不停息,好像在对这座孕育了它的城市做最热情的歌唱。


 霏霏雨丝儿,让这泉水又多了份柔性之美,泉水在薄雾中慢慢上升,直到空中,怡然望着你,如画的景致看得心醉,早已忘了自己。泉水就这样在往来的游客中,一次次喷涌、翻落,日夜不歇,不断重复。骤然觉得,经历了这么多春夏秋冬,历览形形色色的游客,它从未改变过一秋一毫,在追求速度的快节奏生活里,只有它还在做着最初的事情。这也许就是这座城市的灵性根源所在吧。



 
 



历代文人墨客,登临趵突泉无不为之撼动心扉。元朝赵孟頫赞叹趵突泉“泺水发源天下无,平地涌出白玉壶……”,宋代曾巩吟出“一派遥从玉水分,暗来都洒历山尘……”的精彩诗句。传说乾隆皇帝下江南途经济南时品饮了趵突泉水,觉得这水竟比他赐封的“天下第一泉”玉泉水更加甘冽爽口,于是改赐封趵突泉为“天下第一泉”,还为趵突泉题书了“激湍”两个大字。


回味着趵突泉水的鼎沸,绕过观澜亭,我们向北向东去。经过了杜康泉、老金线泉、金线泉等大小泉眼十多个,泉眼或静静醉卧或如金线上涌,各有千秋。没过多久,漱玉泉出现在眼前。



 
 



来漱玉泉边,浅吟一曲“如梦令”最合适不过了。泉边静默着令我心驰神往的“一代词人”李清照纪念堂。远远望去,古宅曲木,泉水潺潺,轻纱细笼,诗意弥漫,词人的气息仿佛还在。漱玉泉据说就是李清照梳妆打扮的地方。李清照塑像是用白玉雕成,象征着李清照清白的一生。塑像高大端庄,着装素雅,手握书卷,云髻高挽,紧抿双唇,目光淡然……一席静,一席静中的豁达与长虹起舞。我怀着虔敬的心,默立了几分钟,似乎跟她有了心灵上的对话,更加读懂了清照词的婉约与豪放。


纪念堂设计了四个房间,分别展示着李清照人生四阶段,从童年的快乐到青年才俊的优雅再到老年的孤寂悲苦,从“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的清丽到“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迈,我仿佛看到了一个美丽女子对泉当镜梳理长发,吟诗赋词。赋者醉,看者也醉!院子里,梅花刚刚盛开,香气逼人。“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李清照定是经常醉在梅香里,要不怎么会如此深谙梅的清高雅意?



 
 



李清照纪念堂东侧的假山西北脚下,水流成溪,叠石掩映之间一处小景——浅井泉。泉不大,容易被人忽视,但却吸引了我。泉里的热气袅袅上升,刚想好好看看却又忽而消失,想用手去捉哪里捉得到,似仙境般,让人不禁浮想:莫非仙女刚刚路过此处,散出一股股仙气来?


泉水从底部汩汩地跑上来,一路旋转着升到水面,在水面上荡开了一个个圆圈圈。这边的小泉眼还没冒完,那边又开始了,让人应接不暇。泉水是那么清澈,泉底的藻根、沙粒清晰可见;泉底竟也有一片蓝天、一些树木——恍惚间竟分不清哪边是倒影哪边是真的了。一条小鱼慢悠悠地游过来,悠闲地摆着尾巴,那情景极像是在天空玩耍,又极像是在林间散步。浅井泉与趵突泉恰是清柔与雄壮相济,跌宕起伏,构成了一曲天然的华美乐章。


泉边的绿藻鲜亮青绿,让你不禁怀疑现在是否是冬天。济南的泉四季恒温,绿藻体会到的永远是春天。伸手进去,一阵暖意袭来,瞬间蔓延全身,人也突然慵懒起来。


在浅井泉边拍了几张纪念照片,便恋恋不舍地折回东门出了公园。双脚不由得再次轻轻踩着了石板路上的泉水,脚底的温润与一笼烟雨融在一起,整个人也便在这泉城独有的魅力里了。

作者简介:王秀梅,语文教师,现供职于黄岛区育才小学。业余时间喜欢与文字打交道,偶尔写点小说、童话、儿童诗等,自得其乐,乐此不疲。

 

投稿:jiazaihuangdao@163.com

编辑:jing1qiu(静秋)

校稿:裴珊

声明:文中插图来自网络

长按二维码关注家在黄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