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千年问道青嶂岭,一席对话白云山

这一碗是什么 2018-04-15 21:17:45


千年问道青嶂岭,一席对话白云山

 

对话时间:2016年8月4日

对话地点:石门县白云山森林公园

对话现场:第二届全国大学生禅茶素食夏令营

对话者:明禅大和尚(石门夹山寺方丈)

        张耀南教授(北京行政学院教授)

 

2016大学生禅茶素食夏令营的师生们在湖南石门白云山茶场


·般若,读bān ruò还是读bō rě·

明禅大和尚:老师们,同学们,今天,我们有缘份在这白云山上,和北京行政学院的张耀南教授共同学习《坛经·般若品》。大家都可以把自己的疑问提出来,但是范围限定在《般若品》里面,提问的时候不要讲客气,直接讲问题就行了,直心是道场嘛!


张耀南教授:各位专家,各位同学,凡事皆有因缘。最近十多年,我一直在整理《碧岩录》,打算用现代人能看懂的语言把它讲出来。《碧岩录》共有一百则公案,我用了十年的时间,现在做了五十则。在解读《碧岩录》的过程中,多次跟明禅大和尚探讨,大和尚说《碧岩录》的基本思路就在《坛经》的框架里,所以我就起了心读一读《坛经》。


首先,“般若”两个字该怎么读?有人说这两个字读bō rě,可是我在北大听汤一介先生讲学的时候,他读的是bān ruò,我有时候想是不是汤一介先生读错了?今年五、六月份的时候,什刹海书院开了一个国际性的宗教对话会,印度来的几个学者说,“般若”这两个字发音就是bān ruò。由此推论,“般若”这两个字在翻译之初就读bān ruò,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读bō rě。


究竟哪个对哪个错?如果当时就是那个音,那个音就是对的!但是,以方言来说,比如石门人讲“吃饭”,跟广东人讲“吃饭”、上海人讲“吃饭”,发音完全不一样,那你说哪个对呢?所以,这个地方我读bān ruò,你们不要认为我错,你们读bō rě,也许也是对的。总之,关于“般若”两个字的读音,实际上可以写一篇大文章。

 

明禅法师在2016大学生禅茶素食夏令营上解读《坛经》



·智人和愚人,不同还是不别·

张耀南教授:今年5月1日,我跟明禅大和尚在夹山寺对话过《坛经·行由品》,这次我们准备对话《坛经·般若品》。上次对话时,采用的格式为“是同是别”,因为这个格式跟夹山有密切的关系,洛浦元安在参访夹山善会禅师时,他们采用的就是这个“是同是别”的格式。


今天,我们对话的格式依然跟同别有关,但不再问“是同是别”,而是问“不同还是不别”。《坛经·般若品》里,韦使君向六祖慧能请益时,慧能说“愚人智人佛性本无差別,只缘迷悟不同”。我的问题出来了:智人和愚人,不同还是不别?


明禅大和尚:在这里,智人和愚人既不同又不别。为什么呢?不别即他们的佛性是一样的,不同即他们的心性有差异。不管人类也好,动物也好,还是植物也好,佛性都是一样的!我记得小时候老人们说:“你拿碗要轻拿轻放,你不轻拿轻放它会疼得要命呢!”老人就是这样讲的,但当时我们还是不以为然。现在,我们在森林公园里,假如我们的心念和植物有感应,我们会觉得植物正在叫呢。

智是什么?愚是什么?迷的时候就是愚,开悟了就是有智慧了。

 

张耀南教授在2016大学生禅茶素食夏令营上


·性和佛,不同还是不别·

张耀南教授:六祖慧能说:“心口相应,本性是佛,离性无别佛。”那么,我就要问了:性和佛,不同还是不别呢?


明禅大和尚:性就是佛,不存在不同,也不存在不别。

张耀南教授:是相等!

明禅大和尚:可以讲是相等,本性是佛嘛!“离性无别佛”,这个“性”是什么?就是上一句的两个字“本性”。从禅宗来说,人类的本性和动物的本性、山草树木的本性都是一样的。

如果以后有机会,动保、禅茶、素食搞一个联盟,这个联盟任何人都可以参加,信佛的、不信佛的可以参加,信基督教的也可以参加,信道教的也可以参加,只要愿意吃素,有这个兴趣爱好。佛教的伟大也在这里,这个就是本性!


