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郝子奇||走过

我们 2018-09-22 12:28:28

走过(6章)


郝子奇



复活的种子


那双手呢?

     那双漏掉了一万年光阴,把水稻捧进陶罐的手呢?


    那双手,那双分辨出野草和稻谷的手,经历过怎样的颤抖?

    让稻叶成为衣衫,让稻杆成为鞋子,穿着整个稻田的祖先,只把饱满的稻谷捧起,放进陶罐,成为

    种子。


    现在,陶罐在,陶罐里的种子还在。

    那双捧着种子的手呢?

    那双刨开泥土,埋葬了一切,只把种子留下来的手呢?


    我是被这双手从泥土中挖出来的孩子。

    万年之后,江南的浦江,上山遗址,我看到了碎开的陶罐里,已经发黑的种子,抱着必活的信心,望着不变的阳光,亮出整个大地的历史和

    秘密。


    江南的早春。

    阳光灿烂。

    大地之手被阳光擦亮。

    死去的,都是历史。

    所有的种子,都在复活,给这个世界生生不息的蓬勃。



     被梅花打开的村落——写在浙江浦江县松溪古村


    一树梅花,如同一群舞动的蝴蝶,停留在古老的村庄。

    早春,有风从山坡上走来,吹动着那些展翅的梅花。

    淡淡的幽香,在古老的村庄弥漫,让北方远来的我,握住了江南的

    气息。


    多么古老和安静的气息。

    石头垒出的房子。石头围起的小院。石头铺出的小路。石头上那些浅浅的苔藓,不露千年的风尘,我已听到唐宋的小雨,淅淅沥沥的滴落声。或者,民国的碎步慢慢地消失在村头。


    小巷里,有着历史没有走散的事物。

    古戏楼。消散了,急促的锣鼓声,悠长的如泣如诉的琴弦。而被岁且抛长的水袖,还没有完全收回。倚在门窗的姑娘,在看着模糊的云层,仿佛那是比整个村庄,更大的舞台。

    穿村的流水,迥旋着江南的韵味。带走了浮在水面上的历史,却把村子一直搁浅在水底,任它的古老成长着现代的小鱼。


    梅花,应是现代的。

    此刻,它以古老的姿式打开了飞翔,带着这千年不散的村庄,在江南,与刚刚醒来的春天相遇。



   

鹤鸣湖的树林


    空空。荡荡。

    最后的阳光,从树枝的空间里侧过自己的明媚。

    除了苍老的鸟巢,还在等待飞远的翅膀,

    一片树林,在冬季,坚挺着自己不肯下跪的身躯,勇士般,站在岸上,也站在静静的

湖水。


    有一些鸟停在树林,并不是鸟巢要等的孩子,它们是被风吹散的过客,像我一样,在一个历史的时刻,点缀了树林的荒凉。


     最后一脉光已经到了树梢。

     黄昏的暗正快速地在每一棵树上攀爬。

     可以确定,树林里的故事,会被黑暗所覆盖。这个时候,我必须拨出自已,让最后的光,照在

    自己返回的路上。


    太行在远方。湖水在身边。

    远来的野鹤,正把翅膀带进湖水。

    树捎上的暗已经落到了地上,把一些斑驳的事物闭合,就像闭合了几千年前的辉煌的灯火。


    古老的土地上,生长着历史,也埋葬着历史。

    一片树林,在千年的湖边,只是历史的孩子。

    现在,我在这样的历史中走着。


    起风了。落叶是我看到的结果。

    而我,不会被落叶记得,它们只记得刚刚走远的风。

    风,确实远了。它们放下了落叶中的树林,也放下了

    落叶一样的我。


(鹤鸣湖位于鹤壁市山城区,湖面万亩,野鹤及天鹅栖息地)



