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你走后梅花落满了肩头

失踪的1397个梦 2018-09-21 11:19:35

你走后梅花落满了肩头


文/深徒 


深冬里料峭的枝头还挂着雪,轻轻一拨就跌下去,再拾不起。

 

知寒起身,猛抓一把雪抹脸上,顿时灵台清醒了七分,再抬眼时师父已经走远了,只留下浅浅的梅香。后来很多年里,知寒连睡梦中都能闻到梅花香,让他舍不得醒来。

 

师父时常待在后山的梅院,一待就是整日。后来知寒趁师父下山时悄悄溜进去过,只那一次,知寒便再也没有踏进过梅院一步。

 

梅花自然是开得极好,在这深冬里,愈发寒冷,就愈发沁香。院子里的石桌上铺满了师父的字画,雪积了又化,将墨染开,再看时只觉得刺眼,知寒别过脸,却见梅树下赫然立着一块无名碑。

 

他离开后山时,只觉梅香更加浓了。

 

知寒每次望向师父,只觉心底寥寥,寒气陡生。师父长得并不惊艳绝伦,而像她的字一样,瘦劲清峻,眼睛里却总是带着一股清清冷意。知寒想起刚被师父捡来时自己才七岁,贪玩得紧,每每做错事,被师父那么瞧上一眼,他便再不敢吭一声。

 

再大一些的知寒就开始琢磨着了,师父说到底虽没有女子的半点温婉样,却像沉默寡言却让人安心的父亲一般。

 

今年的梅花意外得谢早了,冬天才过去一半,后山的梅院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了。知寒站在院子外的树杈下,远远瞧见师父微弓着身子在作画,却再没随意地放着了。师父搁下笔后将一叠字画整理齐,烧在了那块无名碑前。

 

知寒抬头看着空荡荡的枝桠,头回觉得师父其实没那么不易近人,却也头回觉得冬天其实是冷得刺骨。看着梅院地上又碎又脏的花瓣,知寒裹紧了身上的大衣,靠着院门沉沉睡去。

 

知寒出师下山的时候砍了很多竹子,截成节段洗净后放了极好的女儿红,再埋在了后山梅院边上。师父出来的时候看着他忙活着,自个儿拿起院门边搁地上的拜别茶喝了,知寒回过身看着十几步之外的师父,埋完最后一节酒,就地朝着师父直直跪下身三叩首。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师父像每次知寒等她时那样靠着院门坐下身,端着茶的手上还留着残墨,神色间却是消弭了所有的冷漠。那瞬间,知寒才觉得这真的是带了他十三年的师父。到底,是有些情绪了。

 

日子在剑尖、笔尖和筷子尖悄悄溜走。

 

知寒每年入冬都会回山上看师父,去后山挖一节竹酒,然后在梅院外等师父。头几年竹酒还不够味,都没师父手上的墨香,却也每每让知寒醉倒在院门边,毕竟同师父一起时,他是半点酒都不碰的。看着师父,他想活得清明。

 

等到竹香渗透到酒里了,知寒却再也没有醉过,可师父却在梅院待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知寒以为师父终究是放下了无名碑下的人,却在瞧见师父鬓角丝丝斑白时,幡然醒悟。

 

衰老是剑走偏锋的走火入魔。师父曾经这么对知寒说过,那时候他还不懂,等到他懂了,却也是半分办法也没有。

 

知寒最后一次上山时,师父正躺在院子里晒太阳,见他来了,弯起嘴角就是一笑。那瞬间,知寒仿佛又见到了出师时师父坐在梅院院门边的模样,褪去了所有的寒气,只剩下庄严和温柔。

 

知寒忽然就湿了眼眶。替师父掖好毯子看着师父入睡后,知寒去后山把剩下的竹酒全挖了出来,一个人在梅院边坐到了天黑。

 

竹酒的香气早就盖过了师父手上的墨香,也盖过了梅香。

 

知寒最后还是把师父葬在了无名碑旁边。他这辈子都没法知道师父的执念了,却是真真切切懂得了人性的悲凉与温柔。

 

想起有一年他迟了些日子上山,大雪覆盖得厚重,他一路走向后山梅院,吱吱呀呀的全是踏雪声,院门边上是师父替他挖出来的一节竹酒。

 

“这么多年过去,我走遍大江南北,却再没见过比这开得更好的梅树。”

 

“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们会再相见。”

 

“有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深冬的冷风刺骨,满目的苍白,却是一片雪都没落下来。”

 

“可是醒来后我却开始嚎啕大哭,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样难过,像自己的心一起被埋在了无名碑边。”

 

“师父,我很想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 

嘿,我是深徒,帅气依旧。

晚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