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龙应台:生活笔记15则

龙应台 2018-12-05 17:06:22




龙应台:生活笔记15则

文 | 龙应台



南方手记13

登北大武山

8月30日-31日


登山鞋、绑腿、护膝、排汗衫、登山杖、头灯、钢杯……如果你刚好撞见我,会以为我正走进一家登山店买东西,你看不出来的是,我正走在云雾飘渺的时光隧道,正走进黑白照片的平行世界里……


上一次登北大武,是1972年,20岁的成大登山社员龙应台在登了玉山、秀姑峦山、南湖大山、大霸尖山之后,登北大武山。大武山,特别艰难。


45年的光阴改变了个人,颠覆了国家、翻转了世界,战争后来了和平,和平后来了战争,可是大武山,以3092米的高度,看着云从山谷窜起成云海,水从山峰奔下成瀑布,楠木与天地共老,麻鹰和夏蝉齐飞,野海棠慢开慢落,紫斑蝶自生自灭……


山岳沉默,它的沈默如此的气势磅礴,入山者只能用手脚匍匐于尘泥来表达感动和虔诚。




南方手记14

9月14日


位置:北纬13°12' 东经111°56'

方向:离越南芽庄往香港

天色:深深浅浅的青灰

风情:强热带风暴,名DOKSURI


水态:矢车菊蓝、土耳其青,深沉墨黑,回旋、荡漾、铺展、起伏,雪白的破碎镶边。安静,大海在深呼吸。


物种:茫茫海上,竟然有白色的海鸥徘徊。

船期:迟一天到港,多一天读诗;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睫毛

9月20日


期待周五到中文大学,可是屏东一夜豪雨醒来,觉得头很重,似乎感冒了……


曾经好奇问过一个唱歌的好友,「演唱会前夕若是生病了,你们怎么办?」演唱会可是万人空巷的。


她淡淡说,有些时候打类固醇。


有一次正演唱中一根假睫毛松了,倒刺入眼球,疼痛锥心,她强忍着继续欢唱。


听来惊心。没有一个专业是容易的。啊,有没有药,要去机场了⋯⋯

 


 

红皮白写

9月22日


吃了感冒药,傍晚到了中大,看见久违的校园郁郁葱葱,无限欣喜地发现两株从前不认识的树,树干全身像不懂得化妆的姑娘涂了太多的胭脂在脸上,简直夸张地扑满厚厚一层红粉,叫做「红皮糙果茶」,山茶科山茶属,1903年被香港曾担任林务监督的Tutcher发现而命名。是香港的受保护珍贵树木。


我就像偷笑的粉丝发现了偶像要求拍照一样,贴到它身边去拍了一张喜不自胜的痴笨照。


然后在桥上看水里的鱼。突然看见一只「白写锦鲤」游荡过来,我惊叫失声。白写锦鲤是写鲤的一种,全身银白但是黑花淋漓,根本就是一幅中国的泼墨山水画在鱼的身上做活生生的游动展览。它美得让你瞠目结舌。


一转身看见哲学家劳思光的雕像,静静地坐在几株意态古朴的白千层林下,想到中文大学的历史与台湾、与中华民国的文化牵引和不绝如缕的意义

 


 

新亚书院黄昏雨歇

9月23日


真的很多人看了日前的脸书,知道今天的落日时刻是6:22。演讲五点半开始,到了这个时刻,大家同时往霞光处望去……


地上还有阵雨的水迹,但是演讲一开始,云止雨歇,夕阳余光款款。


谁带了一个婴儿入场,坐在地上第一排。两个小时他哪坐得住啊,开始哭。我真想把他接过来抱在怀里,然后继续讲,但怕他不给面子哭得更大声……


沈祖尧校长七年前就开始邀请我来中大,蹉跎七年,今天终于实践了承诺。也弥补了有一年让保松白忙一场,还是未到。谢谢祖尧,谢谢保松。


来自大陆、香港、澳门、台湾,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华人世界是一个丰美翩翩的文化花园。


一千多个人席地而坐,扬起青春焕发的脸庞……一时恍神,这不是昨天的我自己吗?

