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中华测字术3

麒麟堂李炎宸易经风水智慧 2018-08-16 09:41:29

玄黄克应歌

    玄者,天也;黄者,地也;应者,克应之期也;天地造化克应之谓也。其曰:
    凡是挥毫落楮时,便将凶吉此中推。
    忽听旁语如何说,便把斯言究隐微;
    倘是欢言多吉庆,若闻愁语见伤悲。
    听得鹊声云有喜,偶逢鸦叫祸无移。
    带花带酒忧还退,遇醢逢醯事转迷。
    更看来人何服色,五行深说处根基;
    有人抱得婴儿至,好把阴阳两字推;
    男人抱子占儿女,妇人抱子问熊罴 。
    一女一子成好事,群阴相挽是仍非。
    若见女人携女子,阴私连累主官非。
    忽然写字宽衣带,诸事从今可解围。
    跛子之人持杖至,所谋蹇滞不能为。
    竹杖麻鞋防孝服,权衡柄印主操持。
    见菜断之能结果,逢衣须说问良医。
    若见丹青神鬼像,断他神鬼事相随。
    若画翎毛花果类,必然妆点事须知。
    有时击磬鼓椎响,定有佳音早晚期。
    寺观铃铙钟鼓类,要知仙佛与禳祈。
    倘是携来鱼雁物,友朋音信写相思。

    逢梅可说娣媒动,见李公私理不亏。
    见肉定须忧骨肉,见梨只怕有分离。
    仕宦官员俄顷至,贵人相遇不移时。
    出笔拔毫通远信,笔头落地事皆迟。
    墨断须防田土散,财空写砚忽干池。
    犬吠如号忧哭泣,猫呼哀绝有人欺。
    贼盗将临休见鼠,喜人催动爱闻鸡。
    马嘶必定有人至,鹊噪还应远客归。
    字是朱书忧血疾,不然火厄有忧危。
    楼上不宜书火字,木边书古有枯枝。
    朱书更向炉边写,荧惑为灾信有之。
    破器偶来添砚水,切忧财耗物空虚。
    笔下忽然来喜子,分明吉庆喜无疑。
    若在右边须弄瓦,左边必定产男儿。
    叶上写来多怨望,花间书字色情迷。
    果树边旁能结果,竹间阻节事迟疑。
    晴宜书日雨宜水,夏火秋金总是时。
    更审事情分向背,玄黄克应细详推。

《指迷赋》

    尝闻相字,乃前贤妙术,古今秘文,为后学之成规,辨吉凶之易见。相人不如相字,相字 即相其人,变化如神,精微入圣。
    自古结绳为政 ,如今花押成数 。言,心声也;字,心画也,心形如笔。笔画一成,分八卦之休囚,定五行之贵贱,决平生之祸福,知目前之吉凶。富贵贫贱、荣枯得失,皆于笔画见之。或将吉为凶,或指凶为吉,先问人之五行,次看人之笔画。相生相旺则吉,相克相泄则凶。如此观之,万无一失。

    为官则笔满金鱼 ,致富则笔如宝库。一生孤独,见于字画之欹斜;半世贫穷,乃是笔端之愚浊;非夭即贱。三山削出,皆非显达之人。四大其亡,尽是寂寥之辈。父母俱存兮,乾坤笔肥;母早亡兮,坤笔乃破;父先游兮,乾笔乃亏。坎是田园并祖宅,稳重加官;艮为男女及兄弟,不宜损折;
兑主 妻宫之巧拙;离宫主官禄之荣枯;震为长男;巽为驿马;乾离囚走,壬主竞争;震若勾尖,常招是非,妻定须离;若是圆静,禄官亦要清明。离位昏蒙,乃是剥官之杀;兑宫破碎,宜婚硬命之妻;金命相逢火笔,克陷妻儿;木命亦怕逢金,破财常有;水命不宜土笔,不见男儿;火命若见水笔,定生口舌;土命若见木笔,祖产自消。
    相生相旺皆吉,相克相刑定凶。举一隅自反,遇五行而相之。略说根源,以示后学。

齐景至理论(录自《梅花易数》卷四)

天下之妙,无过一理。理既能明,在乎明学。学者穷究,莫难乎性。性既明达,其理昭然。且仓颉始制之时,观迹成象;以之运用,应变随机。且释老梵经,王勃佛记,迨乎今飞轮宝藏之内,既深且宁。非高士莫得而闻,何由睹之。
    其汉高有荥阳之围,以木生火,终不能灭。有人梦腹上生松,丝悬山下,后为幽州刺史。松为十八公,不十为卒。《春秋》说十四心为德。《国志》云:口在天上为吴。《晋书》:黄头小人为恭。以人负吉为造。八女之解安乐山,两角女子绿衣裳,端坐太行邀君主,一正之月能灭亡。正月也。郭璞云:永昌有昌之象。其后昌隆。罗,四维也。其偶如此,且人禀阴阳造化,凭五行妙思,一言一语,一动一静,然后挥毫落楮,点画勾拔,岂不从于善恶?得之于心,悬之于手。心正则笔正,心乱则笔乱;笔正则万物咸安,笔乱则千灾竞起。
    由是考之,其来有自。达者以理晓,昧者以字拘。难莫难于立意,贵于言辞。立意须在一门,言词务在必中。
 

