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至美丨元曲,一帘红雨桃花谢,十里清阴柳影斜

解道 2018-09-12 12:14:23



宋词之后,流传在民间的便是“元曲”。元杂剧与元散曲合称“元曲”,是元代文学中成就最高的部分。杂剧是戏曲,散曲是诗歌,散曲是元代文学主体。


元曲,原本来自所谓的“蕃曲”、“胡乐”,首先在民间流传,被称为“街市小令”或“村坊小调”。因此它比历代诗词来得通俗,泼辣,大胆,直白: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踌躇。

伤心秦汉经行处,

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由宋及元,朝代更迭,社会动荡,最苦最惨的,一定是老百姓。张养浩在命驾西秦过程中,亲睹人民的深重灾难,感慨叹喟,愤愤不平,写下这首《山坡羊·潼关怀古》。这“兴,百姓苦,忘,百姓苦!”很能体现元曲的特色,读起来是不是很直白呢?



黄芦岸白苹渡口,绿柳堤红蓼滩头。

虽无刎颈交,却有忘机友,点秋江白鹭沙鸥。

傲杀人间万户侯,不识字烟波钓叟。


这首白朴的《双调·沉醉东风·渔父》,通过对自由自在的垂钓生活的描写,表现了作者不与达官贵人为伍,甘心淡泊宁静的生活的情怀。不识字烟波钓叟”,也是非常直白地鄙视那些达官贵人,与宋词的文雅婉转,大不相同。



这就是元曲与唐诗宋词的不同之处。元曲是将传统诗词与市井小调揉为一体,才会有这种诙谐、洒脱、率真的艺术风格。那么,市井小调历年都有,为什么只有在元朝,发展成一个朝代的文学主体呢?这跟当时的社会背景密切相关。


元代,人分四等,汉人受到不公正的民族压迫,蒙古族入主中原后,有近八十年废除科举,而元朝总共才97年历史!这意味着儒生长期没有出路,“八娼九儒十丐”的地位排序,更是让文人蒙羞,足见文人的卑贱



从宋朝厚待文人的云端,跌落到元朝娼妓不如的深渊,文人的愤慨自不必言。从吕止庵这曲《仙吕·后庭花》中,我们可以读出当时文人的失落感:


孤身万里游,寸心千古愁。

霜落吴江冷,云高楚甸秋。

认归舟,风帆无数,

斜阳独倚楼。


功名揽镜看,悲歌把剑弹。

心事鱼缘木,前程羝触藩。

世途艰,一声长叹,

满天星斗寒。



不满情绪溢于言表。在继承了诗词的清丽婉转同时,元曲吸收了市井语言的直截了当,透出文人的反抗情绪。再看张可久的这首《卖花声·怀古》,唱的是霸王别姬,叹的也是读书人悲惨命运:


美人自刎乌江岸,

战火曾烧赤壁山,

将军空老玉门关。

伤心秦汉,生民涂炭,

读书人一声长叹。



叹息自己生不逢时的,当然不止张可久,整个文人圈,都弥漫着这种失落的情绪。陈草庵的《山坡羊》:


晨鸡初叫,昏鸦争噪。

那个不去红尘闹?

路遥遥,水迢迢,

功名尽在长安道。

今日少年明日老。

山,依旧好;

人,憔悴了。



失意的文人,或为生计,或为抒愤,大量涌向勾栏瓦肆,却无意中促进了以元曲为代表的元代文学,渐渐,把元曲玩成流行最广、成就最高的通俗艺术。关汉卿的《四块玉·闲适》: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天地阔,闲快活!


旧酒投,新醅泼,老瓦盆边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闲吟和。他出一对鸡,我出一个鹅,闲快活!


意马收,心猿锁,跳出红尘恶风波,槐阴午梦谁惊破?离了利名场,钻入安乐窝,闲快活!


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他,愚的是我,争甚么?



与唐诗宋词相比,元曲更直率痛快,酣畅淋漓,而且完全打破了诗词的含蓄,四首小令近乎大白话。



王国维说,“元曲之佳处何在?一言以蔽之,曰:自然而已矣。古今之大文学,无不以自然胜,而莫著于元曲。”有多自然?看看景元启这首《双调·殿前欢·梅花》就知道了:


月如牙,早庭前疏影印窗纱。

逃禅老笔应难画,

别样清佳。


据胡床再看咱,山妻骂,

为甚情牵挂?

大都来梅花是我,我是梅花。



类似的还有孙周卿的《水仙子·山居自乐》:


朝吟暮醉两相宜,

花落花开总不知。

虚名嚼破无滋味,

比闲人惹是非。

淡家私付与山妻,

水碓里舂来米,

山庄上线了鸡,

事事休提。



还有卢挚的这首《前调·寒食新野道中》:


柳濛烟梨雪参差,犬吠柴荆,燕语茅茨。

老瓦盆边,田家翁媪,鬓发如丝。


桑柘外秋千女儿,髻双鸦斜插花枝,

转眄移时,应叹行人,马上哦诗。


鬓发已白的夫妇,活泼天真的孩子;似雪的梨花,朦胧的柳树;还有荆门上的犬吠,茅茨上的燕语,一幅天然的没有任何雕饰的美丽画卷。曲中人陶然忘机的情怀,和一片生机盎然的农家生活情趣,跃然纸上。



元曲从民间的俚曲中演化而来,俗;但它又融合了唐诗宋词的华章锦句,美。因此它携带生活的诙谐率性,字里行间又流淌着轻盈柔美、自然清和。看看关汉卿这首《大德歌·夏》:


俏冤家,在天涯,

偏那里绿杨堪系马。

困坐南窗下,

数对清风想念他。

蛾眉淡了教谁画?

