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村里就我一个男医生,每晚都要给嫂子们“看病”

花冷醉 2018-12-05 17:28:31



1趴村长家窗户

入夜的靠山屯格外的安静,偶尔几声犬吠,划破这份宁静,吵醒了远处田地的蛤蟆,顿时,蛙声,犬吠声,演奏起了乡村特有的旋律。

牛大壮走出泥巴做的土房子,顺手拔了跟墙边的狗尾巴草,放在嘴里,露出笑容,趁着这大月亮地,又去做他最爱做的事情了:半夜趴人家窗户。

轻车熟路的穿过一大片苞米地,向着村东头的跑去,算算日子,今天该去村长家了。

在屯子的最东头,有三间漂亮的大瓦房,这在贫穷落后的靠山屯里面格外的扎眼。此时,在三间大瓦房的一个房间里面,一个女人平躺在炕上,美目流转,白花花的身子正在勾引在着她上面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

“情哥,俺不行了,快给俺,俺要!”女人娇喘着,半天却不见男人更进一步的动作,只好用力的掏向男人的裆部,可惜,摸到的还是那根短小的软趴趴。

男人眼睛里面都快喷出火来了,细看之下,脑门子有着一层细密的汗珠,看得出来,他在努力,可是自家的老二不争气,他也很郁闷。

屋子里面的正是靠山屯的村长张志强和他的媳妇夏金花。这个时候,夏金花下面的蜜汁已经流成了小溪,可是张志强却还是软趴趴的样子,让她极度的不爽,没办法,张志强的家伙不是很好使,每次都要酝酿半天,才管用。

终于,那个家伙事慢慢的硬了起来,张志强再也不敢耽搁,急忙的就进入到了夏金花的身体里面。

虽然那家伙事儿有点小,但是小也是肉啊,至少比起手动来,这也算是自动了,夏金花卖力的叫着,只希望自家男人争点气,别三分钟不到又完事了。

就在两个人卖力的时候,窗外的牛大壮却是脸上乐开了花,这样的镜头他看过不少了,每次都是这样。别看村长长得五大三粗,但那话儿还真是小的可怜,轻轻的掏出自己的大家伙,又享受般的套弄了起来。

还别说,夏金花长得细皮嫩肉的,仗着村长能捞钱,她也不干活,整天就想着怎么打扮和保养了,虽然已经三十出头了,但看起来就跟那二十五六岁的小媳妇一样。

就在他自己套弄着大家伙的时候,突然一条碧绿的小蛇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看着牛大壮手中“吞吐”的大家伙,吐了下信子,直接咬了上去。牛大壮马上就要**了,被蛇这么一咬,顿时就大叫一声。

“谁?”夏金花抬头一看,就看到窗户上贴着一张脸,背着月亮,只能看到轮廓,却看不到摸样,想到最近半年村子里流传的有“没脸子”常常半夜趴人家窗户,就吓得大叫一声,全身就开始抽搐,竟然吓昏了过去。

张志强一心思想多坚持一会儿,当他听到外面响声时,就觉察婆娘不对了,抬头一看,就看到窗户外面一个人影闪过,刚要下去追,却发现自己的那家伙拿不出来了。

又用力的拉扯一下,没想到这娘们的下面越来越紧,夹得自己根本就不敢动了。

“这他妈的是招‘没脸子’的了吧?”张志强越想越害怕,不单单是害怕自己的婆娘出事,更担心自己的命根子,别被夹断了啊!

没办法,张志强只能大声的叫了起来。牛大壮一听,赶紧躲到了房子后面,手里还握着依然膨大的家伙,接着月光,仔细检查引以为傲的大家伙是不是出事了?顺便远远的看着是不是发生啥大事了,那张志强叫的比杀猪的声都大。

还好,张志强的老爹还没死,就在西屋的厢房睡觉,听到喊声,进来一看,顿时也傻眼了。

“儿啊,你这是咋的了啊,你咋了?”张老爹泪流满面,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还没给自己添个孙子呢,这要是真被夹坏了,这老张家不是要绝户吗?

