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十首经典爱情诗词,十个旷世爱情故事

诗评万象 2018-02-13 04:49:06

这世间

总有一种爱情属于你

不一定惊天动地

却一定独一无二


痛苦中最高尚的、最强烈的和最个人的——乃是爱情的痛苦。(恩格斯)


1.一生一代一双人——纳兰性德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画堂春》)


纳兰性德与妻子卢氏感情甚笃,而卢氏红颜薄命,因难产去世。妻子的猝然离别让纳兰不能接受,刻骨铭心的思念难以自制,悲痛之剧烈,落在纸上,词情凄婉哀怨,字字凄怆滴血,纳兰至交顾贞观评其作“一种凄凉处,令人不能卒读。”


当读纳兰词时,一些词句的频频出现,让人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受:“悼亡”,“代悼亡”,“梦亡妇”,“其明日是亡妇生辰”,“为亡妇题照”,“亡妇忌日有感”。性德伤情到了放纵和疯狂的地步,不把自己的郁结释放出来就不能够休止。 


纳兰性德曾多次表达过他愿意追随卢氏而去的心情,他和卢氏虽不能同生,但却能同死。他死的那天正好也是5月30日,卢氏的忌日。




爱情在真心实意地发展的全过程中处处都体现着美。(司汤达)


2.愿得一心人——卓文君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竹竿何嫋嫋,鱼尾何蓰蓰。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白头吟》)


司马相如和卓文君是汉武帝时代万众瞩目的明星夫妻,他俩的爱情故事和婚姻生活可谓一波三折,充满了曲折和传奇,也正因为传奇不断,发生在他俩身上的故事长期占据着汉武帝时代的各大新闻媒体头条的位置,被人津津乐道,以致后来的历朝历代,仍然被各种“娱乐媒体”反复炒作,经久不衰。



我整个的生命是/和你必然相会的保证/我知道,是上帝将你赐予了我/你是我终生的保护人……(普希金)



3.相思须上望夫山——李白


王命三征去未还,明朝离别出吴关。

白玉高楼看不见,相思须上望夫山。

(《别内赴征三首》其一)


然而,有一种爱情,叫作牺牲;有一种爱情,叫作成全。嫁给李白,就意味着牺牲,牺牲一个女人对于丈夫和家庭的所有奢望;嫁给李白,就意味着成全,牺牲一个妻子应该获得的陪伴和温暖,成全一个天才诗人对于时代、对于历史的贡献。作为李白的妻子,必须具有牺牲精神,因为她拥有的不是一个“丈夫”,而是一个任性的“孩子”,她必须像母亲和姐姐一样,无条件包容他的任性和不负责任,放手让他去闯世界。


每当我酝酿写东西的时候,爱情之火都烧得我坐卧不安。如今这些都已成为过去,我老了,我既然不能爱,也就不能写作了……(屠格涅夫)


4.曾经沧海难为水——元稹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离思》)


也许,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像元稹那样的才华,能够将动人的爱情故事都写成动人心弦的爱情诗,但每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本身就是一首动人心弦的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也许真正打动我们的,并不是诗句本身的美丽,而是对爱情的深刻体验。其实真正的爱情,并不在“王子”与“公主”般完美的神话故事里,也许就在生儿育女的平淡中,就在柴米油盐的琐碎中,就在贫穷患难的相濡以沫中。只有接受了生活的平凡,才能体会到爱情的伟大,才能明白也许我们每个人正在经历的,都是一场“曾经沧海”的爱情。


爱情就像发高烧,它的产生和消失绝不以人自己的意志为转移。(司汤达)


5.教君恣意怜——李煜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菩萨蛮》)


无论世事变迁,无论是富贵还是患难,小周后对李煜的爱一如当初那般任性率真,一如当初那般毫无保留,不加掩饰。也许作为一个妻子和一位王后,她并不完美,然而对于爱情中的两个人而言,只要是发自内心的真诚,那么熊熊燃烧的疯狂激情,还是细水长流的脉脉温情,都值得尊重,细心呵护。当小周后与李煜永远相伴于地下的时候,他们的爱情不会再被风雨无情摧折,“让你一次爱个够”的爱情宣言直到那一刻才终于能够尽情释放了吧。



诚然,这世间有许多女人,而且有些非常美丽。但是哪里还能找到一个容颜,它的每一个线条,甚至每一处皱纹,都能引起我的生命中最强烈而美好的回忆?(马克思)



6.天涯何处无芳草——苏轼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蝶恋花》)


