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御剑征文展丨此情绵绵君可知

御剑情缘 2019-01-11 05:01:39

同人征文大赛详情请点击上图


文丨安卓S174 墒以光年

本篇为入围征文第五篇。

正红朱漆,金碧辉煌的城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大气磅礴地题着三个大字“开封城”。

一群身着白衣的女子撑着蓝色的的油纸伞缓缓莲步的从远处走来,个个手持精伞,身形苗条,美若天仙,尤其是领头的白衣女子,虽用面纱遮面,依旧不难看出她美目动人,清雅高贵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愧形秽,不敢亵渎,艳丽而不可方误。无一丝红妆,散发出淡淡莲香。

队伍中唯有一个女孩身着白色流凝裙,十五十六岁的身形,手持着一把红似血一般艳丽的伞,略显急促的跟在领头人的背后,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被梳成广寒一条粉红色的丝带绑成调皮的蝴蝶结随着脚步微微晃动,小巧玲珑的鼻子上,一双灵动漆黑的大眼睛好奇的向四周张望,婴儿肥的小脸上绽开甜美的笑,更显得乖巧可爱了。

“荷叶五寸荷花娇,贴波不碍画船摇,相到薰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看着城池内片面莲花喃喃自语。

“相到薰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师父,这莲花到同你很相似呢”粉衣女子看着莲花坏坏的笑了笑,如今这开封城主倒是用心良苦呀。从遥遥浮黎移植过来的莲花,竟也能开的香气袭人、莲开并蒂。

“见过菱夕圣女,凝梦少主。”一个黑衣侍卫走到白衣女子面前微微拱手说道“属下奉城主之命在此恭候二位多时,请二位随属下进城。”

梦儿一听收回了四处张望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侍卫,对菱夕略带委屈的说“师父,梦儿不想参加盛典……”

“梦儿,如今是在开封城,你是未来的圣女,如今的少主,岂有不去之理。不许胡闹了”菱夕转过头,从腰间拿出一块轻薄的丝帕亲手给凝梦遮面。略显严肃却很是关心的说“一言一行可既是代表霓裳一族的形象,你可明白!”

“是!梦儿明白。”凝梦将伞收于身后,一脸乖巧的样子垂下了眼睛,菱夕点了点头。一袭人进城去了。

开封城的繁华在主街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菱夕一行人很快的踏过青砖石路,大概是盛典要开始了,小贩路人的显得格外忙碌,然而他们的出现依旧引了群人的注目。

“霓裳一族甚是美人呐。”

“听闻,此次盛典一是庆祝开封百年庆典,二是为了霓裳新少主的成人洗礼。”

“据说新少主小小年龄却有倾城倾国之貌闭月羞花之色,和缨梦圣女倒是有几分相似”

啥?成人洗礼?啥?倾国倾城?啥啥啥,一路走来的凝梦一脸懵逼,我不会还有一年及笄。还有我这一脸婴儿肥那里倾国倾城了。凝梦扯了扯菱夕的衣角,却发现菱夕的脸很是煞白,菱夕一把握住凝梦的手很用力,凝梦不知为何有些慌了。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见她吗,连最后一年都等不了”菱夕心想着看着开封城府最高处看去。

开封城府站着一位男子。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仔细看布料在阳光的照射下有银龙纹交辉相错。黑色长发被玉冠高高挽起。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英俊无比的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浓密的眉毛,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

随后从后面走出一个身着白色长袍披着狐狸皮披风的男子,衣着跟天气完全不符却没有丝毫不适,反而他脸上的病态的惨白很是让人心疼。一头银发被玉簪束起,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血玉,细长温和的狐狸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 略显低沉的声音问道:

“她可来了?咳咳咳“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杉树,你真的要提早一年?十四年前你动用禁术断却八尾换回她的一魂一魄,封存记忆在世重生。况且此时的她很是稳定。或许她会记起来,只是时间问题”黑衣男子语气十分担忧,“如果在耗尽修为,你这百年寒疾怕靠血玉也是抵御不住了”担心地看着杉树说道。

