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影评 | 一度相思苦,梅花落南山.——致电影《一代宗师》

野人珊珊 2018-12-08 13:34:35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叶问写: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

宫二回:一约既订,万山无阻。

 

可是,两人相隔的何止是万水千山

而是一整个乱世



王家卫的《一代宗师》是一部越看越耐看的影片,不仅在于每一帧都能截图成为精修的海报画面,还在于金句频出的台词功底和一众老戏骨拿捏到位的精准表演,以及配合的恰到好处的配乐。

 

影片明线是叶问坎坷人生经历的时间线,暗线则是与宫二小姐两人的感情线。从人物辗转起合之间看整个时代的变迁和每个人物的选择所走向的结局。

 



 “人活这一世,能耐还在其次,有的成了面子,有的成了里子,都是时势使然。”这句话是影片的整体格局。


宫羽田是面子,其师兄丁连山就是里子。乱世起伏,宫二、一线天、马三等众人都有成为面子的机会,最后只有叶问最后成了面子,其他人皆成了里子,是时势使然,也是个人的信念选择。

 

宫老爷子是影片中具有大格局的人,王庆祥也把这一角色演绎到极致。在金楼二次金盆洗手隐退江湖,实则是希望有个南拳代表来过手,以便将南北武术发扬光大,不在于当英雄,而在于造时势,叶问就是他看中的人选。




后叶问与宫老爷的掰饼较量,是一场思想格局的碰撞。宫老爷毕生致力于南北武学统一,而叶问答“其实天下之大,又何止南北。勉强求全,等于固步自封。在你眼中,这块饼是个武林,对我来讲是一个世界。所谓大成若缺,有缺憾才能有进步。”格局上又更上一层,老爷子自认输在想法,震碎了饼,将名声送给叶问,并鼓励他保留初衷,记住“有灯必有人”,这里是影片的主旨,关于武艺传承,也是贯穿始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的思想根基。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这是叶问的格局,受得起荣耀也承的起卑微,战乱时期叶问宁愿选择吃剩菜剩饭,也拒绝成为日本人的走狗,这也是他人生格局的体现。




宫家武艺是武林的一座高山,老爷子将刚的部分教给了马三,柔的部分教给宫二。然而两人都没能达到老爷子“不记恩仇”的境界。


“刀有鞘,因刀的真意并不在杀而在藏。”马三戾气太重,是把太过锋利的刀,藏不住。宫老爷子看的通透,希望以一招老猿挂印教会他回头的道理,却可惜马三选择了“宁在一思进,莫在一丝停”作为人生的信条,最后杀师灭祖,成了降伏于日本人的败类,死于宫二叶底藏花手下。



宫二的人生是刚烈到极致的大悲,也是整个影片最令人动容的部分。活在个人恩怨里的人大多没有太大的格局,所以掰饼叶问赢过父亲,宫二会说“宫家没有败绩,输了宫家有人会找回来”,马三杀了宫老爷,宫二宁可退婚奉道了断自己的后路,也不愿丢了宫家的门面。“不图一世,只图一时”是她的人生选择。

 

金楼里,叶问与宫二小姐六十四手初较量是故事前半程最精彩的一段。那年她20岁,叶问40岁,并且已有妻室孩子,拥有自己美满的家庭。一个年至不惑不仅不油腻还散发着男性魅力的大叔与涉世不深的少女,在咫尺间的短兵相接,刚柔相继的武艺切磋中萌生了心心相惜的情愫来,进而引发两人的鸿雁往来。



叶问写: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一语双关,叶底藏花是宫家六十四手的招式,也是包括两人姓名“叶问”和“宫若梅”,近乎挑逗。)

 

宫二回:一约既订,万山无阻。“你来,我等着。” 宫二等待叶问赴约。

 

可惜做好了大衣的叶问最终也没能北上踏雪寻梅,战事阻隔,只留了一枚摩挲的包浆了的纽扣作为念想。宫二为报父仇,退了婚,奉了道,终身不能嫁人,不能传艺,不能有后,彻底断了身后路。两人相隔的何止是万水千山,而是一整个乱世。

 


