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文|一匹马的夏天

风吹路灯摇晃 2018-10-18 13:18:49

一匹马的夏天

小古抬手关掉了电视,侧过身躺在凉椅上,看着窗外明晃晃的树叶,眼睛渐渐失焦,随着一口热气从鼻腔呼出,敞亮的房间里再无声响。他默默闭上了眼睛,想着这恼人的夏天快过去吧。


“渡哥——,渡哥——”,是邻居家的新哥哥的声音,他总是喊古渡“渡哥”。


古渡不由心里一慌,连忙拉起脚边的凉被,盖在了脸上,然后躲在被子里屏气听着。


先是推门的哗啦声,接着传来脱凉鞋声,随后是光脚跑在地板上的啪啪声,和拧门把手的声音,然后便没了动静。古渡依然紧闭眼睛,试着呼吸得更沉更协调,装作沉睡的样子。


安静了好久,除了遥远地方传来的蝉鸣,便什么声音也没有了。按照古渡的本性来说,此时必然是要掀开被子看看的,但是今天不行。今天,或者说最近,他的心中总有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东西,隔断了他与外界的交流,与任何人的交流都不太如愿。


古渡呼吸得愈加用力,仿佛不如此便不能证明自己已经睡着。忽然一双手钻进了他的胳肢窝,在两侧胡乱地搔揉过后,一阵快活的声音响起:


“大白天睡觉要变成白痴的。”


小古自来就怕痒,此时更是被这双有力的手搔得在凉椅上狂乱地扭动着,使得单薄的凉椅传来吱吱声,仿佛不堪重负了。他“咯咯”地笑个不停,连忙又打又踢地隔开了那双手,但又马上想起了什么,佯怒道:“你烦不烦啊?”然后一把拉过被子,披头盖下。


“走啊,去我那里玩。”

“不去。”小古不高兴地应声。

“我下载了新游戏,好耍得很。”


“不耍!”小古有些不耐烦了,翻了个身,把被子捂得更紧了。


“好嘛好嘛。”新哥哥在古渡脚边坐下,手搭在古渡的腿上,自言自语地说道:“嘿,读了会儿高中真是不得了,游戏都不耍了。”


新哥哥坐在那里,若无其事地打量着古渡的房间,仿佛第一次见到一样。


古渡的房间是家里所有房间中最小的,只容得下一张床、小桌和一张凉椅,剩下的空间都被书本占据着。粉刷得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一盏电灯,还贴着几张素描画,之外便没有什么装饰了。


那些地上的书,位于房门正对的墙角,其中一些教材略微有些破旧,上面还沾着一些灰尘,书页的边角都卷了起来,就像是秋天早晨飘落的梧桐叶。除去教材之外,还有一部分被细致放置于纸箱内的书,小说居多。书堆旁边就是那一人长的竹制长椅,竹片被漆成暗红色,常年的磨搓,使得表面流转出玛瑙般的光泽。小古躺在上面,凭空多了些不一样的气质,看起来竟不再像个十四五岁小孩。


新哥哥从那纸箱里随手拿出一本书,翻过来一看,竟是《庄子》。他有些诧异,翻到了《逍遥游》那一章,除了被勾画得满满当当的原文,那些空白的地方还用铅笔写了密密麻麻的字,那字如蛇行一般,扭成一团,仿佛故意写成这样,使人看不懂。他又翻了后面几章,也是如此,不过之后的“蛇行字”却没有先前的多了。


新哥哥合上了书,用它拍了拍古渡的屁股,说:


“你还看《庄子》啊?你看得懂吗?”


小古连忙把被子揭掉,慌乱地夺过新哥哥手中的书,放在较远的一侧,又愤怒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翻了翻书,像是要确认什么。


“你该练练书法了。”新哥哥揶揄道。


小古也不理他,把《庄子》插进了纸箱的那些书中,然后继续侧身躺下,将细瘦的背对着新哥哥。


新哥哥坐在旁边,看看书,又看看古渡,挠了挠头,像是想说什么。


“喂,听你爸说,你休学了?”


古渡在竹椅上扭了扭身子,待寻好最舒服的姿势后,又直起双眼看着天花板,百无聊赖的,嘴皮都没抬一下。似乎刚才的询问恰巧从他的耳边溜走,没被听见。


“真不读书啦?”新哥哥微微伸出头,试探着问道,“还是假不读书?”


古渡将头偏向一旁,神色微黯,看着窗外被阳光烫上金色的山茶树叶,呼吸和心思都随着叶片上流转的光一闪一闪着,不成目的。


“课都上到哪里了啊?”古渡看着窗外想到。

 



上个星期三的一整天都被阴云压着,校园里充斥着看不见的黑色物,即使是正午,教室也黑麻麻的,开了灯才好一些。从窗户看出去,似乎就只有楼旁的几株悬铃木晃荡着枯叶,更远一些的道路上,人也不见一个。


一阵大风吹过,使校园某处传出可怕的“呜呜”声,又猛地窜进窗内,把桌上的书翻得哗哗作响。


古渡想出去。他伸长脖子望着窗外,微微起身又坐下,折腾了十多下,告诉自己必须出去一下,哪怕一刻钟,不,哪怕一分钟也够了。


他想借口去厕所,跺着脚,喘着气等着老师转过身来。


讲台上的化学老师是个雷厉风行的人,钢针般的短发,面白无须,体面却稍长的西服,说起话来不容拒绝。


他三两步走到窗边,猛地将窗户划拉上,再三两步走回讲台,才传来 “乓”的一响。他站在那里,盯着半空中某个点,却像是盯着每个人的眼睛那样说道:“集中注意力哈。”不容置疑地定了一会,才又转过身写那未完的反应方程式。


风开始没目的地吹着,关了窗,小声了许多。古渡情绪缓了下来,可腿依旧抖个不停。他看着周围的一张张脸,感觉很亲切,他那么想摸一摸那些脸。一阵鼻酸袭来,眼泪泛泛,古渡还没想明白为何,就被胳膊上的一阵疼拉回现实。


化学老师捏着他的胳膊,一脸严肃地看着古渡,又撇了下嘴,指了指后面,一句话都没说,便又回到了讲台。


古渡拿着书本默默站到教室后面,看着所有人的后脑勺,就是在那一刻,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情感空洞的感觉,


整个晚自习,古渡都站在那,漫无目的地思考着形而上的东西,直到铃声响起,大家收拾着放学时,他才挣扎出来。


外面正下着细雨,风一吹,在眼镜上画上一个逗号,于是他决定不回宿舍了,去哪都可以,在这大半夜。


跟着走读生走出了校门,随意选了一辆公交,又在随意一个站下了,来到县城里不知名的角落,沿街商户早已关门,汽车尾灯一闪而过后,梧桐树下黑湿湿的。


雨下大了,打在树叶上,一切可以发出声音的都在嘶嘶作响。


古渡站在锈蚀的卷帘门前,看到世上所有的潮湿都在往上涌。

(未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