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专栏作家·廖晓梅 与花结缘

读书村 2018-10-10 17:54:51

寻找质朴生活,回到安静阅读点击上方"读书村"订阅


廖晓梅

读书村专栏作家


廖晓梅,女,1981年生,自由职业。闲暇时,画几笔简笔画,烤几块饼干,喜欢坐在满是花草的窗前,读点书或者做一幅画。更喜欢用文字记录下生活中一些细碎的感动或者斑驳的记忆,梳理自己的思想和生活,分享心情和感受给朋友。





与花结缘

文 | 廖晓梅


老家的镇子上有一瞎子,能掐会算,周围居民动土上梁、嫁娶开张都找他给批上一批。于是我刚出生,父亲便请他给我起名字,他掐指一算,曰“廖花”。此名虽然涵盖了所有植物的最美所在,但是俗气的程度远远大过了“春花”和“翠花”等等的花。父亲为了折中,给我的名字里带了“梅”字,也算是一种花。

父亲是个农技员,纵使在生活拮据的日子里,他也一直侍弄着几盆花草,连一直开明的外爷都在母亲跟前抱怨过数次父亲养花是在不务正业。即便顶着败家的头衔,家里也常常花开不断,我经常吃力地提着小水桶帮着父亲浇花润草,也曾好奇地看着父亲剪枝嫁接并且不自知地给父亲添着乱。我认识了大红朵儿的扶桑,我也摘下过白色茉莉泡水喝,我还总觉得吊金钟的名字和父亲的名字很像。夏天的傍晚,仙人球顶着犄角一样的花骨朵被搬到了院子边,邻居们都聚在一起等待那如莲花般的晶莹花朵盛开……。零落的记忆只能搜索出来这些关于花的往事,父亲所养的盆栽至今已经所剩无几,门前那棵三十多年的桂花树是父亲种得最长寿的花。


我也爱花,但是并不钟情于一种。家里有常青的玉树也有常开的玫瑰;有枝叶遒劲的海棠也有娇小玲珑的多肉;有养护多年的木本也有枝蔓缠绕的草本。它们有的绿意盎然,有的恣意盛放,它们一直呈现着它们生命进程中该有的样子。

播下一粒花种后,破土的嫩芽让人充满了新生的希望,日渐抽长的新枝让人感受到了向上的力量。一日日地照料和呵护,它们终于开花了,我们又欣喜若狂。当我们参与了它们的成长,就会对它们不由自主地尊重和爱护,只是一滴水一颗肥,它们便毫无保留地扮靓了我们的空间、明媚了我们的双眸、丰盈了我们的心灵。清晨,当你拉开窗帘,阳光倾洒进了那一面花窗,一朵玫瑰已悄然盛放,朵朵菊花镀上了金光,团团瑞香等着盛放,状元红的茶花已渐渐嫣然了脸庞。安坐在花窗,沐浴着阳光,看书品茗,终不负时光……

有人说,等自己老了便与自己白头之人,觅一处小院,前院种花后院养鱼,一起品茗一起对弈。这样的光景,何须等到暮年,自此与花结缘,一边与花同开一边与人同老,岂不更好!


 ——The  End


点下边标题阅读作者最新文章:

·专栏作家·廖晓梅 | 秋收

专栏作家·廖晓梅 | 和母亲一起去旅行

·专栏作家·廖晓梅 | 硬化:乡村路上的事

·专栏作家·廖晓梅 | 给儿子缝沙包

·【专栏作家·廖晓梅】那年代的一对夫妻:我的父母

·【专栏作家·廖晓梅】跳舞的大丫


读书村dushucun2015—鲜活·有质地·接地气

主持人:丁小村

联系QQ及邮箱:12545194@qq.com

微信交流群:读书村·微写作/QQ群:281290150

微信扫描或者长按下边二维码订阅丁小村言

有趣、有质、有味儿:文艺的、思想的、感性的

点击下面“原文阅读”可以查阅订阅丁小村言文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