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男人真的认为女人第一次不重要吗

午夜阅读频道 2018-07-18 10:59:00


桃花村有山有水,风景如画,是一个僻静又美丽的小村庄。

 

然而最近村里很多人都得了一种怪病,一时半会儿不去干那点事儿,都会觉得下面痒得慌。有些女人晚上需要七八次,才能缓解那方面第二天的痒痛。男人也是一样,有时候会连续折腾一晚上,直到浑身瘫软像是散架子了,才算罢休。

 

多少名医和专家过来看了都说不清问题所在,倒是有一个游方道士,观察了桃花村三天三夜之后,给出了一个谁也不明白的结论:骚土孽根。

 

桃花村有一个漂亮的女支教,叫安秀然。她不参与村里的农活,也免了风吹日洒雨淋。一张白净的瓜子脸,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她的眼睛大而有神,似乎眸子里有水波荡漾,仿佛无时不刻在默默倾诉着什么。一头水一样柔美的乌亮长发,流瀑般倾斜下来,恰倒好处的披散在微削的香肩上。

 

这天,安秀然的小叔子,王守旺去钓了几条鱼回来,想给嫂子补补身体。欢天喜地的拎着鱼回到家以后,却发现房间里传来一阵婉转的深吟,那是嫂子的声音。

 

王守旺很好奇的向看看怎么了,嫂子是什么人王守旺清楚,绝对不会有男人在自己家。可王守旺还是想更进一步落实一下,轻轻的走进屋,瞧瞧的打开门,却发现嫂子全身什么都没穿的躺在炕上,一只手摸着胸前,一只手已经伸进自己的下面……

 

王守旺突然进屋,安秀然立刻惊慌失措,抽出湿淋淋的手指,提起裤子。

 

她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灼热难当,“守旺,你怎么不打招呼就进来了?”

 

王守旺的脑子还在短路状态:“我不知道你在弄这个……嫂子,你干嘛呢?”

 

“没啥,你别乱问。”慌忙指间,安秀然急忙提上裤子。

 

“嫂子,我不小了,很多事都懂,你难道连我也想骗吗?”王守旺决定要问个究竟。

 

“嫂子不是不想告诉你,是告诉了你也解决不了。”安秀然虽然嘴上这么说,可眼睛却盯着王守旺的裤裆,眼中充斥着一种难以熄灭的遇望。

 

“嫂子,你不说怎么知道我解决不了?”王守旺想到了村里大多数人都得过的病,几乎失声尖叫,“嫂子,你不会也得那病了吧?”

 

虽然哥哥已经离开了,但嫂子做出这种事情王守旺还是接受不了。因为他也知道桃花村的这种病,是男人和女人之间传染的,如果女人没和男人搞过,据说是不能得这样的病。

 

他知道这种病的厉害,还知道得了这种病的人,完完全全就变成了一个荡女,村西头的樊桃花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简直就是村里男人的公共厕所。大概一年前,樊桃花进城了,去了东莞,现在开着一百多万的豪华跑车……

 

安秀然红着脸点了头:“就是村里人得的那种病,我刚刚就是犯病了,忍不住用手捅了几下,那种感觉来了,真的让人受不了。”

 

“什么时候的事?”王守旺的脸色难看至极。

 

“大概四五天了吧。”安秀然低声说道。

 

“最近?”王守旺回忆了一下,最近自己都跟在安秀然的屁股后面,根本就没有男人能接近安秀然,更何况安秀然是刚烈的性子,村里的男人安秀然就没有能看的上的。

 

安秀然看的出来,王守旺的脸色很不好,她也知道,王守旺是在怀疑她是不是和别的男人有染,“守旺,我这病怎么来的我知道,可我不知道怎么说,因为说出来没人会信。”

 

“嫂子,只要是你说出来的,我都信。”王守旺急切的看着安秀然,安秀然这些年照顾自己,俨然已经成了自己的依靠。

 

安秀然说自己没和别的男人搞过,王守旺相信,因为安秀然就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守旺,相信嫂子,嫂子没和别的男人整过那事儿。”安秀然苦笑连连,眼角滑落两滴泪水,“守旺,嫂子经历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自打那件事之后,嫂子才得的病。”

 

“什么事情?”王守旺的双拳攥的死死的,他发誓,碰过嫂子的人不得好死。

 

原来,安秀然有一天睡觉突然梦见了王守善,王守善就是笑着看着安秀然,一句话都不说,等安秀然想保住王守善的时候,却发现这是一场梦,梦醒之后安秀然恢复往常。可就是这样的一个梦,一直做了几个星期。

 

安秀然总觉得这不是个办法,实在忍不住就去找村里的看邪病的武大仙给看看自己这是咋了,到底是自己日有所思还是王守善在那边出了事情。

 

武大仙给安秀然看了一阵子之后,说是王守善想找安秀然下去作伴,这可吓坏了安秀然,急忙求武大仙给一个破解的法子。

 

武大仙掐掐手指,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最终还是告诉安秀然,弄一个替身在王守善的坟前烧了,这是就算是解了,另外在坟前多烧点纸钱。

 

安秀然按照武大仙说的,弄了一个纸扎的替身,天刚亮就拎着铁锹去了王守善的坟前。

 

王守善的坟头上,已经长出了一米多高的蒿草,几乎覆盖了整个坟头,安秀然用铁锹不断的挥铲,总算是让坟头露出了黄土额痕迹。

 

好好的整理了一番坟地,安秀然站在王守善的坟前,泪流满面。两个人还没有留下孩子王守善就走了,多少次,安秀然都会在梦中和这个男人共度美好的恩爱时光。

 

就在安秀然沉迷在失去丈夫的痛苦回忆中,却发现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声从背后传了过来。

 

这里距离村子很远,听见这声音,总感觉自己的后背发麻,毛骨悚然的感觉让安秀然忍不住钻进了铁锹。

 

等安秀然转过身之后,声音却没有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心惊肉跳的安秀然,急忙烧了替身,惊恐的就想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候,却发现,在坟头的不远处居然出现一个洞,一只狐狸正伸出头看着安秀然,安秀然全身都在发抖,拎着铁锹就想跑,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就昏昏沉沉的倒在地上,那个狐狸也一点点的从洞里钻出来。

 

安秀然就感觉一个男人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缓缓地俯下身子,安秀然随后就失去了一切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安秀然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全身凉飕飕的,下面一股子火辣辣的疼痛蔓延,她的手忍不住放在那地方,却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被人扒了下去,正落在脚踝的位置,下面那地方也传来黏糊糊的感觉。

 

安秀然就感觉自己的意识都像是空白了一样,那玩意儿就是男人身体里流出来的东西,可在回忆一下,似乎最大的嫌疑就是那只狐狸了。

 

羞愧的穿上裤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安秀然四处的寻找,可愣是没看到周围有人,那个狐狸洞也消失不见了。

 

难道自己被一只狐狸给搞了?安秀然顿时觉得自己有些毛骨悚然,要真是被一只狐狸给糟蹋了,那可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这种事谁出来谁又会相信呢?

 

安秀然抄起铁超,步履慌张的走出了坟地,反复的回想这件事,在自己丈夫的坟前,自己就被那东西给糟蹋了……


由于微信字数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欲知后续精彩剧情,猛戳“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