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床上AAA级片,抓紧看!

靓女主播秀 2018-02-13 02:14:40

辣妹热舞妹子戏水美艳护士

未成年!禁泳池少女福利小说

韵晴姑娘逐又问道:“你这些话固然周到有理,可是南极岛来回之后,桃花教的约期,就势必要延误两三天了。”戈碧青剑眉微扬,笑道:“按照一般脚程,南极岛来回,确实赶不及桃花教十天之约。但,玉雪驹脚程快捷,若能昼夜兼程急赶数天,不但定能不耽误桃花教之约,并且还有余裕呢!”韵晴姑娘闻听,心中这才恍然,暗道:“真该死!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的啥!”戈碧青既巳将去向说明,那还有什么说的,何况她根本就不是真的生什么气嘛!虽然如此,但因为刚才的怒嗔,装得太真,一时之间,倒也不好意思立即转容说什么,只好默声不响,不说对,也不说不对。韵秋姑娘心地到底纯洁,见姐姐听了青哥哥的话后,只是不声不响,好象仍在生气的样子,芳心不禁替青哥哥觉得有点委曲!于是便把小嘴一撅,娇声说道:“姐姐!你怎么不说话呵?难道你还在生青哥哥的气吗?”韵晴回眸望了妹妹一眼,见妹妹撅着小嘴儿,满脸不高兴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声娇笑道:“妹妹!他说得那么合情合理,你叫我还说什么呢!”韵秋道:“那么你也不生青哥哥的气了?”韵晴螓首微摇,娇笑地道:“我为什么还要生他的气呢!”说着,妙日含情地望着戈碧青妩媚地一笑,娇嗔地道:“既然要去南极岛,还不赶快上马赶路,呆站着干啥?”戈碧青俊面微微一红,朝着晴姐姐一揖道:“是!小弟谨遵姐姐芳谕!”说着,身形微长,人已腾空掠起,飘身上了玉雪驹。他这里刚飘身坐上了玉雪驹背,韵晴姑娘已一带马缰,圈马转身,小蛮靴一踢马腹,玉雪驹一声长嘶,荡开四蹄,疾箭似的向前激射奔去!戈碧青也就连忙一抖马缰,纵马紧随在后疾驰!南极岛位于广东南海,即今之海南岛,由广东徐闻渡海,过琼州海峡,即可登达岛上。自湖南到南极岛,共只两千多里路程,玉雪驹虽不是千里骏马亦系异种良驹,两千多里路程,在昼夜兼程钻赶之下,只不过走了四天时间,在第四天的日落时分,已经赶达。戈碧青虽没有到过南极岛,二女可是轻车熟路,曾来过多次。是以一登上南极岛,二女便策马前她,直奔五指山朝天峰,南极钓叟居处。南极钓叟见爱孙与二女果然一齐来到,老怀当然极为高兴。尤其是二女均巳除去面幕面具,露出两张明****人的娇靥,再见二女对戈碧青那种含情脉脉的样子,心中那还有不明白的。一双老眼看看美胜天仙,如花似玉的二女,再看看人中麟凤,秀逸出群的曾孙,老怀更不禁万分欣慰,乐得只是哈哈大笑不止!戈碧青拜见过祖爷爷后,遂就把武当山铁剑峰分手后的经过情形,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南极钓叟听得暗中只是点头,心中甚为赞许。这位名列武林二奇的一代奇人,自从在铁剑峰顶目睹爱孙的神功奇学之后,心中除了惊喜骇异之外,更是奇诧万分,一直想不出当今武林中,有什么异人,能调教出爱孙这么一身神奇莫测的神功绝学?于是,在戈碧青说过铁剑峰分手后的经过情形后,便望着爱孙慈爱的问道:“青儿,你的师承门派,及受艺恩师是那一位前辈异人,可以告诉祖爷爷吗?”