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彩礼、割礼与婚礼

乐天行动派 2018-11-08 07:28:13


8

MARCH

HAPPY 

WOMEN's

DAY


6岁的女孩

55岁的男人

一只羊

一部分米茶油糖

就是一桩婚姻


// 以“礼”为名的暴行 //


作为女性,我们也许都或多或少地幻想过自己结婚的场景,不管是披着洁白婚纱的西式婚礼,还是身着红色秀禾服的中式婚礼,比起形式,我们也许更在意,是谁与我们共同走入婚姻的神圣殿堂,这也是我们作为女性,对婚礼、婚姻的幻想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但是,有的女孩子,她们早早地就失去了这种幻想的能力 —— 她们在十分年幼的时候就因为种种原因,被迫嫁给了素未谋面的人,对方甚至比她们年长50岁。


小女孩与山羊


在阿富汗一个食物短缺的家庭,一名叫做嘉丽朵的6岁的女孩,不,应该是女童,被父亲“卖”给一个55岁的男人,换取一只羊、大米、茶叶、糖和食用油 ——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将之视为彩礼。


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发生在阿富汗。

 

来自索马里的世界名模华莉丝·迪里在自传《沙漠之花》中讲述,自己在13岁时,父亲为了5头骆驼,将她许配给一个年迈老头做第四任妻子。

 

根据华莉丝自传改编的电影《沙漠之花》


然而在这之前,华莉丝,这个名为“沙漠之花”的女孩,还经历了一些恐怖程度丝毫不亚于这场婚姻的事。

 

在四岁的那年,华莉丝父亲的一位好朋友,以帮忙赶羊的名义强奸了她,当她惊恐地飞奔回家以后,她母亲更关心的一个问题是:羊到哪里去了?

 

在五岁那年,郊外的一块石头上,华莉丝的母亲拿着一块树根让她咬紧,抓紧了她的身体,另一位高价聘请来的罗姆人老太太(扮演类似巫医的角色),用一片沾满了干涸鲜血的破损且生锈的剃刀片,按照索马里的传说,神圣地割掉女子双腿间天生的不洁不祥之物”。迟钝的刀片,硬生生切除掉阴蒂、小阴唇和大部分大阴唇之后,罗姆老太太用金合欢树的刺,在她的皮肤上戳了一个又一个洞,然后扯过一根结实的白色粗线,穿过小洞,把下身的创口缝合起来 —— 这就是女性割礼,现今,我们更愿意称呼其为“女性生殖器切割(FGM)”

 

之后,就是做完割礼的小女孩自身与命运的抗争,在失血过多或者伤口感染的风险前,任由命运的骰子最终选择生存还是死亡 —— 华莉丝活了下来,但她的两个姐妹没有,一个死于失血过多,一个死于术后感染。经历了割礼后活下来的小女孩,将带着永久的印记,证明她贞操的价值,并且永远地属于父亲和未来的丈夫。

 

华莉丝·迪里所经历的是三种常见割礼中最可怕的“法老割礼”,被彻底封闭的器官,导致排尿也异常艰难,需要十多分钟才能完成。这一项古老的仪式,用神秘的色彩,以生活痛苦和性交困难的形式,维系贞操以及男人的异样性快感,摧残着无数的女性。

 


 (视频:“女性生殖器切割”的真相


彩礼、割礼、婚礼……在这个地球上的另一端,甚至就在我们身边,仍然有数以亿计的女性,在受到这些以“礼”为名的迫害,她们中的大多数都是低龄的未成年女孩 —— 2017年,世界范围内童婚人数是9610万(数据来源:世界银行);到2050年,全球预计有6300万名女性面临接受“割礼”的危险(数据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40岁的新郎和11岁的新娘


在2018年的今天,这些野蛮、残忍的事情听起来多么不可思议,然而,它们就在那里,就真真切切地与我们一起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这不是时代的悲哀,这是整个人类进程史上都无法抹去的悲痛历史 —— 我们人类在二十一世纪享有着如此发达的科技、先进的文明,与此同时,也有数量如此庞大的女性群体在遭受着残酷的压迫和身心折磨 —— 她们年纪轻轻,甚至年纪尚幼,无法反抗被实行“女性生殖器切割”、无法反抗被父亲或家人“卖掉”、无法反抗被嫁给一个60岁的男人,更有甚者,因为是“她”,而无法来到这个世界上……