“东方易,十四年了,或许对于神魔妖的来说,十四年弹指一挥间,但是我却觉得过的格外漫长,十四年了,我夜夜惊醒都是她血淋淋躺在我怀里,她的那身红衣被血染透了变的更加妖艳,我不能没有她"

杉树轻摸着腰上的血玉,一阵温暖的触感从手指蔓延以致全身暖和起来。嘴角浮起的笑容如同阳光透过寒冰黑暗带有希望美好。

“来了”东方易不在劝说,看着已经走来的白衣女子,面色柔和许多,走上前。语气变的很是温柔小心的问道“菱夕许久未见,近来可好”

菱夕面不改色,微微行礼“劳烦东方城主挂心了,最近安好“菱夕的目光微微扫了一眼身后的杉树。看了一旁的凝梦“梦儿,来见过东方城主”凝梦的目光一直紧盯这杉树,一是他身上有自己很为熟悉的味道,二是大热天的还披个狐狸皮不热吗。听见菱夕喊自己,收回目光看向东方易。走上前几步说道:“霓裳少主凝梦见过东方城主”。

“凝梦少主不必行如此大礼,今天笄礼一过,你的身份就同我一样了”东方易轻抚了凝梦,东方易这话一说,菱夕的脸色都变了,直视着东方易。东方易很显然知道菱夕想问什么,吩咐道“离庆典开始还有一段时间,诸位可以去别苑稍作休息。”

“好,多谢东方城主”菱夕走上前对身后的人说道“我同城主有要事商量,带少主去别苑休息,没有我的吩咐不能离开你们的视野范围内,可明白”

“属下明白。”

待菱夕同东方易走远后,杉树站在原位就那样看着凝梦,凝梦不解的走上去问道“公子。我们可曾在哪里见过?”

“凝梦少主,在下慕杉树,只是城主的一位旧友,从未见过”杉树浅浅一笑看着才到自己胸口的凝梦,很是宠溺,笑若桃花。

“慕杉树,你该不会五行缺木吧。”凝梦这话一说,杉树有些呆了,他想起她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也说你该不会五行缺木吧。“我总觉得在你身上的气味跟我认识的一只小狐狸很相似呢”凝梦仔细的看着面前这个美的如同神物般的男子杉树歪着脑袋很是好奇的问道。

“小狐狸?”杉树略微歪了脑袋,好奇的看着凝梦,凝梦见杉树一脸很有兴趣的样子就来劲了,一把抓住杉树的袖子往别苑走去,边走边说,杉树就这样看着凝梦,任由她拉着自己,像是看着自己最为心爱的宝物一般。

“我第一次遇见小狐狸的时候,是十一岁的时候,我师姐们跟我说,青容迷洞的星夜很美,没有一朵浮云,深蓝色的夜空满缀着钻石般的繁星,于是我便偷溜到青容迷洞”凝梦两个人走到别苑的长廊台子下,双双坐了下来“后来不小心星空没看见,掉到了深洞,就在那里我碰见那只雪白的小狐狸”。

“嗯,然后呢,”杉树将茶水轻轻放在凝梦面前。

“刚开始我还以为它死了呢,还想把他烤了来着,没想到动动就活了”凝梦喝了一口茶,丝毫没注意到杉树的脸色。“脚都断了,后来我就给他疗伤啦,给他吃了我的干粮,结果我就饿肚子了”。

杉树扶了扶脑袋,还好他当时动了一下,要不然被这死丫头吃了,看她找谁哭去……凝梦说的那只狐狸就是他,他被妖物所伤正躲洞里疗伤来着,结果掉下来了一人把他惊醒。还怪我吃了她干粮。

“好在它通人性带我出了洞穴,要不然我估计在饿死在洞底了”凝梦捧着下巴,看着杯里的那片茶叶陷入回忆“他还带我去看繁星,真的很漂亮,跟你不对跟他的眼睛一样,漂亮,深蓝色的眼眸。”

“你的眼眸也很美”杉树学凝梦一般捧着下巴,看着凝梦,脸色柔和深情款款“那你想那只小狐狸吗?”