朝云读懂了苏轼,也只有朝云才能读懂苏轼。对朝云而言,忠诚不仅仅是一种道义上的责任,更是一种发自内心无法舍弃的真爱。而一生风流的苏轼或许只有到了此刻,才真正领悟到爱情的真谛。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泰戈尔)


7.两情若是久长时——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鹊桥仙》)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天上牛郎织女一年一度的相逢是意料之中的事,而人间秦观与长沙歌女的邂逅,才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此时的秦观,早已不足那位意气风发的朝廷大臣,他只是一个贬谪远方的罪民,可是深爱着他的长沙女子没有因为他的落魄而产生一丝厌弃,反而毫无保留地捧出了她全部的爱情。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舒婷)


8.莫道不销魂——李清照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醉花阴》)


一代传奇才女,只能在风俗殊异的异地他乡,寄托自己飘零的晚年。她还会独自熬过一个又一个重阳节,可是还有谁会来怜惜她的“半夜凉初透”、从远方赶回来将她温柔地拥入怀中取暖呢?她也许偶尔还会强打精神,重温“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的情致,可是还有谁会来陪她“浓睡不消残酒”呢?“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当她顾影自怜的时候,她娇嗔地索要安慰、索要疼爱和呵护呢?她努力让自己挺拔“树”的形象,她和丈夫共同演绎了一段“平生与之同志”传奇,然而当风雨摧残过后,有谁能看到那棵树拼命抵抗风雨的孤独、无助与凄惶?


爱情之于我始终是至关重要的、甚至可说是我唯一的大事。(司汤达)



9.问世间情是何物——元好问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摸鱼儿》)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无论是大雁的悲壮爱情,还是普通民间儿女的无奈殉情,还是元好问自己的夫妻深情,“海枯石烂情缘在,幽恨不埋黄土”,真正生死相许的爱情不会被岁月的风尘所淹没。“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当年的元好问就是自诩继承屈原衣钵的“骚人”。骚者,忧也,怨也,对人间至情的执着追求,对人类苦难深沉的忧患意识和悲悯情怀,使他深信,无论历史如何变迁,千秋万古之后,每一个经过雁丘的人,每一个读到“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的人,都会和他一样,被大雁的忠贞深深打动,因为真爱永远都会有知音。


你完成了你的生存,你点亮了你自己的灯/你所有的都是你自己的,你对谁也不负债蒙恩/你仅仅服从了/你内在的力量/你冲破了黑暗的束缚/你微小,但你并不渺小……(泰戈尔)



10.待约个梅魂、与伊深怜低语

——柳如是


有恨寒潮,无情残照,正是萧萧南浦。更吹起,霜条孤影,还记得,旧时飞絮。况晚来,烟浪迷离,见行客,特地瘦腰如舞。总一种凄凉,十分憔悴,尚有燕台佳句。春日酿成秋日雨。念畴昔风流,暗伤如许。纵饶有,绕堤画舸,冷落尽,水云犹故。忆从前,一点东风,几隔着重帘,眉儿愁苦。待约个梅魂,黄昏月淡,与伊深怜低语。


当然,也许如是更愿意以“柳”和“梅”来比拟她的一生。她的身世如同柳絮般“总一种凄凉,十分憔悴”,出身微贱,坎坷多难,可她的灵魂,却如梅花一般幽贞高洁,“待约个梅魂,黄昏月淡,与伊深怜低语。”梅花的幽幽暗香,就像爱人温馨的陪伴,润泽着她孤独的内心,滋养着她高贵的灵魂,更诠释着她对爱情的永恒守望。


(以上内容摘自《问世间情为何物》)


L

O

V

E

我喜欢春天的花、夏天的树、秋天的黄昏、冬天的阳光,还有每一天的你。


往期精彩:

叹人间真男女难为知己,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爱如禅,你如佛

二十四色花,二十四首诗,二十四个迷

元宵节: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关于《中国诗词大会》,各界观众意见汇编

关于中国诗词大会,诗词圈的人是怎么看的

我们站在春天里,不说话,就很美好

今日人日,巧逢立春,史上这样的年份知多少

今日破五:看古人这一天是怎么过的

读历代女才子诗词,可知出嫁女子回娘家有多不容易

唐诗宋词里的春节

全国诗友丁酉除夕大团拜

一唱雄鸡天下白

历史上最著名的饭局

从前车马书信都很慢,慢到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千古爱梅人,一卷梅花诗


【诗评万象】编辑部

策划:梅关雪 盖涵生 吴明楷

编辑:梅关雪 盖涵生 一夜北风寒 木矣 寒砚 林小西

投稿邮箱:spwx6868@163.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