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普洱茶故事之——《一碗水》

丽江爱情故事 2018-11-25 07:42:52



                               ❤❤❤❤❤❤❤❤❤


 清道光21年(1841)春,景东无量山曼等,海拔1500米左右的山路上,两匹快马一前一后,疾驰在山路上。跑在前面的是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是一个20岁左右的后生,高鼻梁,大眼睛,身穿青色对襟布衫,背着一个大包袱,一根大辫子在脑后一颠一颠的;紧随其后的是一匹枣红马,骑马的是一个书生模样的年轻人,面色白净,一双丹凤眼炯炯有神,两片大刀眉漆黑如电,身穿褐色布袍,背着一方型包袱,乌黑的大辫子摔在胸前,两匹马打着响鼻,在山路上疾驰。


  太阳的脸越来越红,快要掉到山尖了,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只听得山风阵阵,松树哗哗作响,书生快马加鞭,赶上那后生道:“山宝,我们快要到一碗水了吧,找个人家住下吧。”后生道:“二叔,现在我们离最近的人家也还有六里地哩,要不是刚才为了帮那些买茶的人,我们现在早就吃上三大爹家的野猪干巴了。”说完后,后生还砸砸嘴,这一说,那书生才感觉到肚子擂响了战鼓,人是铁,饭是钢,还是赶快找个人家打尖吧。于是书生夹紧马肚,“吁”的一声,只听得马蹄踏踏声,在山谷里回响。



  走了约莫三里路的光景,后生的马喘着粗气,止步不走了,马身上大汗淋漓,白马体力透支了,后生跳下马,从马背上的口袋里掏出马料,喂上马。书生也跳下马,把马拴在一棵树上。太阳已经挂在山尖上,树林里的鸟儿大多已经归巢了,还可听到晚归的鸟叫声,不时夹杂着一声黑长臂猿的啼叫。此处山高林密,古木参天,一条山道顺山而出,右靠山,左临深谷。山路旁杜鹃花怒放,灿烂若霞。可他们顾不得欣赏这山中美景。歇了一袋烟功夫,忽然,只听得前面树丛哗啦作响,山风中传来一声沉闷的怒吼,还伴随着一阵阵呼哧呼哧的喘息声。“有熊,二叔小心!”后生一个箭步,跳到白马身边,从马蹬上抽出一把匕首,闪到一棵树后,顺手从身旁拣了一根树枝攥在手里。书生疾步走到树旁,解开绳子跨上马,就听得“呜”的一声吼叫,一只黑熊从树林里蹿出来,扑向那拴着的白马,山宝从树后跳出,挥起树枝甩向黑熊,树枝应声折断,黑熊转过身来对付山宝,山宝只好动用匕首刺向黑熊,黑熊受伤后退,大怒,站起来张开熊掌抓向山宝,这黑熊又肥又大,熊掌尖利无比,挥掌抓向山宝,可惜山宝匕首太短,正面对峙对黑熊没什么威胁,就在这危急的时刻,书生夹紧马肚,抢上一步,从背上取下那包袱,砸向黑熊的头部,包袱散开来,里面全是书,黑熊被砸懵了,楞了一下,转过身后又向书生扑来,枣红马受惊,嘶鸣着高高跃起,将书生从马上摔下,跌落在箐沟里,然后马一溜烟的跑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山宝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听“轰隆”一声响,火石电光一道,射向黑熊,黑熊吓坏,遁入林中去了。山宝回头一看,才发现开枪的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头发花白,精神攫铄,身穿粗布对襟开衫,外罩一件老羊皮褂,手拿一杆自制的老火铳,背着一个背篓,对山宝说:“小伙子,吓着了吧,快去看看你的同伴怎么样了”。山宝急忙奔向箐沟边,急喊着:“二叔,二叔,你怎么样了?”一边拨开树丛往下找,只见书生斜靠在一棵大树杜鹃上,而下面就是深不可测的山谷,山宝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吉人自有天相,要没有这棵杜鹃树,后果不堪设想。


