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上错床,嫁对郎,桃花村软事笑断肠……

正版小说乐园 2018-09-13 17:03:15


第1章 手抄小册子

甄峰柳好不容易考进一所三流医科大学,却因打架斗殴被开除,连个学历都没混着,只好回到乡下吃老子的住老子的。

只是甄峰柳一点上进心也没有,整天只知道混吃等死,从来也不想想自己的出路。

他老子真是急坏了。便每日逼着他学些中医,背些草药的名称。免得将来老子死后他再饿死。

这一日甄峰柳躲在稻草垛后面睡大觉,把老子让他背的书撇到一边,睡得满口涎水直流。

“好你个臭小子,让你背书你竟躲到这儿来睡大觉?看俺不打死你这个混蛋!”甄成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面前,手里拎着一根木头棒子劈头盖脸地朝甄峰柳打下。

“啊,好疼!爹,你别打了,我知道错了。”甄峰柳吃痛惊醒,一面用胳膊阻挡着老子的凌厉攻势,一面撒丫子朝山后跑去。

“你还敢跑,你给俺回来!”老子越打越气,胸口不断地起伏着,气喘吁吁。奈何年纪大了,撵了几里地便停下了脚步。

扔下棒子恨铁不成钢地道:“孽子,俺咋生了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有种你再也别滚回来!”

甄峰柳吓得够呛,他老子一向对他下手很狠滴,他老年得子,本来对他爱惜得不得了,只是自己实在不争气,爹花那么多钱把自己送到大学里,自己却啥也没学着就回来了。

此刻在慌乱之下他竟然一口气跑到村里无人问津的夫子山庙里面去了。

这是一座旧得不能再旧的破庙。成年累月地受风吹雨淋,从来也没见有人来拜过它。整座屋子破烂不堪,像是要随时倒塌的样子。甄峰柳看了庙一眼,叹了口气。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外面咔咔地打起雷,闪电在天空中噼啪作响。天空中阴云密布,一瞬间像有一口黑锅从天空中直压下来似的。空气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一阵燥热的风儿刮过,卷起一大片黄土朝甄峰柳携雷霆之势而过。

“擦!不好啦,要下爆雨!先躲躲再说。”甄峰柳蹭地一下跃进庙中,观望着外面的恶劣天气。

他刚钻进去,身后就下起了黄豆粒般大小的雨滴,噼啪噼啪地击打着地面。顷刻间泥水混合在一起四溢。山间散发出一股土腥味。

“唉!看来今晚是回不去啦,只能在这旧庙中对付一宿啦。”甄峰柳摇晃脑地说,一面寻找着可以落脚的地方。

拂去眼前的蜘蛛网和大尾巴灰,他看到庙中有一个看不出颜色的破旧的长椅,便大步走过去,扑棱扑棱表面的灰尘,屁股一沉便躺了上去。

谁知这一躺用力太猛,椅子竟然卡巴一声折断,甄峰柳一百五十几斤的身躯重重地摔了下去。

“咚”奇怪的事情出现了,甄峰柳的身子压破了地面,竟然向下坠去。“买疙瘩,凳子竟然把地砸穿了,下面是啥啊?妈呀,好像是个地窖!啊……”