张志强心里这个气啊,本来被夹着就很疼,自己老爹还站边上哭丧似得,“爹啊,俺还没死呢?你倒是找李瘸子去啊?”

张老爹这才反应过来,光着大脚丫子就外李瘸子家里跑,这大月亮地虽然挺亮堂的,但是毕竟张老爹那么多岁数了,深一脚浅一脚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倒是惊醒了一路的狗,顺便的把爱看热闹的人也都惊醒了。

李瘸子是靠山屯的赤脚大夫,根本就没有城里人说的什么行医证,也没上过医学的院校,跟着已经死了的老爹学了点扎针的活,就在屯子里面扎个针啊,卖个药什么的。

不一会儿,半个村儿的人都被张老爹跟吵醒了,跟着李瘸子来到村长家,看看是咋回事?

等众人来了,张老爹碍于面子,没让大家进屋,毕竟屋里头张志强和夏金花还保持着那个“深入了解”的那个姿势,这要是传出去多丢人呐!

李瘸子一瘸一拐的走进屋一看,吓了一大跳,饶是他从小就跟着自己的老爹到处看病,也没见过这病啊。

弄了半天,除了让张志强疼的更加乱叫之外,一点问题都没解决。

“俺说村长啊,你这病俺治不了啊,俺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过这儿有人犯这病儿,估摸着乡里也没办法,俺看没准不是病,你们是不是招没脸子的了?要不找王婆子看看?”李瘸子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跟张志强说道。

张志强虽然动一动就很疼,但是不动的时候,还算能够忍受。听李瘸子这么一说,也冷静下来,想到刚才窗户的那个暗暗的人影,心里琢磨着也可能是这么回事,连忙说道:“大兄弟啊,那你还愣在这干啥啊!老哥这命根子随时都可能交待了,赶紧帮老哥去找王婆子啊?”

李瘸子哎了一声,就走了出去,幸好王婆子也是个爱凑热闹的主儿,老早的就来到村长院子里了,但是碍于村长他爹在外面拦着,没好意思上前去。

一听让自己进去,王婆子赶紧推开张老爹,就进去了。王婆子一进去,就吓得差点坐在门槛子上,大声的嚷嚷着说道,“哎呀俺的妈呀,这是咋的了?”

“俺说,王婶,你还妈啥呀,你快点看看俺媳妇是不是招没脸子的了啊?”张志强羞愧难当,但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命根子,也没办法,赶紧催促着。

王婆子这么一听,赶紧上前一看,就发现夏金花双眼紧闭,双唇没有血色,牙齿就死死的咬着。

“村长,你媳妇这是招没脸子的了啊?你先等会啊,俺给你叫叫!”说完,拿起炕上的扫帚,对着周围就一顿扫,边扫还边叫夏金花的名字。

可半天过去了,却丝毫没有见夏金花有转醒的意思,这可急坏了张志强,“俺说王婶,你这管用吗?咋还不醒呢?”

王婆子老脸一耷拉,就不高兴了,“村长,你要是寻思俺在这忽悠,那俺就走了,你自己解决吧!”

眼看着王婆子就要走出门了,张志强也再也不敢惹人家了,“王婶,你这是上哪去啊,赶紧回来给俺瞧瞧啊?”

王婆子听张志强这么一说,停了下来,“村长,俺像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吗?俺这是去给你拿家伙事去,你这我得给你跳跳,要不整不了。”

说完,也没管张志强,出去就让几个年轻力壮的老娘们进去把张志强和夏金花用门板给抬了出来。

牛大壮看了半天,都没瞧出自己的家伙有什么问题,甚至连蛇的牙印都没有。这时候看到人多,借着混乱,正好出来,混在几个体格好的老娘们中间就进去抬人了,很快就在张志强嗷嗷的嚎叫声中给抬出来了。

借着院子里的灯,张志强和夏金花的样子都被人看到了,村里人啥时候见过村长这样啊!顿时一个个开始指指点点的,有年轻的小媳妇捂着脸,不好意思看,不过,却挨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羞红着脸,从指缝偷偷的瞄着。


