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溱潼忆旧】溱潼 茶花树

溱潼旅游旋涡指南 2018-04-15 20:17:49

        写了老槐树,当然就得写茶花树。

       作为溱潼人,对于这棵茶花树,我还确实知之甚少,说起来好笑,我对这棵茶花树的了解,大部分竟是从网上获得的。 
       根据有关资料,我现在才得以知道,溱潼的这棵茶花树是宋代晚期所植、名为“松塔”的珍贵传统品种,至今已有800多年历史,它在中国人工栽培的山茶花树中享有树干最高、树冠最广、树径最粗、花期最长、花开最多等5个之最,是名副其实的中国茶花王,被称之为“世界茶花文化遗产”,并入选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乖怪个隆地咚,当时的我还真的吓了一跳,原来在我们身边竟有一棵800多年的树,而且还是棵茶花王,岂不是茶花树的祖宗的祖宗,岂不是比我们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大,如果按辈分,对这棵茶花树,我们应该叫它什么呢?

    至于入选“吉尼斯世界纪录”,我倒没有惊叹,我以为,既然有因那必然就有果。                                

    比起老槐树,茶花树恐怕要幸运得多了,它一直留落于民间,十年的文革谁也没有注意到它,因此它免受了那场灾难,当然这也是我对它知之甚少的原因。

    茶花树,第一次走进我头脑里应该是在八四年后,也就是溱潼的会船在民间自发组织的那段时间里。而第一次有幸茶花树的面目,应该是十三年前的一个冬季,当时天很冷,茶花树倚墙迎风而立,树很高差不多也有十米有余,树冠很广阔,至少有五六米,而树躯丽质天成,皮纹光洁细腻,有点黝黑。时值万木凋零,可是茶花树却枝叶翠绿茂盛,那时的我不禁暗暗称奇,一种迷糊的敬意油然而生。

    对于茶花树,确确实实有一件憾事,那就是清明时的茶花树一直没有见过,当然清明时的茶花也就没有见到。

    听说每年的清明时节,茶花树总是开花万朵,团团簇簇,鲜亮火红,如火如荼,争奇斗艳。对于这样的描绘,我相信是有点夸张,但那种“树头万朵齐吞火,残雪烧红半边天”的说法,我就不得不怀疑了。

    当然眼见为实,总希望能找个机会也来见识和感受一下。

 

   说到了茶花树,就不能不提及那口井。茶花树,那口井,从古至今就是一直相连和相诉。茶花树,那口井,美丽的传说就是一直不停地传说。

    是的,传说很久之前,茶花仙子在天上遥望人间时,不禁被溱潼的水景所迷,于是偷偷地来到人间,并与一个年轻男子相识,后事情泄露,王母娘娘不禁震怒,于是茶花仙子自缢而亡,化作了茶花树。而那男子悲痛欲绝,削发为僧,常年守候着茶花树,天长日久,眼泪也就化作了那口井。

    这当然是个传说,不过这儿的人们还是深深地被感动,于是在茶花树旁立了茶花仙子像,茶花仙子像前,人们年年供奉,年年香火不断;这虽然是个传说,但这儿的人们始终深深地爱着茶花仙子,因此把每年农历九月初九定为茶花仙子节,而每年的这一天,大人小孩都彩装上街,簇拥着茶花仙子像,一路上,男人敲锣打鼓,女人载歌载舞,期盼着家庭和睦,期盼着幸福和美满。
    对于这个传说,我也曾经想过,我想即使有假,恐怕也不会假到哪儿,因为关于这古井古树,清代溱潼诗人孙乔年曾吟诗一首:满庭花卉一灵泉,碧水清澄镜面圆;月下阶前僧去后,闲听窗外水涓涓。

    有点遗憾,茶花仙子像一直没有看到,但我想茶花仙子必定是花容端秀、衣纹飘逸、手执花枝、步虚凌云,而且心地善良,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外地的未婚男女也仰慕而来,并虔诚的跪拜在它的面前呢。

 

    是的,我们是应该好好感谢茶花树,茶花树总是能给我们带来最美好的心愿。

    作为溱潼人,我当然明白这儿的人为何喜欢这棵茶花树,同样也能明白许多外地游客或一些外国友人喜欢这棵茶花树的原因。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棵饱经风霜的茶花树上,已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当然,其中让人最津津乐道的莫过于与云南丽江茶花王结为“姐妹花”,与台湾草山红山茶喜结“团圆树”的这段佳话。不过同为茶花界的这段佳话,我承认我有点喜欢台湾草山的那棵红山茶了。

