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千阳文苑】雨中飘荡的回忆

千阳微生活 2018-02-13 06:32:49

新朋友 点击上方一键关注小编微信:zsh919

出来混,千阳微生活 迟早是要关注的!

雨中飘荡的回忆

作者:杨红芳

细细想来,我自小喜欢下雨,特别是夜晚降临的时候,万籁俱寂,天地一片混沌虚无,如果有雨声陪伴,我会感觉踏实安稳。好像有个知心朋友,喁喁低语,倾心交谈中,朦朦胧胧,就不知不觉安然入睡了。

       春雨贵如油,春天的雨,既珍贵,又来去无踪,飘忽不定。春雨像花针,像细丝,好像有灵气似的,总会揣摩人的心意而来。大地刚刚解冻,万物刚刚苏醒,春风就像姑娘的小手,轻柔地抚摸着,让人欣快无比。就在这个时候,一夜醒来,滴滴答答的雨声敲打着耳鼓,湿气裹着花香挤进窗户,怎能不心旷神怡。这时你会随口吟出一句古诗: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你的眼前会出现一幅和一句唐诗意境一模一样的画面:春潮涌动,夜来雨急,早晨起来,来到荒郊野外的渡口,没有一个人,更不见船夫,只有一叶小舟在河边横靠岸堤,荡荡悠悠。


       春雨的神奇在于每下一场雨,都会有魔手施法一般,催开一树杏花、桃花、梨花,地里的麦苗经过一个冬天的睡眠,这个时候会完全醒来。用攒了一冬的力气,大口大口吮吸着甘露,挺直身子长起来。漫步田埂,感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韵味和曼妙,你会有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的感慨。


       趁着春雨飘洒,庄户人会在心里偷偷乐,更会闲不住自己。布谷声声里,披着雨衣,散步一般,一把一把给麦苗撒化肥,玩耍似的剜荠荠菜,掐苜蓿;然后推着自行车进城,走街串巷,一声声呦呵:卖苜蓿了,卖苜蓿了……

一畦春韭绿,十里桃花香。春天的韭菜香得醇正,香得诱人,神仙佛陀也会开口的。春雨滋润下,韭菜很快就会上市,春风吹拂,韭菜的独特的香气便会四处弥散,成为春天永恒的味觉标识。


      无论时光如何流逝,变化如何沧桑,大自然的美是永恒的,人类的感悟是相同的。关于春雨有太多优美的诗文,更不乏名篇佳作。“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沾衣欲湿杏花雨,春面不寒杨柳风”。寥寥数语,有人有声有雨有花,人无眠,花正俏,春雨潇潇,吆喝声声,简直就是一幅小城春景图。


        雨误人事也成全人事,雨扰心绪也抚润心灵,夏天的雨尤其如此。惊蛰一过响惊雷,到了夏天,眼看麦黄了,杜鹃声声,子规啼血,偏偏天不作美,连发几日雷雨,或者干脆来个连阴雨,庄户人就心焦如焚,寝食不安。


      记得家在农村的时候,每到三夏大忙时节,可以说是全村总动员,趁着天晴,把碾麦的土场要拾掇弄光,准备好夏收的用品:镰刀、草帽、推耙 、卖钩、铁叉、连枷、簸箕 、扫帚等。年龄大经验丰富的长者,总要看云识天气,充当天气预报员,因为龙口夺食嘛,天雨难免打扰。必须分秒必争,丝毫不敢耽误时间。往往摊场快到一半了,突然起了风,天空黑云压城,经常正在碾场,天边滚过雷声,正在地里挥汗如雨割麦,雨骤风狂,躲避不及。这个时候,就会如灾难降临,大人小孩齐上手,要么赶紧把摊开的麦子收起来,要么把地里刚割好捆起来的麦子摞起来,用麦杆遮住,把麦穗笘好。


       一阵忙乱过后,有可能大雨倾盆,也有可能云散天晴,不过一场虚惊。可是没有人会抱怨这是有惊无险,因为如果不紧急行动,把麦子让雨下了,就要吃芽麦面,这是最可怕的。有时候,天会下起连阴雨,待在家里,麦子不能割,场不能碾,真的坐卧不安,一天能往地里跑几次,就像有宝贝被落在田野,魂儿也被勾去了。


        实在没办法,就在布谷声里,看着如烟的雨雾,几个人或者下棋,或者打扑克,睡懒觉当然不可少了。可是都心不在焉,心事重重,心里不停抱怨:这雨要下到啥时候啊!这和忙毕过后,全家搓棒棒面,蒸面皮,招待送忙毕的女儿女婿,笑声朗朗,有天壤之别。这种情境下,雨越大,心情越好,仿佛有音乐在伴奏,还能让女儿多住几天,正所谓下雨天留客天。

       雨下顺溜了,就像老天有冤屈似的,下也下不完,把人能烦死。出门要戴草帽,要穿泥鞋,洋气的才打伞披雨衣。那时候没有自来水,挑水都成了问题。土路一下雨,满是泥泞,经常有人滑倒。雨下得土炕被褥潮潮的,空气里都有一股腐烂的味道。天白茫茫,山雾蒙蒙,树木、田野在雨幕下,绿得逼人眼,净得像退了层皮。


        最喜欢在这样的雨天,躺在炕上,手捧书卷,书自然是最好的陪伴。《红楼梦》、《封神演义》、《猎人笔记》、《白洋淀纪事》、《寄小读者》、《十月》、《收获》、《小说月报》……或者打开收音机,听评书,听音乐,听新闻……雨沙沙响着,收音机放出的声音,好像空中传来的天籁,心中的翅膀没有被下湿,反而更有了力量和方向,乘着歌声,乘着雨雾,在黑夜里飞翔……飞着飞着,就甜甜地进入梦乡。在梦里,我顺着没有航标的河流,逆流而上,杨柳岸边,白洋淀里,我写出叶赛宁的十四行诗,用乔臻的声音朗诵给在水一方的茜茜公主。


       寒来暑往,夏去秋来。秋风最是恼人,秋雨最是缠绵,记得小时候秋雨最多的时候可以断断续续,淅淅沥沥下一个月之久。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风秋雨愁煞人。经过了一个夏天的火热,天气一天天变凉,直到进入严酷的寒冬。也许是感慨时令变迁,也许是咏叹人生短暂,秋天的萧瑟暗合了这种低落、起伏的情绪,怎能不令文人墨客写出“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这样感伤的句子?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最喜欢这首诗的意境和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浓浓的亲情和炽热的爱情。现代人交通便捷,通讯发达,高铁朝发夕至,飞机天涯咫尺,拇指一点,信息就发了出去,怎么也体会不到古代人旅居在外,归心似箭的心情的。在这静静的雨夜,我仿佛看到诗人独居客栈,眼前不停浮现远在家乡的妻子,陪伴他的只有片片落叶和因为秋雨连绵而涨水的池塘。而在另一方,一位佳人正伏案疾书,急切地询问出门在外的夫君何时返回?镜头一转,灯影摇晃的西窗下,诗人与妻子共剪烛花,相偎相依,互相倾诉分别后的相思之情,谈到了那个大雨的秋夜,两人是何等的想念对方,那种焦虑,那种煎熬,不禁唏嘘不已,泪水潸然。


       雨是大自然的精灵,更是文人借以表达思想心绪的寄托。有什么样的境遇,就有什么样的心情。心情不同,看到下雨的感受就大不相同。古人也罢,今人也好,概莫能外。今夜,有雨敲窗,今夜,雨伴我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