 

2治病

张志强尴尬不已,还好,张老爹在关键时候拿出被单盖在他们身上,好在算是挡住了春光。

不一会儿,王婆子就回来了,不过装束却变了:拎着一面小鼓,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腰间还系着铃铛。

“村长啊,你也知道我这要是一请神的话,可不能给少了!”王婆子这神还没请下来呢,却开始要钱了。

张志强黑着脸,虽然很不情愿被这个老巫婆占到便宜,但是也没办法,只能点了点头,不耐烦的说道:“你快点吧,该给的少不了你!”

王婆子也没在犹豫,转身把小鼓交给了他家老头子,就在这大院子里和着鼓点蹦跶开了,嘴里还念念有词。不一会儿,王婆子就满头大汗了,但是却越来越欢畅。

突然,王婆子直直的站住了,全身还一哆嗦,接着看着夏金花的眼色就变了,庄严说道:“何方妖孽,本尊念你修行不易,不想毁你道行,还不速速离去。”

所有人这个时候都看向夏金花,可是半天,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王婆子接二连三的又是恐吓又是规劝,可是还是没有反应,最后,她一啰嗦,又变的正常了。

“王婆子,你这也不灵光啊?”李寡妇平日里就牙尖嘴利的,这个时候逮到机会,还不狠狠的损一下王婆子?

王婆子瞪了她一眼,却转身对张志强说道:“村长啊,你这次惹的麻烦有点大啊,我是真整不了了,人家道行比我高!不过,你放心,大神都说了,明天会亲自来收拾她的!”

张志强心里只想骂娘了,等明天,明天老子的命根子还能保住吗?只短短的过去了这么一会儿,下面就感觉到麻了!

“要不咱送医院吧?”人群中有人提议道。

只是这黑灯瞎火的,他们又不能骑摩托车去,要是靠着拖拉机到乡里,估计还没等到地方,张志强就得疼死。

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搞得张志强越来越烦躁。

牛大壮本来寻思看着好玩,却没想到变成这样,寻思着这要是真弄出人命来,自己也过意不去。况且这事是因自己而起,还是要自己亲自解决呢!

想到这里,他上前两步,掀起被单仔细的观察起来。

“大壮,你这是干啥?你能整明白啊?”李寡妇不屑的问道,其他人也都怀疑的看着牛大壮。

“你们要是能整明白的话,你们就上?否则的话,别在边上唧唧歪歪的!”牛大壮一听,脸色就拉了下来,不客气的说道。

大家伙一听,即便有看不起牛大壮的,这时候也不敢吭声了,这可是关乎人命的事儿啊!

牛大壮皱着眉头,仔细的看了看,夏金花身体有些发青,但是却还有着呼吸,想到之前时候她的惊叫,应该是被吓晕过去的。

至于张志强的家伙为什么拿不出来,还多亏牛大壮上高中那会儿不好好学习,经常上网,在网上也看过一篇类似的新闻,这种情况叫做**痉挛,是突然受到刺激或者惊吓导致的,至于为什么会直接吓得晕过去这点,牛大壮就不是很了解了。

不过,再次之前,他还是要证实一下,万一这要是弄错了,可是关系人家老张家香火的事儿,“强叔,情况我基本了解了,但是我还是问你几句,婶儿是不是平时没毛病?”

这要是搁在平时,张志强找就一巴掌扇过去了,可是现在牛大壮是自己唯一的希望了,只能乖乖的说道:“你婶子什么毛病都没有。”

牛大壮点了点头,“强叔,你是不是包皮过长?”

张志强一听,脸都快绿了,不过又想到自己的命根子,丢脸事小,保命才是大事啊,就点了点头。

顿时,人群里像是开锅了一样,议论纷纷。

“啥,村长长得肥头大耳竟然包皮过长?”李寡妇这张破嘴又开始嘚啵了。

大英子撇了撇嘴,阴阳怪气的说道:“长不长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别总想着那点埋汰事!”

