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禅溪】烟雨江南路

禅艺会 2018-11-07 17:31:31


梨花开的时候,我一个人去了南方,梨花一枝春带雨是北方的春天最楚楚可怜的妆容吧?这样的美景在我的旅程里渐行渐远......


记得一位禅师曾说过,“动,皆有苦因。”


此身已经颠簸在路上了,此心却随着这动荡渐渐安然,渐渐平息,渐渐如诗,岑岑流淌出穿山过岭的八音古调。


哪里才是南方?我渐渐看到了璨如云锦的油菜花田,房前屋后,街渠篱下,灿黄的油菜花开满整个春天;我看到低圆的山峦,一山连着一山,茂林碧岩,白白的云舟不急不缓,慢慢越过了岭头;我看到黄绿相间的湿汪汪的水田,开始在视线里大片的出现.......这就是我梦中的南方了吧?这里的水真多!溪河,湖泊,海洋,如水的情愫,一下子绿遍江南的此岸,和彼岸!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只身来此江南.”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无论是之于人,还是山河湖泊,亭台楼阁,花草树木,无论是际遇里茧丝千回的柔情,还是蓦然回首灯火阑珊的暮影,内心都已不再执着,该来的总会因缘而来,将逝的亦如下弦之月。


烟轻雨微,紫陌不起纤尘,走在南方的山路上,山路盘旋回环,静如盘香,段段都是心路。


当内心的禅意开始复苏的时候,千山独行,云路水月一起苏醒。



在南方的禅宗祖庭,我遭遇了樱花春雨。黄梅的东山腰上有个小天竺的院子,小楼回廊,红木窗格,庭院寂寂,院子里有两株高大的樱花树,占去大半个庭院,无风花瓣也簌簌而落,飘满院子,点点渲染,馨香细细,红湿一片,令人心底顿起千般不忍和百般怜惜,这是千百年来最能牵惹诗情的凄美画面.遮蔽半个庭院的樱花树,忽而花开,忽而落尽,这是它的宿命吗?那一树的繁花炫然开放,惊耀世人之眼;忽而春老,更兼风雨,风飘万点,落花满庭.......


在这里,我遭遇了江南如此婉约的春天,心底稍稍落寞和清寂,可此心渐如深潭之水,涟漪不起,安享这种无边的生灭。


我在开满花的树下走过,我亦小心翼翼走过满庭的落花红湿的雨。



这是我此生无数次梦回的江南吗?江南细雨绵绵无间,它是秦观的无边丝愁,亦是神秀勤勉弹掉的心头轻尘。


曾经梦着江南的十里水乡和二十四桥的明月,诗歌辞赋的长吟低徊,箫管箜篌的玉竹紫调,想置身其中,浸一身杏花烟雨.来此南地,忽而和禅相遇,方知禅意深深深几许。


有朋友曾问我,为何跑去江南问禅,禅是什么?我说,你见了就懂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如今生遭遇的爱情,见了就知道正是它了;如春天一树树的花开,见了就明白,江南一枝春的诗意。


“衣绮缟,傅粉墨”,不是孟光的本意,椎髻布衣,举案齐眉的婉淑方是其本地风光;戎马严装只是木兰代父从军的模样,卸下戎装,对镜贴花黄的女子才真正回归故里。


春天来了,春天又走了,和风滞雨,胡然而天,胡然而地。


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需寻各自门.一直偏爱这句诗里淡淡流淌的禅意.一边是春之繁华,一边是安然平淡,将来的一切会来,要走的自然退场,多少沉浮,多少生灭,在春天里悄然上演?


菩提本无树,

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

何处惹尘埃?


此心不安,此心不明,菩提明镜原来也是障碍。


叶灵犀专栏《禅溪》展读

【禅溪】禅露一滴:玉泉禅寺记行

【禅溪】清风献茶

【禅溪】邂逅星云大师

【禅溪】神通妙用  运水搬柴

【禅溪】禅心谷雨满

【禅溪】七月,清凉地

【禅溪】芳芳的执着

【禅溪】蟋蟀在堂

【禅溪】蝉

【禅溪】九月的夜色

【禅溪】湖南药山寺参禅记

【禅溪】有香味的时间

【禅溪】雨中夹山寺

【禅溪】心如秋山

【禅溪】落叶禅心

【禅溪】药山的啸声

【禅溪】柏林月明

【禅溪】百丈家风

【禅溪】云深不知处

【禅溪】宝峰寺的钟声

【禅溪】清凉胜境

【禅溪】 小寒,约看梅花

【禅溪】冬天里的花事

【禅溪】一瓣心香

【禅溪】钟声

【禅溪】中山魅影

【禅溪】东方的“维纳斯”

【禅溪】梅雪争春

【禅溪】盛世开元话禅风

【禅溪】临济门庭

【禅溪】禅悦以为食

【禅溪】空谷行禅

【禅溪】三祖寺记行

【禅溪】 妙谛如花黄梅禅

【禅溪】如暗夜中见灯

【禅溪】安国禅林



欢迎投稿,开辟属于自己的专区。投稿邮箱:zenart@126.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