甄峰柳的惨叫声瞬间消失在地面上,一个四四方方的入口处,往下一看幽深无底。

“彭”甄峰柳感到自己落到地上,屁古摔得好疼。

不过还好,看来命是保住了。这是什么地方啊?他抬眼向四周看去。但见这是一个丈许宽的地窖。

正中央供着一个泥雕的塑像,穿着古时候的衣裳,薄沙蔽体,胸部高高地耸起,容颜惊世美丽。此刻她双眼凝望着自己,嘴角似乎挂起了一丝笑意。

“啊!这么漂亮!”甄峰柳不禁看得呆住了,目光流连在她丰盈的双峰之上,心生猥意。

突然一股凌厉的寒光射过来,吓得他一激灵。连忙收起意念。双手合十,拜倒在地上。

嘴里念念有词地说:“小子不Qiang室饪雌腥的。对不起,俺没有别的意思。您实在长得太美丽了,还请恕罪让我出去。

这样一说那道寒光悠地消失了。与此同时甄峰柳跪拜之处的上方忽然落下来一样东西,扑地一下打在他的额头上。

他捡起来一看,只见是一本很旧的小书,足有一指厚。上面布满了灰尘。土黄颜色的封面上写着四个大黑字《御女心经》。翻开一看还是手抄版的呢。

“哈哈,一定是好东西!”甄峰柳如获至宝。他这个人本来就色得可以。整天想着能有个女人和他搞搞那事。却一直苦于无机会。至今还是个处男。

如今得到这样一本书,哈哈。不管咋样今晚可以大饱眼福喽。他满心欢喜。

急忙翻看书页。果然,前三页都是描写男女之间的好合之事。看得甄峰柳下腹火热,底下猛地翘起来。

看到书中描写的男主人公将双手伸向一位少、女的稚嫩的怀中时,他情不自禁地把手按到了自己的下面。兴奋的按揉了几下,正在兴致勃勃之际,翻开下一页,却气得双眼发蓝,下巴都抖起来了。

他呼地一下把书撇到了一边,嘴里气呼呼地骂道:“玛勒格碧滴,后面咋不是啦?”

原来书的后面全是记载了一些医术和神奇的法术。甄峰柳这下气得不轻。可是呆了一个小时他还是没有困意,无聊极了,只好再次拿起那本小书继续翻看。

虽然医术没啥意思,但里面的故事很有意思。有一些神话色彩呢。有一些还跟他小时候听村里老人提过的事有些相像。

甄峰柳不知不觉地看了进去。还看得津津有味。朦胧之间竟睡了过去。

之后他做了个梦。梦中那位雕像上的美丽女人活生生地朝他走来。她穿着很轻薄的衣裳,可以隐隐看见她丰满而美妙的身体,胸前那片如玉的山峰更是现出一道深深的沟沟。看得甄峰柳双眼发直。

“年轻人,恭喜你成了中古教第三十八代弟子。以后你要努力学习我教给你的一些心法,这样才能不负众望。知道吗?”她呼气如兰地贴近甄峰柳说道。

甄峰柳感到一股压力源自她胸前最柔软的地方。呃……真是波霸啊!可惜不能摸。他心中痒痒的。

面前的美女容颜俏丽,脸上的皮肤吹弹可破,连汗毛孔都看不到。这可是他见到的最漂亮的女人了。他一阵心神晕眩。他想问些什么,却张不开口。只能任那女人轻轻地俯下身子,搂住他的脖子。

轻轻地在他耳边传授着。一面扭动着身体紧紧地和他贴在了一起。

“啊!”甄峰柳伸出双手紧紧搂住女人的身子,感受到了她胸前的丰满柔软,下面向上狠狠地的挺了上去,耸动着……快意一点一点袭上身子。他的意识模糊了起来。

清晨的阳光很刺眼。甄峰柳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看四周,昨晚他记得自己掉进地窖中和那个美女在一起来着。这是不是真的?

一看之下大惊,哪还有什么地窖。自己明明就躺在夫子庙的地上。“猫了个咪的,那医书的事也不是真的啦?”他揉了揉眼睛,使劲看周

围。终于给他看到在他的右手边,赫然躺着一本一指厚的小书。捡起翻开一看果然与昨晚所看无异。再低头查看了自己的裤子,昨晚他记得他喷了很多呀!可是一摸裤子干爽得很。

真是奇啦!甄峰柳将书塞进裤兜里面,着急忙慌地离开了夫子庙。昨晚一夜未归,不知道回家老子会怎么收拾他?

第2章 村后大河边

他又掏出那本小书专注地看了起来。不知怎么滴,他这人上学时不爱听老师讲的那些医学药理,怎么背都记不住,这会儿看起这书中的医术道道来,却记得分外清楚。可能是里面直接写了对各种疑难杂症的治疗方法比较容易接受吧。

并且治疗的药物竟多与他老子教给他的一些中草药名相同。这些药材就在这铁撅山上基本能找到啊。哈哈,看来以后是要发啦。甄峰柳暗喜道。

这之后甄峰柳还跟以前一样过日子,喜欢没事躺在床上幻想着某个女人做一些高雅动作。只是每天都会看这本小书。每天晚上那个女神仙也都来传授他心法,有时还会跟他缠绵一会儿。这段日子过得飞快,他的心情很愉悦。

