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雨巷清音,一梦倾城

女神有料爆 2019-01-15 14:08:24

  希望逢着,一个结着愁怨眼神的,丁香

  雨巷,这首不老的文学史诗不知何时在你的人生中照眼,许是幼时母亲为了培植你潜在的艺术细胞的有意渲染,抑或学龄前老师对你典雅气质造就的偏爱,抑或小学课堂上语文教师绘声绘色的吟唱,或是中学时期讲台上精辟解惑,记不得,真的记不得了,自己第一次的耳闻目睹,但至少有一点是明晰的,即她随着你成长一路伴来的,伴着你走进了大学,也走进了你的继续求索。

  正是她的迥邃,你将烟雨江南作为秋千索上的蓝色之梦,在桂华皎洁的淡秋,独上兰舟,去探寻东方维纳斯的艺术魅力,去感触诗人那时的情怀,去揭开艺术宝典的奥秘,寻得雨伞下结着幽怨眼神的清眉云裳。

  曾何时,恰同学年华,追随着先人们的足迹,孜身来到充满东方神秘色彩的水乡。

  吴山的奇,越水的秀,浣纱女的含羞多情,引你恍若人间仙境,流连于西湖雨,断桥情,苏堤春晓采芙蓉,穿梭于寒山寺,望江亭,琵琶弦上雨霖铃,往返于春江花月夜,十里暖语,雨巷探幽踏莎行,只是梦已在,人别去,情未足。

  青葱岁月,懵懂初心,打马流景,身在庐山未识面,最终魂丢黄埔铁锚滔声中,空囊落魄,独宿孤城,永夜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回不去的是故乡,得不到的是爱情,不正是那时自己的真实写照吗?

  东风无情人何计,艳粉娇红只绽芳草地,蹉跎的寸肠,斑驳的往事,悲凉着你的花季,凄迷的眼神难遮心头的隐忍,好不情愿,不情愿又如何?当花阴划过碧楼,到处登临,看尽落红费垂泪。一声声叹息,碎落在你的朱颜暗换中,有谁还记得那个垆边照影抚琴女?

  秋入画卷,淡烟绾柳,重游故地,在清风徐徐的轻岚中,一幅水墨自远向近铺开,不觉你身已其中。

  挂在树稍的云,忽明忽暗,洒在你的脸上,似胭脂半匀,羞得你红了腮,烫了心,弯了眉。一声艄公号子从江湾传来,惊得月牙躲进了云曼,勾起了心底沉寂由久的小小心愿。

  桂池花落月流觞,燕子南迁影无双,秋水写痕人未老,小舟云带楚留香,一幅丹青里,是谁从诗经里含羞走来,怀着千古的凝惑,一把油纸伞撑过了峰台狼烟,撑过了朝代更迭,缘着历史的长堤,迎着大漠的风,披着陇上的露,千山暮野,画船听雨,遁入江南云川梦境。

  扬歌踏旧游,灞柳听闲愁,皓腕行衣拂,垆边月照头。生怕动心弦,偏又渡江南,江南是你生命里的梅花烙,无论岁月如何轮转,依旧印记如昨。江南的巷子太炯,怕纷沓惊动那柯蒙泷烟雨,吹落沈院的桃花瓣,微醺迷蒙的眸子。

  还是来了,终究还是来了,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希望逢着,一个结着愁怨眼神的萧郎。

  就在这个雨季,是谁袭一风披,走入戴望舒笔下的雨巷,来寻诗人画里的他,那个魂牵梦萦的惊鸿照影。谁说是你梦里的江南,在梅子青雨季节,撑起一把与你相同色彩的油纸伞,划过水乡的浣溪沙,软踏着铿锵的脚步向你众里寻来,在细雨纷飞的是时,在你含羞低颦的浮光掠影与他邂逅,温婉的笑声落在了你的眉弯,他以朱笔在你的丹田画了个圈,无语的他便成了朝思暮牵,成了红尘深处的翘首期盼,而他却渐匿隐在了千里之外的天涯彼岸。

