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返景入深林 ——青年艺术家陈超群访记

艺术与财富 2018-10-10 17:44:27

车子行驶在通往一个叫柴务村的路上,空气和道路都是湿漉漉的,恍然行驶在一条缓缓的河道中央,豆秧、高粱地和连绵的荒草构成两岸的风景,完全从北京城里的喧嚣挣脱出来了。


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到达柴务村村委会大门口,我下车,等待我的采访对象陈超群出来接我。我和超群没有见过面,但关注他的时间不算短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画是在北京“798”一个展览上,他和几个名家一起参展,他是其中年龄最小的,生于1988年。



说法  68x34cm  2016  纸本设色


后来,不断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他的画,很精致,又有山野气,经过朋友介绍,就约定了这次采访。


而此时,站在这四周的荒草地,静静的,只看见一个农民抱着柴火向他的房子走去。我心里满是对这位年轻画家的好奇。

 


径直往前走,左转,在一个红砖的二层厂房前,停下来。大门用一根干草棍儿别住。陈超群走在前面,把门打开,顺手把木棍儿扔了,“不要了!”


我在心里乐了一下,不知为什么,这个过程让我觉得,他跟这里很相配!他说把门别一下,是怕里面的狗跑出来。



赠经 68x34cm 2016 纸本设色


他的画室在一棵老杨树的旁边,院子不大,落下了不多的杨树叶。


我喜欢这样的采访过程,它使人真正看到,所谓艺术来自什么样的地方。这些画为什么这样画下来。在画册上看不到,在展览现场看不到,就像原始的生产车间,一切正在发生。


超群的画室也仅仅是画室,墙上有些发潮了,上面的部分甚至有漏雨的痕迹。我问他会不会潮。他说夏天的时候有几天会。屋子里挂着他的画,一个画案、一个茶几、一个沙发,没有多余的东西,也没有多余的凌乱。



汤泉 68x34cm 2016 纸本设色


适当的荒凉,适当的山野气,是一个画画的好地方。


陈超群个头不高,但讲话的声音响亮,他一说话,就把屋子里的荒凉赶走了。

我们坐下来谈了两个钟头,后来一起看画,看到梅花的时候,我想起了贾宝玉去庵里向妙玉索红梅那一段,想是这里太清冷了,我想到了妙玉。姑娘们看到庵里梅花开了,天还在下雪,好远就闻到梅香。人人都闻到了梅的香,没人看到妙玉的寂寞。


寂寞是大自然最好的馈赠。



摩诘境 68x34cm 2016 纸本设色


此时,外面下起了雨,还有风吹大树的声音。


超群的梅花密密匝匝的,有春意,是新绽的梅花,也有老梅发新花,别出机杼。古人画梅有点瓣、圈勾之称,超群的梅花还在修习中,在笔墨没什么不同,但是在立意上他常常画人之未画,别出心裁。


超群喜欢金农,他的梅花大体上也是金农一派,“横斜梅影古墙西,八九分花开已齐”,看得出,他在画面上,注重的是情思蕴藉与人生体悟。


这一沓子梅花都是画给自己的,还没有给公开过,我想他是在等待技艺纯熟的时候。

 


大家见得最多的是他的高士图,这一部分作品也是受到金农的影响。


大概是在三年前,他把装在两个蛇皮口袋里的画,全部扔到河里去了。回来之后画的就是这批高士图。之前的画有山水、人物,现代的、实验性质的,好几年的画都付诸东流了。之后就是古意犹然的高士图。



秋意浓 68x34cm 2016 纸本设色


有一次去故宫看展览,在一套金农的山水册页前,他停了下来,那天周围的所有画都不存在了,只剩下金农的山水。他当时内心受了震动,似乎也随着船上的小人,飘摇在一派青山绿水中。使他受感触的是画家的心性,一生布衣,取拙好方,不随大流,自在本真。只有从心里面出来的才可能是艺术。


“要画真东西。”


本真这个词在他强调了多次。“也就是见性。”见性,才能见自我。


在个人经历上,超群与金农也有相似之处,他从小随村里的老先生学画,是从民间进入艺术大门的,十四五岁的时候,正式进入学院系统地学画,后来到北京首师大进修,学的是现代水墨,但是我感觉,他从来没有服从于哪一派或是哪一个老师。


