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他孤守云南20年,培育出最美月季,朋友夸他像褚时健,他指着对方鼻子呵斥,「我怎么跟他像?我全靠自己」!

现代农匠 2018-01-04 09:27:02

 杨玉勇 | 「杨月季」创始人


文 | 吴琪【三联生活周刊】


如果没有专利保护,

再有创造力的切花天才,

也会愤怒而无助。


编者按:本文选自《三联生活周刊》2016年第42期封面专题《芳香与权力:鲜花全球产业链调查》中的《一朵花,去全世界寻找她的美》一文。编者被吴琪写的这期封面报道镇住了,文学水准的文笔、恢弘的视野、绵密的信息,将全球化、科技、商业、产业、形象突出的从业者、农户、商业环境、文化,以及梦想融为一体了。节选的这篇文章相当于一个鲜花行业的现代农匠的创业故事。考虑到《现代农匠》文本风格,编者加了大小标题,其他没有改动。


老杨的皮肤被风吹日晒赋予了一层淡黑色,他看上去将近60岁,身材瘦长没有发福,戴着一副眼镜,打量人的时候透着一股知识分子的挑剔。

 

老杨叫杨玉勇,虽然已有朋友帮忙联系,当我在昆明附近的阳宗海山头上找到老杨时,他的神色并不算随和。老杨的态度在云南可不多见,云南人大多质朴热情,我在昆明郊区随意走进种植户的大棚里时,只要与主人闲聊几句,人们便热情地打开话匣子。

 

老杨确实不是云南人,虽然他已经从辽宁老家「转战」到云南近20年。老杨也有他骄傲的理由,当他1982年从沈阳农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老家辽阳市的农业机械化管理局工作,是端过铁饭碗的人。

 

作为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他年纪轻轻却从机关辞职,与爱花的父亲一起种月季,这是个让那个年代的人不太能理解的选择。

 

30来年过去了,老杨不仅还在坚持种月季,从一开始种盆花月季发展到切花月季,还经年累月收集各类月季品种,他的「杨月季园艺有限责任公司」在业内很有名气,人们说起「杨月季」,就是在说老杨,他既是切花的种植户,也是一个玫瑰的育种者。


软磨硬缠打动天坛公园月季权威,学得种植秘密,将资金转移到云南

 种植基地里的绣球花


老杨的骄傲倒也正好说明中国花卉行业的状况:

 

哪怕在全国最大的种植基地云南,一部分农民像潮汐一样,根据蔬菜价格的涨跌,来决定接下来一季到底是种花儿还是种菜。所以云南有一些农民,同时具有菜农和花农的身份。

 

一部分花农虽然全职种花,但是文化水平低,把娇贵的花儿当作粗放式的经济作物来养,那种马马虎虎的态度,在老杨看来不可饶恕。

 

而各个大学、研究院里的专家学者们,老杨虽然尊敬,他们却离市场比较远,科研成果似乎只与评职称相关。像老杨这样农业科班出身、闯荡市场多年,又一直在行业内钻研的人,在全国的花卉行业里确实找不出几个。

 

老杨受父亲的影响,一直爱花,也很留心月季的品种。本来父亲业余种些月季盆花,偶尔拿到市场上去卖。老杨觉得要想把生意做大,应该做月季的切花生意,这样花才能卖到很远的地方。

 

1983年春,老杨到北京出差,特意去拜访北京月季盆花栽培权威——天坛公园花工班的刘好勤。当时天坛公园有200多个品种的月季,刘师傅在盆里都埋了标签,记不住时就用手把写有名字的小铁片抠出来看一下再埋上,很注意保密。

 

可是天坛公园的月季不对外交流,也不许卖。老杨缠着刘师傅,终于被刘师傅带着认识月季品种,然后老杨再到北京胡同里走街串巷去找玫瑰。

 

北京80年代种月季的那拨人,很多都认识我,有些还成了莫逆之交。最初这些人见到我时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大学生怎么整天和我们这些老头子混在一起呀。」

 

老杨把搜集到的100多个品种,种在两亩地里,开始供应沈阳一家鲜花店。后来发展为1998年在辽阳的58亩种植基地。老杨尝试过给日本和香港地区发过样品,但受北方气候的限制,冬季生产成本太高,没法均衡供应,出口也就撂下来了。

 

1997年老杨开始停掉在辽阳基地的投资,把主要资金转移到云南。老杨显示出了他开阔的眼光和对知识的探索。

 

「据我了解,高海拔、低纬度的地方最适合月季生长,在全世界只有三块这样的地方。」

 

「一是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脉,现在已经有两个国家成为世界月季生产中心,即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产品主要供应北美;二是非洲高原,以肯尼亚为中心,这个世界月季生产中心也形成了,产品主要销往欧洲;第三个就是我国的云贵高原,特别是云南的昆明,它将成为亚洲月季花供应中心。」

 

「亚洲还有一个马来西亚的金马伦高地,气候也很好,适合种月季,可惜的是能够利用的土地太少了,很难形成规模。想来想去,我认定云南是我第二次创业的最好地方。」

 