  余幼亲师友,温故知新,志在取进场屋,为祖宗之光。遂乃屈身假道,每以诗酒自娱。渡江乘兴,偶信卜于岩谷,观溪山之清流,闻禽鸟之好音,殆非人世。忽见一人,道貌古怪,披头跣足,踞坐磐石之上。余由是坐之于侧,良久交谈之际,询余曰:“子非齐景乎?”予惊讶。预知姓名,疑其必异人也。遂答之曰:“然。”异人曰:“混沌既判,仓颉制字者,余也。自传书契于天下,天下大定。后登天为东华帝君,今居于此,乃东华洞天。余曾有奇篇,昔付谢石,今当付汝。今子之来,可熟记,速去。不然,尘世更矣。”于是拜而受之,退而观其奥妙,乃《玄黄妙诀神机》。解字之文,得其方妙;如谷之应声,善恶悉见,祸祸显然,定生死于先知,决狐疑于豫见。后之学者幸珍重之。

《辩别五行歌.笔画五行歌》
横画连勾作土称,一挑一捺俱为金。。
撇长撇短皆为火,横直交加土最深。。
有直不斜方是木,学者先明正五行。。
一点悬空土迸尘,三直相连化水名。。
孤直无依为冷木,八字相须火可求。。
空云独作寒金断,好把心钩比木舟。。
无勾之画土稍寒,直非端正木休参。。
围中横满无源水,口小金方莫错谈。。
四匡无风全五事,用心辩别莫疑难。。
穿心撇捺火陶金,走之平稳水溶溶。。
直中一撩金伤木,踢起无尘不是金。。
数点笔连休作火,奇奇偶偶水源清。。
无直无钩独有横,水因土化复何云。。
点挑撇捺同相聚,共总将来化土音。。

<花押赋》

夫押字者,人之心印也。古人以结绳为证,今人以押字为名。大凡穷通之理,皆与阴阳相应。先观五行之衰旺,次察六神之强胜。五行者,立木、卧土、勾金、点火、曲水之象。六神者,青龙、朱雀、螣蛇、玄武、勾陈、白虎之形。上大阔方火乃发,用坚瘦兮木乃生。荣金要方水要润,土要肥而木要正。故曰:炎炎火旺。玉堂拜相。洋洋水秀,金阙朝元。木盛兮,仁金义广;金旺兮,性急心刚。土薄而离巢破祖,土厚而福禄绵绵。故曰:土少木多,根根所挫;金少火多,两窟三窝。金斜而定然子少,木曲而中不财丰。盖画长兮,象天居上。土卧厚兮,象地居下。内木停兮,象人在于中央。三才全兮,如身居其大厦。无天有地,父早刑。有天无地兮,母先化。有孤木兮,昆弟鸡倚。天失兮,故基已罢。内实外虚兮,虽才高无成。外实内虚矣,终富贵而显赫。龙蟠古字,必有将相之权,不正偏斜,定是孤穷之客。螣蛇缠体,飘流万里之程。玄武克身,妨妻害子。身之土透天,常远父母之言,而有失兄弟之理。只将正印接五行,仔细推详。大小吉凶,搜六神而无不难矣。

夫押字者,人之心印也。古人以结绳为证,今人以押字为名。
大凡穷通之理,皆与阴阳相应。先观五行之衰旺,次察六神之强胜。
五行者,立木、卧土、勾金、点火、曲水之象。
六神者,青龙、朱雀、螣蛇、玄武、勾陈、白虎之形。
上大阔方火乃发,用坚瘦兮木乃生。荣金要方水要润,土要肥而木要正。
故曰:炎炎火旺。玉堂拜相。洋洋水秀,金阙朝元。
木盛兮,仁金义广;金旺兮,性急心刚。
土薄而离巢破祖,土厚而福禄绵绵。
故曰:土少木多,根根所挫;金少火多,两窟三窝。
金斜而定然子少,木曲而中不财丰。
盖画长兮,象天居上。土卧厚兮,象地居下。内木停兮,象人在于中央。三才全兮,如身居其大厦。

无天有地,父早刑。有天无地兮,母先化。有孤木兮,昆弟鸡倚。
天失兮,故基已罢。内实外虚兮,虽才高无成。外实内虚矣,终富贵而显赫。
龙蟠古字,必有将相之权,不正偏斜,定是孤穷之客。
螣蛇缠体,飘流万里之程。玄武克身,妨妻害子。
身之土透天,常远父母之言,而有失兄弟之理。
只将正印接五行,仔细推详。大小吉凶,搜六神而无不难矣。