“啊,我好想小狐狸呀,都怪我,他的伤也不知道好没好”凝梦直接很没形象的趴桌子上,语气变得委屈极了。

“如果是脚断的伤,早好了吧” 听到凝梦如此想念自己,杉树的心里像开了花似的,脸上的笑怎么也掩盖不住。

“不是的,是后来。就是一年前,我不小心闯了万妖楼,小狐狸为了救我,被炎魂打的都吐血了”凝梦很是内疚的扣起了手指,脸上都担心皱起眉头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一直跟着我,我总觉得我每次受到危险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呗。在青容迷洞一样,雪老峰一样,在万妖楼也是,结果每次都害他受伤”。

“他没事的,你不会医术吗”杉树安慰的说道,要不是他一直跟着凝梦一直保护她,她这个爱乱跑的性子跟安静的缨梦但是一点也不像,自己怎么可能放心的下她。

“可是,我只记得,它被炎魂打飞了,然后我就昏过去了,醒来就已经回到族里,听师姐们说,我是清晨被发现满身血的躺在海边,身上的伤都已经好了,我问他们有没有看见小狐狸,他们都说没有”凝梦眼睛里渐渐的湿了,红着眼睛抽泣的问“你说那只臭狐狸傻不傻,万一它真的死了就没人陪我说话了”。

杉树白皙纤细的手指轻轻抚过凝梦的眼角把她的泪抹去,心疼的说“他是很傻呢”那日接到消息见她误闯的万妖楼,着急的冲了进去,看着她满身是血的艰难的站着,而炎魂似乎向她冲了过去,就像场大战之中她手持红伞血淋淋的站在战场上一样像是随时会倒下。。只见炎魂飞速冲向凝梦,自己来不及多想。

变为狐狸冲上去挡住了。凝梦还是波及到昏了过去,我变回人身抹了抹嘴角的血,一把长弓与炎魂打斗起来。虽然杀了炎魂但是自己也受了伤,抱起凝梦向南溟岛飞去。碍于身份,却只能把疗伤她放在海边,直到看见有族人救起凝梦才离开。

“凝梦,如果在让你见一次小狐狸你会说什么?”杉树有些亲密的整理凝梦的碎发对着略有红润的小脸说道

“他要是回来,我发誓我绝对不乱跑了。”凝梦眼眸中的坚定毫不犹豫的说道,

“噗嗤”杉树忍不住的笑了笑,你上辈子也保证过了。

“你笑什么笑,你知道那只小狐狸对我有多重要吗?”凝梦有些生气的拍掉他的手,赌气的说道

“有多重要呀?”

“跟我师父一样重要!”

“嗯,可是在小狐狸心里,你比任何人都要重要呢”杉树捏了捏凝梦的小脸说道,凝梦歪了歪脑袋,正想问什么的时候。

“慕公子,凝梦少主,庆典要开始了,城主请二位入席”一个侍女匆匆走来,打断了凝梦想问的话。

“嗯,我们随后就到”挥手让侍女下去,杉树看着一脸探究目光的凝梦,低头浅笑“怎么了”。

“我觉得你,很奇怪呢,但是又说不出来感觉”凝梦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揉了揉脸,又不确定的摇了摇头,拿起靠在一旁的红伞说道“等,庆典结束后,我们在聊吧”。

“好”杉树站了起来从怀里拿出来一个玫瑰色的玉簪,轻插入凝梦发间说道“笄礼”。

凝梦轻摸了玉簪,一脸很是疑惑的看着杉树,杉树只是摇了摇头,宠溺的催促着“别迟到了”。

凝梦有种不详的预感,,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有种不舍分开的感觉,便再次强调了一次道。

