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一雷惊蛰始,酣睡春醒时

宋诏桥小学 2018-02-13 03:48:30


雷,是令人敬畏的,万物出为震,震为雷,惊醒为慌,惊慌为乱,春雷为鞭策,劳碌一季重新开端。

也正是从这一刻起,蛰伏了一季凛冬的花草虫蛇终可破土而出,有生机万物的季节,才像诗篇。

惊蛰分为三候:“一候桃始华;二候仓庚鸣;三候鹰化为鸠。”

一候桃始华,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乃闹春之始,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流水桃花,便勾引出千媚百态。

二候仓庚鸣,仓庚为黄鹂,黄鹂最早感春阳之气,嘤其鸣,求其友。仓为青,青为清,庚为更新,“昔我云别,仓庚载鸣”,文人由此也称它“离黄”,“离黄穿树语断续”就成了悲声。

三候鹰化为鸠,古称布谷鸟为鸠,春时因“喙尚柔,不能捕鸟,瞪目忍饥,如痴而化”。到秋天,鸠再化为鹰。

农谚有云:“到了惊蛰节,耕地不能歇”,南方开始犁地耕田,北方的小麦则已开始返青拔节。

 

此时的田野阡陌,处处可见弓背弯腰、辛勤劳作的农民,他们高歌吆喝,忘却疲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泥染衣腿,是他们最大的欣慰。

天气渐暖,草虫渐生,在惊蛰这一天,地方百姓会有香草熏房的习俗,或者在门槛外面撒上石灰,防止蚂蚁小虫上门。

市饮

(宋)陆游

学道无多事,消阴服众魔。

春雷惊蛰户,海日浴鲸波。

大勇收全胜,灵襟袭太和。

何妨会稽市,取酒独酣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