有一天傍晚老爷子看病回来带回来一些熟食,让他热了些剩饭,两人就着熟食吃了。老子说今天多挣了三十块钱。要多喝几杯,连喝了三杯白酒,便醉倒在炕上打起了鼾来。

甄峰柳识趣地收拾了碗筷,便急吼吼地奔村口去了。他有一个特别的爱好,就是专门喜欢去村后的大河旁看女人们在河边洗衣服打闹。

偶尔幸运的话还能看到在里面脱光溜地洗澡的。甄峰柳很渴望看到女人赤着的身体。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很有趣。

他去的时候天已傍黑,一天中最为凉爽的时刻到来了,村妇们三三俩俩地来到河边,边洗衣服边聊天。时而嬉闹地把水互相泼洒在对方身上。甄峰柳找到一棵大树靠坐下来。借着浓密的树荫掩盖朝河边望去。

只见乔兰正弓起腰身在河里洗衣裳。夕阳西下,薄薄的金光撒在她光洁的鸭蛋脸上,更显得她五官娇俏,此刻大概是洗衣服累的,她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格外娇艳欲滴。

甄峰柳痴痴地瞧着乔兰的侧影,两个鼓鼓的圆球在阳光照射下隐隐在衣内显露出形状,在胸前沉甸甸地垂下来。诱得甄峰柳真想上前去咬住那对突起。

看着看着他的眼前浮现出那日乔兰在山上跌落,自己去救她结果两个人的身子压在一起,滚落到山脚下的事。

当时乔兰羞红的面庞,剧烈起伏的胸口,雪白的脖颈,漆黑的眸子慌乱地盯着他看的情形都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他很喜欢乔兰,虽然她已为人妇,但是她卓越的风采还是撩拔起他男人的心思来。他时刻都想和她亲近。

但是凭他一个无钱无背景的穷小子,又怎么会让乔兰看得上眼呢?甄峰柳只能在远处欣赏她了。

忽然远处传来惊叫声:“不好啦,有人淹死啦!”人群哗然。跟着甄峰柳看到一群人将一个女人的身子拖到了岸边。大家七手八脚地按压着那女人的胸口,想要救醒她。可是按了好半天那女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也没有吐水。

“是不是已经死了?”有人说。

乔兰俯下身在女人的鼻间试了试说:“还有气。只是咋整都不醒呢?快去找医生。”

大英子连忙朝村里跑去。甄峰柳知道她肯定是去找老子甄成去啦,可他也知道这一去也是白去。他老子正醉着呢,哪能给人瞧病。

甄峰柳远远地看着那女人,正是村里葛壮的老婆,长得挺白嫩的,有一次他还看到过她在河里洗澡呢。不过看她脸色发青,已经奄奄一息了。不由得心中暗讨可惜。

后来英子回来说甄大夫醉得厉害,根本叫不起来。这功夫葛壮也闻讯赶来了。看到自个老婆躺在地如同死人一般,他不由得嚎啕大哭:“哎呀,翠瓶啊,你咋能抛下俺们爷俩不管呢,你快醒醒吧,你死了,小柱子咋整?他才五岁啊!呜呜……”翠瓶的儿子小柱子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趴在娘的身上大哭起来。

人群皆唏嘘,有心软的就开始抹眼泪了。都在一个村住着,眼看着好端端的人就死了,大家心里都很焦急。“这可咋办呢?去乡里请大夫还得走七八个时辰,等到那人也死透了。”

“唉,这老甄头也真是的,早不醉晚不醉,咋偏这时候喝醉了,这人命关天啊。村里咋就没有旁的大夫呢?”人群开始闹腾起来。大家七嘴八舌的都没啥好办法。

葛壮父子的哭声越来越凄惨,哭得甄峰柳心里难受极了。忍不住从树后走到近前。不声不响地来到翠瓶的身边,蹲下来仔细查看着。

“甄峰柳,你会看病吗?”刘寡妇不屑地问。其他人也纷纷用置疑的眼光瞧着甄峰柳。

要是搁平时,甄峰柳才不趟这趟混水呢,村里人都看不起他,他知道,他也懒得辩解。但现在一条人命,他竭力回想着自己的所记得的医学知识。

一面说:“会点。试试吧。反正现在也没有人能治得了她。”大家就都不出声了。人群静了下来。

甄峰柳把手放在翠瓶的胸口上,感觉手下一股寒意。虽然那地方又软又滑腻,但是却缺少温度。直觉告诉他翠瓶溺水事有蹊跷。葛壮看到他把手按在自己媳妇的胸上,心里很不高兴,但为了救媳妇性命忍着不发作。心里却盘算好要是这小子不能治好媳妇,他一定要给他好看。