 



大变局

9月23日


这篇讲稿近一万字,没时间「孤独静处」一下的,就请过门不入啦。


我相信逼到我们书房门口的是一个「数千年未有之变局」,我们不能不深深地思索。原来高高在上的大学者、大人物,被众人宠爱的大作家、大知识分子不能不和二十岁的人坐在地上,在一个平面上一起想想这未知的未来究竟该怎么看待,世代之间可以用什么态度和彼此对话,真诚的跨代理解是否还有可能……


……「……我们这一代人最特殊的际遇就是,在我们还来不及梳理清楚什么是糟粕,什么是精华,什么该去、什么该留、什么该捧在手里像『对待瓷器一样的万分珍惜』的时候,这个梳理本身已经变得仿佛没有意义,因为全球化和网络化的时代突然之间已经像海啸一般逼到了你的书房门口。我们突然发现:脚底踩的,只有不断移动的流沙,没有坚定的陆地……


……说得也许夸张一点,在这个『变局』里,别说年轻一代不读『经典作品』了,他根本不读整本『书』了;他不相信理想主义了,不信任宏大叙述了,不接受『严肃』或『认真』作为一种人生态度了,不承认这世界上还有『神圣不可侵犯』的符号了,心目中没有英雄了。对于上一代人的信仰觉得不屑了,『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变成可笑了,『娱乐至上』或者『娱乐至死』可以是一个理直气壮的生活方式了。


20世纪知识分子的『孤傲』的姿态、『凛然』的语气,或者不屑流俗的神情,都变成可以用表情包去嘲弄、用『高大上』三个字就将之打趴在地的『不可承受的轻』了……」


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演讲全文:

视频:http://www.cpr.cuhk.edu.hk/cutv/detail/894

端传媒(香港):https://theinitium.com/a…/20170923-notes-lungyingtai-speech/

风传媒(台湾)http://www.storm.mg/article/335041

联合早报(新加坡):http://m.unizw.com/bolg/20170924/40196.html…

 


 

南方手记15

9月29日 


去了香港一周,回来吓了一跳。


丝瓜疯狂怒长,细嫩多汁的青须像章鱼爪一样秘密攀爬。茄子、辣椒趁我在中大演讲的时候迅捷开了花、结了果。


一辈子第一次种菜,当然得细细看。茄子好玩了:茄子是紫色的谁都知道,但是你知道它连花、茎都是紫的?六瓣紫花裸出色情蠢动的鲜黄的蕊,对蜜蜂太挑逗了吧?真不含蓄……


五瓣的白色辣椒花,就那么清清淡淡地依靠着它深藏不露的朝天椒。


巡视完正在偷偷闹「变天」的菜园子,转身踏进书房就看见流氓大咪在表演「霸王挺尸」——他实在很没有气质……

 



南方手记16

10月02日


他蛮横地往路中间一站,车过不去了。喂,我有事耶!干脆下车找他理论,发现他有一大群同伙,在透蓝的天空下彻底地目中无人、「不知魏晋」,嚼着叶嫩汁浓的青草,空气里飘着新鲜草叶被嚼碎的酸香;还有一个矮墩墩的家伙独自在树林深处正被纤纤起舞的白鹭鸶包围戏弄。我不知道的是,当我往前走的时候,两个好奇的家伙已经把鼻子贴到我裙角了——幸好没穿红衣……


「移民」到屏东,我怎么每天都觉得我住在一个国家公园里面呢……




毒誓

10月6日


下礼拜六下午两点(10/14),来听魏国彦演讲。


但是此刻在听一首歌:Nina Simone, “Seems I'm Never Tired Lovin' You"

(https://youtu.be/IVPzeaM8eIY)


(耳机戴起来静静听)细听她在唱什么:


And it seems that I'm never tired loving you

Should the mountains crumble to ashes

And the rain should cease to fall

And if the river stopped its flowing

You'd still be my all in all

And if the clouds cover the sky

So the sunlight won't come through

Then I will never, never, never, never, never,

Never, tire loving you……


这简直就是汉朝乐府「上邪」的英文翻译吧?

上邪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思绪飘远了。看地球火烧的速度,看北极熊瘦得令人掉泪,就知道,乐府里那深情女子发的「爱的毒誓」,其实都已经来到眼前—我们恐怕真的进入了惊悚的「人类世」,毒誓成了21世纪的现实。海枯了石烂了,这……以后的爱要以什么来发誓呢?


—�—�—�—�—�-


时间:2017/10/14(六)14:00 - 16:30

主题:人类与环境:资源耗尽,终极抉择是什么?

纪录片:《人类世》

讲者:魏国彦/台湾大学地质科学系教授

主持:郭珊珊/台达电子文教基金会执行长

 




南方手记17

10月08日


这是我很久、很久以来见过的最悲切的一双眼睛。


他被捕的时候是个吃奶的婴儿。和他基因相近的人类知道抓不到他,因为他的母亲永远紧紧抱着他。唯一能够逮到他的办法,是先射杀母亲,婴儿就趴在抽搐倒地的妈妈身上死死不肯离去。这时人就过来把他拖走,关进笼里,卖掉;从此漂洋过海,这孤儿可能被当作一时的宠物,或者在游乐园里表演打拳,或者在马戏团里学人的动作逗人类欢笑,最后的命运都是一样的:关进一个大笼子,偷偷丢弃在荒野中。WWF世界自然基金会统计,在台湾「钱淹脚目」的1985—90之间,大概有1000只红毛猩猩走私进入台湾。