宫二虽继承的是父亲武艺里柔的部分,但本身的性格里却刚烈至极,倔强执拗的人不愿屈从天地命运。马三以她已定亲,不能算作宫家人没有资格而拒绝应战,于是宫二退婚;父亲的同辈不愿报仇,劝她放下恩怨嫁人,宫二受不了马三欺负宫家没人,选择虽千万人阻挡吾往矣。章子怡表现出的隐忍与倔强,将宫二的角色刻画的入木三分。与马三在车站对决的场面简直是帅到炸裂,她最终亲手取回了宫家的颜面,却也身负重伤最终缠绵病榻,断了宫家的传承。


电影里,在寺庙前与父亲亡灵低诉心事的时候,她选择以看见一盏灯来当作父亲的回应,相信她的内心也是极度挣扎和刺痛过的,用可惜来形容二姑娘的人生都显得太过于功利和唐突,天分不够的人承担不起这种用人生来豪赌的倔强和决绝。

 



再见叶问时,她也不介意他笑她执拗,面对叶问对于宫家六十四手将流失的惋惜,宫二的回答近乎挑衅:“武学千年,烟消云散的事儿,我们见得还少吗,凭什么宫家的就不能绝。”


有蛮劲的人就像山洪海啸,可以不由分说的将俗世里隐忍克制下成就的体面表象冲刷殆尽,只呈给你赤裸裸又不由分说的坚固内心。

 

所以影片再恢弘的叙事,到最后都不及宫二临死前与叶问最后一面告白的那句“我心里有过你”来的令人动容和直指人心,就像是船下的锚,银针扎进的心,令原本期待“故人重逢”两人会大气相处泰然自若的叶问内心被这句突如其来的告白击的七零八落。

 


第一次与叶问较量,宫二的出场不施粉黛,一身素色坐在一众满面胭脂俗粉的妓女之中,却显得更加素净夺目,全身上下透露是习武之人的精气神;而与叶问最后一面,为掩饰病容,画上的红唇和带花的旗袍,却显得她脸色格外惨白,像是死人的冥妆。


她说六十四手她已经忘了,此时她选择的是做一个女人,在离开人世前与心上人再见一面,完成最后的夙愿,虽然她明明知道面对她的是一个不可能给予回应的人,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说出了真心话。


要问叶问对宫二是否真的动了真情,我相信是有的,但可能不仅仅只有儿女私情,也有一种对武学高山的仰止和对棋逢对手的知己相惜之情。最后一面他可能并不知道宫二已时日无多,还以为她要还乡。他感慨她的人生还缺少一个转身,意思是让宫二不要活在过去,应该看看前面的路。

 


面对宫二的感情告白,他回答“人生如棋,落子无悔,你我本来就无恩怨,有的只是一段缘分”,并且继续提出要见六十四手,岔开了话题,意思是始终将两人的关联放在对武艺的探讨之上。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你谈感情,你却心心念念只有武学传承,至此,二小姐眼泪瞬间滑落。

 

“相识了半辈子,实则你不知她,她不知你。”

 


叶问不是不明白,而是选择了做面子,又怎能容许里子漫上来,两人都是武学一代宗师,有各自坚守的道。他会给妻子张永成写“郎心自有一双脚,隔江隔海会归来”,而与宫二之间的感情就像戏文里的风流梦,终究要深藏心底了。看镜头下叶问呼之欲出的眼泪,就能感受到他压制下的情感,这是一场注定又无奈的错过。

 

3D版本的剪辑中有镜头描写叶问其实去过东北寻过二小姐,但在宫二家门前的雪地里踱步几个来回,最后还是没有进去。



喜欢就是放肆,但爱是克制。发乎情,止乎礼的表现手法贯穿影片始终,也是王家卫最独有也最擅长的叙事风格,这种克制就好比中国的山水画,重点不在落笔,而在留白,突出的是中国文化中庸的处事之道、含蓄内敛的传统美学和欲盖弥彰的炽热情感。


喜欢这件事,即使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然而,对有些人来说,人生就像是恋爱的敌人,跨不过时空局限,跨不过自我设定的那条路。


凡事总是有遗憾的,却怎奈遗憾那么多。宫二承载了这份遗憾,在死前梦回年少习武的快乐时光,她成为一代宗师的里子,也是“大成若缺”里那个武艺上和情感上的缺。



“我心里有过你,

我把这话告诉你也没什么,

喜欢人不犯法,

可我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