张耀南教授:可是当性跟佛相等的时候……

明禅大和尚:这就是悟了!

张耀南教授:是不是忘记了性跟佛不相等的那一面?

明禅大和尚:没有!

张耀南教授:如果性跟佛相等的话,那每个人都是佛!

明禅大和尚:实际上,这个“相等”也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佛法里很少讲“等于”,佛家用得最多的词汇是“一”和“异”这两个字,“等于”和“是”是两回事!


张耀南教授:不能讲“等于”,那就是“似”和“若”了。就是说,“似”和“若”包含了等于的那个成份,又包含了不等于的那个成份。

明禅大和尚:怎么说呢?讲“等于”,还有不是的成份,但讲“是”,就不一样了。如果能用“等于”两个字,为什么还要用“是”?古人翻译佛经时,在遣词用字上是非常注意的。就像您刚才讲的,到底是bān ruò还是bō rě,其实,这也是翻译的时代不同。


张耀南教授:当时的音?

明禅大和尚:佛经大部分都是在唐代翻译的,都是以唐音为主。现在,南方人保存的唐音多一点,比如广东、广西、福建、海南等地,而江浙、湖南、湖北等地,保存的唐音就很少了。为什么北方人写诗写词写不出来?原因就在于没有保存唐音,十个有九个半分不清平仄。南方人,比如客家人、云南人,那么会写诗词,原因就在于平仄他用方言一读就出来了。


bān ruò也好,bō rě也好,我觉得都可以,不存在同与别。以前,有个小沙弥念六字真言,念得非常好,每念一句,头上就发光一下。一个老禅师经过时,听到小沙弥念错了,就叫他改过来,原来小沙弥不识字,把六字真言“嗡嘛呢呗咪吽”念成了“嗡嘛呢呗咪牛”。小沙弥很听话,就改了过来,但头上不发光了。老禅师一看,马上跟小沙弥说他刚才教错了,念“嗡嘛呢呗咪牛”才是对的。小沙弥一改回去,重新念“嗡嘛呢呗咪牛”,头上就开始发光了。

所以,到底是哪个音,我觉得对错都没有关系。

 

2016大学生禅茶素食夏令营的营员在白云山茶园


·顽空、著空、无记空,不同还是不别·

张耀南教授:嗯,读什么音不重要,只要指向的是那个东西就可以。

《坛经·般若品》里说:“世人妙性本空,无有一法可得,自性真空亦复如是。善知识,莫闻吾说空便即著空,第一莫著空。若空心静坐,即著无记空。”这一段涉及到“著空、无记空、顽空”,那么这三者不同还是不别?


明禅大和尚:顽空,相当于钻牛角尖。在修行中,这样的人有没有呢?有,出家众当中也有,在家众当中更多!顽空,就是钻到里面出不来了。

什么是著空呢?打个比方,修药师法门的和修观空法门的,比较容易起冲突。修观空法门的见到修药师法门的,就说你们修的是外道,佛法讲“空”,你们偏偏修“有”。修药师法门的见到修观空法门的,就说你们天天抓着个“空”字不放,背着个“空”字到处跑。这个就是著空!

张耀南教授:好,好,著空就是执著于空。

明禅大和尚:这是形象地说明什么叫著空。


张耀南教授:讲“空”的时候忘记了“有”,这是不是著空?

明禅大和尚:啊,不是。著空就是你感觉到自己空了,一切法都空了,不仅仅是在认识上,在修行上也是这样子,而且,你还想把这个“空”背着不放下。打个比方,你腿子断了,拄着拐杖才能养好腿子,但是腿子好了,拐杖不想丢,这个就是著空。


张耀南教授:哦哦,就是过了河,船还背着走。

明禅大和尚:对对对,这就是著空。顽空是什么呢?跟这个还有一点点不同,你不仅过河了把船背着走,还要供到神龛上面,这个就是顽空了,知道吧!

张耀南教授:这上面还有一个无记空。

明禅大和尚:无记空是什么呢?就是杯盖碰杯身,嘭嘭嘭,明白吗?大家自己参啊,我就不讲了,这个就是无记空。

张耀南教授:有想明白的么?