  天色暗下来了,老人点燃了明子火把,和山宝一起把书生架起来,一点点往上挪,两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书生搬上来,又把他扶上白马,牵着马慢慢往前走,可枣红马却不见了踪影,山宝很着急,泪花在眼框里打转转,老人说:“小伙子,现在最要紧的是人,我们要快点回去,看看你二叔的伤势如何,马只有等到明天再去找了。”山宝只好跟在老人后面牵着马往前走,约莫走了一顿饭的功夫,终于在山坡上见到一间石砌的房子,房子四周是一片大树,老人来到门前,高声喊到:“茶花,快来帮忙,有客人来了。”随着一声清脆的应答,屋里跑出来一个姑娘,动作麻利地和老人及后生一起把马上的书生搬下来,放到床上,又忙着打水来给书生擦洗伤口。



  老人把马拴到屋后的牛圈里,急忙来看书生的伤势。姑娘点上平时难得一用的核桃油灯,照着老人察看伤势:只见书生脑门上有一片擦伤,左腿也受了伤,两只手臂上也有不同的擦伤,不过这些伤均是外伤,没有伤到筋骨;书生从马上摔下来时受到撞击,以至头部受伤,是轻度脑震荡,造成一时意识昏迷,老人仔细察看了书生的伤势,对后生说:“小伙子,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又查看了山宝的左手臂,衣袖被抓破,手臂被抓出血道道,老人对姑娘说,“茶花,去把我那些草药拿下来!”茶花答应着搬过木梯,爬上用木板搭起来的堆放杂物的楼梯间。


  茶花从上面拿下来许多把草药,还有几个土罐。老人接过后,找出几味药,要茶花把它煮到早晨打到的那只野鸡里面,然后从土罐里掏出几个药包,是粉状的药末,把药撒在书生的伤口上,用干净的布条包扎好,“好了,伙子,你二叔现在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又给山宝的手臂上了药,后生哽咽着说:“老人家,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老人说:“伙子,你见外了,这是我们无量山人应该做的。我且问你,看你们叔侄二人,不像一般客商,你们这是上哪去?”后生说:“我们是曼等洼子村的,赶去县城集中,我二叔准备进京城参加会试。”老人道:“怪不得,我就说怎么这两个年轻人都是文绉绉的,原来是洼子村的,莫非是刘家的?”后生道,“正是。”“哦,那么说你们是无量山澜沧江边有名的刘氏七大支中的后代?”“是的。”“这刘家的祖辈因对朝廷有功,被封为光禄大夫,听说已经世袭四代了;并且还听人说这刘家乃书香门第之家,耕不废读,最是重视读书,那一品诰命的老夫人,家教极严,这在无量山可是远近闻名的。”“是啊”后生道,“像我二叔,从小就喜爱读书,五岁上学,《四书》《五经》是读得滚瓜烂熟;吟诗、做对,这方圆几十里无人能及,;并且是练得一手好字,这字也是远近闻名,过年时,请他写对联的人都排到大门外;我这二叔是最受老夫人喜爱。听二叔的老师讲,他们这些年都没有见过像二叔这样优秀的学生,所以他们认为二叔此番进京应试,一定会有好结果。”“太好了,这可为我们无量山人争光啊”老人拉着后生的手说。




  这时,书生醒过来了,山宝喜出望外,茶花端来了一碗茶,让书生喝了下去,喝下茶后,书生意识渐渐清醒,只觉得头痛欲裂,老人忙吩咐茶花去打了碗鸡汤,让书生喝下,然后让他休息。老人叫茶花和山宝吃饭,自己盛了一碗饭,边吃边守侯着书生。晚饭很丰盛,有野鸡肉,烤麂子干巴,还有一盆煮佛手瓜,一碗凉拌树花,只是饭是包谷饭,糙口难以下咽,但山宝早已肚饿,一口气如风卷残云般,吃下了三大碗饭。