甄峰柳将翠瓶翻过来,查看她的耳后。就在看到她耳后的那片掐痕时,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昨晚在那本手抄本的小书上看到的记载。心中忽然有了数。心想:这翠瓶面色惨白,鼻下人中处发青。四肢冰凉与一般的溺水不太相同。但是翠瓶的表情有些狰狞,像似之前受过极大的惊吓。

“俺媳妇到底有没有救啊?”葛壮带着哭腔问。

“有救!但是我得先回家一趟取样东西。”慕鹏飞紧张地说。“那你赶紧回去吧。”

“好。”甄峰柳拔腿就跑。返回家中,他急忙钻进房中从枕头底下拽出那本小书。慌忙翻到第七页。把上面的咒语在心中默念了好多遍,然后随手抓了一些草药就返回了河边。

回去后他先是一手按住翠瓶耳后的天都

过了一会儿翠瓶悠地吐出一股股污浊的河水来。tingba的胸脯也一耸一耸的。“啊,媳妇你终于醒了?太好啦!”葛壮惊喜地上前搂住翠瓶的身子大叫。众人皆惊喜不已。

翠瓶睁开双眼,看到周围这么多人哇地一声哭出声来。夫妻俩紧紧搂在一起。

“甄峰柳,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以前真是小看你啦。你刚才念的是啥啊?你咋把她治好的?”刘寡妇热情地凑上来问。两砣肉肉不经意地蹭到甄峰柳的小臂上。

“呃……这是我最近研究的一种医术。”

“啥医术?这么神奇?都快不行的人啦竟然给你救活了?”刘寡妇向来爱刨根问底。众人也都说:“是啊,你是咋整的啊?”

无奈甄峰柳只好说出实情。他转向翠瓶:“翠瓶嫂,还是你来告诉大家你是怎么落水的吧?”

第3章 阿琴得了脏病

众人皆骇然。甄峰柳接着说:“后来你看见了很恐怖的东西对不对?”

“是的,你咋知道的?俺看见一张婴儿的脸,上面全是血,两个眼珠突出着。吓死俺了。它抓住俺的脖子,掐得俺喘不过气来。”

翠瓶用手背擦了擦眼泪说。

“你仔细回想一下之前是不是往河里扔了什么脏东西?”甄峰柳平静地说。翠瓶心里一惊,失声道:“这,你咋知道的?俺,俺是往河里扔过东西……”

“这就对了,问题出在你扔的东西上。你现在是不是感到全身无力,发冷?”

“是啊。”翠瓶发抖地答,一头乌发不断地滴着水滴。碎花的褂子完全紧贴着身上,将全身的曲线毕露。

甄峰柳看到了她胸前的两粒紫葡萄隔着衣裳透出来暗紫色的模样。心想:有机会一定要吃吃那两粒葡萄,尝尝是什么滋味。但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大家都对他佩服不已。

甄峰柳潇洒地举起手中的几包药说:“这几副草药你拿回家天天熬了喝。一周后身体就会痊愈。但是我只是暂时唤回了你的魂魄,实话告诉你,你招惹了鬼上身。待你身体好些后必须得找我来驱鬼。不然这样的事还会发生的。可能在你家里也会发生这种事。”

“啊?”翠瓶吓人的得再次瘫软在地上。

“翠瓶,那你就听甄大夫的。”葛壮按了按媳妇肩头说。然后又转向甄峰柳说:“兄弟,这事就拜托你啦,求你无论如何都要救救俺媳妇。”

“你放心吧,这是必须滴。”

“那就谢谢兄弟了。这药多少钱?”

“钱不要紧,嫂子着了凉受了惊,你还是先带嫂子回家换身干衣裳吧!”甄峰柳很高尚地说。村里人注视他的目光都不一样起来。甄峰柳心中很受用。

众人把甄峰柳前呼后拥地送回了村里就四散而去。

人们开始疯传铁撅村出了个神医。能治邪病。话说附近几个村的人都很迷信滴!乡村的人最怕的就是中了邪,惹了鬼上身。有些病吃西药治不好,人们便会四处求会巫术的医生给瞧瞧。因此甄峰柳在乡村的社会地位一下子高了起来。

走到哪都有人热情地打招呼。伶仃的,甄峰柳还有点不适应捏!