“好”杉树轻轻将她拥入怀里,捏了捏她婴儿稚嫩的小脸。

“少主,该出发了”凝梦余光轻瞥过杉树腰间血玉。随着一行人走了,凝梦走在路中,回头看了一眼杉树,他就那样站在哪里,眼睛清澈柔和,仿佛只有自己,阳光透过树阴点点撒在他的身上。凝梦心底弥漫出了一种从所未有的情绪,熟悉又极陌生。

“少主”直到身边的人喊了凝梦,凝梦才回过头。

有些事情,她一定要问清楚。

“慕公子,一切准备好了。”

“嗯,走吧”杉树看着远去的凝梦收回目光,朝凝梦反方向走开了

“东方易!你到底要搞什么鬼!”一个愤怒的女声,在书香飘飘的书房内,菱夕圣女略微怒气的站在东方易面前“你要百血莲唤醒缨梦?你知不知道这是在逆天,会落天劫的!说不定在等等几年缨梦自己就会醒过来的”

“菱夕,我们赌一赌吧,十四年了,如果缨梦真的爱着杉树也该醒了。”东方易负手看着菱夕“至于天劫,这是杉树的选择,我们无法左右,这也算是天下苍生整个大陆对缨梦十四年前的牺牲做出的回报吧”

“你们……”菱夕看着桌上的百血莲暗了神情。

“我想问问你,这些年凝梦的存在到底是未苏醒的缨梦还是仅有十四岁的凝梦,我明明知道凝梦就是缨梦,但是他们性子太不像了,缨梦安静优雅,凝梦活泼好动,我甚至一度怀疑凝梦或许就是凝梦……”

“菱夕,我知道凝梦是你一手带大的,不舍得我明白,但是事实就是凝梦是杉树断八尾换回来的缨梦”

“梦儿”菱雅圣女从远处走来,看着正发呆的凝梦看见她发间的玉簪嘱咐道,“等会笄礼开始切勿紧张慌乱,要冷静,一会的药有些苦也有点痛,你仔细着点”挥手让人将一件艳红色斗篷递了上来,披在凝梦身上。

“师父,这件斗篷?”凝梦记得这件斗篷是由天丝织锦每针每线独具匠心,绣的点点梅花。是族中圣物,也是师父一位故友所物。菱夕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紧了凝梦,说了声对不起。

城主殿,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这古色古香的格调,使人油然而生庄重之感。 那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 大殿的四周,古树参天,绿树成荫,红墙黄瓦,繁华不俗。

庆典开始进行的热闹而流俗,丝竹之声不于耳,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蜀山,幽都,常溪谷,天无,归云,神女,商家堡,各方势力齐聚一堂。

“今日,我们大陆各方豪杰勇士相聚余此,庆和开封城开国十四年,我东方易在这里感谢各位诸侯这十四年以来,对大陆做出的贡献,相互扶持,这杯酒我敬诸位”

“东方城主客气了,十四年前大战之后,魔族大败,签订百年不可叛乱的契约,我们才得以如今清闲快活”众人纷纷站了起来举杯共饮

“二来借此机会,将举行凝梦少主笄礼并以一年后接手圣女之位。还望各位助她苏醒”

“东方城主,尔等既然前来就必定要助圣女重新归位的”是个青衣老者站了起来说道。

“我们这些人的命,就是那丫头救的呀”

“如今能帮上忙真的是太好了”

“太好了”

“菱雅圣女,凝梦少主到!”