《五言作用歌》.《末笔明五行,所用看六神》
断事不可泥,变通方是道;细细察根源,始识先贤奥。
十人写一字,笔法各不同;一字占十事,情理自然别。
六神无变乱,五行有假真;草木看时节,日月察晦明。
字中有子孙,子嗣必不少;详其盛与衰,便知贤不肖。
我克不宜多,多必妻重娶;克我一般多,谐老又可许。
青龙值用神,万事皆无阻;若是无水泽,犹为受用苦。
白虎值用神,吉事反成凶;官事必受害,疾病重沈沈。
用神见朱雀,利于公门中;君子功名吉,小人口舌凶。
用神见螣蛇,俱是文书动;功名眼下宜,富贵如春梦。
末笔是青龙,万事不成凶;名利皆如意,行人在路中。
末笔是朱雀,公事有着落;只恐闺门中,有病无良药。
末笔是勾陈,淹留费苦心,行人音信杳,官讼混如尘。
末笔是塍蛇,远客即来家;忧疑终不免,官讼苦嗟呀。
末笔是白虎,疾病须忧苦;狱讼必牵缠,出往多拦阻。
末笔是玄武,盗贼须提防;水土行人利,家中六畜康。
末笔明五行,所用看六神;先定吉凶主,然后字中寻。

《梅花易数.三要灵应篇》
三要者,运耳、目、心三者之要也。灵应者,靈妙而應驗也。夫耳之於聽,目之於視,心之於思,三者為人一身之要,而萬物之理不出於視聽之外。占決之際,寂闻澄慮,靜觀萬物,而聽其音,知吉凶,見其形之善惡,察其理之禍福,皆可為占卜之驗。如谷之應聲,如影之隨形,灼然可見也。其理出於《周易》“遠取諸物,近取諸身”之法。是篇則出於先贤先师, 採世俗之語為例,用之者鬼谷子、嚴君平、東方朔、諸葛孔明、郭璞、管公明、李淳風、袁天罡、皇甫真人、麻衣仙、陳希夷,繼而得者邵康節、邵伯溫、牛思晦、牛思繼、高處士、劉湛然、富壽子、泰然子、朱清灵子。其年代相傳不一,而不及知其姓名者不與焉。

原夫天高地厚,萬物散殊,陰濁陽清、五氣順佈。禍福莫逃乎數,吉凶皆有其機。人為萬物之靈,心乃一身之主。目寓而為形為色,耳得而為音于声。三要总之,萬物備矣。 
右乃天地万物之灵,而耳目心三者之要,故曰三要。 
是以逢吉兆而顺有吉,見凶兆而不免乎凶。物之圓者事成,缺者事敗,此理断然,夫復何疑。 
此言占物克应,见吉則吉,见凶見凶。

是以雲開見日,事必光輝,煙霧障空,物当失色。忽顛風而飄蕩,遇震雷而虛驚。月忽當面,宜近清光;雨乍沾衣,可蒙恩澤。 
右乃仰觀天文,以驗人事。

重山為阻隔之际,重泽為浸潤之深。水流而事通,土積而事滯。石乃堅心始得,沙乃放手即开。浪激主波濤之驚,坡崩主田土之失。旱沼之旁,心力俱竭;枯林之下,相貌皆衰。
右乃俯察地理,以驗人事。

適逢人口之來,實為事體之應。故榮宦顯官,宜見其貴;富商大賈,可問乎財。兒童哭泣,憂子孫;吏卒叫嚣,忌官訟。二男二女,重婚之義;一僧一道,獨处之端。妇人笑語,则阴喜相逢;女子牽連,则陰私見累。匠氏主門庭改換,宰夫则骨肉分離。逢獵者,得野外之財;见漁者。有水邊之利。見妊婦,則事萌於內;遇瞽者。則慮根於心。
右乃人品之應,以验人事。

至於搖手而莫為,或掉頭而不肯。拭目而噴嚏者,方泣;搔首而彈垢者,有憂。足動者有行,交臂者有失。屈指者多阻節,噓氣者主悲忧。舌出掉者有是非,背相向者防閃賺。偶攘臂者,爭奪乃得;偶下膝者,屈抑而求。
右乃近取諸身之應。

《八卦断》
    乾宫笔法如鸡脚,父母初年早见伤;
    若不早年离倚下,也须抱疾及为凶。
    坤宫属母看荣华,切忌勾陈杀带斜;
    一点定分荣禄位,一生富贵最堪夸。
    艮宫排来兄弟官,勾陈位笔性他凶;
    纵然不克并州破,也主参商吴楚中。
    巽宫带口子难逢,见子须知有克刑;
    饶君五个与三个,未免难为一个成。
    震位东方一位间,要他笔正莫凋残;
    若逢枯断须问疾,腰脚交他不得安。
    离是南方火位居,看他一点定荣枯;
    若还员净荣官禄,燥火炎炎定不愚.
    坎为财帛定卦位,水星笔横占他方;
    若见笔尖无大小,根基至老主荣昌。
    兑为西方太白间,只宜正直莫凋残;
    若然坑陷并尖缺,妻子骄奢保守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