    关于那棵红山茶,我了解不多,只知道台湾草山的那棵红山茶属红色“唐子型”品种,120年的树龄,每年1至3月开花,近万朵,花期约二个月,盛花期同样也是满树火红。

    我,曾试图从网上寻找一些台湾草山红山茶图,很可惜始终未能如愿。

    是啊,未能如愿。

    每每来到山茶院,每每看到那幅两棵茶花树的巨型“合成彩照”,我不知怎的就想到了中秋,想到了日月潭,想到了台湾草山的那棵红山茶,同时我也不止一次的自问:
    红山茶,海峡那边的红山茶,那儿也有一口井吗?
    红山茶,海峡那边的红山茶,难道也只是个传说?
    不,我以为,它,不应该只是个传说。
    如果说那枝带花的台湾草山红山茶被嫁接到溱潼的这棵茶花树上是一次血浓于水的融合,那么就让我们记住 2006年3月28日这一天。
    如果说 2006年3月28日这一天是两岸都值得留恋的纪念,那么就让我们站在茶花树前,为即将春暖花开的季节共同祈祷和企盼。

 

    茶花树是幸运的。

    我们也是幸运的。

    我们应该感谢栽下这棵树的主人,因为有了他,才有了这棵持日旷久的茶花树。

    我们应该感谢天,感谢天赐予它日月之精华,我们应该感谢地,感谢这块土地给了它生命的奇迹。

    我们应该感谢护理过这棵茶花树的每一位人,因为他们的精心呵护,这棵茶树才得以流传至今。

    我们应该感谢姜溱两地的政府,因为他们的重视,这棵茶花树才得以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在这里,我还不得不提到的一位老人,我们应感谢这位老人,这位年届六旬叫高泰东的老人,听说这位老人从2006年开始,不论春夏秋冬,还是刮风下雨,历经二年之久,对茶花的四季习性进行仔细观察,甚至连茶花树开多少花都知道,并写下了一本13万字的《走近全球茶花王》的书,使我们对这棵茶树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

    这个故事是我从网上的一篇文章《一个人、一棵树、一本书》看到的,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是真是假,或许真与假已经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棵茶花树能走到今天,我以为就足够了。但我相信这个故事是真的,因为感人的故事后面,总有感人的人,在这里,我向这位老人表示深深地敬意;在这里,我向这位老人表示深深谢意;在这里,我也向这位老人表示最美好的祝福。

    我想,这大概也是茶花树想说的话吧。

 

    心,总有点不甘,总感到茶花树有些东西没有写出,于是晚上就在网上努力的搜寻茶花树相关的资料,终于有一天深夜,我眼睛一亮,喜出望外,我看到了两首关于溱潼这棵茶花树的诗,诗文如下:

    其一《咏山茶》:霰雪零已久,山茶红至今。破寒惊众眼,与世抱冬心。柯叶不改色,岁华如许深。朱颜良可惜,短发不胜簪。

    其二《七绝》:雪消有客过湖来,笑擘新诗饮旧醅。我与胎禽正无赖,山茶开后放君回。

    这两首诗我不太完全看得懂,不过第一首《咏山茶》中的“破寒惊众眼,与世抱冬心。柯叶不改色,岁华如许深。”这两句写的特别好,我特别喜欢,是写茶花的品质,这大概也是我第一次见到茶花树想表达而又不能清晰表达的那种迷糊吧。而第二首似乎写的是雪融春暖之时,碧波荡漾的溱湖岸边,作者与客人在饮酒对诗,并力邀客人清明赏悦茶花的场景。

    这两首诗是晚清词人蒋鹿潭(1818—1868)所写,我不知道作者的身世,也不知道当时的背景,也就更无法猜测作者当时的心境,第一首好像是喻物抒怀,略有点伤感苦涩。第二首比较轻松愉悦,但不管伤感也好,愉悦也罢,作者那种热爱溱潼,喜爱茶树之情,仍然浓浓的流露于字里行间。

    两首诗是近年来才发现的,不知道茶花树是否知道,如果茶花树知道有位古人在赞美它,我想茶花树肯定是喜欢不得了,同样这儿的人应该也是一样,尤其茶花树那种“破寒惊众眼,与世抱冬心”的境界,不正是每年茶花节上所丰富所传颂的内涵吗?

    来这儿的外地游客很多,有的拍照,有的许愿,有的赞叹,有的惊奇。
    不过,现在的我才终于明白人们为什么赞叹和惊奇了,原来茶花树一般只能存活于亚热带地区,生长在山区,而像溱潼这样的平原水乡,竟有着这样的一棵茶花王,并且历经800年,这的的确确是有点不可思议,这的的确确的是个惊奇。

    可是仔细一想,我以为,这,怎么能算是个惊奇呢。

    为什么?其实答案很简单,溱潼是什么地方?溱潼本来就是皇帝钦点的的地方,溱潼本来就是许多神仙都曾呆过的地方,在皇帝喜欢神仙呆过的地方,出现这样的一棵茶花树,又有什么值得惊奇的呢。

    是的,溱潼,也只有溱潼,才会有这样的茶花树。

图片来源网络 文本来源博客

版权归原作者属有

整理资料:溱潼吧团队

长按识别二维码,了解更多精彩故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