张志强脸色越来越难看,这个牛大壮治病就治病呗,还问这问那的,这要是治不好,自己丢人可是丢大了。

“强叔,你放心吧!这病我能治。”说完,牛大壮右手成爪状,就抠住了夏金花的人中穴,现在夏金花是昏迷着的,不管怎么样,要先让她醒过来才行。

可是,刚一接触到夏金花的身体,牛大壮的身上确实一颤,一股至阴的气息从手指传来。

牛大壮本能的就要把手缩回来,却不想自己的丹田位置竟然出现了一股暖流,直接冲到自己手指处,中和了那股至阴之气。

牛大壮心里还奇怪,但是现在救人要紧,再也没有理会其他。连掐了两次,夏金花才幽幽的醒过来,看到这么多人围着她,又吓了一跳,一紧张,夹得张志强又是一阵乱叫。

“你这婆娘是不是想断了我命根子啊?还用力?”张志强疼的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

夏金花刚刚醒来,哪知道发生什么事儿啊,看着张志强打自己,又有点害怕了。

可是,巴掌却没有落在夏金花的身上,被牛大壮给挡住了,“强叔,你这是干啥?你这样做的后果只能是越来越疼!”

一听到会越来越疼,张志强蔫了,眼巴巴的看着牛大壮。

“你们听我的,放松,放松,尽量的放松,什么都不要去想,对,就是这样,强婶,你也是,对,闭上眼睛放松身体。不要紧张,其实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孙浩越说声音越轻柔,他也慢慢的站了起来,轻轻的走到井边,打起一桶凉水,趁着两个人放松的档,淋在了他们身上。

张志强和夏金花一个激灵,气愤的看着孙浩,“大壮,你干啥?”

牛大壮脸上出现了笑意,“呵呵,不干啥,你们看看,是不是好了?”

张志强试着站了站,没想到竟然没有被夹着的感觉了,顺利的拿了出来。乐的他竟然就站了起来,他还好,身上还有被单,可是夏金花却惨了,全身**裸的就暴露在空气中了。

孙浩咽了咽口水,别看这夏金花三十多岁了,但是身材还真好,硕大的**即便是躺着,都耸得老高,光洁的小腹没有丝毫的赘肉,夸大的臀部,结实修长的大腿,无一不刺激着牛大壮小处男的神经。

“啊!你个败家老爷子,你给我盖上啊?”夏金花在经历了短暂的喜悦之中,终于意识到自己可是一丝不挂呢,瞬间大叫起来。

好在村里的男丁大部分都外出打工去了,现在在现场的也没几个男人,否则的话,夏金花这张脸算是丢大了。

张志强赶紧抱起夏金花,飞快的跑进屋子,穿衣服去了。

在经过牛大壮的时候,低声的说道,“大壮,叔明天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今天就早点回去睡吧!”

看着村长两口子都进屋了,大家也觉得没啥意思,三三两两的散去了。不过,大家现在心里都在想着,这平时不太受待见的牛大壮,什么时候会给人瞧病了?甚至连李瘸子和王婆子都治不了的病都给解决了,看来以后对他还要好点呢!万一有事求着,也好说话不是?

牛大壮倒是没想那么多,顺着来时候的小路,一个人又回到了自己的破房子里,可是,刚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穿着暴露的美女坐在自家炕上,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新书上传,求支持~


 

3奇女子

牛大壮其实并不是他的大名,只是因为农村人为了让孩子好养活,都给他们起了个贱名,他的大名还是挺不错的,叫牛犇!