菱雅一身白衣,傲丽独芳如同雪山上孤傲的雪莲,一旁的凝梦手持红伞,披着红衣,小小的样子褪去白纱的面容,有些倾天下容国色。

众人看见款款走来的凝梦呆滞了。凝梦觉得此时此刻的情景很是熟悉,脑袋跳出一个红色的身影。

“凝梦少主请”一个像是神女宫的玄女走了过来,将凝梦带到中间的软垫上,说道“少主请用,或许有些苦,少主忍着些”玄女手上拿着血莲熬成的药对凝梦说,凝梦转头看一眼菱雅,菱雅微微点了点头,凝梦接过喝了下去,入口极苦,一股血腥味令凝梦作呕,,甚至难以下咽,尽管如此凝梦喝了下去,慢慢的苦味消失,留下的只是淡淡莲香和从体内的不断在蔓延的暖流并且伴随着疼动,凝梦蹲坐在那里无法动弹,似乎菱雅走到凝梦身后,将她的长发放下。

“师父,还记得吗?十五年前你给我绾发的时候对我说,-每一届圣女的一生就是便是为了天下守护南溟,没有自由甚至一点私欲都不可,但是这就是至高无上的权力所要承受的代价。”一把桃花梳子轻轻梳过凝梦发间。“你跟我说过,你一定会回来的,师父,我想你了”凝梦此时什么都听不见更是动弹不得,只觉得全身的力气被抽干,疼痛的根本无法抵抗,煞白的脸和=咬出血的嘴唇,从体外不断涌起东西,骨头在断裂生长断裂生长,一旁看着的杉树冲了过了,握住凝梦的手说“梦儿,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真的,梦儿”

只见凝梦的长发开始变得越来越长,随之天上乌云密布伴随的闪电而来,气氛一下子变得很是紧张。凝梦的身体慢慢站了起来浮在空中,长发还在变长,身体慢慢的长成了成人模样身后隐约浮现出一个红衣女子的身形,。雷霆大作一道天雷轰隆一声劈在凝梦身上。

“啊!”凝梦实在忍不住喊出声,她感觉的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的每一处都在破裂重组。

“没事了接下来交给我吧”凝梦慢慢的放下了意识。杉树也浮上空中抱紧了凝梦说,东方易等人将他们团团围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保护障“缨梦已经接受了天劫,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

“嗯,这是我们唯一能为缨梦做的事,诸位顶住”蜀山长老站了出来挥手将保护罩弄的更加坚固。

第二道天雷,第三道天雷,第四道天雷,连下了三道天雷,硬生生的将天雷挡在障外。众人汗如雨下。还死死的扣出了保护罩。

第五道天雷已经变成了紫黒色,杉树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东方易,东方易点了点头。示意没事,保护罩有略微的破裂。众人的嘴角开始漫出血。却依旧没有放下手。

随之第六道天雷已经是黑色的了,缨梦缓缓睁开眼睛,一把将杉树推开,冲上去引了最后一道天雷。

“梦儿!”被推开的杉树瞬间不知所措。看着缨梦冲了出去。害怕的脸都煞白了。

“轰隆”一道黑色的闪电划过了天空,灼得人双目刺痛。杉树呆滞的看着浮在半空中的缨梦。很快乌云散去,一抹殷红色的红光照在缨梦身上,远方的传来凤凰的叫声,似乎在期待着什么。红光凝结成布织锦成她最爱的红衣,深蓝的天空层层白云被辉映出火焰般的嫣红,缨梦睁开眼,看着地下熟悉的一群人说道。

“各位,我回来了。”

庆典已经过去三天,缨梦仍然还在昏睡,杉树坐在床边握住缨梦的手。缨梦睁开了眼睛微微一笑,略微沙哑的声音说道“疼吗”只见杉树抱住了缨梦不断的哽咽着说“不疼,一点也不疼,梦儿我好想你。”

“你就哄我吧,历代千年九尾白狐,你现在就变成一尾了”

“梦儿梦儿梦儿”缨梦感觉到肩上有些湿润,轻轻推开了杉树,吻了上去。手捧着他俊俏的脸坚定的说道“我回来了”

“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了”杉树将缨梦护在怀里,紧紧抱住,像是护着失而复得的珍宝一般。

