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凌霄花海

夏老师小菜园 2018-12-05 17:27:43



从小到大,有点名气的花见得很少,偏僻小乡村,也就只有那么几家,会种点月季花,大红大红的,还总缠满缀着串串露珠的蜘蛛网。

我们家也种,就在井栏边上。夏天的时候,菜园里摘点新鲜的黄瓜、西红柿,用冰凉的井水洗一洗,站在井栏边上大快朵颐,顺带着,能看上月季花一两眼,不会超过三眼。

要说多,那就是铺满田野的牵牛花,也就是喇叭花,大人忙着收麦子,小孩忙着割猪菜,没人喜欢这些一点用处也没有的花花草草。

孤陋寡闻大半辈子,认识凌霄花,也就是去年的事儿。

连云港有个东磊风景区,没有大门,没有围墙,也不售票,没什么名气,乍看,怎么也不像个景区,就是普普通通的荒山一座。

却是驴友们常走的路线。

我呢,已经徒步四次,每次都有新的惊喜和不同的收获。

从东磊出发,可以去花果山风景区,可以去渔湾风景区,可以去孔雀沟风景区……可去的地方很多,漫山遍野都是风景,都很漂亮。

东磊风景区,奇岩怪石,名花异草,古树参天,奇石、奇树、奇庙,我个人觉得,是个极好的地方!

但很少有人去,可见,“酒香也怕巷子深”!

有延福观,历史十分悠久,院内玉兰花王800多年,是中国最大的玉兰花树,上次专门去赏花,一树的白玉兰,洁白素雅,芬馥氤氲,在千年道观之中,更显清幽静寂;有石海,巨石连片,鳞次栉比,错落迭压,前推后拥,以三磊石为极品,上阔下削,岌岌可危,人行其下,惴惴不安;还有龙潭、龙池,碧波荡漾,如瑶池仙境。

但是,最让我称奇难忘的,还是那一片凌霄花海!



第一次去东磊,上山的路边,有很多一丛丛爬藤类植物,攀缘在道旁的石垛上,花朵艳丽,夺人眼球!

我们一行人见了,都很惊讶:真的是太漂亮了!

问了村民,才知是凌霄花!这就是——凌,霄,花!多好听的名字!

可惜,那一次路过的地方,凌霄花并不多,我们登山远去,便没有再见到。

这一次,我们见到了一大片的凌霄花海,美得让人惊心!

当一大片绿成为海,当一大片花成为海,那种惊艳,是难以形容的。除了赞叹,还能说点什么呢?

凌霄花藤,攀在巨大的岩石上,藤蔓悠长,绿叶纷披,层叠蔓延,生机勃勃;凌霄花,形如牵牛,厚润直立,外面橙黄,内里鲜红,艳丽中透出几分典雅,怒放起来,花团锦簇,如云如霞,迎风摇曳,荡漾在茂盛的绿叶之上,一副特立独行、骄傲自豪的模样!

这一片凌霄花海,翠叶团团,芸红片片,绿叶流光,花朵溢彩,将一个无遮无拦的小山窝装扮得热闹纷繁。

凌霄花,枝叶茂盛富有活力,花朵艳丽夺人眼球,这样的张扬,我喜欢。

东磊凌霄之独特,在于有石有花,石奇而花艳。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崩地裂,这里遍地怪石嶙峋;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天撒仙种,这里漫山凌霄花开。

藤缘石生,花随石开,铺天盖地,凌霄而上,藤愈长,花更艳。人,走在石海里,看不到石,看不见人,只有漫山遍野的绿叶和鲜花!

这是石海,更是花海!这种惊喜,历久难忘!



李时珍《本草纲目》对凌霄的描述:

“凌霄野生,蔓才数尺,得木而上,即高数丈,年久者藤大如杯,初春生枝,一枝数叶,尖长有齿,深青色。自夏至秋开花,一枝十余朵,大如牵牛花,而头开五瓣,赭黄色,有细点,秋深更赤。八月结荚如豆荚,长三寸许,其子轻薄,如榆仁、马兜铃仁。其根长亦如马兜铃根状。”

观察细致入微,描述客观真实,这才像是中草药学家的口气!