  书生迷糊了一会,又醒过来,茶花端上饭菜,专门为书生蒸了一碗白米饭,又有那老人配的一些补脑的药炖鸡,书生面对这素昧平生的爷孙两人的真情相助,感动万分,拉起山宝给老人深深地作了一个揖,说道:“我们叔侄二人全得老人相助,真让我们不知要如何感谢才好?”老人笑咪咪的对书生说:“好后生,养好身子,到京城去考一个进士什么的,让咱们无量山人也有出人头地的一天。”书生再次谢过。这一夜,山宝和书生就投宿在老人家。

  第二天鸡刚叫,大家都起来了。山宝须得回家报信,带上几本已损坏的书回去换,还要去寻找枣红马,如果找不着,只有另带一匹马来。此地离洼子村还有近两天的路程,茶花为山宝准备了两个饭团及咸菜,带在路上做干粮。山宝依依不舍的告别了二叔,又拜托这爷孙俩照顾他,骑上白马赶回洼子村去了。


  雾气渐渐散开,林中的鸟儿唱得更欢了,偶尔还可听到黑冠长臂猿清亮的叫声。初春的无量山,早晨还带着阵阵寒意。经过一夜的休息,书生感觉到头已经不像昨天晚上那样疼了,但还是有些晕沉沉的,身上的那些擦伤还隐隐做痛。吃过早饭,老人自要上山去寻找草药,来给书生治伤,并找出一饼褐色的茶,吩咐茶花泡给书生喝。


  老人走后,茶花烧开一铜壶水,把那茶扳下一小块,放在瓷壶里,待茶泡开后,把茶水滗出来,又重新冲上水,等茶味出来后,才把茶水倒在茶碗里,端给书生喝。书生接过碗一看,那茶汤如同宝石般红亮,一嗅,一股淡淡的陈香袭来;喝上一口,只觉那茶汤滑润如上等之绸缎,入口如橄榄之回甘,汤味醇厚,实乃上等之普洱茶!书生想,自己家几代人居住在无量山,家有很多古茶树,有很多树龄已近千年,每年都可采摘不少古茶,制成青饼后卖给那些外来的普洱茶商。自己的祖父、父亲皆为喜好茶之士,家里藏茶不少,自己也喝过不少好茶,却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口感的茶,于是问道:“茶花,你们家的茶怎么这样好喝呢?”茶花说,“你来看看。”


  书生扶着墙壁,到屋后一看:好大一片古茶树,在无量山的云遮雾罩之中若隐若现,估计有几百棵,每棵树都比碗口还要粗,上面长满苔藓和寄生植物,正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露水。可从这些茶树上又看不出什么,这不是无量山随处可见的古茶树吗,自己家里也有啊,书生心想。茶花道:“可不要小看我们这些茶树,我们这里名唤‘一碗水’,除了有几千棵老茶树外,我们这里一年到头云雾缭饶,空气湿润,最适合老茶生长,你看这茶!”茶花说着从树上摘下一芽茶,递到书生面前,只见那茶顶着毛茸茸的白尖,还带着一头雾水,书生把茶放到嘴里一嚼:没有苦味,一股清爽、回甘的味道充溢口中。“不错”书生道。“还有呢,我们这‘一碗水’的得名是因为这里有一眼甘泉,只有一碗水那么大,过往客商到这里常常要排队取水,人们都说这水喝了解疲乏、驱百病、强身体,所以水往往供不应求,如果用这水泡出来的普洱茶,那才叫好喝哩”茶花兴致冲冲的说。书生道:“好茶还得有好水泡,你们的‘一碗水’看来可以和无锡的‘惠山泉’媲美啦!”“那当然了。”书生接着问:“茶花,你可知茶叶最早是用来做什么的?”茶花扑闪着大眼睛说:“我听爷爷讲茶叶最早是做药用的。”“对呀,从神农尝百草的传说中可知早期人们饮茶是用来解毒的。在《神农本草经》上说,‘茶叶苦,饮之使人益思、少卧,轻身明目。’所以说茶具有醒脑、提神的作用。常饮茶可以治病疗疾、延年益寿。”