他没死,他进了屏东科技大学的野生动物收容中心。


这一天,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我却从他悲切的眼睛里仿佛看见他中枪倒地的妈妈,看见燃烧的马来亚丛林、冰冷彻骨的大海,看见他心里无尽的荒凉。


 


南方手记18

10月11日 


我知道你一定觉得我可笑……但这确实是我一辈子第一次种瓜得瓜。每天到空中菜园去看,发现如下:丝瓜是黄花盛开之后欣然萎靡,然后花蒂开始得意肥肿,一天比一天肿,最后肿得像个巨无霸的金门炸弹,就是丝瓜。


辣椒是从白色小花的花心里长出来的。


苦瓜被丝瓜棚挡住了,进不去,没法细看,只是发现它在表皮上像故宫文物雕花一样细致纹面,幼嫩温润。


谁能告诉我,苦瓜从哪里长出来?


 


南方手记19 

10月16日


一片土地可以认养你,因为它给你粮食给你泉水,给你树荫给你草地,给你海洋给你小溪,给你蓝天给你白云,给你村庄给你黄牛。


你也可以认养一片土地,因为你给它凝视给它触摸,给它身体给它心情,给它信任给它欣赏,给它问候给它认识。


我们彼此认养了。从早晨的阳台望出去,镇上有山,山上有云,云上有雨;我认得阳光透过云的破洞打下来的聚光之处是排湾族的武潭村,村里住着一千多人,我认识村里的猎人。阳台上软枝黄蝉和兔耳朵旁晒着棉被,棉被下流氓大咪在想哲学。


给它认识给它问候,给它身体给它心情,这片土地就属于你。是为洪荒地契。




野猪林

10月18日


后天港大演讲,今天到了校园。写作室在柏立基学院,傍山。山坡虽小,树老荫浓,可以一路走到山顶。每天早上会被迫不及待的鸟声吵醒。凤头雪鹦鹉一身雪白,像帅气的海军小伙子,头上还戴着夸张的凤冠,美得眩目,可是它一开口就幻灭,声音难听至极。一群飞来聚在棕榈树梢,尖锐吵杂如同妇人在市场里用恶毒的语汇咬牙厉骂。


也见过树丛猛烈摇晃,定睛一看,一只巨大的老鹰突然展翅窜起,爪子紧紧勾住一只小猴子,飞过了树林远去,消失在天边。我仿佛目睹黑道当街掳人。


今晚在黯淡街灯下瞥到的竟然是整个野猪家族的黄昏出巡。停下脚步,就在几株艳紫荆旁,树林的气息随着秋天的微风轻轻浮动,我心里充满感恩:在一个接近三万学生的校园里,还有野猪在树林里不知今夕何夕地任意闯荡,这大地还是值得你亲吻的...就是有那么一点点担心那只突然抬头盯着我看的会不会暴冲过来。




温度

10月20日


今晚七点在港大陆佑堂演讲(英语)——现在还在紧张备课……


这是詹天佑在1916年接受荣誉博士学位的大厅。这是孙中山在1923年用英语演讲「我的革命思想来源」的大厅。这是萧伯纳1933年来到港大提及共产主义的大厅。这是胡适之1935年接受荣誉学位的大厅。这是二战时变成临时医院、屋顶被炸出大洞、港大女学生张爱玲担任看护的大厅。这是李安拍「色·戒」的大厅……


建筑,因为有了历史才有了脉搏和温度:人,因为没抛弃历史才有了眼光和胸怀……

 



秋风国旗

10月22日


从「我的普罗旺斯」屏东回到台北,到熟悉的咖啡馆买了一包咖啡豆,在大门口坐一下,想看看街……


星期天的早上,空荡荡的大街,榕树自顾自绿着,国旗在秋风里猎猎飘扬,蓦然感动:不要用政治去解释所有的一切吧,一面国旗里除了凌厉的政治之外还有千丝万缕的情感记忆,那记忆包括儿时父母的声音、学校上课下课悠悠的钟声、初恋的青涩情怀、邻里巷弄的集体感觉、时光流逝所一路埋伏的容貌、气息、模糊但温馨的想象……


譬如此刻,一只狗狗出现了,一会儿她的主人出现了,惊喜地说:「啊你是……」


然后狗狗就上了我的怀抱。


政治可能凌厉如刀锋,但是生活和记忆是春天的柳絮,是秋天的国旗,是冬天的太阳,是早晨九点一杯咖啡、一只愿意让你抱抱的小狗。



针对文章内容的交流及提问,可发邮件至

askmeanything@126.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