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半千课徒画说:龚贤的山水授课稿

东方书画网站 2018-08-09 17:02:09

清·龚贤《半千课徒画说

二树一丛,分枝不宜相似,即十树五树一丛,亦不得相似。其中有避就法,纵横法,变换法,破法,救法,改法。

二株一丛则两面俱宜向外,然中间小枝联络,亦不得相背无情也。

三株一丛,则二株家近,一株宜远,以示别也。近者宜曲而俯,远者宜直而仰。

三株一丛,二株相似,一株宜变,二株直上,则一株宜横出,或下垂似柔非柔,有力故也。

三株不宜结,亦不宜散,散则无情,结是病。


树头树根皆宜参差,大约根在下,树头不得过彼树,下者近也。上一分是远一分。

枝有上升,有旁出,有下垂,长枝则然,短枝不必。枯枝短,春枝长,长则谓之条矣。

十树五树一丛,向上旁出枝不妨多,下垂不宜多,下垂枝破式法也。

三株一丛,或二株有根,一株无根,或一株有根,二株无根;三株俱有根,俱无根不得。

大约树曲而俯者根大,直立是根在土。

旁出枝宜长,长有致。

下垂枝只可一枝二枝,不得一树皆垂,他者不碍。


寒林复加横枝,更觉秀媚,或俯或仰,俗谓月牙枝,亦有浓淡。

寒林宜瘦宜长宜直,愈远愈直,远树枝无下垂,不见也。枝一纵一横。寒林近枝奇可也,远不宜奇。

寒林愈要向背有情。

淡墨种种,愈淡愈鲜,望之若有五色。

虽寒林欲望之有秀色,所以然笔健而墨润。

寒林墨气不宜太浓,若含烟露者淡故也,入烟一层又淡一层。

此浓叶也,一遍仍谓之秋林,有二遍三遍,五遍七遍之别。二遍三遍晴林,五遍七遍雨林。晴林要爽,叶密而气疏,雨林欲苍翠如滴。


点浓叶法,遍遍皆欲上浓下淡,然亦不可相悬绝。一遍仍用含漿法,上浓下淡,自上点下。点完不必另和新墨,即用笔中所含未尽之墨,依次自上点下,与初遍或出或入。若所含之墨已干,将预先和成淡墨,稍茹一点于毫内,二遍已觉参差烟润,有浓淡之态矣。若只点晴林,再将干笔似皴似染,笼罩一遍。若点烟林、雨林、朝林,三遍即用湿墨将前三遍精神合而为一,望之更为蓊蔚。朝林者,露林也,故宜带湿。此三遍只算得一遍。若点成,墨犹不甚浓,故四遍仍用一遍墨,上浓下淡,自上点下,五遍仍用四遍笔中未尽墨,参差加点一层,六遍仍以淡墨笼罩之。大约一遍为点,二遍为皴,三遍为染,四五六遍仍之。如此可谓深矣,浓矣,湿矣。然又有一种吃墨纸,至五遍仍不见黑,故又用六遍焦墨点于最浓之处以醒之。

一遍二遍三遍一歇,俟干再点四遍,五遍又一歇,俟干再点六遍七遍,不干而点则纸通矣。七遍大约耳,其中皴染原无定数,今人但知点叶,不知叶中有皴染,点不成点,染不成染,故谓之皴。


点叶粒粒宜分,若先模糊,后则不见笔法矣。然亦不宜太散,太散点成望之不盛。

此学仲圭法,仲圭别号梅花道人,此点遂谓之梅花点。点宜聚不宜散,聚而能散,散而能聚,方见奇横。

纯用中锋点。点欲圆。今人非不点此叶,望之不厚者,必其中点不圆也。

此学石田老人雨林也,千载之下,犹见苍翠欲滴,此在润不在湿。润墨鲜,湿墨死。墨含笔内为润,墨浮笔外为湿。

湿染可也,先湿则上不可加,湿者所以浑,皴点也。


松宜高宜直,枝宜转折如手臂。松宜秃,针要枝杪勿附身,顶叶宜少,根在土。孤松宜奇,成林不宜太奇。虽要古,然须秀。秀而不古则穉,古而不秀则俗。

松忌俗,栁忌嫩,画栁画松不宜矣。

松针有数种大(方),他如圆松不得多树。孤松宜圆叶。

一层叶则下石宜乾皴,下石点染,针叶加点一层。树多则叶密,孤立则叶稀,或留一枝二枝不点叶亦可。

松宜欹不宜屈,宜古不宜俗。古易俗,欹易屈,故宜别之。

枝虽折下而针俱向上,画针作楷法。


画树惟栁最难,惟荒栁枯栁可画。最忌嬝娜娉婷,如太湖石畔之物。今人不知画栁。予曾谒一贵客,朝登其堂,主人尚未起,予饱看堂上《荒栁图》,然不知从何处下手,抑郁者久之。一日作大树多,欲改为古栁,随意勾数条直下,竟俨然贵客堂中物也。始悟画栁起先勿作画栁想,只作画树,枝干已成,随勾数笔,便苍老有致,非美人家之点缀也。身宜阔,枝宜长,条下垂宜直,转折处宜有力。宜欹斜不宜特立,宜交加不宜远背,根宜现,节宜(密)榦宜挺上,丝宜疏少,皮宜皴黑,枝不尽条,条宜长短有致。