老杨的判断没错,云南的地理和气候条件对于花卉来说,在全世界范围内也不可多得。

 

云南的北面是海拔6000多米、终年积雪的高山,而南面是海拔70多米的热带雨林,它意味着地球上几乎所有的气候类型,在云南都有——寒带、温带、亚热带和热带。

 

全国重要的植物2.6万种,云南占到1.3万种。世界上绝大部分的花,云南都可以种植。尤其是昆明地区四季如春,号称「天然温室」。

 

昆明花拍中心的总经理助理余娜向我提到,20多年前,国家发改委曾经邀请联合国专家到云南考察,研究怎么帮助云南山区的百姓脱贫致富。联合国专家在考察了云南的条件后,提出云南适合发展鲜花、茶叶、葡萄、咖啡等产业,其中鲜花产业的富民作用最明显。

 

联合国专家又邀请全球知名的种植公司到云南考察,确认云南低纬度、高海拔的特点非常适合鲜花种植。高海拔强烈的紫外线照射能够赋予花儿鲜艳的色泽,而低纬度又使得极端天气非常少,很适合鲜花的全年生产。

 

从1994年以来,云南省的鲜切花产量始终保持在全国第一的水平。


第一个自主研发出玫瑰切花新品种,但在专利保护意识薄弱的中国,收不到多少专利费

 「冰清」


老杨从辽宁来到云南,正好也是云南鲜花产业势头上升的时候。他在海外为他的鲜花申请了注册商标「YYY」,是他的名字杨玉勇的三个首字母。

 

老杨将眼光盯着海外市场,是因为当时中国老百姓只在过年过节和送礼的时候需要鲜花,所以一旦遇到情人节这样的节日,月季不够卖,而平时里价格再低也不一定能卖出去。他更希望有了规模化生产之后,去供应国外稳定的市场

 

但是想打国际市场,对于中国人来说障碍不少。在中国之外的欧洲、美国、日本等市场,早就有了各自的植物专利保护法,每一批市场上销售的鲜花,必须保证是合法种植,而不是没有交专利费私自繁殖的。

 

老杨是国内鲜有的主动与欧洲育种公司合作的种植者,通过大量付专利费而获得适合在云南种植的新品种。

 

老杨自己也没有停止对于月季品种的收集和育种,但是对于生活在中国的老杨来说,他不可能靠玫瑰育种来生存下去。

 

虽然老杨2002年的玫瑰品种「冰清」成为我国第一个自主研发的切花新品种,但是在专利保护意识薄弱的中国,老杨根本收不了多少专利费。

 

如今老杨有三个自主研发的玫瑰新品种在昆明花拍中心交易,虽然现在收到的专利费比以前多,但距离西方育种公司研发新品种的收益来说,简直九牛一毛。

 

与老杨合作的法国玫昂国际公司,恰好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说明了西方育种者的回报。成立于1850年的玫昂公司专攻玫瑰育种,如今是家族的第六代在运营公司。1948年,玫昂公司的一款名为「梅朗口红」的暗红色玫瑰成为欧洲第一个获得专利保护的植物。

 

玫昂公司现任老板阿兰·玫昂的祖父弗兰西斯,采用当地的玫瑰和中国月季杂交,在「二战」之前获得了一种新型玫瑰,轻柔的黄色玫瑰镶嵌着粉色的边。

 

「二战」爆发后,巴黎的德国占领军当局只允许市民向外国寄一公斤享有豁免权的邮包。别人都借此机会转移一点财产,而弗兰西斯却寄往美国一包新玫瑰枝条,使得他培育的新玫瑰在美国迅速扩展。

 

「二战」结束后,人们命名这个品种的玫瑰「和平」,它很快就成为风行全球的明星玫瑰。据估计,现在全世界能找到超过5亿枝「和平」玫瑰的植株,它既是庭院玫瑰的宠儿,同时也作为切花在世界各地被购买。

 

这也正是老杨说的,育种要靠时间积累。「我坚持了30年才有现在这一点成就,西方人坚持上百年,好几代人去做一样事情,所以做得好。」

 

老杨的个人奋斗历程如果放在欧美,他具备了发展成为专业育种者的条件。但是在专利权很难得到切实保护的环境里,中国除了不与市场接轨的大专院校,没有哪个市场化公司能够单靠切花育种存活。

 

随着2008年欧美金融危机后切花市场萎缩,老杨的切花出口生意受到影响。

 

他后来除了种植玫瑰,还大量种植绣球和南半球特色木本花卉等。老杨仍旧爱钻研,他积极与一些高校进行联合研究,新申请的玫瑰切花和绣球切花的品种在不断增加。


想借助云南独特优势,闯出中国人露天种植鲜花的道路,朋友夸他像褚时健,他非常愤怒

  露天鲜花园


我找老杨采访的地方,是他在昆明附近阳宗海的绣球基地,有1000多亩的面积

 

