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新世相”之后是“桃花岛”,文艺教主张伟,如何流量变现?

KAB创业俱乐部 2018-04-02 10:20:30

 置顶KAB创业俱乐部点“置顶公众号”键,你就能第一时间发现我们!


2015年10月,张伟带着“新世相”回归。现在,“新世相”的粉丝数早已超过百万,张伟也从杂志社辞职成为创业人。不过令人颇感意外的是,被粉丝们视为文艺教主的他,做了一个日本潮流服装社区——桃花岛。


据知情人士爆料,“桃花岛”在数月前,已拿到国内某著名天使基金的投资。

无心插柳做出来的“世相”


2013年4月,在《博客天下》杂志做主编的张伟,开始在下班时间做“世相”。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个“业余爱好”,后来让他声名大躁。

在那时候,微信公众号刚推出不久,前景很不明晰。因此在一开始,张伟是将这个公众号当成一个教记者写稿的范文库来做,并无任何要商业化的意思。


跟其他公众号一样,第一波关注“世相”的,都是前同事和朋友。只是张伟的这个号,涨粉特别快。在朋友们的推介下,第3天就有600人关注,第13天,就有3000人……


随着关注人数的增多,张伟便觉得不能只发新闻作品了,就转而尝试别的风格。也正是从这时开始,就不断有人跳出来对他说,觉得“世相”很文艺。


但事实是,张伟特别反感这个说法。


“我不想让别人觉得‘世相’很文艺,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一个文艺青年。我那时希望它是一个关于写作技法的,比较酷,比较理性的一个技术派公号。”


 但伴随着不断有公号找过来,想要跟“世相”互推,推介的标签就类似“文艺青年必读”。张伟就不得不做出妥协:“说世相很好,但别人记不住;说世相是文艺青年必读,很多人就记住了。”


“世相”这个公号,一度的口号是“倡导审美和品位,引领潮流”。发布的文章或是张伟写的,或是附上了他的推荐语。


得益于特稿记者的职业训练,张伟的文字精致、细腻,具有欧化风格,探讨的多是情感与人生,或是倡导某种审美品位与价值观——譬如那个很多人都读过的新媒体开篇《要永远相信,美好的事情不会发生》。


这其实恰是一种一以贯之的文艺范儿,也正是张伟被称为文艺教主的原因。

还原一个真实的文艺教主


作为文艺教主,张伟不帅不酷也不犀利,你大概能想象张伟的样子。


一篇报道写他,“一名穿着花纹衬衫和合体西装、头发指甲干干净净的斯文男子”。大致就是这样的,只是你也别把他想象成走在潮流前端的时尚先生,他也会犯错。就在他上《鲁豫有约》录制时,还有时尚界大V专门向他示范了西装口袋巾正确折法。


并且,搁在两三年前,当张伟还在《博客天下》杂志担任执行主编时,由于时常熬夜加班,他的形象以油头垢面居多。那时的他更多地在操作时事、社会类选题,可能更符合文艺青年的某些特征,他穿过中式对襟棉上衣。下班路上,他会买新鲜的牡丹、茉莉带回家。许多同事直到现在仍然记得他钟爱戴的那款装饰性的围巾。


可让人惊讶的是,直至现在,张伟也从不旅游。不要提什么跨年环球旅行,也别说什么骑车去西藏,注意——张伟是从不旅游。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我的兴趣点,全都是在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上,我一点都不介意永远加班的。”他说。这几乎从根本上与“文艺青年”的传统定义绝缘了。


事实上,成为文艺教主,是从否定某种标签化印象开始的。奠基之作,就是那篇《为何该勇于承认自己是文艺青年》。他为一个日渐沦为讽刺的词汇重塑含义,将“文艺”理解为一种雕琢的努力,一种抒情之美。金句“世道变坏是从人们取笑文艺青年开始的”,正是自此风行各界。


说出这种“另类”的话的张伟,并不另类。他说,我从小是个性格健康的人,成长环境给我提供了安全感。他在山东农村出生,有个大他3岁的姐姐——这也是安全感的来源。他从未有过与天下为敌的叛逆阶段,一直处于一种中规中矩的人生里。他一直是父母的好孩子,老师眼中的老实学生。


大学时期,他加入诗社。他很快发现,诗人圈子里的“对人生的无责任感,精神与生活方式上的混乱”,是种让他害怕并需要远离的状态。那几年里他最疯狂的举动,仅限于留长发。寒假回家的第一天,务农归来的父亲看到他第一眼,没说话掉头就走。第二天,他早早起来去理发店。他的疯狂人生——如果算的话,到此结束。


张伟很早意识到,他不是那种特殊的人。他不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即使考上了北大中文系,也不是那年县里唯一一个上北大的。北大期间的他绝非耀眼人物。他的成长,与大部分叫张伟(全国有超过40万叫张伟的人)的人没有分别。


与很多男性的张伟一样,他痴迷动漫《银魂》,总是随身携带。与很多山东的张伟一样,他好吃大蒜,毫不避讳。他缺少也不刻意追求炫酷的经历。在《我面对吵闹生活的一些生存窍门》一文中他提到3种关于寂静的隐秘记忆,没有一种属于雪山之巅仰望星空那种类型。


