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扬州八怪”李方膺、汪士慎笔下的梅兰竹菊!

中华收藏协会 2018-07-25 10:22:21


清 汪士慎《梅花图》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


李方膺、汪士慎都是“扬州八怪”之一。
汪士慎精篆刻、隶书,擅画花卉,特别是画梅,笔墨疏落清劲,清淡秀雅,有一股疏香冷气,与李方膺的“铁干铜皮”恰成鲜明对比。故金农评道:“千花万蕊,管领冷香,俨然灞桥风雪中。”
李方膺善画松、竹、兰、菊、梅、杂花及虫鱼,尤精画梅。作品纵横豪放、墨气淋漓,粗头乱服,不拘绳墨。李方膺画梅以瘦硬见称,老干新枝 ,欹侧蟠曲。其在题画梅诗中曾写道:不逢摧折不离奇。


一、汪士慎的梅兰竹菊


清 汪士慎《春风香国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画以梅兰竹、牡丹为题。梅花清淡秀雅,以墨笔写干,稍加点染,曲折秀逸。墨线勾花,略罩淡粉,铅白点蕊,神清韵足;中锋撇写兰叶,转折有致,以朱砂点写花冠,淡墨点心,新颖不俗。牡丹花叶以淡墨润染,钩勒花瓣罩染轻粉,晕染有湿润清丽,水气空朦之感。


清 汪士慎 梅花图 上海博物馆藏


此画清淡秀雅,瘦劲姿媚,使我们看到了作者画梅的独特风格。金农曾评日:“巢林画繁枝,千花万蕊,管领冷香,俨然灞桥风雪中。”但我们看到作者遗存的梅花作品中,枝、花并不太繁,是以疏朗清瘦见长,给人一种疏影潇洒、冷香四溢的感觉,这幅《梅花图》便可作为佐证。


清 汪士慎《梅花图》 扬州博物馆藏


此幅梅花图清淡秀雅,瘦劲姿媚,枝条俏拔挺劲,梅花疏疏落落点缀其上,给人以疏影横斜、冷香四溢之感。画右中题七言绝句“崩崖悬峭未全枯,门外青青长绿莩。昨夜雪深三尺许,一枝先插酒家胡。老匏句溪东外史汪慎写”。


清 汪士慎《梅花图》


图绘一株生机盎然的梅树,交错的枝干扶摇向上,盛开的梅花具有“不恋世间佳丽地,独上寒山称骄子”的高逸之气。梅花以淡墨勾轮廓,线条工细,梅干以浓墨一挥而就,墨气淋漓。干与花巧妙地形成黑与白的对比,令简约的画面不失层次的变化。


清汪士慎《红梅》


密枝繁朵,此为其画得较疏朗者,枝稦偃仰多姿,笔致柔中寓刚,设色淡冶,似在有无之间。通幅唯点苔为浓墨,于是精神为之一振。用笔简约,但疏而不空,这是其过人处。


清 汪士慎《以介眉寿》


汪士慎 花卉图册之一兰花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清 汪士慎《兰竹图》上海博物馆藏


此画写兰竹二君,笔法殊异。以水墨渲染出山坡,随意提写野草。竹以浓墨撇出,清俊挺拔。兰花则以双钩白描手法勾出,纵横飘逸,花朵以淡墨稍加罩染,野趣自然。


清 汪士慎《春风三友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画写春天山间兰、梅盛开,新篁抽发的情景。墨色浓淡相衬,点兰、勾梅、撇竹,用笔瘦硬遒劲,挥洒舒放,自然天成。自题“春风三友。青杉书屋士慎”。


二、李方膺的梅兰竹菊


清 李方膺《梅花图》上海博物馆藏


清 李方膺《瘦骨冰心》1751年作


清 李方膺《墨梅图》


画中老干新枝用粗笔淡墨画出,梅枝挺拨疏落,花只三朵,用笔畅达,遒劲。墨梅虽用笔廖廖,却把梅花的孤傲的品格表现了出来。


清 李方膺《画梅册页》(六开)


清 李方膺《四君子图》册页


清 李方膺《兰石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图以淡墨粗笔点写出大块山石坡地,几丛幽兰,花叶纷披,纠缠错结。以焦墨写兰叶,运笔如飞,纵横豪致,粗犷不羁之气充满画面。此画作于乾隆十八年十月,而李方膺于十六年被诬贪脏而被撤职查办。这画也许是他激愤心情的真实写照。


清 李方膺《潇湘风竹图》南京博物院藏


此图以秃笔湿墨逆笔取势画风中之竹,通过竹叶的独特造型,表现出狂风大作的动态。作者成功地使不可见的风有了可视的形象,正如作者诗云“画史从来不画风,我于难处夺天工。请看尺幅潇湘竹,满耳丁东万玉空”。末识“乾隆十六年写于合肥五柳轩,李方膺”。钤“晴江”白文方印,“李生”朱文方印等。按乾隆十六年为公元一七五一年,作者时年五十七岁。


清 李方膺《竹石图轴》


清 李方膺《墨菊》

按住数三声,自动识别二维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