传说当年牛大壮出生的时候,正好一个游方和尚路过,看到牛大壮,就说这个孩子天生跟佛有缘,如果他能长到十八岁,老和尚就会收他为俗家弟子。

牛大壮出生之后,他爸妈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天天琢磨着赚钱。在那个年代,只要有点头脑,再加上勤快的人,都能赚到钱。

很快,牛家就买了个小货车,两口子跑起了运输,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打算来年开春就建个小洋楼呢!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牛犇读高三的时候,一天下暴雨,牛家两口子的车翻了,偏巧还砸死了人。

最后牛家两口子花了大把的医药费,也没救过来,扔下牛犇撒手人寰。

牛家的财产一部分赔偿了死人的那家,剩下的看病用了七七八八。没人管束的牛大壮辍学在家,整天游手好闲,靠着家里还有一点积蓄生活着。

牛大壮上学的时候成绩不是很好,他对书本上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倒是对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很有研究,什么风水了?什么巫术了?只要是这些事情,他都喜欢研究。

如果要是别人突然看到自家炕上侧卧着一个身材暴露的美女,一定会吓得屁滚尿流了,牛大壮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却恢复了正常。他听说过一些鬼怪上身的灵异事件,这种时候,一定要保持冷静,最好是比这些鬼怪更横才行!

“美女,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是俺家!”牛大壮**裸的看着眼前美女,笑着说道。

“你就是牛大壮,看来小青这次眼光还很准嘛!不错!不错!”美女懒懒的伸了个腰,露出玲珑的小脚。那小脚,长得就跟嫩藕似得,弄得牛大壮恨不得抱过来好好把玩一下。

牛大壮不禁咽了咽口水,眼神迷离,心生猥意。

那个美女也丝毫不介意,轻轻的抬了抬手臂,从袖口中就钻出一条小蛇,丝丝的吐着信子。

如果之前牛大壮在张志强窗口注意的话,就会发现,当时咬自己命根子的东西正是这条碧绿小蛇。

一看到蛇,牛大壮有些紧张起来,想到之前自己差点走神,吓了一跳,赶紧问道:“这位美女,不知道你找俺什么事情?”

美女抿嘴一笑,没见她开口,却听到了她的声音,“恭喜你,成为我们萨满教的第三十八代弟子,从今以后,我会常常来教你一些本教的法术”

牛大壮心里咯噔一声,没有看到这个女人说话,却能够听到她的声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腹语术?

还有就是,自己怎么就迷迷糊糊成为什么萨满教的弟子了。

好像是看出来牛大壮心里的疑问,美艳女子噗嗤笑了一下,下了炕,来到他身边,靠在了他的身上,“呵呵,大壮,你还记得刚才被的下面好像被什么东西咬到了吗?其实就是小青咬的。不过你放心,小青的毒对你一点坏处都没有,从现在开始,你将会变得更加强大!”

牛大壮已经惊呆了,就算是他对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很有研究,现在也觉得自己的大脑有点当机了。

他闻到了空气中好香的气味,这是从怀中的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再看她美目流转,脉脉含情,全身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轻轻的缠在他的身上。

怀中的美女好像是有些不满牛大壮这么傻愣愣的站着,轻轻的解开了他的上衣,露出结实的胸膛,接着,小嘴就印在了上面。

一路向上,一点一点的亲吻着牛大壮,最后停留在牛大壮的嘴唇上,小香舌轻轻的撬开他的牙齿,进入到了他的嘴中。

“大壮,现在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女人吐气如兰,贴紧他的耳边。

牛大壮就觉得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一样,异常的舒服,特别是胸前的那两团柔软,比起自己见到的幻想的都要大,简直就是人间极品啊。

“死就死吧!”牛大壮一狠心,打横抱起怀中的美女,把她放在炕上,关上灯,他要好好的享受一下有女人在自己胯下的滋味。

粗暴的撕碎女人的衣服,露出里面完美的**,他再也忍不住,脱下裤子,就趴在了完美之后,找到那处桃花源,腰身一顶,直接就进入她的身体,感受着那一丝丝的快感不断的袭来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晚上,那个女人都会准时出现,不但给牛大壮缠绵到天亮,还会教会他一些法术。这些法术大多都是治病救人的,比如谁家的孩子吓到了,应该怎么叫魂啊?比如有些冤死鬼贪恋人间,常常出来祸害人,怎么收服,还有就是一些土方奇药等等,甚至,有天晚上那个女人还给了牛大壮几样法器,说他以后能用上。