// 针对女性的“流行病” //

 

这些问题的根源,依然在于对女性的“物化”:嘉丽朵被父亲看成自己的私有财物,甚至是一种“硬通货”,所以嘉丽朵被用来交换“彩礼”,被“卖”给55岁老翁做新娘;至于割礼,这种行为不是出于医疗目的,并且对健康没有任何益处,它发起的目的,在于压抑女性的性欲,保持女性的“纯洁”

 

作为被绝对物化的女性,不需要有更多的能体现“商品”价值之外的展示。其外貌、种族、年龄、知识水平、出身等,都只是体现其“交易价值”的特征而已,使其可以被更好地“待价而沽” —— 在这样的观念里,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女性都被看待为彻底的服从者,是性的从属品,是生育的工具,是温顺又智能的干活机器……

 

这样的观念,并非仅仅局限于某一地区,这是全球范围的“流行病” —— 从非洲最贫瘠地区被迫接受“童婚”的小女孩,到发达国家里被困于职场天花板的女白领们,这样的“流行病”无处不在,无法被忽视。


抱着孩子的未成年妈妈


数百年来,无数人们为了抵抗这种“流行病”,做了许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变革,对女性权利的重视和呼唤不再空洞无力。但是,这还远远不够。暂且撇开“童婚”、“割礼”这些赤裸又残忍的绝对“政治不正确”的事,在一些我们平时未曾留意的地方,仍然有许多人对“性别平等”的理解本身,就是一种性别歧视。


例如下面的这组性别反转的广告图。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当看到广告原图时,很多人会觉得“没什么问题”,但是当我们将图中人物性别互换后,有的人会发现,“原来这是不妥当的”。那么我们为什么会觉得不妥当呢?因为在很多人的观念里,“君子远庖厨,做饭是女人的事”、“家务就该女人干”、“女人就该服侍男人”等,似乎都是正常的,当性别发生了转换,就显得“不正常”了。

 

甚至在一些看起来会客观、公平的领域,这种观念也不可避免。2015年,作家凯瑟琳·尼克尔斯描写了自己第一本小说屡屡被拒时的感受。但当她以男性身份向外投稿这同一份作品时,出版商却给出了与此前截然不同的回应。“男性作家描写家庭时,读者认为他是在对社会进行分析;女性作家描写家庭时,读者认为她只是在描写家长里短。”

 

想想那些成功的女性们。当一个男人获得了巨大的成就,人们会夸赞他、崇拜他、簇拥他,但一个女人获得了巨大成就,首先被贴上的,就是“女强人”的标签,人们会说她太好强、不好合作、不顾家,甚至会非议她是靠某些非正常渠道取得的成功。强人就是强人,非要强调“女强人”,很大程度上体现的是,在很多人眼里,“强人”一般是指男性。

 

// 女权,就是平权 //


也有人会认为,对女性权利的强调,是某些女性好吃懒做、只想剥削男性的遮羞布。

 

对此,我曾看到一个很好的解释,女权的“权”,应该指向权利(Right),而非权力(Power)。这意味着,女性主义不应该是在同男性的对立里壮大的。正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女性作家艾尔弗雷德·耶利内克所说:我不同男人斗争,而是同歧视女人的制度斗争。

 


我们所争取的女性权利,

是那些因为性别而被损害了的权利


在胎儿期,不因为是女儿而被打掉;


在出生后,不因为是女儿而被杀害/扔掉/送人/卖掉;


在幼儿期,不因性别而受苛待,更不会在生小病时被放弃治疗直至致残或死亡;


在学龄时,不因为性别而被剥夺完成义务教育后继续上学的权利;


在青春期或成年时,如果不幸被性侵,受害者不用面对“不就是X一下,至于报警毁了别人一辈子吗”等非议。如果不幸被拐卖,也有望获救,罪犯也将受到应有的惩处;