老子表面上对这件事嗤之以鼻,实则心下大喜。这小子终于有点出息了!

这一天乔兰突然找上门来,指名要找甄峰柳看病。甄峰柳心咚咚地跳着把她领到自己的房间里。

乔兰今天穿着一件合体的蓝色半截袖,胸前两座傲人的山峰挺八的耸立着。随着她的走动而一颤一颤的。甄峰柳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胸部,喉咙里咽一下一口口水。

“乔,乔兰姐,你咋来了?”他紧张地结巴起来。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来到他家。

乔兰掩唇一笑,羞涩而又调皮地白了他一眼说:“俺咋就不能来你家啦?俺来是想让你瞧瞧病。”乔兰说着就扭动宽宽的臀部不客气地坐在了炕沿上。

甄峰柳的目光落在她的下面,只见一条白色长裤将她浑圆修长的双腿包得紧蹬蹬的。干净白嫩的足下蹬着一双白色的细带凉鞋。显得清爽怡人。

甄峰柳真想捧起她秀气的脚丫……。看着甄峰柳盯着自己的脚丫发呆,乔兰的脸一红。低低地啐了他一口:“你发什么呆啊?给不给看?”

“当然给看。”甄峰柳说着将目光上移,发现乔兰的脸色挺好的,不像有病的人。便问:“乔兰姐感觉哪里不舒服?”

“看病的不是俺。是俺妹妹,你能跟俺去家里一趟吗?”乔兰的脸上现出忧虑的神色。甄峰柳察言观色,心想这病肯定不好治。

“当然可以。你妹妹啥时候回来的啊?”甄峰柳背起他的小药箱边走边问。他知道乔兰有一个很漂亮的妹妹,一直在外面打工,很少回村里。他只在几年前见过她妹妹一面。不知道这丫头现在变了没有?

“回来好几天啦,她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到城里好几家大医院都治过了,就是治不好。甄峰柳你一定要帮帮俺。”乔兰哀求地说。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尽力。”

说话间已来到乔兰家。乔兰的男人是个瓦工,挺能抓钱的,就是常年不在家,总在外面跑活。他家盖了四间大瓦房,收拾得锃明瓦亮的。院中的两个大园子里种满了各种蔬菜,几棵李子树和沙果树上也挂满了红艳艳的果实。

甄峰柳一进院,她家的大

“呃……”甄峰柳不由自主地躲到乔兰的身后。乔兰轻声呵斥了

“甄峰柳,俺妹在这屋呢。请进吧。”乔兰指着西边的一间屋子说。

“哦。”两人走进那间小屋。

一推开门一股刺鼻的腥瘙味道就冲进鼻孔。甄峰柳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抬眼打量着四周。

屋子不算小,正中是一铺炕,白色的绣花窗帘紧闭。光线昏暗。

炕上躺着一个身材欣长的女人。身上盖着薄被。但依然能透过被子看出她身材的曲线玲珑凹凸有致。是个标准的美人。

“阿琴,医生来了,你醒醒吧。”乔兰温柔地召唤着炕上的女孩道。

甄峰柳走到近前一看。只见阿琴脸色苍白,一头乌黑的长发胡乱散开。白皙的脖颈上戴着一条挺重的金项链,脸蛋漂亮极了,比乔兰还要漂亮几分。

听到声音她睁开双眼,虚弱地叫了一声:“姐。”

“阿琴,这是甄峰柳,村里最有名的医生,前阵子翠瓶嫂子掉河里都快死了,都是他给救活的。这回你的病有救了。”乔兰欣喜地说。

阿琴犹豫地看了慕鹏飞一眼,脸上现出羞愧的神色。低声说:“姐,我看还是算了,他是个男的”

“妹妹,只要能治好你的病,你在乎那么多干嘛?俺就你这一个亲人了,俺不能看着你死。”乔兰呜咽着抱着乔阿琴说。

甄峰柳已经从阿琴胳膊处的一片红点和她脸上的怪异颜色看出端倪。走上前去说:“阿琴,你不认识我啦?三年前咱们还见过咧。你放心,你这病我能治。”

“真的吗?那谢谢你啦。你,你看看吧。俺得了这种脏病真是不想活了。”阿琴眼睛湿润地说,缓缓地掀开了身上的薄被。

一片白光闪过,阿琴赤着的下提就呈现在甄峰柳眼前。“啊!”甄峰柳吓了一跳。心跳骤然加速。只见……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