“木头”缨梦蒙着声音说道,好久没喊了,这次她给杉树独特的称呼。

“嗯?”杉树低头看了一眼缨梦疑惑地问道。

“我想让凝梦再见一次小狐狸?,我总觉得对她不公平”缨梦捂着胸口说的,心间有些酸涩总觉得凝梦仍旧有些事情放不下。

虽说缨梦就是凝梦,但是却不能说凝梦就是缨梦,凝梦就像缨梦的潜意识中另一个自己一样。

“好”杉树轻轻的将缨梦靠在床边,变成了小狐狸跳到缨梦旁边,缨梦闭上眼睛,在睁开,不同缨梦一般蓝色的黑眸看着小狐狸,声音也变得稚嫩,很是虚弱

“小狐狸,原来你在这里呀,还好你没事,我好担心你”

“啾”杉树靠在凝梦身上蹭了蹭。

“可是我今天好累,没力气陪你玩跟你讲故事了,好疼啊,不过别担心,睡一觉就好了”凝梦闭上了眼睛,轻轻摸着杉树的柔顺的狐狸毛。

“睡醒后,我们一起去看……繁星好吗”凝梦的声音越来越虚弱直到没有……

城主殿上,缨梦一身红衣,恢复以往的装扮站在众人面前对着

“此事多谢诸位帮忙,我才能得以苏醒,缨梦在此谢过各位”

“缨梦圣女如此说来,我们老几个倒是不好意思了,你上次为了苍生连命都可以舍去,我们这么做也是理所当然的”

“是啊是啊”

“我还有一事想同各位说,我苏醒一事,还望仅仅只是诸位知道就好,此生我已不是圣女。上一世背负了太多了,不负苍生不负天下,我却独独负了他。这一世我只想陪着他身边仅此而已”凝梦看着殿外等候的身影面色柔情的说道,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菱汐,浅浅一笑

“师父?”菱汐走了出来,跪了下来,含着泪说道

“汐儿你做的很好,没有辜负师父对你的期望,谢谢你,不仅仅是我说的更是凝梦对你说的”缨梦走上去拉起菱夕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水,看了一眼位居高位的东方易。

“相到薰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汐儿有些话,我不说,你也明白不是吗”菱夕转头看向东方易,对缨梦点了点头。

“话就到此,今后若是有需要缨梦帮忙的,缨梦一定到,缨梦告迟”缨梦退后了几步,将熟悉的红伞握在手里,行了个大礼。

“缨梦丫头,要好好的”

“师父”

直到凝梦的身影离开大殿,众人多日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望向众人的脸上都带着兴许喜悦。

“等许久了吧”缨梦一出来,抱着杉树的手臂说道“怎么不进去道别吗”

“不必了,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呢,有心思担心别人,不如想想”杉树揉了揉缨梦的头,边走边问道“你欠的14年好好想想该怎么补偿我”

缨梦停了下来说“那我为你舞上一生可好。”

“不够”杉树拦腰将缨梦抱起御剑而走。

“我同你明月清风诗酒当茶,并肩看这天下繁华”

淡淡的月色,静静地落在这安稳祥和的大地上,似水的柔情,荷塘闪动着波光,一轮明月倒映在水中及那个身着红衣的女子轻塌着月光湖水波纹翩翩而舞,朦胧飘渺,黑发飞舞。一瞥一笑动人心魂,湖边小苑那个身着白衣的男子正柔情满满爱意的看着女子。

身旁还坐着一个小狐狸尾巴的小女孩正静静看着。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佳人当与成家。


点击微信公众号底部菜单:

御剑积分→微信宝箱→输入口令

活动起始时间:

5月7日18:00-5月8日18:00

宝箱口令:狐狸洛洛

 御剑情缘 | 最美手游

点击菜单栏-热门资讯 获取更多内容


ASSQZEC

一个傲娇的礼包。

点击游戏内设置-其他,输入礼包码即可。

使用有效期:5月5日至5月11日

人人可用,周周更新!

听说把下面的拇指变蓝会有好运气(✪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