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桃花盛开,芬芳自来

吕院校报编辑部 2018-12-05 17:31:05

相约美丽三月天

       新学期,熟悉的学校,熟悉的人,一切又恢复之前的模样。离开了家乡,分别了家人,告别了好友,从此思念常伴于心。到校一周,我把这几天闲暇时用文字的形式记录下的心情分享给大家。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埋下一颗思念的种子,以更好的心情全身心投入到新的学习与生活中去。也希望大家看过我的文字以后,能浪漫些,对生活充满热情些,笑得开心些。


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


      

这是我的好友在除夕拍的一张图片,她说她野心大,她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笑得如图中的玩偶一样开心。现在我把她的图片传播给你们看,算是照顾一下她的野心。ps:别盯着手看啊,我会生气的。


      

这是我另一个好友发给我的一张她们学校的夜晚湖泊照。学校有硬性要求,每个学期要绕湖跑好几十圈。我想对大家说的是,咱们学校也是有大明湖的嘛,晚上各种灯亮起来时也是很美的,常去跑跑,说不定会碰到你的夏雨荷哦。女生们偷偷告诉你们,有一个爱穿棒球服的家伙晚上常去那儿跑步。


风轻轻吹,天微微灰

草在摇头晃脑对我笑

我说,她已不在我身旁



汗珠涔涔,镜花隐隐

身影和眼神依旧

只剩孤独的灵魂无处安放


那时依依,念想沉沉

深夜无情,思念千里奔袭

我还是一个人站在回忆背后

你在那里想我吗


我路过这个冬末春初

你在不远处走的匆忙

不回头看,打落我满手的回忆



用久违的深情

第一次写下你的名字

放至夹层,一眼望穿

百年孤寂,无妨无悔


想独自朝圣鉴证我的真诚

想与你牵手在莫愁

想骑摩托带你从下关到古城

想请你喝一杯风花雪月

想在小酒吧为你弹唱一首歌

还想抱抱你





只能怪你过分美丽


我曾很勇敢

我曾是少年


半生惶惶

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 长大 


只怪你过分美丽


----路路


  我顶喜爱大理,苍山洱海,风花雪月。


到校第三天了,天空始终笼罩着阴翳,心情也并不那么好,总有什么梗在心上。风吹动我额前的些许碎发,心思总是乱飘。明明我在想念着你,怎么风却吹向我......

本打算一下午就在静极了的办公室看书,却始终看不进心里。从五楼的窗外望去,不远处几座无人的高楼阴森森的,似像卫士般守护着什么。极目之处尽是不高的山,有时清晰,有时甚觉压抑。数不清的树杈就那么裸露着,远近不同,排列整齐,好似一点都不怨念冬日的干冷。排球场里许多人在上着体育课,我看不清颜色,只当全都是黑色,可身影却是轻盈的。我仿佛听见他们的闹声穿透过来,直将我扰乱。楼下不时走过三三两两的男孩女孩,他们步伐沉稳而划一,多么向上,多么有力啊。

我就这么站在十分静的卫生间里,很久,很久。人们走远了,我还找不到远方,在哪。我知道从此我的思念不在小城了,而跨越千里,到了美丽的南方,我了解那儿是美丽的。我们失散了,更远了,更飘零了......



 第一次篮球课在所有人的满怀期待中开始了。太阳很烈,眼前的山不高,黄秃秃的。许久不去新球场,如此环境下有些苍凉,但时时有春意掠过,便也不致心绪低落。只是如此基础的篮球课于我未免无聊了些。但值得一提的是,男男女女们在一起玩球,欢声笑语不断;其他球场里球鞋的摩擦声、激烈的冲撞声、或者一些不堪入耳的呐喊响彻上空。这是我喜欢的青春之一。一行人回去路上,有人嘴巴不停,说着各种见闻,有人沉默不语,但都是如此热爱篮球的少年啊。我说这新建的楼何时才可以搞完,同行说与你何干,我笑而不语......

太阳放缓了步履,舒展了笑颜,轻柔地挂在轻轻抬眼就望见的地方,按理白云也应该出来沾会儿光的,可满天竟通透的蓝。几乎不走的这条路上破败荒芜得很,我想大概每个学校都有这么片地方吧,还保留着原始与自然。恍惚间竟忘记了是在春天还是夏天,枝条柳树开新芽,一山一水一浮华。山倒遍地都是,水是假的,学校地图上显示这里该有一条河流过的,来了才知道是骗人的。或许有这么规划,但实现有点天方夜谭。

我想,春天是真的到了。微风吹过来,也带着夏意,只是还没有蝉鸣。在这复苏的时节,我听说苍山洱海又焕发了新的生机,等待着满怀期待和情怀的人前往。听说江汉边滩的芦苇荡有一个成熟随性且十分鲜活的姑娘。也听说九江庐山的桃花源和桂林雁山的桃花开的艳极了,可惜无法启程。那里起风了吗?


庐山桃花源



时近中午,朝南窗阳光刺眼,窗帘严密遮着才可看得清大屏幕。教室里黑漆漆的,我拿了本书独自坐在最后排,轻轻拉开些窗帘,霎时间我就成了唯一一个被光照到的人,有那么一瞬间的神圣。突然想起莱昂纳德·科恩的一句话,“不够完美又何妨,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进来的地方”。我抬眼放外,枯杈静静的,有些荒凉。我想该有些微风的吧,不知为何心里总有股风吹来的波动感。桌子被渲染成淡黄,书上反射的光有些晃眼,彼时环境下,我睡着了......

下午期待已久的绿化劳动终于要开始了。我和舍友说,我劳动去喽。他们一脸懵,什么鬼。刚走到楼下,猛地想到了学长们说的,“吕梁是直接从冬过渡到夏的”,这话果然不假。有人已穿着短袖,我还加着绒......行至艺术楼,隐约传出阵阵古筝声和合唱声,美妙极了。我倏地想起高中时期跟着音乐老师学古筝和合唱的那段时间,还有那些有些清晰有些已模糊的脸。每天下午放学后硕大的排练室里,数不清的晕黄形成一道道光,照不到的昏暗地方充斥着一股神秘。老师在角落里弹着琴,我们整齐坐着不时摇头晃脑,活像小孩子一般。于是不大的校园里尽回荡着我们的歌声。少年们穿着白衬衣,女孩们身着白长裙。似童话的画面太多,最后留住一帧。

那是首简单的歌,那是个不完美的人,她就像一束光透过裂缝走进来,扎了根。岁月轰鸣,有些音乐,有些情思,愿意让人期待。


 网易云音乐有这么一个热评:

 “何为思念?”

 “日月,星辰,旷野雨落。”

 “可否具体?”

 “山川,江流,烟袅湖泊。”

 “可否再具体?”

 “万物是你,无可躲。”

 偶从一篇文章里看来一些话。如果你很想念一个人,思念就会变成风,努力地吹到他的身旁,所以这就是风了。想念一个人,思念就会变成风,因为每个人都变成了这样的风,思念才会震耳欲聋。

 我们每个人都有想念的人,但愿那个美好的人能伴随我们、激励我们不断前行。只有每天变得更出色一些,未来才可期。

校报编辑部

初        审  |  杨楠鑫

实习终审  |  李    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