瘦岩岩羞戴石榴花。



曲不像诗词,它的本质是俗文学,题材俗,内容也俗。类似的还有无名氏的《梧叶儿·嘲谎人》:


东村里鸡生凤,南庄上马变牛。

六月里裹皮裘。

瓦垄上宜栽树,阳沟里好驾舟。

瓮来大肉馒头,俺家的茄子大如斗。


这支小令题材与内容都很通俗,它对吹牛撒谎者进行了嘲讽,用归谬的手法,让说谎者自我独白,自我暴露,惟妙惟肖,曲辞朴素,幽默诙谐,使人忍俊不禁。



正因为元曲接地气,所以看了元曲之后,才明白了什么叫大俗即大美。虽然气魄不如唐诗,华美稍逊宋词,可元曲别有一番韵味。


长江浩浩西来,水面云山,山上楼台。

山水相辉,楼台相映,天与安排。


诗句就云山动色,酒杯倾天地忘怀。

醉眼睁开,遥望蓬莱,

一半烟遮,一半云埋。 


好的作品,能让人在静态的文字中,感受到蓬勃的生机,赵禹圭的这首《蟾宫曲·题金山寺》,即有如此效果。整首散曲,从首字起,尾字终,节奏明快,情随景动,远近上下的景物经过文字的巧妙布置,极富空间的层次美。



再看徐再思的《水仙子·夜雨》:


一声梧叶一声秋,

一点芭蕉一点愁,

三更归梦三更后。

落灯花棋未收,

叹新丰孤馆人留。

枕上十年事,

江南二老忧,

都到心头。



徐再思以清丽工巧见长。善于学习俗谣俚曲,擅长白描手法,抒情深细。《太和正音谱》评他的作品如"桂林秋月"。写情之作深沉娟秀,被认为是"镂心刻骨之作,直开玉茗、粲花一派"。还有这首《蟾宫曲·春情》: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以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张可久的《清江引·春思》。张可久是元散曲清丽派的代表作家,讲究蕴藉工丽,而且常常熔铸诗词名句,藉以入于典雅:

 

黄莺乱啼门外柳,雨细清明后。

能消几日春,又是相思瘦。

梨花小窗人病酒。


“诗头曲尾”,古人是极为重视的。王骥德说:“末句更得一极俊语收之,方妙”这“梨花小窗人病酒”,就是俊语,就结得响亮,饶有余味。再看卢挚的《沉醉东风·闲居 》:


恰离了绿水青山那搭,

早来到竹篱茅舍人家。

野花路畔开,村酒槽头榨。

直吃的欠欠答答。

醉了山童不劝咱,白发上黄花乱插。



绿水青山、竹篱茅舍的景色,构成了生动活泼的田园生活图景,使人赏心悦目;野花路开,村酒槽榨的画面,充满田园情趣,“直吃的欠欠答答”“醉了山童不劝咱”二句,对将一切置之脑后的醉态、山村稚子顽皮神态的刻画,极富动态美。



一曲曲小令,融合了大俗和大雅,以一种自然之态,让人欲声又忍,一唱三叹。


元曲描俗景,叙俗事,写俗人,抒俗情,把目光投向市井勾栏,着力表现芸芸众生的感性生活。

 

元曲既优美又通俗,既严谨又生动,句句押韵读起来朗朗上口,衬字的加入让其形式更加灵活,不用注释,不用解读,别有一番意境。



词有词牌,曲有曲牌,相比于词牌的典雅优美,很多曲牌的名字显得十分俗俚。《叨叨令》、《刮地风》、《山坡羊》、《红绣鞋》、《豆叶黄》、《干荷叶》等,无不彰显着元曲浅显通俗、贵贱咸宜的独特风情。


一边读那些美好生动的词曲华章,一边品味着它们与众不同的情韵风华。慢慢读元曲,指尖滑过杨柳寒鸦,古道西风的春夏秋冬,安享着晓来霜林,醉柴门掩落霞的晨昏日月,拥着绿杨烟梨花月的美丽情怀,自是永远也读不完。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公众号欢迎转载,转载前请联系解道微信公众号

获得转载授权

具体的转载规范如下:


1、正文开始前加以下文字

本文由解道(微信号:jiedaoba)授权转载



2、正文结束加如下图片:


3、未经允许,不得再将文章授权第三方转载

请自觉按照上述规范转载

如按规范形式转载,均属于授权转载

如被发现未遵守规范

我们会采取举报措施

谢谢!合作愉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