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赏植物价格联盟

悦读 | 《流翠烟台山》诗情画意,画仓山旧风景

百花文艺网 2018-10-10 14:33:54


一座花园,一条路,一丛花,一所房屋,一个车夫,都有诗意。尤其可爱的是晚阳淡淡的时候,礼拜堂里送出一声钟音,绿荫下走过几个张着花纸伞的女郎……

——叶圣陶1923年于烟台山



【谢冕】

  谢冕,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文艺评论家、诗人、作家,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名誉委员、《诗探索》杂志主编。



谢冕:乡情悠远——序孟丰敏散文集《流翠烟台山》


这是我曾经的天地田园,多梦而多幻想的少年在这里成长。一座赭色带廊檐的木结构连排房子,两层楼,我家住的是其中一个单元。我在楼上朝北的一个小房间做功课,也做梦。在这个小房间里,我享受着家的温馨,也享受着时局的艰难。从我的窗棂向外望去,三角梅编织的篱笆外,是一条弯曲的窄道,这窄道通往林徽因住过的马厂街。我家的正门对着雪庐,那是一家富商自建的几进带桔园的豪宅。幼时我不解,基本无雪的、气候温暖的福州,怎么会起这样一个寒冷的名字?那家姓程,户主程大鹏,有专门车夫的黄包车供他进出,是个有钱人家。后来读了些书,知道这雪庐是“程门立雪”的意思,还是很风雅的。

我家的地名是马厂前,是一条较之马厂街更窄、也更短的街道。一条马厂街,一条马厂前,为什么都是马厂?这里一定有一个养马的叫做马厂的地方,我猜想。这就让我联想到我上学的三一学校边上的赛马场,即通常我们叫做跑马场的地方。这应该是对的,因为马厂街也好,马厂前也好,距离跑马场都不远。福州五口通商以后,外国使领馆和商人、宗教人士涌进来,带来了西方文化,其中包括赛马。我家附近旧时应该有过专门养马的马厂。

  那个跑马场,就在三一学校边上,它不设边墙,也不卖票,可以自由进出,却是我们课外常去玩耍的地方,它成了三一学校设在校园外面的一座特大的操场。跑马场一望无际的绿茵,两道碧水环绕着,画了一个同心圆。水是清碧的,岸边水草杂生,长着芦苇和水芹,草坪一劲地向着田野铺开,河岸上稀疏地矗立着秀美挺拔的柠檬按。柠檬按总在清晨或傍晚送来迷人的香气。



福州仓山旧跑马场


  我上中学的时候,正是时局动荡的艰难时节,风雨飘摇中,外国人大都撤离,少数留下的也无心娱乐跑马了。那片绿茵于是荒芜。先是改称林森公园,嗣后解放,又改称人民公园。但我们仍依旧名:永远是美丽的“跑马场”。八十年代我回家乡,草坪被毁,环园水路被毁,秀美的柠檬桉被毁,到处塞建丑陋的建筑物。但公园之名犹在,只是旧时的风雅已荡然无存!

  福州家乡,特别是南台一带,有很多这样的地方,在我的记忆中保留着永不褪色的旧时的美丽。还是回到开头说的马厂前吧,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马厂前还在,母亲洗衣淘米的三口井还在。乡俗,三口井并排,顺序为饮用水,淘米洗菜水,洗衣水,大家都恪守乡约,爱护水源。记忆中母亲在井边浣洗衣服,一边和邻里闲话家常,此情此景,如在目前。龙眼花在静静飘落,午休的耕牛在静静反刍,岁月在静静无声地流逝。

  我小学上的是仓山中心小学,小学建在田野边上。那里有一座小桥,桥下有一座小庙,在那里我遇见我的李兆雄老师,一位虔诚的基督教徒,他的爱心温暖了我贫穷而凄寒的童年。那时的户口本上写的地名是程埔头,程埔头是半城半乡的一个社区。从这里穿越一个稻花飘香的田野,就上了麦园路,麦园路上的三一学校,就是我初中和高中求学的地方。一座尖顶的教堂,彩色玻璃映衬着华丽的宗教画,唱诗班的歌声随着风琴的弹奏,把圣颂优雅地传出来。我当年不信教,但却神往于那种神圣和高雅的氛围。学校是爱尔兰(当年称英国,爱尔兰尚未独立)传教士办的,她为优秀的学生提供奖学金,却不勉强学生信教。