在祖爷爷面前,戈碧青当然不须要顾忌隐瞒,于是便点头说道:“关于青儿师承,就是祖爷爷不问,青儿也要告诉祖爷爷的!”说着,便一口气把如何从小由父亲作主,拜阴山异叟为师,跟随阴山异叟习艺阴山绝峰,自艺成下山访亲寻仇,登封道上小树林中,巧遇武当掌门天修子,被仇家掌伤内腑,震断心脉,频死之前,获赠藏珍玉块,浙东括苍山中,按图索冀,觅取藏珍,幸遇恩师灵空尊者昔年守洞灵猴小白指引,进入藏珍古洞,掘出秘籍,乃习得千年奇学,直到途遇秋妹妹及丐帮长老醉丐,从醉丐口中得悉华山武当两派约斗铁剑峰之事,因身受天修子临终重托,遂乃连夜奔驰千里,飞赴铁剑峰顶,化解两派纷争等始末详情,一点不遗的说了一遍。南极钓叟听后,这才明白一切,心中当然非常高兴,于是便向戈碧青谆谆训诫,勉厉了一翻。戈碧青当然只有唯唯应是,谨遵爷爷训示。之后,戈碧青便问祖爷爷,七巧谷位于唐古喇山何处?三先生是何许人物?……南极钓臾想了半天,始终没想出来,武林中曾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三先生!至于“七巧谷”,南极钓叟虽然也不知道,但他当年游访天下名山时,经过唐古喇山中,曾见一处山谷,谷岭综错耸立,方位形态颇似七巧,认为那山谷可能便是所谓“七巧谷”。于是便将记忆所及,草绘一图,交给戈碧青带着身边,以便到时作为参考。南极钓叟要戈碧青与二女同来南极岛的原因,一方而是因为最近二三十年来,苦心研悟出一套南极剑法,与一套南极三才剑阵,意欲将这套精奥绝伦,威力无俦的剑法,与三才剑阵传授三人。另一方面,也就是因为戈碧青真正的血仇,并非是豫中四丑,要他寻访真正仇人,不要滥杀无辜!如今,从戈碧青的口中,这位武林奇人已经知道,爱孙儿亦已知道真正仇家并非四丑弟兄,不曾滥杀无辜,心中也就释然。同时他也已知道,爱孙桃花教赴约在即,时间已经无多,明天就必须与二女动身离岛前往,要亲授剑法剑阵,已无时间,只好改变亲传的初衷,将记录剑法剑阵的一本小册子,交给戈碧青,命与二女暇中研练。戈碧青恭谨的接过小册子后,这才禀明陈家二小之事,请求祖爷爷收二小为徒,并说明已经施用玄门上乘伐髓易筋手法,替陈小玉伐髓洗筋,至于陈珠玉,因系女孩子,拟赠她一颗“五龙丸”以助体力之不足。说后,便取出一粒“五龙丸”,双手捧着递交给祖爷爷。南极钓叟虽然没见过陈家二小,不知道二小资质如何,但见爱孙肯为二小这样出力,二小若不是可造之材,爱孙怎会替男孩伐髓易筋,赠这种希世奇药“五龙丸”与女孩,以为体力不足之助呢?请想,在这种情形下,南极钓叟那有不答应的,于是便接过“五龙九”哈哈大笑道:“好!祖爷爷一生未收徒弟,想不到老来还要当几年保姆!”说罢,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戈碧青知道祖爷爷已经答应了,于是便道:“因恐西怪门下不肯放手,青儿已命陈家祖孙,携着祖爷爷的南极令,投往霍山双义庄暂住,青儿桃花教赴约后,即往嵩山少林寺,请卧龙禅师派人去双义庄护送二小来岛好么?”南极钓叟点点头道:“好!”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那南极令是晴丫头的,还是秋丫头的?”戈碧青望了晴姐姐一眼答道:“是晴姐姐的!”“哦!”南极钓叟望了韵晴姐妹一眼,忽地心中一动向二女道:“你二人随我到里面去,我有话和你们说。”说着,又对戈碧青道:“你且在这里休息一会儿。”说后,便转身向里面走去,二女连忙随行在后。