明禅大和尚:我还是跟大家讲吧。无记空是什么呢?百事不想,坐在那里形同草木!

张耀南教授:就跟行尸走肉一样的。

明禅大和尚:诶,这个就是无记空。这也是很可怕滴呀!

过去,一个北大的老先生在我们班上搞讲座,讲西方哲学与东方哲学的比较。我有个同学,一进教室两腿一盘,两眼一闭,就开始打坐参禅。后来,老先生提了个问题,请我那个同学回答,但我那个同学不理他。老先生继续要我那个同学回答问题,我那个同学就说他刚才没听见,一直在参禅呢。当时陪同老先生的正果老和尚就讲他,你参到哪里去了,你那个是行尸走肉!


真正来讲,修行还是要用这颗心去修!参禅如果落入无记空,很可怕。其实我那个同学非常不错,可惜入到无记空里面去了。正果老和尚很慈悲,说这个家伙专门着魔着鬼,还打过他一棍子,至于打醒了没有就不知道了。

 

明禅法师和夏令营的师生行脚白云山



·一和一切,不同还是不别·

张耀南教授:好,往下。“一切即一,一即一切,去来自由心体无滞,即是般若。”我的问题是:一和一切,不同还是不别?


明禅大和尚:从相上来说,一和一切还是不同的;从体上来说,他们又是不别的。

站在般若的立场,一就代表一切,反过来,一切也在一当中。大家想一想,宇宙大不大?(齐答:大!)但是,宇宙的万事万物都在我这里,大家相不相信?这就是一切即一。一即一切是什么?现在,我们在白云山,还记得天安门、长城是什么样子吗?记得吗?这就是一即一切。


佛法讲我们的心量很大,大就大在这个地方,心量比虚空还大。你的心量大,就获得自在、快活;你的心量大,你的事业也会大;你的心量大,脸上不长坨;你的心量大,就越活越美丽;你的心量大,生活越来越美好!


我们打坐的时候,大家一定要注意“空心静坐,百无所思” 这几个字。这个千万要不得!过去很多练气功的人、修道的人乃至一些修密法的人,打坐就是让你什么都不想,这样就会变成张教授刚刚讲的行尸走肉。禅宗有个磨砖作镜的公案,怀让禅师是非常慈悲的,不是怀让禅师磨砖作镜的话,根本就没有马祖道一,怀让禅师不去救他,马祖道一就会空心静坐,变成行尸走肉。


张耀南教授:这一段还有一个“迷人口说,智者心行”。智者还要不要口说?

明禅大和尚:来圣法师啊,智者还要不要口说?

来圣法师:对自己就不用口说。

张耀南教授:可是他要教别人啊!


明禅大和尚:“迷人口说,智者心行”,这是迷人和智者的对比。不是说智者不口说,不可能的,他比你我都说得还多,从早讲到晚,他要度众生呢。迷人和智者的分水岭就是迷人只口里讲不去做,智者不仅口里讲还要去做。


还有个关键,就是发心的问题。傅先生在深圳做素菜十八年,这不仅仅是坚守,还有发心在里面!又比如,我们开办夏令营,要是蒋教授、李教授、吴教授及张耀南教授不发心,同学们说这能不能成啊?同样,光有他们的发心,没有同学们的发心,几个老师也只能在这里你看我我看你,也不能成。


这就是佛教讲的因缘,没有学生就没有老师,没有老师就没有学生。同样的,没有一就没有一切,没有一切就没一。所以,佛家是彻底的唯物主义,当然,也可以说佛家是彻底的唯心主义!

 

夹山茶会


·此岸和彼岸,不同还是不别·

张耀南教授:继续读原文:“著境生灭起,如水有波浪,即名为此岸。离境无生灭,如水常通流,即名为彼岸。”这里说的著境和离境、此岸跟彼岸,不同还是不别?

明禅大和尚:著境和离境,实际上就是什么呢?大家到海里去过,那大家说海里的波浪哪里来的?海里的波浪与海水是一个还是两个?