福州仓山旧领事馆区


  三一学校校园优美,夹道是遮蔽天日的香樟。一座钟楼,一个校工按时敲钟,如同我们如今在剑桥或是欧洲小镇所听到的。我上学的时候,陈景润也在校中,他高我一班,我们互不认识。如今学校立有他的雕像。只是,那教堂消失了,教堂原址办了校办工厂,破败,荒废,后来干脆铲平了盖房。于是,那些透过阳光的画和音乐,也成了永远不再的风景。

  南台岛是一座琼花玉岛,闽江和九龙江合抱的一颗明珠。这里的风情是独特的,若说福州老城的三坊七巷体现了传统的闽都古典韵味,南台岛所展现的则是陌生的欧陆风情。五口通商使福州成为西方文明的一个窗口。到处是欧式的花园房舍,医院,学校(男校和女校,以及女子大学),教堂,俱乐部,西餐馆,电影院,还有前面提到的跑马场,整个的西方文明在南中国的艳阳下熠熠闪光。行走在马场街,对湖路,乐群路,在夹岸的棕榈和三角梅的映衬下,我们仿佛是行走在欧陆的某一处市镇。

  记得当年,我放学回家,总是有意地绕道麦顶,鲁贻图书馆边上有一家书店,那里售上海和香港出版的新书,穷学生,买不起书,只能在那里“蹭”读。但每期的《中国新诗》是必买的,不管多贵。辛笛的《手掌集》也是在那里买的,也不便宜。星期日,我可以在鲁贻图书馆泡上大半天。从麦顶出来顺道到乐群路,那里有外国人开的文化用品店,记得那些精美的圣诞贺卡,镶了金边的一品红,是那样地招人欢喜。


  这本书中说到梅坞,梅坞那时已是一个居民区,拾级而上的街道,两旁是居家和商铺,当年这里应当是烟台山边的一条山道,夹岸都是梅花,故有梅坞之称。我的语文老师余钟藩先生的家就在“梅坞顶”,想当年,那里一定是一个香雪海。我没有看到梅林如海的壮观景象,但我小时家背后的梅花山还在,闽都冬季,皓月在天,梅花迎寒而放,疏影横斜,此情尚在万般忆念之中。

  我曾写过一篇消失的故乡的小文,写的就是这种被岁月消磨的失落感。景物依稀,旧美不再,家乡曾有的那种风情,如今变得是那样的遥远,我只能在逐渐消失的生命中苦苦寻找。这种寻找是艰难的,亲人远去,旧友星散,谁人与我把酒话旧!落寞无奈中读到璎洛所写的书:“流翠烟台山”。她所写的,就是我所曾拥有的,烟台山下,梅坞深处,山水花木,字字澄心。璎洛年轻,还是诗人,不仅是文字优美,而且学问做得深。她在仓前山下成长,生活、读书、工作都在这里,她不仅有亲历,而且还阅读和掌握许多文献,她是有心人。

  璎洛的文字还原了我远离的家乡,她再现了福州南台旧日风情,她安慰了我思乡的心,现在的人们不曾领略过南台旧时的美丽,璎洛用一颗爱心安慰了他们。说璎洛是作家、诗人,都对,但还不够,她还是一位文史家。她不仅文章美,而且学问做得深。


《流翠烟台山》

希望这本旅游文化散文集能从文学的角度梳理烟台山的辉煌历史,让从来没有来过这里的读者,也能心向往之,并寻找心底的宁静。小时候,我只觉得仓山很美,也不太懂得历史,但是喜欢缠着妈妈,想听她讲这片土地上的老故事。这本散文集就慢慢地写在心里了。我的父母家人都是老仓山人,自己也在仓山出生、长大,长期居住学习在马厂街附近,对这片土地怀有深厚的感情。