在求职就业时,不因为性别而被直接省略,不用面对堂而皇之的“我们想招一个男生”,而是有一个不分性别的公平竞争的机会(极少数法律规定中的领域除外);


在恋爱时,拥有对自己的身体的自主权,不用面对“破鞋”之类的恶毒词汇;


在结婚时,不会被娘家当做货物卖掉,得一笔高额彩礼给兄弟娶媳妇或是补贴家用。选择不婚,也不会被当成某种奇特生物;


在家务分配方面,不因为性别而在工作之外,还需要承担全部家务;


在生育后代方面,有生育的自主权,而不是由夫家决定生育的数量与性别;


在财产继承方面,拥有和兄弟平等的财产继承权,而不是一出嫁就失去土地/房屋财产继承权(也许有人要说男性继承财产是因为承担了赡养父母的责任,请问那些不但要赡养父母,还要承担抚养弟弟妹妹责任,甚至给兄弟买房的女性,她们继承了土地和房屋财产吗?);


在遭受了家暴后,不会被拒绝出警/立案,不会被娘家/妇联劝忍,不会在被虐打至死后,杀人凶手仅被判虐待罪而非故意杀人罪。


(来源:Emily Poverty,知乎)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乐天行动派


女权主义者追求的平等,是平等的生命权、财产继承权、劳动权,这些本该是生而为人的最基本的权利 —— 如果你支持性别平等,那么你也可以说自己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


“这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的样子”


令人欣慰的是,在漫长的进程中,在众多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下,人们加诸于女性身上的不平等的观念正在逐渐改变,这让我们能看到,这种针对女性的全球范围内的“流行病”是可以逐渐好转、甚至治愈的。

 

文章开头,被父亲卖掉换山羊的小女孩嘉丽朵的故事结尾,“买”她的男人被亲戚举报,嘉丽朵被当地女性权益机构解救,该机构支持剥夺她父亲的监护权并帮助她母亲与之离婚。十分幸运的是,小女孩在医院接受检查后,并未发现任何性侵犯迹象。

 

被迫接受了“割礼”的沙漠之花华莉丝,为了逃避那场打着婚姻幌子的买卖,13岁的小女孩只身穿越沙漠到亲戚家躲难。最后,她在英国,被摄影师发掘走上了T台之路,成为了世界名模。之后,她一直在为取消割礼而奔走呼吁,成为了联合国人权特使,希望解救千万女童摆脱这一噩梦。


联合国2030议程关键目标

 到2030年,确保所有男女童获得优质幼儿发展、看护和学前教育,为他们接受初级教育做好准备;


 在世界各地消除对妇女和女孩的一切形式歧视;


消除公共和私营部门针对妇女和女童一切形式的暴力行为,包括贩卖、性剥削及其他形式的剥削;


☑ 消除童婚、早婚、逼婚及割礼等一切伤害行为。

Women


梅琳达·盖茨:

 “性别不平等,这个问题深植于每一个我们试图解决的难题之中。但这个问题并非不可避免。为所有的女性清除障碍,实现变革 —— 这不仅是为了她们自己,也是为了所有她们身边的人。”


(视频:性别不平等

深植于每一个我们试图解决的难题之中)



策划江洋 徐溪 白点点 吴怡  |  编辑:熙榕  |  审阅:江洋



小编有话说

祝各位仙女们节日快乐!当我们谈到“女权”时,总是不可避免地有些沉重,这些“重量”在某种方面,也可以被看做是每一位有识之士扛起的责任。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在今后,当我们谈起女权时,会是以越来越积极、乐观的态度。世界会越来越好,我们坚信。

2017年,你为世界在变好做了哪些努力?或者在2018年,你打算做些什么?

在本公众号后台留言:以长文(2000-3500字)、图片、视频等形式,投稿告诉我们你的行动和计划,或者与我们分享你的故事。

投稿被选中的小伙伴,会有神秘惊喜

还有可能会在线下相聚哦!



坐稳了没?要开车了哦



对世界在变好,我们需要更多信心?推荐阅读

2018盖茨年信 | 我们常被问到的10个难题

李一诺:我所遇到的“中国难题”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