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连载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在邓州农村孩子满月的一些讲究你知道多少?

邓州印象 2018-02-13 06:27:44


邓州风物志



家 故园 老地方(上)




 

生老病死44-(1)


在邓州农村,有句俗谚叫“有苗不愁长”;有了孩子,只要无病无灾,只要假以时日,只要父母肯于勤劳实干,又不虐待打骂,又不伤其心智饿其体肤,那么还用发愁他(下文提到孩子,无论性别,均以他代称)没有长大的时候吗?

孩子出生刚刚三天,还没有睁开眼睛,就会在睡梦中嘴角一咧一咧的露出微笑;孩子当然不会知道自己在笑,更不会知道自己因为什么而笑,这只是一种无意识的笑。做父母的看到这种笑了,立刻趴在床头,静静的满怀怜爱的望着孩子,他们把这种笑称为“模糊笑”。望着孩子嘴角的模糊笑,他们自己也会跟着笑起来。

孩子两三个月大了,他会在吃着母亲的左奶时,伸手护住母亲的右奶,好象害怕谁会过来抢食似的;他会每吃几口奶就抬头望望母亲的脸色,望着望着咧嘴一笑,母亲知道这是一种感恩的笑,——孩子在发自内心的感激母亲的哺乳之恩呢,于是也就回以一笑,然而他却害羞似的立刻把头埋进了母亲的怀里……

“三翻六坐九爬叉,十个月就会叫大大”,这是邓州农人对于孩子出生后初步的人生轨迹的考察和总结,它的意思是说孩子出生三个月后就会翻身,六个月后就会坐起,九个月后就会在地上爬来爬去,十个月后就会问父亲叫大了。当然,这是一般规律,具体情况还要视孩子自身的体格差异而有所不同了。

一般情况下,四五个月的孩子便能闻到五谷的香味了;倘若做母亲的体质不好或者奶水不足,那么便可在此阶段于乳汁哺育之外,开始辅以一些柔和的容易消化的面食了。孩子们当然也很乐意尝尝母乳之外的其他食物,事实上,四五个月大的孩子就是依靠小嘴巴来认识自身以外的世界的,在他们眼里,大概所有的东西都可归于两类:一类是可吃的,一类是不可吃的。他们一旦认定父母碗中盛着的是可吃的东西,便会在父母吃饭时候使劲的拍打着巴掌,甚至直接伸手抓向父母的饭碗,以便引起父母的注意而给他们喂饭。当父母把碗中的面汤递至他们的面前,他们会双手紧紧抱着碗沿,把头埋进碗里咕吱咕吱一气牛饮,抬头起来时,嘴角往往还淌着一线汤汁;当父母把面条放在嘴边呼呼的吹凉送到他们的嘴边,他们又会摹仿着父母的样子也呼呼的吹上两口,这才张嘴叼住面条的一端,然后扑噜扑噜将长长的垂挂唇外的面条吸进口去,吸进去了,吞咽完了,还会眨眨眼睛、皱皱眉头,做个鬼脸讨父母一笑,好换得下一根面条的继续入口。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在邓州农村,一些讲究的人家还会于孩子满月之后,请来木匠给孩子做个摇篮:两边各是两根五尺来长、胳臂粗细的原木,上部呈“个”字型的交叉一处,中间固定一根横木,横木下面结绳系着一个竹编摇篮。孩子想要睡觉的时候总是又哭又闹,最为难哄,于是就放进摇篮内,由母亲一面晃动摇篮一面哼唱儿歌,孩子在来来回回的晃悠和咿咿呀呀的儿歌声中,很快便香香甜甜的入睡了,小鼻孔里发出着均匀的咝儿咝儿的轻微鼾声。他们还会在孩子能够翻身坐起的时候,给孩子订做一个“座泊”。座泊由圆润的横木、光滑的挡板以及其他种种部件,通过榫卯联结成为一个类似于空心的长方体的形状,大约有两尺来高,尺半来阔,中间设有座位,前端两侧设有脚踏,座位下面又设有大小便的通道,这样孩子坐在里面,拉屎撒尿均不会弄到身上。当父母抱孩子抱得疲累的时候,或者父母在吃饭干活腾不开手来的时候,就把孩子放进座泊里,可以逗着孩子玩,也可以给孩子喂饭。有的座泊下面四脚还装着轮子,前面横板上又放着拨浪鼓、呼啦珠等玩具,这样孩子在哭闹的时候,就可伸手将座泊推来推去,使孩子生出置身摇篮的感觉,或者摇摇拨浪鼓,拨拨呼啦珠,以转移孩子的注意力,结果孩子很快便不哭不闹,专心致志的玩了起来。