——作者孟丰敏



【孟丰敏】

孟丰敏,笔名璎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学员、福建省音乐创作人协会专委会副主任、福州市作协副秘书长、《榕树》杂志执行副主编、《瞭望东方周刊》特约撰稿人、《海峡瞭望》杂志音乐专栏作家。出版散文集《约你开花》《台湾音乐往事》《流翠烟台山》。音乐代表作《我在福州等着你》《琼花少女》《秋在云上》《sing a song for love》《玫瑰红颜》。自编微信公众号:约你开花。





散文欣赏:蓝花楹,当紫蓝色落在你的长发上、肩上、白裙上


文|璎洛


麦园路中段图片右边高高的尖顶红砖楼是民国邮政局长林步瀛故居。1946年日本归台后他担任台湾首任邮政总长。门前盛开蓝花楹和三角梅的楼房是旧时的德兴银铺。


梅坞路和塔亭路交汇处至麦园路的北段。附近是麦顶小学其前身之一即1926年江秀清与桥南公益社独立厅创立的私立独青小学。小学内有一块石碑碑刻鲁贻先生纪念碑”,为纪念第一任校长黄鲁贻所立。1952私立独青小学和麦园小学合并为麦顶小学。


麦顶小学对面是黄鲁贻图书馆。这是民国时期福建省缉私处处长江秀清等人为纪念黄鲁贻而创设的图书馆。黄展云字鲁贻福建闽清县人。1906黄鲁贻因与革命党人黄兴等人密议起义之事被告密被迫东渡日本避难之后考入工费日本早稻田大学在东京与孙中山结为莫逆之交并加入中国同盟会。


回闽后黄鲁贻创办了《福建民报》。黄展云忠心耿耿地追随孙中山先生继续革命。1914,孙中山委任他为大元帅府秘书。1925年春黄展云回烟台山创办中学宣传革命后来出任为国民党省党部代主任。



1938黄展云到武汉联系新四军共同组织抗日武装力量却突发重病在汉口病逝享年64岁。19488南京国民政府为他补行公葬典礼。 


从梅坞路的翡翠长廊一路行来过了仓山电影院便是麦园路了。这条路上最美的是五月花季一枝枝、一簇簇的蓝花楹饱满得像甜蜜蜜的果实包裹不住的青春热烈华丽丽地绽裂、怒放、盛开在了古道古屋间。金风乍起、蓝雨霏霏。这一木一叶的纳兰吐艳春天微雨乍晴的诗性悸动着误入花的歧途。紫蓝色落在你的长发上、弱肩上、白裙上请君小心爱惜。此美景可荣膺烟台山十景之一美名曰蓝花楹道


我喜欢女生三三两两行走的麦园路尤其五月蓝花楹盛开时长长的麦园路每隔几步便有一株高大的蓝花楹树巨大的花冠淹没了花底的人、车、小径、院子、喧嚣。


从花间望碧空蓝色已被紫蓝渲染得若有若无。


居安里两处巷口的藤与花在这个季节也忙于布展一处的小楼外墙爬满了翠艳的藤萝远远望去好似一个被包装好的巨大精美的生日礼物打结的蝴蝶缎带是一朵盛开的花。


另一处巷口的门廊上坐着紫媚的百年三角梅俏皮地俯瞰街头的时光流转仿佛随时要从墙头跳下来却又把她的缨络裙子流苏似得垂下挡住了巷口挡住了荏苒还把手臂攀在木屋窗上、红砖墙上伸长腿斜卧着宛若一个天真的豆蔻少女和老银铺门前那株清秀的蓝花楹无视尘世的庸俗、各种禁忌诗情画意地任性盛开成一道花园。从麦园路到对湖路蓝花楹联结成紫云飘舞在城市的上空翩跹的蝴蝶黯然失色。



黄昏的麦园路霞光掠过一座小院晚晖淡淡地投在翠叶间那些穿着朴素的清纯女生从蓝花楹树下走过笑容点亮了那长长久久的绿荫。忽而一辆20路公交车闪现飞驰而过摇落一树的缤纷。凉风中紫蓝花瓣、翠绿树叶华丽丽地飘落在薄金色的光里涟漪般旋转、飞舞落到屋檐上、窗台边沿、台阶下、地面一朵诗语升起一个少女长发随风飘扬。



更多内容尽在作者公众号:

约你开花

注明:百花文艺网专稿

内容经作者授权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

编辑:森林




友情链接