枝长于身,条长者可以至地。然松在山,柳近水,乱生於野田僻□之间,至妙。

杂树中偶见柳即有致,柳树中隐杂枝不得,柳下但宜芦苇。


向右条自上而下,向左条自下逆上,左多则右少,右长则左短,不得左右一致。

此山之轮廓也。重一遍,皴之半。言重勾一遍,已得皴之半矣。此后照石文略皴数笔,便有眉眼。

正面山如大人,望之俨然声色不动。

群山一丛,如列辟朝君之象。

一遍者笔宜燥,燥则灵活。山有头有面,有背有脊,有肩有腰有足。


高出为头,向望为面,反面为背,联络为脊,傍起为肩,中路为腰,两分为足。

勾一遍,谓之轮廓,轮廓之内缕缕分者,谓之石文,石文之后然后加皴。

文人之画有不皴者,惟重勾一遍而已。重勾笔稍乾即似皴矣。

重不可泥前笔,亦不可离前笔。有意无意,自然不泥,自然不离。下不碍阔,上笔宜细,似乱勿乱,有力有气。

此三种皆重一遍法,重一遍,皴之半,言重一道之后,稍加皴即如皴矣。


轮廓重勾三四遍,则不用皴矣。即皴亦不过一二小积阴处耳。

加皴法,皴下不皴上,分阴分阳也。皴处色黑为阴,不皴处色白为阳。阳者日光照临处,山脊石面也。阴者草木积荫虚,山凹石坳也。

皴法先乾后湿,故外润而内有骨;若先湿后乾,则墨死矣。湿墨每淡于乾墨。

皴在石为(文),在土为痕。积而至于黑者,非苔藓之故迹,即草木之余根。


小石若积。

石亦有面,面有向背,向背要有情。石有石嘴,山有山面。山以石为五官,石以山为四体。

山无石则无脉络,石无山则无包含。

纯山无石为堆,纯石无山为骷髅。石面宜白,不白则与山无分矣。石上不生草木故白,土面非草即苔,故宜染墨。非黑无以显其白,非白无以判其黑。大约皴处皆草木苔藓也。石面有苔,又草木之显著者。


皴宜燥,不燥即墨矣。皴下不皴上,此书家之同法也。有斧劈皴,有大斧劈皴,有牛毛皴,有披麻皴,有解索皴,有铁线(皴),有卷云皴,有鬼脸皴,有骷髅皴,有刺梨头皴,有丁字皴,有豆瓣皴,有斧劈兼披麻皴,有解索兼披麻皴。披麻为正,解索次之,豆瓣不失为大方,且见本领。大小斧劈古人多用之,今入北派矣。卷云与解索相近,牛毛太细不足取。然未有不皴下而留上者,皴处是积阴处也。

重皴一遍,墨稍润矣,谓之半染。


危峰如笏,拳石若螺,阴阳剖判,岌弃嵯峨,生无端倪,云态水波。

结处勿结,散处勿散。结处稍浓,散处稍淡。

浑沦包破碎,端正蓄神奇,书石法也。

窍心拳面,白(骨)苍根。琢而不磨,天斧无痕。一阖一张,神鬼之门。

圆石要有棱,方石要层层,乱石要连属,奇石要有根。危者要勿损,据地要有情,聚则为累累,散则为星星。


点苔有宜扁点者,有宜直点者,趁势也。有单点,有重点,有三五七遍点,以树叶之疏密为疏密,以树叶之浅深为浅深。

无论直点扁点,俱宜圆厚,圆气圆,厚气厚,非谓梅花点也。

石嘴山脊上苔宜黑,肢体肤肉上苔宜淡。黑宜墨活,淡不可湿,湿则墨死矣。

古人谓奇石若杯棬,此类是也。

苔有瓣,无妨乱。


点苔要茸茸,点圆内或空。要知圆厚处,只在笔中锋。淡处无妨淡,浓边不碍浓。须眉生有处,莫作毛仙翁。

用笔宜活活能转,不活不转谓之板。活忌太圆板忌方,不方不圆翕且张。拙中寓巧巧无伤,惟意所到成低昂。要之至理无古今,造化安知董与黄?

平台上无屋(可以)有路登,可以无路入。平台上有屋,有屋必有路,无路谁来往?譬若沙尽头,也没桥为渡。水阔不可桥,扁舟泊其处。此理宜较然,不能成窘步。

石多宜静,静在安妥。一石硗确,群山参错。理境勿差,乱无不可。近山色白,积石苍苍。遥峰则青,浅滩则黄。黄者白色,不然水光。有皴无皴,须知阴阳。


气宜浑厚,色宜苍秀,譬若士人,肌丰眉瘦,百巧千奇,甯须梁窦?

苔助染,染助皴,皴助勾,勾似皴,皴似染,染似苔。

横如爪,竖如爪,横竖看来恕不差。造化一轮擎在手,生天生地任凭他。

平山之下脚为坡,坡之叠起者即山矣。然近山之平者皆谓之坡可也。远坡之微有起伏者,即谓之山可也。

大约土山之脚,俱谓之坡,坡下横笔数道即谓之沙。


坡宜浅,沙宜长。

沙滩石块,俱立水傍。石宜轮囷,沙宜委长。高沙为阜,高阜为冈,高冈为岭,高岭苍苍。山因云厚,水以滩长。岸薄水阔,苔少山荒。山荒水阔,画之最良。我师造物,安知董黄?

千里万峰,中有主宰。昂然者君,拱立臣采。又若儿孙,高高矮矮。罔不正直,各舒精彩。翠列眉端,已在天外。

或瘦若刀,或利若剑,插入云中,千片万片。下士柔肠,试此或断。

近见吾甥戚子良学画山水,笔颇有古致,然用墨钝滞,未能尽洗尘俗。因□画意十(数)则遗之,畅其心志,当必有进也。奚冈。

来源:新浪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