冬日淇水


    郁郁葱葱。有过。

    在我坐定的荒凉中,太行山,有过。这脱掉的妖娆,在春天,还会穿上。



    现在,山谷无遮。草。树。仿佛无数的传说,把千年的历史脱去,只剩下传说中的主人,在淇水边

    站着。


    偶尔飞来的水鸟,是历史遗留下来的。它们的翅膀,拍碎了千年的平静。

    水面上碎开的阳光,碎成冰,在我的手上消失,留下千年不化的冰凉。



    这时候,我看到风,从来不曾停止过吹动。

    岸边的芦苇已结散尽了发雪。

    只有竹子,复活着诗歌中的传说,低下头,给我说出数千年生长的

    秘密。



金山寺


    淇水,没有断桥。那只敲开许家沟柴门的纤纤素手,应该涉水而未,牵着朴实的后生,他们一块在金山寺,聆听了

    诵经的风暴。



    断桥是后来的人修筑的。

    历史出现了裂口,爱情如何弥合这漫长的伤。


    金山寺下。淇水干净。

    岸边。延绵的竹林,足以安放等待千年的缠绵。大风吹饱的谷穗,足以喂养人间的爱情。这时候,只需要男耕女织,就是幸福。



    我来。已找不到宋时的门环,去验证一场爱情的悲欢。

    那时候,风动云低,衣袂飘飘,纤弱的白素贞,抱定万劫不复的决心,敲开金山寺的大门,人性的淇水,在她的身后上涨,汹涌澎湃。


    那场传说中的大水,已退却多年。

    那些被洗白的岩石,只剩下沧桑的苔斑。它们的沉默,让一场刻骨的见证,成为了

    秘密。



     复活的野草上,开着白色的菊花,一只又一只蚂蚱,在现代阳光下,振动着翅膀。

     寺院深深。没有了法海。

     没有了白素贞。也没有了许仙。

     仿佛,一场大水之后,人妖在爱情的奔跑中同途,走到了西湖,再没回来。



     多少年,一切都在历史中老去。

     只有不朽的爱情,在不息的淇水边站着,

     如初。


     (金山寺位于鹤壁市淇滨区淇河岸边,是白蛇传故事原发地)



千鹤湖


    沉在湖底的村庄,生活着悠然的鱼群。不安分的小鲫鱼,吹着泡泡跃出水面,仿佛多年前爬上树稍,去鸟巢里掏取秘密的孩子。


    流水走得更远。因为太行山的坡度,它们永远无法回到出发的故乡,仿佛迁向城市的村庄。


    水岸的双塔,依旧苍老着隋时的表情。洞里的蝙蝠,守着流水带不走的夜色。这些幽灵,或许记得久远的香火前,祈福的人双手敬香的模样。


    湖水里的花朵,在山坡上开着。蝴蝶的翅膀,还没有形成风暴,一些爱情的梦,散落在草丛中,等待风的到来。


    起风了。云在水面上破碎。更碎的阳光,在渔鱼船的后面散开,从网眼里漏着,被惊恐的鱼,拖向深处。这时候,只有安静的鹤,保持着翅膀的完整,她的飞,让整个湖水,看到了天空的高度。


黄昏从更高的空中落下来,和起伏的山峦抱着在水面上晃动。淡淡的薄雾从水面上起身弥漫,成为最后的风景。

    岸上,已经走远的人,不会知道最后的景致。没有走的人,已经永远留了下来,他们的坟和村庄一样,成为湖中的秘密。


我是知道的,天空是最大的湖。月光无声流下来,一个湖对另一个湖的拥抱。不沉的星斗,在水面上眨动,成为千鹤湖夜晚不闭的眼睛。

    还有一些眼晴也在睁着,它们看到,除了石缝中正在拨高的野草,所有的生炅都在梦中。


这些眼睛看到了我的孤独,也看到了山色中更为丰富的神秘,不会说出。

    就像我不会说出这些带着灵魂的眼晴,它是北方最后的干净。



——载于《诗潮》2017年11月号






投稿邮箱:womensws@126.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