  且说这茶花家姓冯,爷爷名叫冯一山,是附近有名的老猎手,也认识许多草药。这无量山是座宝山,物产丰富,珍稀动物、植物的什么都有,尤以产茶出名,像一碗水、凤冠山等地,都出好茶。近年来过往客商增多,尤其是做茶生意的人,所以茶花的父母,遂到前面一个名唤“芹菜塘”的地方开了一家小客栈,把茶花15岁的弟弟也带走了,家里就剩下爷爷和茶花。平时就靠采茶、采草药、种山核桃、种点包谷、黄豆为生。这茶花的爷爷是个古道热肠的老人,经常帮助那过往的客商,也有人常到他家借宿。孙女茶花聪明伶俐,还读过几年的书,是个大方、能干的姑娘。


  晚饭时,爷爷回来了,老人从山上采回很多草药,还打到一只野兔。老人择了几味草药放在土罐里煨上,又查看了书生的伤口,没什么,茶花做饭,饭后,让书生喝了药,早早休息了。


  第四天,书生感到头痛减轻了,身上的伤口也日见好了。傍晚,山宝从家赶回来了,还带着管家刘四顺,以及本家的医生王德荣,最令人惊奇的是枣红马也跟回来了。原来这枣红马当时被黑熊惊吓,竟跑回洼子村去了,刘家人一看枣红马自己回来,是万分焦急,急忙派出人四处寻找,第二天下午在路上碰到山宝才知发生情况,山宝把事情秉报与老夫人,老夫人急得老泪纵横,非要跟山宝去看看自己心爱的二孙子,家人苦苦相劝说山路难走,并且山宝讲此去路上遇到那住在山上的爷孙两人,待他们如何之好,尤其是那老人的神奇,老夫人听了方才放下心来,忙叫山宝带上银两、红糖,上等的绸缎,送给老人,老夫人道:“这是天助我玉昆儿啊,此去京城考试一定会有收获!”。老夫人吩咐家人准备好一切用品,让山宝带上人及枣红马赶回一碗水去。


  山宝和四顺把银子和绸缎拿出,送与老人,老人说什么也不收下,最后,只要了点红糖和一段红绸。王德荣医生查看了书生的伤势,擦破皮的地方已经开始结痂了,伤口长得很好,头也不怎么疼痛了,是用过安神及镇痛的一些药,“老人家,你真是太神奇,玉昆这个伤,没有个十天半月的,是好不了的,真的太谢谢你了!”王得荣连声致谢。“哪里,哪里,我不过是给他用了一些无量山最常见的草药而已”老人道。“还有我们这里自产的茶,喝下有提神醒脑的作用,茶花,给客人来一罐烤茶”。茶花把茶叶放到瓦罐里,在火上烤香,冲上开水,给客人盛上一杯,“好香的茶哦,还有回甘味”四顺道,“山宝,你要少喝点,这烤茶厉害着呢,喝了睡不着觉”。“四爷,我们无量山人从小喝茶,这点茶算不了什么”。山宝端过茶碗一口气饮下。这里,老人和王荣德在琢磨给玉昆喝普洱茶的事,两人一致认为,以目前玉昆的情况,最适合喝普洱茶,因为他很快要到京城考试,熟背功课天天用脑,而普洱茶正好有醒脑提神的作用,还有那消炎、杀毒的作用,对玉昆的伤口也有好处,且玉昆从小脾胃弱,喝普洱茶最不伤胃,还有助消化。最好是让他随身带着普洱茶。


  这一夜,老人和王荣德聊到鸡叫才合眼,屋外大山已是大雾蒙蒙……



后续情节请期待下篇精彩内容,

         了解更多茶文化,请订阅丽江爱情故事公众号


注:  

❤         ——        茶道无边一叶茶,取自山野,小而又小,但汇聚了山川之灵秀,日月之精华。喝茶先入口、再入心、后入神,其实是和自然融为一体,这就是最大的和谐。诚心品茶,而不是牛饮,就是在领悟自然借助茶给人的启示。所以,喝茶自然需要一点机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