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追根溯源话梁溪|陈永跃

山水涯 2018-10-10 14:41:11


关注「山水涯」

我来,你可否不走不逃不厌烦


把无锡这座美丽的江南城市与太湖紧密相连的,是这条被人们称为母亲河的梁溪,所谓“青山入城城水畔,太湖明珠多璀璨”。一条哺育这座城市的河流,她不仅让这个城市充满温情和水,而且还让史上诸多文人墨客演绎出诸多令人叹为观止的人文情怀。


据清朝历史地理学家顾祖禹先生考证,梁溪,在无锡县西,其水源出自惠山。水北向流入运河,南向则流入太湖。《无锡县志》云:此溪自惠山泉导源,引而东至城北三里之黄埠墩接运河。若依照今天的水系分析,大致是惠山诸峰之水汇聚到二泉后,其丰沛四溢的水流则沿寺塘泾、惠山浜东流至黄埠墩。至黄埠墩后,其分而为二条支流,其西南一支流向马蠡港、五里湖、石塘山、长广溪,凡五十里后出吴塘门入太湖;其西一支则经县西南十六里至大渲、小渲,再十余里,经独(犊)山门入太湖。顾祖禹先生说,梁溪,因在梁朝大同年间疏浚,故曰梁溪。



若据历史时期推论,彼时的惠山泉水丰盛并形成梁溪,大约到了唐朝前后才有着较为直观的记录,唐朝尚书郎王武陵在《秋暮登北楼》的诗中是这样描写其时惠山寺四周的溪水的:“一川红树迎霜老,数曲清溪绕寺深。”而在《宿惠山寺》中则言“泛舟次岩壑,稽首金仙堂;下有寒泉流,上有珍禽翔。”唐朝的许浑也言:“两眼流泉清户牖,九龙飞雨洒闌干。”在唐朝,如此充足的水流向东直泻运河后,到了黄埠墩便分而为二。清朝乾隆皇帝说黄埠墩是“两水回环抱一洲,不通车马只通舟,”其实讲的,就是运河水流两个走向。


唐朝时,江南一带北往长安南向苏杭一个水上重要咽喉就在无锡黄埠墩。它的南岸惠山和惠山寺,是文人雅士寄情山水的好去处,而北岸则是商贾云集的布米集市。唐末罗隐在《夜泊毗陵无锡县有寄》中言:“浊浪势奔吴苑急,疏钟声出惠山寒。”这钟声讲的就是惠山寺的钟声。



梁溪水源虽说是自惠山泉水东流运河到黄埠墩分而向西形成,并在南朝梁大同年间进行疏浚,但其时作用大致是排涝作用。真正成为沟通太湖与无锡城市的另一条水上通道,则要在宋朝以后。为了证实这一推断,笔者曾遍检宋以前的历史舆地典籍,尚未发现此方面记载,倒是唐宋朝的诗文,从一个侧面证实了这一推论。因为作为诗歌鼎盛时期的唐朝赞誉惠山、惠山寺和太湖的诗歌不计其数,而言及梁溪的诗歌则十分难寻,从历代文人中咏唱无锡中可以看出,比兴梁溪的诗文出现在北宋朝以后。较早记载梁溪成为另一条由黄埠墩转入太湖水道的,是北宋诗人李湛的《梁溪晓月》。他在诗中写道“西溪几曲环西城,城头斜月澹朝晴。金波光摇碧玉碎,银蟾影浸玻璃明。双河北接流脉运,雉堞楼台眼中见。五里桥头暑色分,微茫烟树连芳甸。”这里的“西溪几曲环西城”讲的就是从黄埠墩西转沿城西进梁溪入太湖水路。




宋朝以后,随着政治的动荡和地理因素的变化,原先由马蠡港、蠡湖、石塘山、长广溪、吴塘门入太湖的水路,逐渐变成两条水路并行情况,而由梁溪经大渲、小渲、经独(犊)山门入太湖的,则越来越多。南宋杨万里在《雪后游惠山寺怀尤延之》诗中言:“眠云跋石梁溪叟,恨杀风烟隔草堂。”而其在《惠山寺云开复合》中则言“我船自向姑苏去,白云稳向山头住。”梁溪叟虽是尤褒的名号,但倚山望云可知走是梁溪水路。




明清时随着梁溪进入太湖的便捷和水位抬高,进出船只遂与日俱增。明朝诗人边贡在《寄题无锡吕仲仁碧山居》中言“梁溪渺渺锡山苍,南去天涯客路长。”这是诗人赞美梁溪与锡山相遇成趣的佳景。即使是时任明南京太常博士、礼部主事的汤显祖亦专门赋诗《梁溪》,其言“横山断尾若龙蹲,烟雨平芜势独尊。日暮花溪泛桃水,太湖西去有双门。”清朝康熙年间纳兰性德则在《忆江南》中直言“江南好,真个到梁溪,一幅云林高士画,数行泉石故人题,还似梦游非?”而康熙年间历任苏州、江宁织造的曹寅途经此处,亦欣然留笔,他在《月夜舟泊惠山过秦园》中言“直为梁溪一系船,夜山风露共苍然。”晚清诗人许椿颐在《梁溪访唐氏别业》中径直道“秋风送棹入梁溪,闲访名园路不迷。”




随着时代前进的步伐,如今的梁溪亦同城市一起成长,地方政府在疏浚梁溪水道的同时,也对河道两岸的人文景观进行修缮和重建。其在仙蠡墩、蠡溪公园和健步长道两侧雕刻历代文人赞美梁溪的诗歌,既让人抚今追昔感怀这条充满历史记忆的河流,亦激励今人传承中华文化再续新的篇章。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陈永跃,安徽五河人,1971年出生,1989年参加工作,曾服务于军队政治工作部门,获全军新闻奖、中国新闻奖。2007年卸甲归田,在地方政府工作。闲暇之余,长期从事历史学术研究,并致力于钱穆学术思想的探寻,相关论文被大学学术会议、学术专刊转载,并收录文集



桃花笑尽春风  再难觅  

何处相守  何缘相聚


欢迎扫描或长按识别二维码入驻

【山水涯】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 山水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