到了里面,这位武林奇人,满面肃容的望着二女问道:“我有件事情问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必须对我买说,否则,以后我就不管你们了!”二女心中不禁一怔,虽然,平素二女深得南臾与授业恩师燕山圣尼宠爱,常撒娇撒痴,但,此际一见南极钓叟一脸肃容,不知道南极伯伯要向她姐妹问什么?便也庄容答道:“师伯有话请尽管垂询,侄女当必照实直说。”南极钓叟点了点头,望着二女满脸慈爱的问道:“你姐妹俩是不是都很喜欢青儿?”二女芳心均不由得一阵卜卜猛跳,顿时霞飞满颊,低垂下螓首,羞得抬不起头来。她们做梦也想不到,南极伯伯会忽然开门见山的问出这句话来,这叫她们怎么回答呢?只听南极伯伯又道:“说呵!你们今天不说,以后我就不管这桩事了!”忽然,韵秋姑娘一纵娇躯扑进南极钓叟的怀里,撒娇地道:“不来了,伯伯坏死了,既然已经知道,何必还要问啥!”南极钓叟哈哈一声大笑,望着韵晴姑娘道:“晴丫头!你呢?”韵晴姑娘的娇靥更红了,螓首垂得更低了,但,不答南极伯伯的话怎行?没奈何,只得娇羞万状的螓首微点,以作答“是”的表示。南极钓叟不由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这一笑,更笑得二女羞赧难当。韵秋姑娘紧捏着两只粉拳,象擂鼓似地在南极钓叟的胸脯上擂着,撒娇地道:“南极伯伯!您老人家坏嘛!怎么也取笑起侄女儿来的啥!”南极钓叟哈哈笑罢,慈爱的望着二女笑道:“秋丫头!南极伯伯坏在什么地方啦?”韵秋小嘴儿一嘟道:“问了我和姐姐,却又笑我们,这不是坏是什么啥!”南极钓叟是乐极了,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当然,这位武林奇人,他是代他的曾孙儿高兴,曾孙儿被这一对姐妹花爱着,做曾祖父的又怎会不高兴,不乐极了呢!南极钓叟忽地笑道:“鬼丫头!你说我这伯伯壤,以后你们就不要喊我伯伯好了。”韵秋问道:“不喊你伯伯,喊你什么呢?”南极钓叟笑道:“喊我祖爷爷呵!”二女心中均不禁感觉意外的微微一怔!但二女均皆是玲珑剔透的姑娘,心念微一转动之间,也就恍然明白,暗忖道:“心上人是南极伯伯的曾孙,自己姐妹二人既已心属个郎,将来做了戈家的媳妇,难道和心上人分开来称呼,还喊南极伯伯不成?果真这样,那么自已姐妹二人,不是成了心上人的伯母辈了吗?啐……”二女芳心中这样一想,那还有不明自南极钓叟如此说法的用意,极明显的是在示意二女:“这件事,我会替你们做主的,你们赶快拜我这个祖爷爷吧。”只要南极伯伯做主,不管是恩师方面,或者是心上人方面,那还有什么问题呢?这种机会,二女当然不会放过,于是便连忙朝南极钓叟插烛似的拜了下去,娇声说道:“祖爷爷在上,晴儿秋儿给您老人家叩头啦!”南极钓叟不禁乐得眉开眼笑,连忙一手一个扶起二女笑道:“好了!好了!你两个鬼丫头也不要拜了,只要以后给我这个祖爷爷少淘气就成了!”说着,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望着二女说道:“你两个放心罢,青儿方面一切由我做主,现在我马上就和他说,至于你们那个老尼师傅那里,我这祖爷爷当然不能白白受你们姐妹俩这一拜,说不得只好跑上一趟燕山,为你们办办交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