凌霄花,是味中药,有行血去瘀、凉血祛风之功效。但孕妇误服可能引起流产,故又称堕胎花。

李时珍还说:“花不可近鼻闻,伤脑。”我们在凌霄花海转悠了那么久,闻了那么多的花香,脑子可能已经坏了!

我们淹没在凌霄花海中,以一种悠闲自在的心情赏花、拍照,当地的村民,身背圆圆竹篓,手提蛇皮口袋,头顶艳阳,冒着酷热,在采摘凌霄花。

据村民说,晒干的凌霄花,一公斤大约50元,现在一天大概可以挣个三四百块钱吧。

花再好看,总不能当饭吃。对村民来说,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烈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

我当然不是公子王孙,但看着村民采摘凌霄花辛苦忙碌的身影,心里倒也生出很多的惭愧来,似乎自己就是不劳而获的蛀虫。



凌霄花,在中国很有些历史,文人墨客、丹青妙手几乎都很喜欢。

《诗经·小雅》:“苕之华,芸其黄矣。心之忧矣,维其伤矣!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苕,就是凌霄花。

凌霄开了花,花儿黄又黄。内心真忧愁,痛苦又悲伤!凌霄开了花,叶子青又青。知道我这样,不如不降生!——什么样的生活,竟然如此哀伤?

宋代陆游《夏日杂题》云:“满地凌霄花不扫,我来六月听鸣蝉。”满地红黄的凌霄花,听着夏夜蝉的鸣叫,日子果然潇洒自在。

清人李笠翁《闲情偶寄》评价凌霄花说:“藤花之可敬者,莫若凌霄。然望之如天际真人,卒急不能招致,是可敬亦可恨也。欲得此花,必先蓄奇石古木以待,不则无所依附而生,生亦不大。予年有几,能为奇石古木之先辈而蓄之乎?欲有此花,非入深山不可。行当即之,以抒此恨。”

李渔把凌霄花比喻成“天际真人”,不是想看就看得到,想看此花,必须准备好奇石古木,否则它无所依附就不会长,即使能长也长不高。自己年纪都一大把了,要我到哪里去找奇石古木呢?要买又没有这个闲钱,非要看凌霄,那只能徒步到深山老林里去了。

笠翁,性情中人也!

徒步到深山老林,才能看到真正的凌霄花,就像这次我们看到的凌霄花海。

想不到,我们这么有福!这辈子还见了一次!

清代著名画家、书法家,“扬州八怪”之一的汪士慎,画过凌霄花,汪士慎在画上题:“绕树缘山任屈盘,南风吹蕊飏云端。千丝万缕垂金粉,曾在双峰阁上看。”凌霄花色彩淡雅,通透婉约,属小品风格。

这样的画,适宜一枝两枝,大片的凌霄花海,恐难下手,更难出神。

我看过一些凌霄花的中国画,总觉还差那么一点劲儿。



据村民讲,凌霄花极易繁殖,随便栽植于什么地方,一个旁根,一个侧枝,都能成活。但需要依附,或树干,或石壁,或人工搭的架子。村民们往往在巨石、峭壁的底部,植上一排排的凌霄花根,一年后,便是大片的凌霄花。

上次徒步东磊,弟弟挖了一些凌霄花根,带回家去,栽植在母亲住所楼下的花坛里,现在已经冒出很多的嫩枝,即将蓬勃茂盛起来,只是还没有开花。

估计,明年的现在,一丛丛凌霄花,一定怒放如霞!

花语里,凌霄花代表“敬佩、声誉”,寓意慈母之爱,弟弟将凌霄花植于母亲寓所楼下,也许是巧合?抑或是天意?

母爱如花,生活再艰难,工作再烦恼,有了浓浓的母爱,便是一片青翠、一抹花红,心情自然好起来。

凌霄盛开,那份慈母之爱萦绕身旁,人生漫漫,长路迢迢,永远都不会爬满沧桑,永远都是开满艳丽。

永远忘不了,那一片凌霄花海!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