其实更多的人家却是既无摇篮也无座泊,麦秋大忙时候,他们只能将两三个月的孩子独自放置床上,床沿用枕头被褥等物挡住,防止孩子翻身时候掉下床来;孩子饿了就哭,一边哭一边把手指头伸进嘴里自己安慰自己,哭着哭着困了,就睡了,睡着睡着醒了,于是又继续吮着手指头的哭,哭得嗓子都哑了。下地做活的母亲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回来给孩子喂一次奶,但也是紧张得如同行军打仗一般。天气热了,做父母的将孩子抱放在院外树荫下的光地上,光地上铺着半张破烂苇席,这破烂苇席从此便成了孩子的领地:孩子在上面睡着睡着会坐了,坐着坐着会爬了,爬着爬着会站了。在邓州农村,孩子初次尝试着颤颤巍巍的站立起身的时候,做父母的总会欣喜的叫着喊着蹲在旁边观看,他们管这叫“打能能”。孩子在打了能能之后,试试探探的向前挪了半步,当这半步站稳之后,又再试探着向前挪了半步……有时孩子只是站着,两只小拳头攥得紧紧的不敢向前挪步,做父母的便会蹲在前面两三步远的地方,手里拿着玩具引逗孩子向前挪步;孩子在玩具的诱惑下,在父母的鼓励下,终于迟迟疑疑的向前挪了半步,父母向后退着,孩子向前挪着……挪着挪着,孩子便学会走路了。

孩子初次站立并试试探探的向前挪出的半步,对于孩子个体的整个人生而言,就象从猿到人直立行走那样,具有重大的决定性的历史意义。它意味着孩子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从此只能一往无前的告别襁褓,离开父母的怀抱,走向家庭、村落外面,走向广阔无际、陌生而又复杂的大千世界,接受风雨的洗礼,应对世事的考验,不管前面是虎狼,是陷阱,都只能义无反顾的闯下去,哪怕遇到最委屈、最艰难的事情也不能犹豫,更不能退却……

孩子会跑了,可是不能任由乱跑,因为村里有坑塘,村外有野物,一不小心都会伤到孩子;于是父母在下地干活时,就用一条布带将孩子拴在田头的树荫下面,这样父母随时便可回头照看了。布带一定要牢牢的拴于孩子的腰部,——一旦上滑到孩子的颈部绞缠不开,那可就是大大危险的事情了。孩子从此就只能在布带长度限定的范围内活动了,他们不愿接受这种强加于己的羁绊,一再想法挣脱,却又无力挣脱,于是便哑了嗓子的嚎哭;嚎累了,知道不到时间,父母是不会来解放自己的,便自找乐趣的瞪大眼睛,满脸羡慕的望着路上那些来来去去活动自由的行人;望累了,便弯腰弓身捕捉蚂蚱;捕捉不到蚂蚱,便撒了尿,自己和着尿泥玩……

孩子周岁这天,做父母的依旧是要大飨宾客的,当然三亲六眷七姑八姨中,依旧是外婆外爷家的来客最多,礼担最重;筵宴开始之前,大家都要观看一场以孩子为主角的重大表演仪式,在当年的邓州农村,这叫“抓周”:大人们将两张八仙桌搬至院内,并在一起,上面铺了红布,在一张桌子的边缘放着一个细蔑箩筐,筐里放着纸笔、算盘、拨浪鼓、鸡蛋(蛋壳上涂了红色)甚至女人的脂粉钗环等物,然后将孩子抱放在另一张桌子上,让孩子在两旁众人组成的通道里沿着桌面前爬,去抓箩筐里的东西。周岁的孩子虽然并不具备基本的判断能力,但却有了自己的兴趣和喜好。孩子爬到箩筐前了,迟迟疑疑的伸出手了,但却不看箩筐里的东西,只把一双眼睛好奇的瞪着逐一围观众人的脸,犹豫良久方才慢慢的伸了出手。这时候做父母的、做外婆外爷的总是最为紧张,生怕孩子抓到了不该抓的东西,因为这将预兆着他以后的喜好、职业甚至人生的道路。孩子终于一伸手,把一件东西抓了起来,然后盘腿独坐,既旁若无人又饶有兴味的把玩着;而围观众人也便因了孩子所抓东西不同而各反响不同:倘若孩子抓了纸笔算盘,大家都会轰然叫好:这孩子将来一定大有出息,小小年纪便喜欢纸笔算盘!如果抓了鸡蛋,大家都会哄堂大笑:这孩子只是喜欢个吃,和他爹小时候一样德性,将来肯定又是个吃货!如果抓了女人的脂粉钗环,大家都会摇头叹气:这孩子,小小年纪便不学好,长大了肯定又是个长头发迷!……

村前溪中水涨水落,屋后树上花开花谢。换过了几回肚兜,度过了几回年节,看过了几回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吃过了几回树上结满落下的桑葚,孩子哭着笑着,疯着跑着,竟慢慢的长大了。




-作者简介-

张书勇,男,多年来一直从事新闻采写和文学创作,发表中短篇小说20余篇50余万字,出版有短篇小说合集《桃花流水美人》,长篇小说《萁豆劫》曾被《今古传奇》重磅推出,书本即将出版面世。





  

邓州印象经授权发布本文。

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文打赏,再看不难



查看往期内容请在公众号菜单【精彩内容】栏

点击【邓州风物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