张耀南教授:当你说它是一个的时候,它明明就是两个;当你说它是两个的时候,它明明就是一个。

明禅大和尚:哈哈哈,我们刚刚在那里是不二茶会,晓得吧,就是不二!海浪和海水就是不二!但是在我们很迷茫的时候,就是两个,即教授所说的此岸和彼岸。


张耀南教授:此岸跟彼岸的关系,就是水跟浪的关系。

明禅大和尚:对,一样的。著境,就有此岸,有彼岸。可以说,全世界的科学家都是在相对法当中,都是在二法当中搞研究。现在不论是美国佬、德国佬还是犹太佬,我估计应该是走到绝境了。为什么他们要寻求宗教?因为东方的宗教,尤其是佛教和道教,已经跳出了相对的空间。今后科技的发展,就是要跳出相对的空间和时间。


张耀南教授:那我再追加一个问题:基督教讲的天堂地狱,是一种著境还是离境?

明禅大和尚:基督教的天堂地狱就是著境。为什么是著境呢?基督教进天堂还是地狱,需要上帝来打√打×。比如说,上帝给郑同学打√,郑同学就进了天堂,上帝给王同学打×,王同学就进了地狱。总之,进天堂还是地狱,你们没办法的,要看跟上帝的关系如何,关系好就进天堂,关系不好就进地狱。佛家不同,佛家讲的是因果,你自做孽,不会好过,你造好业,行正道,自然吉祥如意。


张耀南教授:著境。

明禅大和尚:嗯。在佛法来看,天堂地狱就是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大家说头发丝的距离远不远?不要觉得我现在造点孽没关系,反正天堂地狱很远,其实天堂地狱就是一根头发丝那么远。

 

茶--鲜叶


·无住,无往,亦无来·

张耀南教授:同学们今天或许是第一次读《坛经》,以后也不一定会再读,所以就显得很宝贵。“前念迷即凡夫,后念悟即佛。前念著境即烦恼,后念离境即菩提。……无住无往亦无來,三世诸佛从中出。”这里提到三个无,这是什么意思?


明禅大和尚:这里的三个无,“无住无往亦无来”,告诉我们的是一个信息。以般若为例,如果你来问我般若是什么样子,我告诉你般若就是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大大的鼻子,从此,你就认定般若就是这个样子,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就害了你。所以,六祖就不得不强调,“无住无往亦无来”。


信众:师父,前念是什么?后念是什么?

明禅大和尚:前念是已经过去的,后念是还没生起来的。

张耀南教授:正在生起的就是……


明禅大和尚:正在生起的,就是现前一念。悟不悟就是在这一念,不管前念不管后念,开悟就是现前一念。如果有人给你当头一喝,你在这一念中心里明白了,你就开悟了。开悟是什么?开悟就是生起智慧。


开悟了,表面上依然跟常人一样,如果看到某人某年某月某日会遭难,你会不留痕迹地去帮助人家,不会告诉他。这个就是大智慧!这是祖师爷的规距。为什么要不留痕迹?第一,没有这个境界的人,会认为你是神经病,认为你有魔障。第二,不信佛的人会毁谤佛法,会妨碍你,说你是妖魔鬼怪。第三,会引起世人仿效,缠着要跟你学神通,不是学佛法了。

 

轻松自在的营员们


·《金刚经》的思维模式·

张耀南教授:“若欲入甚深法界及般若三昧者,须修般若行,持诵《金刚般若经》,即得见性。”这里提到《金刚经》,如果用一句话表达《金刚经》的基本思维模式,该怎么表达?


明禅大和尚:《金刚经》的基本思维模式就是三段论:肯定、肯定之否定、否定之肯定。首先是肯定,肯定有这个你在。其次是否定,在哪里否定呢?前一秒的你与后一秒的你不是一个样,这就是否定你了,然而,不是否定你这个人。同学们,明白么?换句话讲,时间和空间不断地变化和运动,这就是空性。


张耀南教授:这就是《金刚经》的思维模式:佛说般若,即非般若,是名般若;佛说涅槃,即非涅槃,是名涅槃。这是一个固定的思维模式。


明禅大和尚:这有个典故。毛泽东与中国佛教协会原会长赵朴初老先生见面时,毛泽东张口就说:佛说赵朴初,即非赵朴初,是名赵朴初。


张耀南教授:各位在读的大学生,《金刚经》的思维模式,在西方哲学是找不到的,我们要仔细琢磨。佛说××,即非××,是名××!


明禅大和尚:好,今天就说到这里,各位辛苦了!


配图:老海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禅茶文化研究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