阳宗海的宽阔水面波光粼粼,在面朝湖水的大片斜坡上,蓝色和紫色的绣球随着山坡的起伏弥漫开去,好像形成一种气势,要去与远方天空低垂的云朵相会。微风吹来,这大片的花海竟有一种鼓动又抚慰人心的力量。

 

后来我无论是走访中国农户的鲜花农田,还是观看荷兰公司的种植基地,花儿无一例外都是种在大棚里。温室大棚即使再高大,它们在阻隔自然条件干扰的同时,也阻碍了观赏者的情感。

 

但这也正是切花产业充满着讽刺的地方:为了让终端的消费者更加满意,花儿只有在温室里才能被人类精确地控制。作为一种需要全年稳定供应的商品,没有人愿意冒着靠老天爷吃饭的风险。

 

然而老杨在向我介绍自己的绣球基地时,表达出与行业共识不一样的见解。他认为全世界的鲜花产业,都被欧洲人的温室园艺引领着,走向了一条越来越窄的路。而他希望利用云南得天独厚的自然优势,闯出一条露天种植鲜花的道路。

 

「云南是各种野生花卉的故乡,最适宜鲜花生长。我们要通过改良鲜花的品种,让它们在云南露天环境里就能大量种植。」

 

但是在我后来接触的行业内的人,都不同意这种说法。老杨大半辈子跟着欧美人领先的路子在走,他爱花也爱这个产业,但是在知识产权保护还很薄弱的中国,老杨得到的回报,至少在育种方面,远远低于他应该得到的。

 

他太希望走不同的道路,可是谁也无法否认,在鲜花产业里,我们目前只能一步一个脚印地跟着欧美人往前走——在温室大棚里最大限度地控制鲜花。中国人对鲜花生产的控制不是太多,而是比西方人少得太多。

 

刚见面时,老杨显得不太好打交道,但是随着我们聊得越来越深入,老杨开始滔滔不绝。他的头脑里仿佛有一本书,关于美国的、欧洲的植物保护条例,中国的植物新品种方面的条例等,他了然于心。

 

我能感受到在老杨熟读各种条例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在行业中工作了30多年的老人的热切愿望,一种略微无奈的家国情怀——如果我们的市场还不好好保护新品种,我们怎么能向欧美国家靠拢?

 

「我脚下的这片土地,我们的云南,是世界上大多数原生物种的中心啊!种植鲜花原本是我们的优势,但是西方人拿走物种后变为了他们的优势,现在我们需要一株一株地付给人家费用,这就是差距!

 

同我一起拜访老杨的,还有一对云南当地的文化人夫妇。聊得高兴了,老杨留我们一起吃午饭,席间他不断地让助手去给他再拿出些好酒,兴致越来越高。

 

他问起我们每一个人毕业的学校、籍贯,再次表明他很在乎每个人的出处,他对于不同籍贯的人有一套自己根深蒂固的判断。

 

他又谈起自己的家国情怀,这时候,我们一起的一位男士对老杨说:「我觉得您和褚时健很像,都是有韧性、能做大事的人。」

 

听到这句话,老杨突然一下子火了,用手指着说话人的鼻子,高声呵斥道:「我跟褚时健像?我怎么会跟他像?!」

 

我们有些不知所以,说老杨像褚时健,这话听起来应该更像恭维啊。老杨接着激动地说:「他的机会是什么?我老杨不是公家的人,我做事业全凭自己!我要是有他那样的条件,我做得比他好!」

 

漫长的午饭结束后,老杨走出棚子里的餐厅送我们离开。一阵风吹过来,老杨似乎清醒了些,他亲热地搂住刚才那位男士的肩膀,叫着兄弟,这应该是他表达愧意的方式。

 

但是老杨那一刻的怒气,仍旧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透露出一个先行者孤身奋战的艰难,如果老杨生活在一个高度尊重知识产权的社会,他多年研发的产品能给他带来丰厚的回报,他就可以专心做月季育种,而不用花费大量精力去种植市场上的新奇产品,那么他的情感是不是就不那么容易导向愤怒呢?

 

他的抱负和野心,与他所处的时代,似乎有着一个明显的身不由己的裂缝。


图片 | 昆明杨月季园艺有限责任公司公众号、百度


【回复或点击关键词查看历史文章】

·食品科技· 

快餐趋势 | 细胞造肉 | 植物汉堡 | 植物蛋 | 植物造肉 | 昆虫蛋白 | 蘑菇替代糖 转基因

·酒水茶饮· 

吴酒

·肉禽蛋品· 

养鸡管家 | 养殖伦理 | 沈建平 | 红山草猪 | 陆步轩 | 壹号土猪 陈生 | 昆虫食品 | 金蝉

·水果蔬菜· 

大荔冬枣 | 齐峰果业 | 褚时健 植物工厂

·米面粮油· 

沙米 | 谦益农业

·食品电商· 

武功电商 一品一家

·互联网+· 

帮农忙  

·餐饮美食· 

周英华

·生态农业· 

蓝城农庄川崎广人 | 神木治沙 

·鲜花植物· 

杨月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