变故总会有的,缺的是重来的勇气


做公众号期间,最大额变故,莫过于被封号。


张伟在2015年6月失去了“世相”以及聚集的近50万名粉丝。这个账号自诞生起,只谈文艺,多年的媒体从业经验让他具备足够的安全意识。结果让所有人意外,一篇文章让微信公众平台对他停止了服务。所有关注者变成了黑户,一个陌生的公司快速抢注了“世相”这个号,每天发一堆令人目瞪口呆的内容和广告。


回头看来,找不到任何戏剧性细节来验证张伟的消沉。外界看来,他一切如常。其实他懊恼了很久,自责,后悔,有时候还会很愤怒。那段时间他停止了写作。


他一直在等待,盼着有一天可以恢复账号,最后还是放弃了。同年10月10日,“新世相”上线。

一开始张伟就对自己做了调侃,“我们够呛能改变潮水的方向。但还是要试试。”接下来就成了一场重聚,以风暴般的速度,读者们回来了,首篇文章的阅读超过了50万人次。


被封掉的账号重新崛起几乎没有先例,但“新世相”在一个多月后,粉丝就恢复到40万。


如今在各种场合被问及,张伟总会强调,“世相”从一开始就不是时政类账号。张伟说,“我很早就认清一点,生活理想是大于社会理想的。”


张伟的年轻岁月以一种略显平庸的状态展开,他从未经历过狂热、不负责任的青春。10年前,当他读到韩寒那本《独唱团》时,他的感受是排斥,他一点也不喜欢激烈的反抗者姿态。


“我天生不喜欢表演性的对抗。”他举了占中的例子,“很多人就是表演性的对抗。他们通过对抗本身获得成就感和存在感。”


张伟视自己为实用主义者。有一次,他被拉进一个大学同学的群里。其中的左派和右派就某个价值观问题吵得不可开交,摆出各自的逻辑与理由。张伟半天没发言,后来他才说,“我不太考虑左右。我现在整个价值观,是实用主义基础上带一点理想主义。”


其实,这不难在“世相”找到痕迹。


他曾在一篇文章写道,“每天要面对的破坏已经太多了,我们不需要破坏,不需要颠覆,我们需要的是不致命的温柔的力量。”

实用主义的“桃花岛”能流量变现吗?


对于实用主义而言,新闻理想可以有,也可以没有。


在今年的第88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组委会把最佳影片颁给了电影《聚焦》。该片讲述的是几位记者不懈努力揭开丑闻的故事。因此,这引发了不少媒体人在社交网络连番感慨。但张伟没有参与,甚至他连《聚焦》都没有时间看。


张伟说他已经对新闻行业说再见了。


在去年9月,张伟创立了一个名为“桃花岛”的女性消费社区,重点分享日本潮流经验。他要指着这款APP,实现流量变现,不然要对不起的人,就实在太多。


创业艰难,忙得晕头转向的他,曾连续在办公室睡了4晚。


然而他依旧坚持抽空写“新世相”。虽然写作状态已经改变了,但他就像间谍一样,时常随时随地切换身份。有的夜晚,他需要叫停公司的会议,“给我20分钟写东西,马上进入状态”。


当粉丝收到文章更新时,可能张伟已在继续开会。


虽然创投圈的人一致认为张伟把变现的赌注,压在了“桃花岛”上。但是作为“新世相”的运营官,也不难说,“新世相”和“桃花岛”是可以互为门面,相互借势的。


据了解,张伟的“桃花岛”团队,正在搭建跨境电商的各种供应链,他是希望借势产品里的日本用户套上自己的服务。这个阶段团队提供的不是一个生意,而是一个把购买过程封存在社区 App 里的体验。


“比如日本有一个涩谷 109 商场,我们正在一家一家谈,让品牌旗下员工会以真人、个人的身份入驻桃花岛,po自己的品牌产品搭配出来的 look。我们在 109 会有专门的取货员和发货员,另外产品正在开发一个可看即可买的功能,之后平台上产生了购买需求的话,我们会提供这样的服务。”


张伟觉得,对国内用户来说,“能看不能买” 是很大的伤害;而对日本女孩儿来说,这可能是一个用收益驱动 UGC 的办法。


张伟下一步的计划,有可能是包装日系网红。他说桃花岛已经签下三个他们觉得有潜力的日系女孩儿——条约很严格,未来两年商业化都只能是桃花岛来做。其中一位是身高只有 152cm 却获得过世界小姐特别奖的板元真衣。


最后,如果 DAU 能到 10 万以上,张伟才会尝试去搭建自家的非标产品服装电商。


实用主义的张伟,正走在创业的路上。而实用主义的“桃花岛”,能流量变现吗?我们与他一道,等待时间的检验。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KAB活动公告

百万创业奖金等你拿!2016年大学生微创业项目开始征集

天使投+免费场地+免费住宿助你零成本创业(报名截止7月10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