  多少次,月落乌啼,点点惆怅错络成伤,青灯夜里煮字烧,轻轻地将他的乳名呼唤,他就是你遗落在江南的布衣,是你丢在雾里的菩提子,没有他的日子一如夜里无航标的船,迷茫靠不了岸,你呐喊,可山高水又远,天涯隔成两段,在你无望坠入万丈深渊之际,云端霁光若隐若现,你深深的将他惦念……

  风的缠绵,雨的空灵,晕开了浪漫和诗意的水墨卷,红砖黛瓦,雕栏画檐,那些经年镶在墙壁上熠熠辉泽的诗词,相得益彰,不知何时飞出一行小字,挂在了眼帘。

  跳跃的音符,自琴弦抚婉,声声切切相思掩,那诗句和着不绝于耳的雨声,洞天似幻。是谁,撩开千古的垂曼,细履踏莎,在最富有江南韵味的巷子内,指点一帧帧古今中外文豪的冷香墨简,轻吟低唱,倾诉纯白的爱,浓烈的情,清尊环佩,长愿相思随君去,天涯海角共婵娟。画屏前,他的心跳跌宕起伏,幽默着墨客的诗文雅韵,张红着脸将你端倪,似要将你的芳心洞穿,火热的眼光,痛惜的爱恋,紧紧的揽你贴在他的胸前。

  无处可逃,任一江春水腾漫,潺湲彼此的心湖,醉享江南最妩媚的时光,丝丝柔情,眼波流转,说不尽的别后怅愁,诉不完的伤春无限,道不够的寂寞沙洲,好想兰舟携渡,与你寻梦江南古韵,转朱阁,低绮户,伴着木鱼禅声,沿着潺潺的流水,抛却繁华俗尘,简静怡性。

  微雨燕双飞,红湿小径醒复醉,湿漉漉的柳风从苏堤吹来香絮,况味满袖。

  凝伫,有剪缀着梅豆斜出墙来,相映于“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的塑屏,不知是无意中的巧合,还是艺人们的匠心独运?

  无据追溯,在你的眼里自是天意作美,亦缘与他的一脉灵犀。思念如缠绵不休的丝雨,任其滴断梧桐,此时非烟非雾直须深,霁霭霏微,荡漾着满处的阑珊灯火,摇红着那帘清梦。

  剪不断的檀花秋雨,剪不断对他的离愁思绪,更深路静,雨窗里透出他寂寞的模样,欲说还隐的心思,搁浅在心坎上,私语着,这份破茧是否还要斟酌和思量,怕说出口萦损了当初柔肠,还怕话落地,你关闭了他希冀的心窗。怕字叠加,蜿蜒成一轴完美的想象,自己躲在黑暗角落,梳理着以往,眼泪闪着凄楚的寒光,担心着有日你把他遗忘。

  巴山夜雨几多时,掌心的温度抵不过漫漫长夜的冰霜?

  其实,你也疑虑同样,离开挚爱了几生几世的山水,心戚戚,意彷徨,一度依帘哭泣到天亮。

  他说,转换了地点,怕这份情也要跟着转移,一别再见无期;你说,辗转了前世今生,守薄了红尘的炎凉,当他解佩你的江南,给了你久别的青春悸动,固守冰河季的雪封,被他一汪清澈的暖化,一层层剥离,待寒气散尽,一株莲心琥珀,仿若出水芙蓉玉洁高清,纤影倩照春雨中。

  你看懂了他藏在笑容背后的顾虑,拿起他的手与你的手紧紧相扣,朎耳,当斜阳落在了西山,流霞倾尽,亭台云起时,一行燕子北迁,寄去江南春色一枝梅。在水两岸,忍受着爱的熬煎,冰刃着想念的凄苦,不忍,好不忍看着他的无着,也不愿看着他为你永夜浅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