牛大壮本来对这些东西就很感兴趣,在享受着鱼水之欢的时候,也渐渐的记住了这些东西。

这天,牛大壮睡到太阳都晒到屁股了才起来。摸摸肚子,琢磨着该吃点啥的时候,就听到院子里有人喊他,接着他们家的旺财就汪汪起来。

出门一看,就看到一个美女站在他们家大门外面喊着她的名字。

牛大壮一看,心里高兴起来,是陈可昕。今天她穿着超短的热裤,露出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上身搭配的是件白色T恤衫,显得清纯干净。

对着土黄色的旺财低吼一声,牛大壮赶紧走出去。

“可昕,找俺啥事?”牛大壮咧着大嘴,笑呵呵的问道。

看到牛大壮出来,陈可昕的脸上露出鄙视的眼神,很明显,她不是很想跟他说话,但是没办法,谁让自家的老姐喜欢呢:“我姐叫你过去吃饭!”

说完,陈可昕转身就走,也不管牛大壮是不是去。

但是牛大壮却一点都没有生气,眯着眼睛,看着眼前渐渐走远的小妮子,喃喃的说道:“哼,你个小浪蹄子,看哪天爷心情不好,就把你办了!”

回屋收拾了一下,牛大壮又出去了,陈可昕他姐叫自己吃饭,自己肯定是要去的啊,虽然陈可昕这小妞子不待见自己,但是一想到陈姐,牛大壮的小肚子就有些火热。

大步流星的走到陈姐家里,就看到一个看起来三十来岁的中年美妇正在井边洗菜。

“陈姐,我来了!”牛大壮进院喊道。

中年美妇抬起头,笑着看了他一看,说道,“你先进屋,可昕在屋里收拾碗筷呢,我洗点两根黄瓜就进去。”

牛大壮眼睛瞄着美妇被膝盖挤得浑圆的胸部,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这个完美的胸部自己已经注意很长时间了,总想着什么时候能亲手摸摸。

可是,牛大壮也知道,暂时自己还只能是想想。

答应了一声,他就直接进门了。

虽然房子基本没怎么装修,但是进屋子后,却觉得很舒服,主要是收拾的干净。

已经放好桌子了,上面摆着几个菜,牛大壮一看,跟以前的时候一样,都是自己好吃的菜。

陈可昕背对着自己,正在盛饭。

“大壮,来,坐啊,来陈姐这你还客气啥?”陈姐这个时候就进来了,招呼着牛大壮坐下。

牛大壮没有客气,直接坐在了炕边上的凳子上。

陈可昕这个时候已经盛好饭了,但是只盛了两碗,很明显,没有给牛大壮盛饭。

“可昕。给你大壮哥盛饭啊?”陈姐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他自己没手啊?不会盛啊?每次来混吃混喝,还要人伺候!”陈可昕嘟着嘴,瞥了瞥牛大壮,不高兴的说道。

陈姐脸色一变,就要训斥陈可昕,“你这孩子,跟你说多少吃了。你大壮哥不是外人,你上学的时候,他”

“好了,陈姐,可昕说的对,我自己盛吧!”牛大壮赶紧打岔过去,他可不想每次来,都让人家姐妹吵架。

“是啊,你又要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了,他爹妈都死几年了,以前的好你还记一辈子是不?就算是他爹妈有恩于我们,这几年我们也还完了,这么大的男人,正在蹲在家里,也不嫌丢人!”面对着陈姐的责骂,陈可昕一点都不含糊,争辩了起来。

“你这孩子!”陈姐抬起手,就要去打陈可昕,但是却被牛大壮拉住了,“陈姐,可昕说的对,我都这么大了,以后也该照顾自己了!”

牛大壮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心里却是有些难过,在靠山屯,谁都看不起自己,觉得自己就是克星,克死了爹妈。

唯独陈姐,丝毫不在意,隔三差五就找自己吃饭,她是担心自己一个人吃不好啊!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