经过一路的摸索之后,也能分辨什么是好的和适合自己的,高士图这种绘画形式就是多年努力之后形成的。高士图创作在他已经进入第四年了。



草堂 68x34cm 2016 纸本设色


他往往能将自己的快活寄予笔下的人,也能在所处环境中整出一片自由的天地,他不纠结于笔墨,放开了去快活,大的架子搭好了,状态调整出来了,剩下的自由的生发就好了。


这样的画也和他生于中原,一直心性孤傲有关,特别守得住。


每天的绘画从写字开始,9点钟开始写,一直写,直到写出气息才转到画面上。一画就停不下来,常常画个两三天,所有的画都是一气呵成。



冷泉 68x34cm 2016 纸本设色


相对于技术,他更注重画外功夫,他说要是一心想着解决这个笔法、那个墨法,总是画不好画。前几年,他花很多时间纠结笔墨,后来才悟到要忘掉技术。忘掉不是忽略,而是不纠结,一心画出自己的心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技术想不长进都难。

 


主要是画高士,但他没有把自己框住,也画罗汉、春宫、花鸟,画了大量的梅花。高士图最符合自己的心境。很多人也喜欢他的高士图。现在的社会生存环境给人的压力太大了,人们总是想隐在一个地方。这样的向往亘古不变。中国人的世界观是倾向自然的,去有山的地方,有树的地方,人的戾气自然会消失。



嗅梅  68x34cm  2016  纸本设色


人在自然面前,哪怕是一派荒草面前,都会觉得自己太丑陋,太算计。


有一个很奇怪的调查发现,越是树多的城市,人的幸福指数越多。在瑞典,这个国家处处都是原始的茂密的森林,森林的自然覆盖率最高,人的幸福指数也居于前列。


靠近自然就是靠近原初。


在超群的画里,树很多,山很高,房子很小,只有一间房子,必有大树遮荫。这房子远离闹市,在湖边,或是江岸,或是山花盛开,或是风雪漫天,人在这里面回归自然的劳作,垂钓、抚琴、煮茶、读书,撑一只船,发一发呆,等一个远方的朋友来。



秋水 68x17cm 2016 纸本设色


在他的画里,人很小,人常常能够谦卑下来。


画家笔下的高士都没有表情,他的心情却一眼望得见,心情都在他们的动作姿态里了。人的衣裳也是大地色,与山川草木融为一体。大雪之中,人也萧瑟了。春水暖了,人也鲜亮了。人活在四时之中,荡开一叶舟去,处处是天堂。

“人最终会回到一个静字。”他画出了他说的这种静。


从画室出来的时候,风停了,万籁俱寂,只有雨滴落到土地里的气息。那画里的山野气,就是从此来的吧。



绿天庵 68x34cm 2016 纸本设色


从画室走出来,要走过一片小小的桑田。他说,夏天的时候,树上的桑葚特别甜。人只有静下来,才会体会到一颗桑葚的滋味。在这句话中,我忽然体会到了他的绘画的意义。

 


 


陈超群 又名左一 1988年生 河南商丘人  独立艺术家 现生活于北京 

 

2015年展览

艺起来青年画家作品展 北京 保利会展中心

中国创造力新加坡跨年展 新加坡 复兴美术馆

画语境—2015水墨邀请展 北京 李可染画院美术馆

六十二度灰 北京 798尤伦斯

中国创造力当代艺术交流展 北京 798桥舍画廊

好风相从全国书画名家邀请展 商丘 睢州美术馆

 

2016年展览

第四季艺术新锐作品展 北京 雯华堂

湖上 河南新水墨七人展 商丘 西陂画馆

湖上 河南新水墨七人展(郑州展) 郑州 玩美艺术馆

所见 潘一见 丁学军 阴澍雨 陈超群  艺术展 北京 798艺术中心

相见乘意 借山画会雅集 北京 香乘艺术空间

矩阵 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国际巡展 法国 莫雷市艺术中心

 

个展

2016空山过雨陈超群山水画展 商丘 商都画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